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三十七卷 第二十九章 神州烽烟(二)

  “带着小城快走,快走……”从镇子里跑出来的人在麦田里用力飞逃,在麦田里留下道道麦浪,但身后的惨叫声却越来越近,一个30多岁的汉子一把推飞一个带着小孩的女人,自己则怒吼一声,握紧腰间的佩刀,转身向朝着他追来的血红色的人影扑了过去。▲∴頂▲∴点▲∴小▲∴说,

  这个汉子的身上,在转身扑出之时,一下子就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蜘蛛的身影,表明了这个汉子六级战士的身份。

  男子身上穿着太夏公职人员的制服,熟悉太夏规制的人只要一看那个男子身上的服饰,就知道,这个男子应该是镇子上亭长下属的弓手,弓手是地方的治安力量,根据需要,协助亭长治理地方,弓手一职,在太夏,不是官,无品,只算是公职,为流外六等的职位,在中州这样的地方,一个亭长下属有三到五个弓手,每个弓手又带着几个帮办,除了亭长之外,太夏的各级廷尉机构甚至是地方驻军,需要时都可以调动和指挥这些地方上的弓手。

  这名弓手姓刘,今天早上,像往常一样,他刚刚才在家里吃过早点,正准备出门到公亭去报道上班,他还没有出家门,就听到街上传来了越来越大的哭喊声与惨叫声,他拿着刀一出门,就看到了越来越多浑身**,全身都是血迹的人从镇子的街道的一边冲到镇上,开始到处大开杀戒,看到人就杀。

  他们家隔壁有一个武馆,武馆的师傅姓向,是一名八级的拳师。平时就教镇上的子弟习武,这名弓手冲出自家屋子的时候。向师傅也听到动静从武馆里带着几个弟子冲了出来,一下子就遇到一个浑身**的血红色的人影。然后,只是短短的几秒钟,向师傅和他的几个弟子的脑袋就被那个浑身**的血红色的人影给击爆。

  血红色的人影朝着武馆冲了进去,一进去之后,武馆之中也响起了一片惨叫声,那些惨叫声中,可以分辨得出来有些是向拳师的家人,这名弓手则浑身冷汗淋漓,想都不想。就连忙返回家中,带着老婆和孩子就开始逃。

  在逃跑的时候,这个弓手的脑袋里还闪过了几个疑问,中州不是太夏神州吗,一向太平,哪怕圣战也影响不到这里,怎么突然之间变得如此混乱?那些浑身犹如染血的人来自哪里,怎么犹如魔兽?这些问题,都没有答案。这种时候,这个弓手脑袋里唯一想的,就是带着自己的家人和孩子赶紧逃出去。

  那些血红色的身影如血腥的洪水一样眨眼之间就涌入几千人把整个福安镇淹没,这个汉子只是带着家里的人刚刚逃出镇子。跑到镇外的农田之中,那些血红色的身影已经追了出来。

  ……

  在这名弓手转身扑过去的时候,就看见。从镇子上冲出来的血红色的身影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这些血红色的身影有些已经从镇子里找了衣服穿在了身上。虽然还不太规整,但已经不是初见时全身**的模样,还有的血红色的身影手上甚至还拿着从镇子上找到的武器,呼啸着冲了过来。

  “杀……”拿刀的弓手用尽全力一刀劈出……

  身后那个血红色的身影,眼中闪着红光,只是一侧身,就轻松的避开了一刀,在这个血红色的身影避开一刀之后,又与一个血红色的身影从后面闪出,只是一拳,就从这个汉子的胸口穿胸而过,将这个汉子的心脏抓了出来……

  这个汉子一口猩红的鲜血喷出,染红了一片金黄色的小麦……

  双方的实力实在太悬殊了,一个六级,一个九级,在硬碰硬的战斗之中,很多时候,眨眼之间就能够分出胜负,更何况,对方还有两个人……

  拿刀的弓手倒下,但他手上的刀还没有离手,就已经被后面那个血红色的人影夺到了手里。

  在最后倒下之前,他向着他冲来的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她妻子消瘦的身影还在麦田里跌跌撞撞的奔跑,不过已经换了一个方向,而他的儿子,却没有再她妻子的身边,他知道,一定是自己的妻子把孩子藏起来了,让孩子趴在麦田里躲起来,小孩在麦田里很容易隐藏,而她自己,却继续换了一个方向奔跑,要把那些血红色的人影引开……

  父母之爱,在这种时候,都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血红色的人影已经向他的妻子追了过去,在最后陷入黑暗之前,这名弓手脑子里的最后只有一个疑问——圣战的战火已经烧到了中州吗?

  ……

  惠安城北门的城楼上,一干人等面色惨白的看着那些血红色的人影将在田地里奔跑的人一个个干脆利落的杀死,福安镇中大火冲天,然后越来越多的血红色的人影从福安镇中涌出,穿过城外的农田,像一道血色的浪潮,朝着惠安城冲过来。

  那些血色人影的速度太快了,而且更让人震惊的是,那些血色人影身上升起的战气图腾,居然都是清一色的九级战士的标志。

  只是乍一看,朝着惠安城冲来的那些血红色的身影足足有两三万,密密麻麻,让人心寒。

  也就在这个时候城外西北面的飞艇基地的飞艇就像芦苇里受惊的鸟群一样,一艘艘冲天而起,在飞到天上之时,所有的飞艇,都不约而同的发出求救信号,在天空中释放出彩色的烟雾……

  有的飞艇刚刚升空,就一头栽了下去……

  不用问,一定是这些血红色的身影已经冲到了城外的飞艇基地。

  “这些东西……是人族……还是魔族?”城墙上,一个从未经历过战火硝烟的年轻兵士看到眼前这一幕,牙齿都在打颤。

  和那个弓手一样。现在站在城头的兵士与军官们,这个时候心中的疑问——这里不是太夏九大神州之一的中州吗?怎么会突然跑出这么多犹如魔兽一样的人?

  “各位。今天就是我等以命报国之时,只要我们还有一个人能站在城头。绝不允许这些野兽冲入惠安城,惠安城中的子弟,想想你们在城中的家人,只要我们能在哲理坚持片刻,就有骑士高手抵达……”刚才把双井酒坊的管事一脚踢出城外的军官在城楼上举剑高呼。

  片刻之后,惠安城城头的蒸汽城防设备怒吼了起来,一根根的劲弩箭矢朝着城外射去……

  那些血红色的人影的浪头奔跑到惠安城城防武器作用距离的时候,就像早有过训练一样,队形一下子散开。而且一个个身影开始加速,一边闪避着城头上蒸汽城防武器的攻击,一边悍不畏死的朝着城头冲过来。

  在惠安城强大的城防武器的攻击下,不断有血红色的人影在半路上被那些武器击中,身上绽放出血花,惨叫嘶嚎着倒下,特别是被城头的蒸汽弩炮的那将近两米多长的巨弩击中的人影,整个人影在被击中的瞬间就能被射断……

  但那些血红色人影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虽然不断有血红色的人影在朝着城墙冲过来的时候倒在田野之中。虽然惠安城上的城防设备在一刻不停的怒吼着,但从那些血红色的人影开始冲来到他们冲到惠安城的城墙下面,也只有短短一分钟的时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面对着那些血红色人影松散的阵型,超快的速度和灵活的身体,惠安城北面城墙上的城防武器的战果其实非常有限……

  冲到惠安城城墙边上的那些血红色的人影。没有任何犹豫,一个个只是一跳。身形跃起十多米,就落在了惠安城的城墙上。和城墙上的战士们厮杀起来,带来一片血雨腥风……

  驻守惠安城的这些普通军士,一般战士的等级就是四级,又怎么可能是这些九级血人的对手。

  惠安城那不算高的城墙,阻挡一下普通人和普通军队还可以,而在那些血人冲到面前的时候,其实就失去了作用。

  随着那些血红色的身影不断的跳上城墙,城墙上城防武器的攻击频率,也减缓了下来,由此一来,更多的血红色的身影就冲了上来……

  整个惠安城的城墙上,喊杀一片,刺耳的警报声早已经在整个惠安城中响彻了起来……

  因为一切都没有征兆,事情又发生得太快,在惠安城凄厉的警报声响起的时候,城里的绝大多数人,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仍然像往常一样的该干嘛干嘛……

  ……

  举剑高呼的那个军官同样是九级的战士,在斩杀了三个血人之后,他的身影就被更多的血人淹没在了城楼上……

  ……

  驻守惠安城的两万多的驻军之中,没有骑士,统帅惠安城的守备将军也只是十三级的战将级别的高手,在守备将军之下,还有几个强战士,战师,大战师,分别担任不同职位的军职,这些人也在城墙上浴血奋战,但随着跳上城墙的血人越来越多,惠安城驻军的这些军官们,都一个个被血红色的人影淹没……

  蚁多咬死象,九级的战士,已经不是蚁,而是狼。

  除了骑士之外,哪怕是练出护体战气的战灵级别的高手,要硬拼的话,也绝对抵挡不住上万九级战士前赴后继悍不畏死的冲击,不要说上万,只要有一千个九级战士如果不要命,也足以围杀一般的战灵级别的高手,骑士的护体战气在承受连续的攻击下都有可能被击破,何况是战灵级别的护体战气,达到临界点之后,同样会崩溃,护体战气一崩溃,血肉之躯又能坚持多久?

  惠安城的守备将军挥舞着手上的大剑,他的身边躺下的肢体残缺的血人已经差不多有五十多个,但最后,这个十三级的战将还是被一个血人抓住空挡,一刀从后背刺入,身形微微一滞的同时,五把刀剑就同时插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惠安城的守备将军双目怒睁,最后大吼一声,手中大剑拦腰横扫。带起一股金风,将他面前的五个血人扫成十段。

  最后一击杀死五个人。惠安城守备整个人一下子也扑倒在了地上……

  有血人拿起了他的剑,剥下了他身上的盔甲。穿在了自己身上……

  惠安城的城墙,只是抵挡了血人大军不到十分钟,十分钟之后,就有越来越多的血色人影拿着从城墙上抢来的刀剑,身上穿着从城墙上战死的兵士身上剥下的衣服和甲胄,一个个跳下城墙,像一道血浪,席卷整个惠安城……

  整个惠安城,到处都响起了惨叫声和哭喊声……

  ……

  惠安城城主府……

  “怎么会如此……怎么会如此……中州为太夏神州。惠安太平之地,怎会如此……”在惠安城北面的城墙被血人突破,整个惠安城中到处响起哭喊之声的时候,城主府中,城主大人已经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老爷,快走吧,再慢点,就来不及了……”城主府的管家也是脸色发白的在城主面前劝道,“城内几户有飞艇的人家。都上了飞艇了,城主府内的飞艇准备好了……”

  惠安城主就像没有听见管家的话,而是有些失神的看着他面前穿着廷尉官服夫人惠安廷尉,“惠安城今日之劫……难道……难道孟大人早已经知道了吗……这些人。是否是通天教的逆贼……”

  惠安廷尉的脸色这个时候同样不比城主好多少,听到这样的话,他只是涩声道。“惠安廷尉署也只是刚刚接到中州廷尉寺的信息,要我们赶快封锁城门。具体……原因,还有……这些人从何而来。是人是魔,我也不知……”,说完这话,惠安廷尉的脸色坚毅了起来,向城主大人抱了一下拳,“惠安城此刻生灵涂炭,下官职责所在,这个时候,也只能去缉凶杀敌,无法苟且,城主大人,告辞了……”

  说完这话,惠安廷尉带着身边的两个刑捕,毅然离开了城主府……

  “老爷……”管家焦急的催促了一声,惠安城原本就是小城,这个时候,在城主府中,外面的哭喊嘶吼之声似乎也越来越近了。

  “让夫人和小姐上飞艇吧!”看着惠安廷尉离开的背影,惠安城主苦笑一声,摆了摆手,“这种时候,我若擅离职守自己逃命,就算暂时活下来,后面还是要掉脑袋,而且还会连累一家人,几次圣战,太夏也没有几个弃城而逃的城牧,我可不想做那可耻可悲之人……”

  “老爷……”管家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

  “你也上飞艇,以后夫人和小姐好要你多照顾……”惠安城城主挥了挥手,转身就从墙上摘下了自己的佩剑,“我就守在这里……”

  ……

  两分钟后,城主府里面的一艘小型飞艇飞了起来,城主府内的护卫和兵士,都动员了起来,一个个拿着武器,和城主大人一起守护城主府……

  在城主府的大厅之中,惠安城的城主端坐在高位之上,一边按着剑,一边抚摸着惠安城城牧的金色官印……

  太夏城牧的官印,不仅是权威的象征,同时,这官印还是一件炼金装备,在关键时刻,有着特殊的用途,这小小的一台官印,就是惠安城的烽火台……

  惠安城的城主也没想到,又朝一日,自己居然也有用到这官印另外一种用途的时候,在这太夏的九大神州之中,自己恐怕要算第一人了……

  ……

  只是七八分钟后,城主府外,就响起了守护着城主府的护卫兵士的喊杀与惨叫声,如是又过了两分钟,砰的一声,城主府大厅的门轰然破碎,一个血红的人影冲了进来……

  ……

  惠安城的上空,一道血红色的光柱像烽烟一样从城主府中冲天而起,直接冲到上百公里的高空之中,变成了三个燃烧着的大字——惠安城,久久不散,千里之内都能清晰看见……

  同一时间,整个中州所有城牧的官印都震动了起来,金色的官印在这一刻变成了血红色,就在那片血红色中,依稀可以看到出现“惠安城”三个字……

  半个小时后,当廷尉寺的两个骑士火急火燎的赶到惠安城的时候,整个惠安城,已经变成一座血城和死城,整个惠安城的大街上,巷道之中,房前屋后,酒家客栈,学校商铺,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将近三万多的九级战士犹如杀手和魔兽一样的冲入城中,短短的时间就把这座小城变成了地狱……

  大半个惠安城,都在烈焰之中燃烧着,那燃烧的,有尸体,还有惠安城出产的名酒……

  廷尉寺的骑士到来,目眦欲裂,而屠戮惠安城的血人军团却在这个时候一哄而散,逃向四面八方……

  从平沙谷中跑出来的时候,那些血色人影一个个浑身**,而这个时候,那些血色人影,一个个早已经穿上了衣服盔甲,拿上了武器,自己把自己装备了起来……

  同日之内,平沙谷周边四座城池,都遭劫难,几十个集镇村庄,化为废墟,伤亡民众超过五十万,中州龙溪郡瞬间告急……

  神州烽烟,一日之内,生灵涂炭,糜烂一州,惊动天下……

  ……

  恭喜书友勤劳裤子成为黑铁之堡烽烟盟主,开宗立派,威震八方!(未完待续。。)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