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23 第五卷 第二十三章 舌头打断骨头

  张铁没有理会萨米拉,而是转过了身子,对着绮莉老师问了一个问题,“请问绮莉老师,在这次试炼期间,临时督查委员会是否在野狼城堡代表黑炎城官方,临时督查委员会是否有权监督管理与此试炼有关的一切事宜!”

  “是的,只要与这次试炼与试炼学生有关的,都由临时督查委员会监督管理,临时督查委员会的权利在黑炎城有过完整的备案,现在代表的就是黑炎城官方,有权管理这里的一切事宜,包括执法权与司法权!在没有接到黑炎城官方正式的通知之前,临时督查委员会的权责不会改变。”不知道张铁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绮莉老师只能严肃的照实回答。

  “好!那么既然已经证明我不是小偷,是无辜的,那么我在这里正式向临时督查委员会起诉萨米拉商团,在这次事件中,由于萨米拉商团把我当做小偷,干扰我的正常试炼,大张旗鼓的追我,还与我动手,已经对我的名誉甚至是个人前途造成了恶劣的影响,根据黑炎城法律对公民名誉权的捍卫原则,我在此要求萨米拉商团对于此次的误会和对我的伤害必须给予足够的补偿!”张铁义正词严说道。

  “混蛋,你想钱想疯了吗?这个时候你占足了便宜还想要补偿,你简直是在做梦?”萨米拉大叫了起来。钱包没有拿回来已经让萨米拉感觉自己的心头在滴血,而张铁这个时候居然还要求补偿,那更是在萨米拉的心头撒了一把盐一样。

  “我当然没疯,如果我刚刚所说的那些有哪里是与黑炎城的法律相抵触的,还请萨米拉老板说出来,我一定谦虚改正。收回我所说的话!”张铁笑眯眯的看着萨米拉,就像看一堆金币。

  萨米拉一下子语塞,张铁刚刚的那些话,确实没有一句话是与黑炎城的法律相抵触的。

  张铁看了看大厅门外的那些牲口,大声说道,“我知道,现在黑炎城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在这样的危机下,即使黑炎城已经有可能危在旦夕。但在我的眼里,黑炎城的法律依旧神圣无比,黑炎城的权威依旧无可置疑,而有的人,这个时候。黑炎城还没被诺曼帝国吞并,而他们确已经开始不把黑炎城的法律与权威当回事了!”外面的牲口们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莱特的声音在人群后怪叫了起来,“难道帕米拉商团这个时候就准备把黑炎城丢的权威践踏在脚下了吗?难道帕米拉商团这个时候就准备投靠他们未来的主子了吗?”,牲口们议论纷纷,萨米拉却脸色一白,现在人这么多。如果这样的传闻传到黑炎城,那么会有什么后果,不问可知。

  “你……胡说,萨米拉商团什么时候不把黑炎城的权威和法律放在眼中了?”萨米拉气急败坏的指着张铁骂道。

  “我胡说吗?”张铁笑了起来。脸色陡然一板,指着大厅外的那些学生,“因为大家仍然尊重着黑炎城的法律与权威,所以在这个充当临时法庭的大厅内。所有旁听的学生都站在门外,帕米拉老板。你既不是原告,又不是被告,更不是负责此次审讯的临时监督委员会的成员,黑炎城和安达曼联盟的法律什么时候允许一个局外人在这样的场合大摇大摆的坐在这里,跳来跳去,随意发言,干扰临时督查委员会的审讯,你说,你不是在公然践踏黑炎城的法律和权威是在干什么?”

  张铁指着萨米拉,声色俱厉,张铁身上涌出的气势,一下子把萨米拉震得往后退了两步,进来坐着旁听,随意发言,那是萨米拉自持有阿比安大师作为靠山,而且他心里也不怎么把这个临时督查委员会当一回事。在萨米拉看来,这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他根本没想到张铁能在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上发现漏洞,给他扣上这么大的一顶帽子,这顶帽子,在平时可能只是个笑话,但在黑炎城面临着诺曼帝国威胁的时候,也保不准有人会拿这件事大做文章,不管怎么说,领事督查委员会是黑炎城官方承认的机构,而他只是一个没有什么官方身份的商人,想到一些可怕的后果,萨米拉脸色一白,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真要说起来,萨米拉也是一个小人物,萨米拉很清楚像自己这种小人物,如果对大人物们有用,大人物们不介意给他一点甜头和好脸色,但如果这个小人物满身臭气的话,那些大人物们只会避之唯恐不及,真要让谁看着刺眼了,别人只会挖个坑把他给埋了,一点都不会觉得可惜。

  张铁的这话,就像一把斧子,一下子就砍在了帕米拉最疼,也是最害怕的地方。

  “还有,你知道你狂妄到了什么地步吗,黑炎城学生的试炼历来都是受黑炎城官方保护和认可的,在试炼期间,试炼学生接受半军事化管理,执行的是安达曼联盟的战时管理法令,整个野狼山谷就是半个军营,你们萨米拉商团无视黑炎城与安达曼联盟法律对学生试炼的规定与传统,硬闯野狼山谷,明火执仗随意抓捕试炼期间的学生,这不是在践踏黑炎城的法律和尊严是什么,不是在把安达曼联盟的战时法令当成儿戏是什么。我现在都在怀疑你,是不是诺曼帝国的间谍,故意借着抓捕我这件事来破坏这次试炼,目的就是动摇大家对黑炎城和安达曼联盟的信心……”

  一边说话张铁一边气势十足的向着萨米拉逼过去,萨米拉则满头大汗的步步后退着,脸色越来越白,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因为张铁说的这些都是事实,根本无法辩驳,而听着张铁的这些话,外面牲口们的喧哗则越来越大声,许多人都在大骂,叛徒和间谍之类的词汇不绝于耳,兄弟会的几个家伙在外面鼓动着。让声势越发的大了起来。

  监督委员会的老师们原本都在忍得很辛苦,这个时候听到张铁在萨米拉头上扣了这么一顶大帽子,越说越严重,一个个的脸色都严肃了起来。

  萨米拉此刻已经真正从心底开始后悔了,为什么今天要惹张铁,刚刚他觉得张铁是毒蛇,而此刻,看着张铁的那张嘴,他觉得那张嘴简直就是能把他彻底吞噬下去的魔兽的血盆大口。

  “你血口喷人……他……他们追你是因为……因为误会了你偷了他们的钱包?”萨米拉临时反击着。能混到今天,萨米拉的见识也不浅,“根据黑炎城的法律,所有人在发现有人犯罪当时都有制止犯罪和让自己损失不进一步扩大的权利,这个权利。甚至凌驾于安达曼联盟议会对议员的豁免权之上,所以,你休想给我扣上什么大帽子!”

  “哈……哈……哈……”张铁大笑了起来,萨米拉终于入网了,“你说的对,在犯罪当时和现场制止犯罪的权利确实凌驾于安达曼联盟议会对议员的豁免权之上,如果我偷了钱包的话这条法律的确适用。诺曼帝国间谍的名头确实落不到你们头上,可问题是我没有偷钱包啊!”

  “既然你没偷钱包,那也只能说明这是一个误会,你无罪。但你也休想用这个误会作为借口来污蔑我!”萨米拉强自镇定的说道。

  “如果不是误会呢,而是你们故意栽赃我,就是想通过污蔑栽赃我来搞事,搅乱这次试炼。目的就是想在这次试炼的这几千个学生中,在这几千个未来的黑炎城士兵中的心中削弱黑炎城的权威。让大家对黑炎城失望,如果是那样的话,你还敢说你们不是诺曼帝国的间谍,不是别有用心的叛徒吗?”当张铁说出这话的时候,不光是萨米拉的脸色变了,就连那几个商团护卫和临时督查委员会的老师们的脸色都变了,外面旁听的牲口们则鸦雀无声。

  说到这里,张铁没有再看面色惨变的萨米拉,而是看着那几个已经面色发白的萨米拉商团的护卫,还有那个把钱包丢在自己矿篓里的贾格拉,露出一口白牙笑了笑,“你们知道黑炎城和安达曼联盟这个时候抓到叛徒和间谍会怎么处置吗?全家绞死!”张铁这个时候的微笑在几个护卫看来简直比恶魔还要可怕,“而且,你们想死都不会死得痛快,在死之前,落在那些专业人士手里,为了审讯你们,你们全家人男女老少身上都不会有一寸皮肤是完整的,对付间谍的拷问手段我想你们都清楚……”

  “不,不,我们不是间谍和叛徒……”几个护卫面色苍白结结巴巴的说道。

  “是不是间谍不是你们说了算的,而是看你们到底有没有故意污蔑和栽赃我,然后想通过污蔑我来搞事,来达到搅乱这次试炼的目的,诺曼帝国的间谍现在正巴不得黑炎城人心惶惶的乱起来……”张铁安静的看着那几个护卫的眼睛,看着贾格拉,这几个人这个时候小腿都开始颤抖起来,看到时机到了,张铁突然一声大喝,“都死到临头了你们还不承认吗?难道非要我到黑炎城的内务部检举你们,非要别人拿出灵魂与血脉之誓的契约,非要让黑炎城的那些强力部门把你们全家老小投入大牢体无完肤你们才会说实话,这个时候,黑炎城正在风雨飘摇,为了萨米拉商团的那点薪水,为了一个诺曼帝国的间谍和黑炎城的叛徒,真的值得你们让全家老小为他送命吗?”

  贾格拉突然崩溃了,这个原本的苦主一下子指着萨米拉大叫了起来,“我说,我什么都说,是他,是萨米拉让我把一个钱包丢到你的矿篓里,想要让我诬陷栽赃你是小偷,然后再把你抓起来……”

  心里压力最大的贾格拉的突然崩溃就像一道决堤的堤坝,瞬间就冲毁了另外几个人的心里防线,临时监督委员会的老师和所有门外的牲口们都被震惊了,接着就是喧天的哗然。

  “我说,我说,是萨米拉让我们在贾格拉假装自己的钱包被偷以后,一定要把你抓住,想要人赃俱获,是萨米拉想让我们把事情搞大,想把这件事弄得人人都知道……”

  “是萨米拉,是萨米拉想搅乱这次试炼,与我们无关啊,我们只是拿着普通薪水的护卫,不是诺曼帝国的间谍和叛徒啊……”

  “萨米拉说,只要做好这件事,他会奖励我们,我们真不知道他是别有用心想要搞乱试炼的间谍啊……”

  几个商团护卫一下子大呼小叫的嚎叫起来,生怕自己说晚了被别人抢了先落不到自证清白的机会。

  听着这些指证,萨米拉只觉得眼前一黑,一头就栽倒在地。

  在巨大的哗然和震惊之后,大厅里和门口突然安静下来,面对着这突然峰回路转的变化和这令人难以置信的结局,所有人的脑袋这个时候都一片空白。

  科林上尉,哲罗姆,绮莉,所有的老师和门外的所有牲口都看着此刻的张铁,就像见鬼了一样,所有人都亲眼见证了这个挖矿的家伙如何用一张嘴完成了这场惊天的逆转,如何一步步揭露出萨米拉隐藏着的“诺曼帝国间谍的身份”。

  这简直太惊悚了!太刺激了!太***戏剧性了?很多人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精彩的事情就在自己面前发生的。

  哲罗姆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像大鸟一样的哲罗姆从他坐的那排桌椅后面跳了出来,一步就来到萨米拉的身边,刚刚有些清醒过来的萨米拉才动了动脑袋,就被哲罗姆这个腹黑的家伙毫不客气的一脚踢晕。

  “现在发生意外情况,萨米拉有可能是诺曼帝国的间谍,萨米拉商团里不知道还有没有隐藏着一些别有用心的危险人物,所有的学生,听我的命令,拿起你们的武器,跟着我一起去解除萨米拉商团其余人员的武装……”说完这个,哲罗姆转向绮莉,脸色严肃的说道,“绮莉老师,请你马上以临时督查委员会的名义把这里发生的事向黑炎城报告,请黑炎城派人来接手后面事情的处理和对萨米拉的审讯工作。”

  再次看了张铁一眼的绮莉老师似乎恢复了冷静,点了点头,“我会把这里放发生的一切如实向黑炎城报告的!”

  这个时候,许多目睹了审讯过程的牲口已经在外面叫了起来,“萨米拉是诺曼帝国的间谍!”“萨米拉是黑炎城的叛徒……”这大声的喧哗逐渐让野狼城堡骚动起来……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所有人都知道,最后就算能保住一条命,萨米拉算也是彻底完了……

  ……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