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三十八卷 第十章 拳霸天下(两章合一)

  电光石火之间,眼中的拳头,如山一样的砸来,击至半途,拳如花开,化为一片密密麻麻的拳影,天空中惊雷一响,雷助拳势,拳意与天地之威相应相合,威力更增几分,南宫盛战气澎湃,神拳宗宗主拳若奔雷势不可挡,张铁出手,迎难而上,在轰隆作响的冲击波中,以拳对拳,封住大半拳印,但两者拳法修为之中的那一点的差距,在这个时候却更加被拉大了……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大地骑士较量,哪怕只有一丝差距,结果就是云泥之别。△╦,

  眨眼之间,南宫盛奔雷神拳的拳势就如同从大坝蚁穴之中激射而出的洪水,从一孔之径轰然落下,冲毁大坝,再次倾泻到了张铁的身上。

  那从张铁的封锁之中泄露出来的一点拳意,眨眼之间,涓涓细流就变为万马奔腾,在张铁身上轰出数百拳……

  最后的十多拳中,张铁的护体战气再次被轰碎,那十多拳完全落在了他的身上,让他像坠地的流星一样被南宫盛从山谷的上空砸到了山谷之中,落地之处,整个人在地上砸出一个深达十多米的陨石砸落一样的大坑,周围50米方圆内地面的乱石,全部粉碎……

  两个人交战到现在已经四个多小时。

  在三个小时前,也就是两人交战到一个小时之后,南宫盛拳法造诣的那一丝优势终于变成清晰的结果显现了出来,奔雷神拳的铁拳也在那个时候第一次突破张铁双拳的防御,轰在了张铁的身上。将张铁砸落在地下,撞出一个大坑。

  这已经是张铁第十一次被南宫盛从天空击落了。

  这一次。张铁的护体战气轰然破碎,后面的奔雷神拳。直接砸在了他的身上,在空中落下的时候,张铁的身影都带着一股喷洒的血线……

  几个小时的战斗,已经让这片山谷狼藉一片,在山谷的地面上和两侧的岩壁之上,认真一看的话,还能看到一个个犹如被陨石被撞击过的痕迹,那些痕迹,都是张铁留下的。

  结束了吗?

  看到这一幕。周围天空之中的骑士们一个个都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情。

  四个小时之中,南宫盛在拳法上的造诣再次让众人认识了这位燕州神拳宗宗主在拳法上的造诣,许多人甚至是第一次看到战技达到天人交感之境是什么样子——南宫盛的拳势,竟然能与天地之威相合,南宫盛一出拳,山谷周围和上空就风雨大作,雷声隆隆,那雷声在大地和空气中的回音,居然能与他的拳法产生奇异的共振。令他拳法的威力倍增。

  而更让众人惊艳的,却是烛龙真人崔离,崔离在拳法的造诣上名不见经传,而这次。看到崔离出手,所有人都不由大跌眼镜,如果不是南宫盛的拳法已经进入天人交感之境。那么这一次交战的胜利者,绝对会是烛龙真人而不会是南宫盛。就凭这样的拳法,烛龙真人也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拳法大家。

  更让众人印象深刻的。是烛龙真人的护体战气,烛龙真人的护体战气简直太强悍了,如果是一般的大地骑士,在近身战之中,面对着南宫盛的无数奔雷神拳的轰击,估计两个小时前就已经崩碎了,但烛龙真人的护体战气却比众人判断的多坚持了将近一倍的时间。

  但烛龙真人的护体战气再强,始终是处于防守的,双方拳法造诣上的差距就决定了这场战斗的过程,烛龙真人就会处于不利的位置,他的护体战气只能被动应对,差距就是差距,无论多少,哪怕只有一丝,这样的差距在无数次的碰撞之中,也足以让双方分出胜负了。

  可惜了!

  穆雨长老和身边的朱家长老互相看了一眼,心中都暗暗有些惋惜。

  “烛龙真人始终还是年轻了一些,年轻气盛啊,如果不是他同意与南宫盛只较量拳法,而是纯粹战斗的话,南宫盛绝对不是他的对手,烛龙真人拳法的造诣都达到这样的地步,可以想象他枪术上的造诣会如何……”朱长老暗暗传音给穆雨长老,说着自己的看法。

  “或许经历这一次挫败,未来也能让烛龙真人走得更远,铁龙宗山门开或不开,问题也并不大,只是一个名头而已,更不会影响烛龙真人收徒,这一战,烛龙真人虽败犹荣,再说,无论如何,烛龙真人可都是烛龙领的的领主,现在南宫盛恐怕也要担心着有一天烛龙真人找上门来了……”

  “这战技的天人交感之境,威力真是匪夷所思,听说只要进入苍穹骑士,战技的天人交感之境,能再进一步的话,就能形成初步的领域力量,到那时,其威力,更是翻江倒海,太夏廷尉府通缉榜上第一名的炼魔赵元92前正是以其掌握的大地熔炉的领域力量在松州陌江城击杀了太乙玄门副宗主和执天阁少主等诸多骑士高手,凶焰滔天……”

  “这一次,我们倒都有些小看这南宫盛了,能进阶大地骑士的人,果然无一庸人,只是不知道将来这南宫盛能不能也能再进一步……”

  “呵呵,穆雨长老多虑了,南宫盛进阶大地骑士都用时70年以上,以他这样的速度,等他能从大地进阶苍穹,起码也是两百年之后了,这次圣战就迫在眉睫,两百年后的事情谁能说得清,哪怕是大地骑士,也要先想想自己能不能挺过这次圣战再说……”

  “朱长老说的是……”

  两个长老互相看了看,就不再说话,转而看向被南宫盛再次击落在山谷之中的张铁……

  巨坑之中,张铁躺在坑底,面部朝天,一动不动,周围的雨水从巨坑的四面汇聚而来。已经把烛龙真人的身体大半淹没在水中。

  刚刚那一下,两个人都看出张铁绝对已经被南宫盛击伤。而且伤势绝对不算轻,但应该不至于要命。换了一个黑铁骑士用身体承受大地骑士那么多的打击有可能会要命,但一个大地骑士却绝不会这么脆弱……

  南宫盛也漂浮在空中看着大坑之中被雨水淹没了一半身体的张铁,没有追下去继续攻击,因为这是切磋较技,不是真的拼命搏杀,双方只要分出拳法的胜负就好,如果这一刻他真的追下去继续攻击想要杀死张铁,先不说周围的那些围观者会不会袖手旁观,要是张铁一下子撕毁和他较量拳法的约定。那么,到时候谁杀谁还真说不准,因为,只有他知道,这场战斗对他来说有多么艰难。

  南宫盛很清楚的感觉到,此刻被他击倒在地上的张铁,绝不是没有再战之力,因为一直到现在,张铁都没有爆发出《烛龙经》的大地法相。

  这个人的拳法都能和自己打成这样。更不用说这个人修炼的《烛龙经》中的枪法了,因为枪法和拳法本是一家,枪法本来就是手臂的延长,两者的用劲和爆发方式。完全如出一辙,在许多地方都能借鉴,太夏很多赫赫有名的枪法与拳法的宗师高手之中。都是枪法和拳法兼修的,这些人中。枪法好的,拳法绝对不会差。拳法到家的,枪法同样登堂入室,就连神拳宗的弟子在拳法的修炼之中,从小练的基本功中就有用抖大枪的方式来体会拳法的发力和用劲,南宫盛本身的枪法就不差,只是没有兼修,单独走拳法一路而已,而看了张铁的表现,南宫盛一下子就知道张铁绝对是枪法和拳法兼修的高手……

  在别人的眼中,这场战斗的胜利者是南宫盛,但南宫盛此刻的脸上,却并没有胜利者的轻松和骄傲,而是无比的凝重,张铁在拳法上的造诣还有战斗时魔兽般的强悍与无畏,同样深深的震撼着南宫盛,让南宫盛深深忌惮,看看山谷之中那些被撞出来的大坑和倒塌的山壁,要是自己,恐怕早就爆发法相拼命了,而张铁还没有拼命,还在与自己较量拳法,那就说明张铁战斗的后劲儿和韧性绝对要超过自己,这样的对手,非常的可怕……

  这个时候的南宫盛,其实已经有些后悔自己答应太乙玄门今天来铁龙宗砸场子蹚浑水了,平白惹上这么一个强敌,任谁也轻松不起来,而且这次就算侥幸赢了,可也后患无穷,不过既然事已至此,开弓没有回头箭,南宫盛只能咬着牙撑下去了。

  “烛龙真人,这场拳法切磋较量,你可认输了……”南宫盛看着地面,开了口,声音在天空之中隆隆回荡开来。

  就在这个声音的回荡之中,远处,两艘巨大的飞舟几乎同时出现,朝着这里飞了过来……

  ……

  张铁躺在地上,浑身湿透,双手大字型的敞开,睁着眼睛,看着山谷上空阴云密布的天空,任由冰冷的雨水落在了他的脸上,眼睛上……

  身体感受着这许久没有感受过的痛苦和撕裂的滋味,竟然有几分新鲜,因为大雨的关系,雨水的水流从大坑的四面八方流淌下来,只是一会儿的功夫,那些水流在大坑底部汇聚起来,竟然就让他的身体在积水之中漂浮了起来。

  这具身体的强悍,让张铁此刻的伤势并没有别人想象的那么严重,这点伤势,对他整个人的战力,基本没有多大的影响,在痛苦和冰冷之中,张铁整个人的意识和心灵,竟然是前所未有的清晰而又宁静,从与南宫盛交手到现在,南宫盛的一拳一动,还有两个人的每一次碰撞,此刻正如一帧帧静止的画面一样,清晰无比的一遍遍的在他脑子里回放着,速度如电,而且越来越快……

  阴沉的天空之中,雷声隆隆,张铁看着山顶天空之中翻滚的乌云和乌云之中隐隐闪现的电光,还有远处天空之中的太阳,眼睛一眨不眨,犹如入定一样……

  天之力,力之极者莫过于日,大日行空,抚育万物,光焚虚空,亿年如常,天发杀机,移星易宿!

  地之力,力之极者莫过于电。雷霆乍起,群山震动。生灵惊悚,无物能挡。地发杀机,龙蛇起陆!

  人之力,力之极者在何处?在何处?

  张铁的心中,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

  天空中电光一闪,刹那之间,张铁的脑袋里,似乎隐隐约约之间,看到了一些奇异的画面……

  同样是天空之中雷霆电闪,脚下的大地岩浆火山。在天上,有凶猛如巨龙一样身达百里的太古凶兽横行天际,双翅一动,就卷起万里风云,电闪雷动,在地上,有身高千丈的巨人咆哮嘶吼,双脚一跺,脚下大地龟裂。江河断流,地下的岩浆如河流一样涌出飞溅……

  天灾地祸,一片生灵涂炭……

  在这样的险恶之境中,大地各处。有各色人族,在跪地崇拜,奉献祭祀。祈求凶兽慈悲,而在大地的另外一边。在那颤抖的群山之巅,却有无数身上穿着简单兽皮的华族勇士。一个个赤着脚,昂着头,在风刀雨箭之中,双眼如夜,双瞳如日,黑发飞扬,看着天空与大地上横行的凶兽,在那样的凶兽面前,这些勇士渺小得宛如一群蚂蚁,但他们却一个个昂着头,面无惧色的看着那仿佛神灵一样的凶兽……

  在这些华族勇士身后的大地之上,就是无数的华族部落……

  那勇士之中,有须发皆白的勇者用指甲划开自己的身体,剥下自己腹部的皮肤,蒙在古朴的石锅之上,然后双手如拳,擂起鼓来。

  鼓声和华族勇者的怒吼震动天地。

  “战……”,擂鼓的老者用一只手指向那横行天地,给人族带来无穷劫难的凶兽。

  穿着简单兽皮的华族勇士怒吼,所有勇士在这一刻紧握双拳,冲天而起……

  残酷的战斗开始……

  有无数华族勇士还没靠近那凶兽就被天地间的雷电风暴地火岩浆撕碎,化为灰尘与血沫,但即使最后时刻,每一个华族勇士的双拳都是紧紧握着,到死没有一个松开,也就在同样的战斗中,不断有华族勇士的身上升腾起奇异的光芒,有一道道战气狼烟和战气龙卷冲天而起……

  前方战斗持续了很多很多年,而在后方的部落之中,年轻的华族少年们,在成为战士的仪式上,一个个目光坚毅,紧紧握紧了沾染着野兽之血的双拳,高高举过头顶,随后一个个少年就捏紧双拳,踏着先辈们的足迹,奔赴他们父兄战死的疆域……

  有一天,就在那片与凶兽的战场之上,突然间,天地一暗,一个飞扬在空中的华族少年,身上突然绽放出万丈光芒,就在那光芒之中,整个世界和横行天地的凶兽在那一刻突然静止,然后,一个拳头,如万古长虹,更如经天烈日,撕破长空,横贯天地,一瞬间,天崩地裂,白昼如夜,晴空万里,星斗隐现,脚下的大地翻滚,江河干枯,草木枯荣逆转,横行于天地之间的凶兽,就在那拳头之下,恐惧颤抖,瞬间湮灭……

  那拳头似乎从亘古而来,在那个拳头出现的那一瞬间,不仅将横行天地的凶兽涤荡一空,同一时间,更是一下子将张铁意识和身体之中的某个屏障击碎,一时间,无数的电光在张铁的脑海之中炸响……

  也就在这个时候,张铁听到了南宫盛从天空之中传下来的那个声音。

  “烛龙真人,这场拳法切磋较量,你可认输了……”

  这个声音很近,如在耳边,又似乎很远,如在天涯……

  在听到这个声音响起的时候,张铁也看到了远处飞来的两艘飞舟,还有从一艘停下的飞舟上朝着这边飞来的白素仙那妖娆的身影……

  ……

  ——拳者,人之杀机!

  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反覆者,动也,反覆既是阴阳,既是生灭,既是胜败。

  拳之精神魂魄,即是勇士之心!

  人之力,力之极者在于心!

  张铁豁然而悟,体内战气瞬间天翻地覆……

  ……

  “啊,我的崔郎不是要在玄天城搞开山大典么,你们把我的崔郎么了?”白素仙的身影从空中如飞而至,人还没到,声音就到了。

  所有人。包括南宫盛在内,在这一刻。一个个都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从空中飞来的白素仙,还有白素仙身后那艘雪白的飞舟。眼尖的人,已经一下子看出了那艘飞舟上属于太夏王爵的标志,那标志,属于太夏的广南王府的标记。

  广南王府,这可是太夏的顶级豪门。

  就在众人猜测着这王府飞舟来历的时候,一身郡主宫装的白素仙从飞舟上火急火燎的下来,这一声娇滴滴急切切的“我的崔郎”,直接把一干骑士长老雷得外焦里嫩,面面相觑……

  特别是神拳宗的门主南宫盛。在这一刻,脸都黑了。

  这可是王府啊,太夏王府若论地位,比督护府还要高一级,一个穿着太夏郡主宫装的女骑士从王府的飞舟上下来,称呼崔离“我的崔郎”,这是什么意思?他们两个是什么关系?崔离和广南王府又有什么关联?

  然而还不等南宫盛从这些问题之中缓过神来,又有一艘飞舟从远处飞了过来,停下。飞舟门一开,几乎十多个骑士就从飞舟之中飞了出来。

  “哈哈哈,崔离老弟,知道你今日铁龙宗大开山门。老哥我来给你道喜了,因为路上盘查甚严,我们天禄堂耽搁了一点时间。希望崔老弟莫怪啊!”

  后面飞舟出来的天禄堂的太上长老张安国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听到这个声音,南宫盛一下子感觉自己的喉咙有些发干。脖子也僵硬了起来,围观人群之中的两个神拳宗的长老。那脸色简直就像是要哭出来一样。

  今天神拳宗砸了烛龙真人的场子,看这样子,除了与崔离为敌之外,还等于同时得罪了广南王和天禄堂,一个小小的神拳宗,打死也就三个骑士,能同时得罪太夏两大势力,今日也未免实在太拉轰了一点……

  这一刻,说实话,南宫盛恨不得现在在山谷下面躺着的是他自己……

  ……

  白素仙飞到这里,一眼就看到了正躺在山谷坑底的崔离。

  因为之前没有看到张铁与南宫盛的具体战斗过程,在飞舟离这里很远的时候,白素仙就看到了张铁的战气龙卷,知道张铁是在这里战斗,所以更加急忙的赶过来,等到这个时候,白素仙看到张铁在山谷的大坑之中一动不动,就像死了,白素仙还以为张铁出了什么事,一声悲呼,就要朝山谷下面飞去。

  但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白素仙的身边,一把抓住白素仙的手腕,开始急速后退……

  “你干什么!”白素仙愤怒之下,一掌就像着抓住他手的那个老者的胸口拍去。

  老者坦然的承受了白素仙一掌,整个人纹丝不动,就像白素仙给他身上拍了一下灰尘一样,但老者但看着那个山谷之中躺在大坑之中的张铁,双眼精芒闪动,面色却有一丝惊惧,“小姐,不要靠近,危险……”

  “这就是崔郎,崔郎不知是死是活,我要过去看他!”白素仙愤怒的想要挣脱手腕,但却无济于事,老者直接不由分说的拉着她飞退,“那个人人上的气息……”

  天禄堂的太上长老张安国这个时候也飞了过来,然后,似乎感觉到什么,脸色也微微一变……

  所有在场的大地骑士,在这一刻,都感觉那山谷之中,有一股惊天动地的气息如洪荒凶兽一样的突然冲天而起……

  随着这股气息冲天而起,那天空之中,只是瞬间,千里之内,浓重的乌云压破苍穹,如天空之中翻滚的万丈海潮,眨眼的功夫,遮天蔽日,就把烛龙郡千里方圆,连同远处的玄天城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浓重的云层之中,透露着一股令人心悸的鲜血般的暗红色光彩,云层之中电光闪动,雷霆阵阵,雷云之下的大地,玄天城中,人人惊恐,以为末日来临……

  刚才经历过南宫盛天人交感场面的骑士们,这个时候,看着这个比南宫盛天人交感场面浩瀚威严了何止几十倍的天变,一个个都惊愕的长大了嘴巴——难道……难道……这也是天人交感之境……

  骑士们犹自难以相信,许多人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南宫盛的天人交感的场面,只是影响周围这几十平方公里的山谷上空,而现在的场面,简直犹如天地大劫一般……

  看着眼前的场面,南宫盛已经面白如纸,身子都颤抖起来……

  突然之间,整个天地再次一暗,所有人脚下的大地都震颤起来,一道数米粗的血红色的雷光在这一瞬间突然撕破云层,照耀在张铁的身上。

  大坑之中的积水在雷光之中瞬间蒸发无影,就在这临身的血红色的雷光之中,张铁整个人毫发无伤,整个人的身形反而在雷光之中诡异的飘起,身上电光闪耀,犹如雷神降世,双手在雷光之中结出一个古朴的拳印,那拳印刚刚凝聚而出,天空之中,千里方圆,一瞬间就万雷齐发,万道雷光从云层之中直扑大地,在这天地之中,显现出一幕众人平时绝难看到的景象。

  “遂古之初,谁人一拳贯天地?如今之始,谁人能以拳败我?力之极者,心,我心即道,我之杀机,天地共应同诛……”张铁仰天长叹,天空之中,再次万雷齐发,无数的雷光照在张铁身上,似是回应……

  在那万雷临空的电光的威压之中,原本在山谷周围的骑士都不得不再次撤出一里之外,整个山谷上空,就只有面色惨白的南宫盛如风暴之中的小鸟,孤调调的看着张铁在雷光之中飞起,然后隔着数百米,一拳向他打来……

  张铁拳还未临身,天空雷云之中,一道血红色的闪电就化为球形的电光,重重轰在了南宫盛的身上……

  ……

  ps:关键时刻,一次看爽,哈哈,今天还有一章……(未完待续。。)u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