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三十八卷 第七章 砸场子

  面对着有可能获得白银秘藏的机会,就算是来自刺史之家的几个长老都不淡定了,一个个站了起来。⊥,

  不要说几个刺史之家的长老,就连一直淡定的陆家家主陆鼎芝也有些激动,一下子站了起来。

  因为陆鼎芝之前在少府任职,担任少府钟官令,一直在金岩次大陆,根本没有机会到地元界锻炼,虽然也在一些特殊场合见过几次秘藏之珠,但自己始终没有拥有过,四年前陆鼎芝与张太玄争夺幽州刺史失利,这两年陆鼎芝虽然同样进阶大地骑士,但总归实力上还是稍弱一筹,陆鼎芝还正打算过些日子就到地元界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件白银密藏,没想到这有可能获得白银秘藏的机会就摆在了他的眼前。

  而在场的几个女骑士,在揭开红绸的那一刻,几个女骑士的眼睛盯着那十八颗秘藏之珠,一下子就挪不开眼睛了。绝大多数女人对宝石珠宝之类有着漂亮光芒的东西有多少抵抗力,作为骑士当然不缺什么珠宝首饰之类的东西,但这一刻,无论是以女人的身份来看,还是以骑士的身份来看,那十八颗秘藏之珠,在这些女骑士们看来,都像一件让人难以抵御的珠宝一样,充满了诱人的魅力。

  看着众人那激动渴望的神色,还有一下子显得略微有点混乱的席位,张铁满脸笑容,“这个东西就是让大家乐呵乐呵的,想要近距离看看摸摸的,尽管上来就好了。待会儿这些东西谁能带走,就看大家的运气了……”

  张铁这句话一落。坐在宾客席位靠前的三州刺史家族的长老,还有陆鼎芝等人。根本连客气的话都没有,一下子就健步如飞的走了过来,一个个双眼放光,围着那些秘藏之珠看了起来,用手在一颗颗秘藏之珠上摸摸敲敲,评头论足。

  有了这前面的榜样,其他的那些还稍微有些犹豫的骑士长老门主和族长们更是轰的一声就冲了过来。

  其中,有些人冲过来的速度太快,让一些席位上的椅子都一下子被带倒。引起一点小小的混乱。

  长老骑士们都冲过来了,那些充满了好奇想要看看来自地元界的秘藏之珠的各家各门的年轻弟子们,自然也一个个冲了过来。

  对这些弟子来说,白银密藏实在太远了,许多人这一辈子注定都只能做梦的时候奢望一下,现在能有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大家自然也不想错过。

  不过等到那些各个家族的年轻弟子冲来的时候,那十八颗秘藏之珠的周围,早已经被各个家族的长老骑士之类的人物围得团团圆圆了。各个家族门派之中的年轻人,只能在外圈,满脸羡慕的看着那些流光溢彩的秘藏之珠。

  转眼之间,整个庆典的席位上。就只有两堆人还坐在哪里,其中一堆,就是神拳宗的那几个人。

  神拳宗的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张铁所谓的砸金蛋,这拿出来的金蛋。居然会是珍贵的地元界秘宝秘藏之珠,尼玛啊。这也太吓人了,在太夏那些宗门的开山大典之中,哪怕是当初的太夏七大宗门,有谁见过在开山大典之中随随便便就拿出一二十颗秘藏之珠给人抽奖砸金蛋的,什么所谓的土豪,在这样的大手笔面前,简直连渣都算不上。

  刚刚还在说着铁龙宗开山大典寒酸的几个神拳宗的弟子,这个时候臊得满脸通红,简直无地自容,南宫盛和他身边的两个长老也是坐立不安,想学别人一样去看看摸摸品评一番,又觉得似乎不合适,在这里干坐着,又感觉自己成为另类,一个个都尴尬起来。

  另外一个坐着没动的人是张阳和他的那两个儿子,看到自己的老爸没动,张铁的那两个侄儿也不敢动,只是一个个瞪着眼睛,眼光闪闪的看着那些引起轰动的秘藏之珠。

  而张阳之所以没动,是因为这一下他真被张铁给震住了,这些所有人中,只有他知道这个所谓的烛龙真人就是他的兄弟张铁。

  张铁这几年亡命天涯,逃亡地元界,在张阳的想象中,张铁的日子一定过得很苦,但看看此刻张铁拿出的这十八颗秘藏之珠,张阳发现,或许张铁逃亡的这几年的小日子过得比他想要滋润得太多。

  张阳盯着张铁,张铁看了自己的老哥一眼,眨了眨眼睛,一切尽在不言中。

  “爸爸,我们可以过去看看那些秘藏之珠吗?”听到坐在自己身边的二儿子张承旭开了口,张阳才一下子反应过来,“厄,好的,好的,我们去看看,这一下子能拿出这么多的秘藏之珠,把你们老爸我都给镇住了……”

  张阳了一句,也算是掩饰自己的失态。

  当然,这种时候,哪怕张阳是金乌商团的首脑,但在这种场合能不能挤进去又是另说了,不过张阳也不急,因为他知道,既然张铁能在这种时候一次性的拿出这么多的秘藏之珠来,那么,如果他有需要或者他几个儿子将来有需要,张铁这个做兄弟和叔叔的,能拿出来的秘藏之珠,绝对不会比眼前的这些要少就是了,有这样的土豪兄弟,自家人,还有什么可当心的……

  稍微想远一点,张阳甚至肯定在随后的环节之中,张铁一定会找机会白送一颗秘藏之珠给怀远堂,只是现场这么多人看着,骑士高手一大把,张铁要怎么送能不被别人看出破绽,那就不是他能猜到的了。

  张铁的眼神在神拳宗的那几个人身上转了一圈,笑了笑,也不理会那几个人,转身就走到了圈子的核心之中,对张铁来说,神拳宗的那几个人,就像是这场大典的调味品一样。完全就是可有可无的角色,不用理他们。任他们蹦踧,那几个人也跳不起多高来。

  看到张铁瞟了这边一眼然后笑笑就转身离开。让几个人坐着冷板凳,连个招呼都不打,南宫盛的脸上更是愤怒,有一种完全被人看轻的感觉,这种待遇,自从他进阶骑士成为神拳宗的门主之后,这一百年来,几乎都没有再尝过,没想到今天在玄天城中却又品尝了一次。

  看到张铁过来。那些围在圈子外面的来自各家各门的年轻人,都用敬畏崇拜的眼神看着张铁,然后连忙礼貌的把张铁前面的路让出来。

  对这些来参加铁龙宗开山大典的各家子弟来说,他们来这里之前就已经基本知道了自家长辈的想法,这次来,其实也是在找机缘看看能不能让他们拜入到烛龙真人名下,原本烛龙真人对这些年轻人来说,只是一个充满威严而陌生的代号,但从张铁出场到现在。特别是张铁豪爽的拿出这么多的秘藏之珠后,所有人都感觉,如果真能拜入这样的一个大地骑士座下,还真实一件幸运之极的事情。

  张铁来到那些秘藏之珠的核心圈的时候。几个骑士和长老们已经在哪里猜测着这些秘藏之珠中哪一个有白银秘藏。

  任何一个没有破开的秘藏之珠中,都有可能蕴含着一件白银秘藏,这件白银秘藏。有可能是武器,还有可能是珍贵之际的纳珠和空间装备。

  ……

  “老夫感觉这颗秘藏之珠中有白银秘藏的可能性最大……”被一群人围着的朱家长老正在对着周围的骑士侃侃而谈。“大家看,这颗秘藏之珠之珠的在这个圈子里的方位正对应着离位。离位属火,而这颗珠子赤黄如土,火生土,这个赤黄色正与离位相合相对,老夫心神所感,觉得这颗珠子出宝机率最大……”

  “啊,朱长老还精通《秘藏学》?”周围有骑士羡慕的问道。

  “哪里,哪里,老夫哪里说得上精通,只是略偶得高人指点,得以学到《秘藏学》中五行心神一派的一点微末之技,懂皮毛,略懂皮毛而已!”朱长老嘴上谦虚着,脸上矜持的神色却看得出他颇为受用,《秘藏学》在骑士之中地位特殊,能精通《秘藏学》的骑士,都是骑士之中的牛人,说一个骑士精通《秘藏学》,就像夸奖一个士兵能当将军,说一个女人长得漂亮秦春永驻一样,绝对是让人受用的话。

  听着别人夸奖,朱长老指着旁边正在盯着一颗赤红如玛瑙一样,上面还有星光一样的花纹,神色无比认真的陆鼎芝,“看陆老弟,才是真正精通《秘藏学》的样子,莫非陆老弟觉得那颗秘藏之珠有戏!”

  陆鼎芝转过头来,笑了笑,“本人在为钟官令时,常与金石之物打交道,所学《秘藏学》乃是少府秘传的形能一派,按照形能一派的感觉,这颗秘藏之珠凝聚时能量颇高,里面有一定几率可能蕴含有纳珠一类的空间装备……”

  张铁正朝着这里走过来,朱长老的话和陆鼎芝的话都听到了,听到朱长老的话时,他心中暗笑,这朱长老所学的五行心神一派的秘藏学似乎还真是不到家啊,他判断有白银秘藏的那颗秘藏之珠,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是好看而已,而听到陆鼎芝的话,张铁却暗暗高看了陆鼎芝一眼,因为陆鼎芝所说的那颗密藏之珠,正是在藏兵之山最顶部的区域拿下来的,那个区域的秘藏之珠,含有空间装备的可能性的确很大,当初捧山真人等人,正是在藏兵之山山顶的秘藏之珠中寻找空间装备。

  这轩辕之丘少府秘传的《秘藏学》果然有点门道,不愧是为皇室服务的机构,不过……也仅此而已……

  “啊,烛龙真人过来了……”看到张铁过来,这些围在秘藏之珠旁边的骑士长老们一个个满脸笑容的和张铁致意,这态度,比最初见面时,何止热络了十倍。

  “今日铁龙宗开山大典,烛龙真人如此手笔,必能成为整个东北督护府内的一段佳话,我等能适逢其会,也算与有荣焉……”钱家长老抚摸着胡须,一脸笑容的说道,周围的骑士纷纷点头赞同。

  要是张铁今天真搞几个金蛋来砸。哪怕砸的人能把那个由纯金铸成的金蛋抱走,这次铁龙宗的开山大典就真的是笑话了。但如果像现在这样,所谓的金蛋变成秘藏之珠。同样是砸蛋,后者一下子就成为了佳话,所谓的笑话佳话,其实也就是一线之隔而已。

  穷人泡妞玩浪漫,那是笑话,有钱人泡妞玩烂漫,那是佳话,这佳话笑话,与心无关。只是看你的分量而已,这个道路,早在黑炎城的时候,张铁就明白了,正因为明白了,张铁才弄这个砸金蛋的游戏,因为这个游戏的形式不要紧,重要的是要让大家砸什么。

  一个青涩的少年用荔枝和水果在地上用心摆个一箭穿心的图案向喜欢的女孩表白与一个有钱人家的阔少用一圈钻石在地上摆个一箭穿心的图案向喜欢的女孩表白,虽然两者形式一致。手段一样,但谁敢说两者的结果就一定一致……

  别人看来,前者就是笑话,后者就是佳话。笑话和佳话的区别,就是荔枝和钻石的差别,如此而已。可惜的是。很多的青涩少年当初都不明白这个道理,

  “哈哈哈。大家高兴就好,高兴就好。以后都是邻居,我老崔初到烛龙领,也像搬进新家一样,谁搬进新家不兴请个客,让周围邻里和亲戚朋友来坐坐的……”张铁豪爽的说道。

  张铁这话,又赢得周围人的一片叫好,什么叫豪爽,这才是豪爽。

  “这些秘藏之珠都是真人从地元界中找到的吗?”穆雨长老也开了口。

  穆雨长老的恭敬模样,让张铁心中有些感慨,这就是骑士地位的差别,穆雨长老又如何知道,现在与他说话的人,就是张铁呢!

  “这些秘藏之珠都来自地元界一个神庙之中的藏兵之山,是我探险时的收获!”

  “哦,听说穆神长老在地元界探险时曾经进入过一座神庙,过程还颇为凶险,不知道是这不是这一次!”旁边有来自通州的一个骑士问道。

  “正是,有一个魔族大地骑士和一个投靠魔族的人族骑士在关键时刻发难,差点让我们的队伍全军覆没!”

  “啊,那那两个大地骑士呢?”

  张铁笑了笑,坦然的说道,“嘿嘿,都被我干掉了……”

  这话一说出,周围的人都心中一震,不过许多人一时都难以判断张铁这话的真假……

  “不知道烛龙真人所谓的抽奖砸金蛋的章程如何,是否人人都有机会参加?”却是大刀会的会长开了口,大刀会也是一个宗门,不过根基尚浅,这个会长的实力,也就是刚刚进入黑铁骑士没几年而已。在这种场合,这样实力根底都浅一些的家族和宗门,自然非常关注眼前这些秘藏之珠是如何落到众人手上的,怕自己没有机会。

  “当然是人人都有机会参加,一张金帖就是一个机会,只要是拿到金帖的家族和宗门,今天来了人的,都可以公平的搏一搏自己的运气,待会儿大家摇两次号,一次号抽出摇奖的顺序,一次号公平决定这些秘藏之珠花落谁家,所有人机会均等,我老崔一视同仁……”

  就在大家思考着张铁的办法之时,外面突然传来了神拳宗宗主南宫盛冰冷的声音。

  “听说烛龙真人战力超群,居然还能在地元界击杀魔族的影魔,本人听来十分佩服,今日看到这里如此盛况,也有些手痒,不知烛龙真人是否愿意与我在这里切磋一二……”

  这话一传来,围着秘藏之珠的人群一下子就没有了声音,谁都感觉得出来神拳宗这次来意不善,没想到南宫盛居然真的是来在别人开山大典的时候踢馆的……

  如果说来的时候南宫盛还有几分顾忌,那现在这话一甩出来,绝对就是拉下脸来了。

  这种踢馆和挑战,只要有一方开口了,另外一方要么承认自己技不如人干脆认输,要么就只要咬牙应战,绝对没有第三条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太夏宗门开山立派时的规矩,想要开山立派,自然要有接受同级人物挑战的实力和胆量,如果没有这点实力和胆量,这样的宗门,岂不是误人子弟的地方。

  张铁是大地骑士,神拳宗的门主也是大地骑士,这看似公平的调账,却让到场的许多宾客暗暗皱了皱眉头,谁都知道烛龙真人刚刚进阶大地骑士没有多久,听说烛龙真人在地元界击杀影魔也是侥幸,影魔装成人形想要暗算烛龙真人,没想到先被烛龙真人给暗算了,这才有了现在的烛龙领,而南宫盛进阶大地骑士已经差不多三十多年,这样的较量,不是明摆着要占别人便宜,想要乘人之危吗?

  无耻!许多骑士肚子里暗骂了一句。

  不过在场的人也知道神拳宗和太乙玄门有些关系,所以大家也就没有开口,一个个看着张铁的反应。

  包括穆雨长老在内,这个时候也都不说话了,因为要论起和太乙玄门的关系来,怀远堂和太乙玄门的关系也不差,兰云曦就在太乙玄门之中,这次来,家主张太玄已经对这种情况有些预料,嘱咐如果烛龙真人和太乙玄门的人冲突,怀远堂两不相帮,就看事态发展就好。

  至于烛龙真人和太乙玄门的矛盾,听说是在地元界的时候烛龙真人和太乙玄门的长老打赌,把太乙玄门的一艘飞舟给赢了,被一个大地骑士落了面子的太乙玄门自然不甘如此就善罢甘休,总要做点什么才对得起太乙玄门的这块招牌才是。

  张铁转过了身,身后的人群离开让开,让张铁可以直接看到神拳宗那边的人……

  “你想和我在这里较量一下!”张铁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正是!”南宫盛暗暗咬咬牙说道,这个时候若不动手,看现场的样子,那等到大家开始“砸金蛋”的时候,自己想要动手的时候就更难了,因为那个时候,得到好处的人都会站在张铁这边,没有人会支持他,所以南宫盛干脆当机立断,现在跳出来,乘着其他人拿手手段吃人嘴软的时候,想先把张铁的威风打下来。

  南宫盛也知道张铁修炼的是侯爵级的《烛龙经》,不过因为张铁修炼时间太短,特别是听说才刚刚进阶大地骑士没多久,所以他也就没把这个放在心上,在他看来,以他进阶大地骑士三十多年来的积累,绝不可能在这种时候会输给一个刚刚进阶大地骑士的后进之辈。

  开山踢馆的机会难道,错过这一次,以后想要找这样的机会都难了。

  而且这次自己出手,太乙玄门那边已经有了一些许诺……

  看着南宫盛那副“我吃定你”的表情,张铁就笑了起来……

  ……

  5600字章节奉上,最后,说一条与无关的消息。今天中午,美国德州一处化学品仓库发生剧烈爆炸……(未完待续。。)u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