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三十八卷 第四十八章 意外收获

  房间内那些这些东西对张铁来说,毫无价值,而且一旦拿出去被人认出来话,还会带来无穷的麻烦,所以,张铁根本没有动。

  从一拳击爆温浩云的脑袋开始,张铁就没打算让人知道这里的一切是自己做的,要不然的话,仅仅把温浩云的脑袋拿出去,也可以给他换来不少的好处和声望,但是这点好处和声望,和被某个可以在太夏呼风唤雨的幻影骑士以上的高手惦记着的杀子之仇比起来,那就不算什么了。

  太夏这滩水太深,一直到今天张铁才稍微试出了一点深浅,张铁还没活够呢,这个时候做出头鸟,对他来说,绝对没有任何的好处。

  水池边的纱幔在张铁走过去的时候,就被他用神御主宰的能力自动分开了。

  有五个堪称绝色的十八岁左右的少女正一个个全身**的在房间的水池内戏水打闹,看到张铁过来,那些少女也不害怕,反而一个个笑嘻嘻的从水池里面走了上来,要拉着张铁一起玩,还有的少女,在走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就在张铁身上扭着腰摩挲挑逗起来。

  转眼之间,张铁身边就被五个一丝不挂天真浪漫的少女给包围了。

  这些少女一个个在张铁身边娇喘嘘嘘,做出各种诱人的动作。

  这些少女,绝不正常。

  “哥哥,来嘛,来和妹妹一起玩水啊……”

  “哥哥,妹妹这里痒痒的,你摸摸……”

  说着话的少女,一边说,一边就拉着张铁的手,往自己的大腿根处摸去。

  “嗒……”张铁的舌头突然弹出一个蕴含着特殊力量的响亮音节,听到这个音节,所有正在动作的少女一下子就像被人施展了定身术一样,齐齐不动了。

  少女们不动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容和媚惑。那一双双的眼睛却还看着张铁,但认真看,却能发现几个少女的眼神却一片空洞,黑色的眼珠宛如一滩黑色的死水。已经没有任何的灵气,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张铁暗暗叹了一口气,刚刚他用摄魂禁断大术中的秘法试了一下,果然就试出来了,这些少女。已经被人做了手脚,现在宛如行尸走肉一样,虽然活着,但活的只是这个身体,她们的精神已经死了,她们只是这个水池和这个房间的活的装饰品,就像挂在墙上的画和放在桌子上的花瓶一样,一个个都成了一件件没有灵魂和自主意志的摆设和别人发泄的工具,所以,无论房间里发生了什么。她们都像机器一样的在这里天真浪漫的玩耍着,而任何进入到纱幔之中的人,都可以控制她们的一切,成为她们的主人。

  这是最高级,也是最残忍的摆设,用漂亮的活人作为道具。

  如果是这几个少女刚刚被人用摄魂禁断大术做手脚的时候,张铁还能把她们救回来,而现在,她们的灵识已灭,一切都是大脑控制的模式反应。就如同被人设置好的程序一样,神仙难救,生不如死。

  那个叫少主的杂种,到底做了多少孽啊!

  ……

  “下辈子。愿你们生在太平之世,能为人女,为人妻,为人母,能享天伦,一生平安。常遇有情,永远不要落在歹人的手里了!”

  对着五个已经宛如雕塑一样的少女,张铁轻轻的说了一声,然后一指点出,分别在五个少女的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五个少女空洞无神的双眼同时闭上,一个个委顿于地,没了呼吸,就像睡着了一样,彻底解脱。

  所谓万物有灵,哪怕只是五具躯壳,在这个时候,她们似乎都听懂了张铁最后那句话的意思,在她们双眼最后闭上的时候,一滴眼泪最后掉了下来……

  看着那五具尸体上最后的泪痕,张铁在水池边看着那五具美丽的身体呆立良久,最后扯下泳池边的纱幔,将五个少女的裸露的身躯裹住,将她们送回黑铁之堡,让爱德华几个人在神山之上,找一片美丽的花丛,将五个少女收敛埋葬在花丛之下。

  做完这些,张铁的表情重新变为冰冷,转身大步向着房间的大门走去,刚刚斩下那两个大地骑士手脚的刀剑就像在张铁身边游动的游鱼一样,紧紧跟着张铁。

  张铁还距离房门有两米的时候,金色的房门就自动打开,房间外面,两排穿着全身盔甲的侍卫一起平举手臂行礼看过来,看到走出房间的是一个面色肃杀从来没有见过的陌生人,那两排穿着盔甲的侍卫都楞了一下。

  张铁没有给他们发声的时间。

  两排侍卫,总共十个人,身上穿着的金属盔甲几乎在同一时间就塌陷了,缩小了整整一大圈,就像纸糊的盔甲被一股巨力一下子揉成一团一样。

  两排侍卫同时无声无息的倒下,浓浓的血水从盔甲的缝隙之中冒了出来,顷刻间就把华贵的地毯浸透。

  进阶大地骑士之后,因为地之脉轮的凝结和加持,张铁神御主宰的能力之中,对各种金属的掌控能力有了一个巨大突破,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境界,这样看一眼就让这些十级战士身上穿着的坚硬金属盔甲塌陷收缩的事情,在黑铁骑士阶段,张铁还做不到,但此刻,这种事对他来说,却易如反掌。

  这也是张铁在进阶大地骑士后的发现,有了这个发现,张铁就对凝聚水之脉轮,进阶幻影骑士后神御主宰的能力更加好奇起来。

  凝聚地之脉轮对应的是自己对从大地之中产生的金属的控制力达到了一个非人的程度,自己的神御主宰的能力可与金属可以产生奇异的共鸣,这看似匪夷所思的一切,对自己来说却很轻松,甚至比自己亲自动手造成同样的效果还要轻松。

  如果凝聚水之脉轮,到了那个时候,难道可以用神御主宰的能力控制水?在当前情况下,水和液体状态的东西,正是神御主宰的能力无法控制的。

  那到了风之脉轮和火之脉轮凝聚起来又会如何?

  可惜的是,神御主宰这个职业太稀少了,其未来的能力和发张如何。也没有几个人说得清,这个职业的相关资料和各种修炼方法,都如同绝世秘籍一样,普通人难得一见。所以未来如何,还得靠自己一步步的摸索下去。

  ……

  张铁从流淌着浓浓血水的过道上面无表情的走过。

  进阶大地骑士后神御主宰的能力,对这些还未进阶骑士的人来说,简直恐怖到可以令人意志崩溃,他们穿着盔甲。张铁看他们一眼,盔甲坍缩,瞬间就挤碎他们的脑袋,骨骼,内脏,让他们死得不能再死,那盔甲,就是他们的活棺材。

  张铁就这样一路杀了过去,从飞舟的头部杀到尾部,从底层杀到上层。一路所向,再也没有一个活口留下来,甚至没有人能在临死前叫喊出一声来。

  杀戮就在无声无息之中进行着。

  飞舟上果然再也没有其他骑士。

  十分钟后,把飞舟上数百人的侍卫全部洗了一遍,张铁最后来到了这艘飞舟的驾驶舱。

  在张铁面前,飞舟驾驶室的大门和门锁自动打开,听到门锁打开,正聚集在驾驶室中的七八个人一起偏头看了过来,张铁旁若无人的走了进来,一片骨裂血溅之声响起。飞舟的驾驶舱中,瞬间被清场干净。

  张铁会驾驶飞艇,自然,也就会驾驶飞舟。飞舟的驾驶技巧比飞艇还要简单,而且飞舟上还有飞艇上一些没有的驾驶功能。

  张铁扫了一眼飞舟的航图,发现飞舟正往金权坊市飞去,张铁就改变了飞舟的航向和飞行高度,让飞舟在天空之中调转了一个头,继续爬升。几乎到达飞舟爬升的极限,在接近人烟稀少的平流层顶部区域时,让飞舟以最大速度朝着东边飞去,同时关闭了飞舟上所有的进入舱门的入口,让飞舟进入长途飞行的静默状态……

  做完了这一切,设定好飞舟的航向和航速,张铁就离开了驾驶舱。

  张铁原本可以把这艘飞舟收到黑铁之堡,以他现在进阶大地骑士后的精神力,已经可以这样做,但在考虑了一番之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一个原因是这样做太显眼,这么大的一个东西在天上凭空消失,张铁都不知道会不会引起一些人的注意,从而增加暴露自己的风险,毕竟这里是太夏,雷隼那么小的一点东西从天上飞来都引起了一个老怪物的注意,张铁可不想成为靶子。

  而第二个原因,则是这艘飞舟的背后牵扯的是太夏最神秘和恐怖的血魂寺,张铁也不知道血魂寺在太夏到底有多少底牌和多少后手,在血魂寺被彻底覆灭之前,自己拿出这艘飞舟,简直就是在告诉血魂寺,你们的少主是我干掉的,这简直是把血魂寺的火力往自己身上拉,这样的傻事,张铁说什么也不会干。

  想当初,太夏七大宗门联手都没有把血魂寺的力量彻底拔出,还让血魂寺的一些隐蔽力量发展成了今天霍乱天下的通天教,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到这个门派的实力和隐忍的功夫如何。面对这样的门派,哪怕有一天有人告诉张铁血魂寺和通天教再次被灭,张铁心中也要打一个问号,不会完全相信,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个宗门到底有没有什么人留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再次死灰复燃,悄悄来算计你。

  综上所述,面对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拿出来用,而一拿出来曝光就要担心着有可能被一些隐藏在暗处的疯子和阴谋家报复的飞舟,这样的飞舟,天生不祥,就算再珍贵,在张铁的眼中,也是烫手的石头,没有任何价值。

  想要飞舟,凭借着莲华之眼的能力,光明正大获得飞舟的机会多得是,何必为这种多余的身外之物去巨大的危险呢。

  在诱惑面前,张铁想得很清楚。

  ……

  离开驾驶舱,把飞舟上的所有人都清理干净之后,张铁来到了飞舟的底层区域。

  在这个底层区域的一个房间内,有一些奇怪的东西,张铁刚才在飞舟上用莲华之眼隔着重重阻碍看到飞舟上的两个侍卫小心翼翼的从这个房间里走了出来。

  那两个侍卫正是刚才在少主房间里抬走用白布盖着尸体的那两个,他们从这个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手上的尸体已经没有了。然后,他们在半路上遇到了张铁,自然就被张铁顺手干掉了。

  来到那个底层房间的外面。虽然房间的大门严丝合缝的紧锁着,张铁还是闻到了房间里面传来的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神御主宰的精神力轻轻一动,房间外面的金属门和三层的保险锁自动打开,就像欢迎张铁进来一样。张铁走进房间,就看到了房间里摆放着的一个高达**米的,犹如发酵罐一样,用打造高级盔甲用的超强合金打造的巨大的金属大瓮,那金属大瓮的外面。还有一些奇异的符文,在金属大瓮的两边,还有可以爬到金属大瓮上面的楼梯和扶手,而金属大瓮的顶部,还有一个可以往两边滑开的金属盖子。

  那个盖子就像银行金库的大门一样,又厚又重,被用液压螺旋锁锁住,一两个普通想要把那个锁打开估计都有些困难。

  盖子上有沙眼一样的细密的气孔,那浓浓的血腥味,正是从这个金属大瓮里面传出来。整个金属大瓮给张铁的感觉,就像是里面装着什么非常恐怖的东西一样。

  金属大瓮里面的确装着非常恐怖的东西,因为张铁听到了里面传来的一些可以让人牙齿发酸的沙沙声。

  张铁没有去打开那个盖子,而是隔着这个巨大的金属大瓮,好奇的用莲华之眼再次往里面看了一眼。

  张铁看到的景象,让他的头皮都有些发麻起来。

  金属大瓮里面,有无数的血红色的老鼠,那些老鼠浑身有一股金属色的光泽,一个个牙齿锋利,正在金属大瓮里面撕咬着里面光滑的瓮壁。

  原本光滑无比用超强合金打造出来的金属大瓮的内部。早已经变得坑坑洼洼,如果不是这个金属大瓮的内壁足足有将近二十多厘米厚的话,这个金属大瓮,早就被那些老鼠给咬穿了。

  金属大瓮的里面。依稀还可以看到几丝白色的布条和地上散落的一些骨头的碎渣与新鲜的血迹。

  张铁知道这个金属大瓮在这艘飞舟上是干什么用的了,这里就是飞舟上处理尸体的地方。

  而那些血红色的老鼠,张铁并不陌生,因为曾经在冰雪荒原的时候,张铁就见过它们的同类一次,这同样是一群变异的魔鼠。不过与张铁在冰雪荒原见到的那些变异魔鼠比起来,这些变异魔鼠的个头似乎更小一些,但破坏力却更加的恐怖,也更灵活。

  看看那个金属大瓮外面的符文,再看看这些魔鼠,张铁心中似有所悟,难道那个叫少主的渣滓还想在这里培育魔鼠的鼠王或者想让这些魔鼠再变异一次?

  张铁一下子想到了留给他《大荒经》的大荒门云鹤子的那封信,在那封信中,云鹤子就想培养百万魔鼠大军重新在太夏南疆复辟大荒门的基业,由此可见魔鼠的恐怖?

  当初大荒门的覆灭难道也和通天教有关,或者这只是纯粹的巧合?

  房间内金属大瓮里面传来的沙沙声让张铁莫名打了一个激灵,张铁在房间里稍微思考片刻,就精神力一动,打开了金属大瓮上面的盖子。

  那个盖子有两层,它下面的一层,完全是用来起到保险作用的,在上面的盖子打开之后,可以把东西放在下面一层,然后再关上上面的一层,通过盖子外面的一个装置,把放到下面那一层盖子里的东西再丢到金属大瓮里,这样可以不让金属大瓮里的魔鼠跑出来。

  张铁把两层的金属盖子都打开了,在打开的瞬间,金属大瓮里的变异魔鼠就一个个灵活无比的从盖子的开口处冲了出来。

  对这些变异魔鼠,张铁当初都不怕,更不用说现在了。

  张铁打出一个大荒印契,所有从盖子里冲出来的魔鼠,就像见到了主人一样,全部跑到了张铁的身边,把张铁围了起来,一个个抬着脑袋看着张铁。

  “海勒,这些魔鼠怎么样?”张铁用意识和海勒沟通了一句。

  “堡主大人放心,就把它们交给我吧!”海勒的声音传来,不需要张铁再说什么,他就已经明白了张铁想要干什么,“黑铁之堡里面好久都没有产生过令人激动的变异生物了,这些魔鼠刚好给我打发一点时间!”

  “那就交给你了!”

  “这次去轩辕之丘,堡主大人如果有时间,可以到处转转,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奇特生物,如果有的话,堡主大人可以弄一些来黑铁之堡,植物动物都行,将来说不定有大用……”

  “好!你不说最近我也在考虑也多为黑铁之堡里面增加一些生物资源。”

  “这样就好,对了,这次的收获不错!”

  与海勒联系完毕,记住了海勒的要求,张铁就把这些魔鼠的三分之二送到了黑铁之堡,剩下的三分之一,还有几百只,张铁指了指房间的外面,给所有的变异魔鼠下了一个命令,所有的变异魔鼠瞬间就如一道血红色的潮水一样冲出了房间……

  ……

  几分钟后,悄然抹去了自己在飞舟上一切痕迹的张铁找到了飞舟内的一条逃生的隐秘通道,用小甲虫的化身,神不知鬼从飞舟的隐秘通道离开了飞舟,看着这艘气派无比但已经没有一个活人的飞舟消失在自己眼前。

  以这艘飞舟的速度,一天时间,就能飞行两万多公里,只要到了明天早上,这艘飞舟就会彻底飞出中州地界,继续往西飞去,几天之后,这艘飞舟会飞出太夏,太夏的西边就是一片蛮荒之地。如果没有强大的外力阻止,这艘飞舟会有可能永远在天上这么飞下去,成为一艘幽灵船一样的存在,至于它能飞到哪里,将来有一天是否会落在别人手里,那就不是张铁所要关心的了,他只要把自己摘开就行……

  而说到强大的外力阻止,张铁有一点敢肯定的是,至少在短时间内,在太夏境内,就算有骑士能看在天上到这样一艘飞舟飞过,也绝对没有胆子去随意阻止,这种规模和气派的飞舟,在太夏,就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一般的骑士,谁敢不要命去拦截。

  自己留在飞舟上的那些变异魔鼠会把飞舟上任何能吃的东西全部吞进肚子里,只要几天之后,飞舟上死去的那些人,一点骨渣都不会留下。

  所以,这艘飞舟注定要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不会有任何人知道这艘飞舟上发生了什么,除了自己……

  ……

  张铁在空中呆了几秒钟,用力的扇动这翅膀,这个时候,张铁才突然发现,以黑色小甲虫的能力,平时绝对飞不到平流层这种高度,平流层气流平稳,但相对于一只,也有点过强了。

  不过既然张铁把小甲虫带到了这个高度,张铁自然也有办法下去。

  好在小甲虫本身能力就很强,张铁也不想用小甲虫在平流层中飞行,让一只小甲虫做出什么无人欣赏的逆天壮举,他只是控制着小甲虫的身体,让小甲虫的身体抱成一团,甚至也不需要再扇动翅膀飞行,就像一个沉甸甸的小疙瘩一样,从平流层中以自由落体的方式打着滚掉下来,一直在进入对流层之后,才开始重新扇动翅膀,控制着自己降落的速度和高度,等速度和高度重新控制下来,进入到小甲虫可以自由飞行的区间的时候,他则钻入到对流层中的一股气流之中,让小甲虫就像在气流之中冲浪一样,让气流带着小甲虫快速的飞行。

  张铁借着那股气流,以冲浪玩耍的心情,在对流层中飞出数百公里之后,才重新落回地面,找了一个无人发现的隐蔽之所,换出崔离的身体,然后再次冲天而起,速度如电的朝着中州城飞去……(未完待续。)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