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三十九卷 第十章 筹谋

  第三十九卷 第十章 筹谋

  “说来也简单,在轩辕之丘的人,不论那户人家,如果家里真的无后了,就在同宗同族之间收养过继一个儿子就好了,实在没有宗族的,外人知道了也会有大把人送上门来,香火延续是宗族大事,无后之人,过继收养的儿子只要改性入籍,也和亲儿子一样,谁干涉谁就是犯众怒,这么一来,老人不在了之后,就由继子或者养子来继承轩辕之丘的土地房产,谁还会把吃到嘴里的肉再傻里吧唧的再吐出去呢?”

  “就像我们那条街的刘瘸子,因为小时候受过伤,不能生育,也娶不到老婆,当年刘家的一堆亲戚从中州赶来,为了争着把自家的孩子过继给刘瘸子,为了这事,刘家的一堆人差点要动起手来,刘瘸子选了自己的一个表侄做继子,那表侄对刘瘸子,简直比亲爹还好,刘瘸子养老送终都不愁了。”

  “如果这样,那许多家里不是就可以用收养养子和继子的名义,把许多外人带到轩辕之丘入籍生活,让那些养子和继子可以享受轩辕之丘的许多条件和机会了吗?”张铁好奇的问道。

  “几百年前的确是这样,听说以前在轩辕之丘的确有那么一段时间,许多人家都会有几个继子养子之类的,多的十多二十个继子养子的都有,说是养子继子,其实都是自己家里兄弟姐妹或者亲戚的娃娃,这样一来,弄得轩辕之丘的学校人满为患,后来实在没有办法了,朝廷下了严令,非绝嗣者收养的继子继女不得入籍,绝嗣者能收养的继子继女也只能有一个人,如此,也才刹住了轩辕之丘的那一股收养继子继女的风气!”

  张铁乐了,“哈哈哈,没想到轩辕之丘当初还有过这样的事情!”

  “可不是,反正开始的时候没有禁令。大家都在钻这个空子,别人家都这么弄,你要不这么弄,那不是傻么。真有家里关系好的亲戚故旧求到你面前,能帮这个忙,又有几个人板得起这个脸!”

  老周的一番话让张铁一下子哑然,的确,这不能怪别人太狡猾。人心思利,既然有现成的办法可以把孩子送到轩辕之丘,享受整个人族一等一的教育资源和各种机会和条件,有门路关系的,只会钻头觅缝的来找这样的机会。

  不过轩辕之丘的禁令也只把这个漏洞堵住了一半,对于真正绝嗣的人收养孩子来继承家产家业的,这就没办法了,只能睁只眼闭只眼,因为这就是华族的传统和风俗,只是如此一来。轩辕之丘的土地也就越发的金贵起来,分出来的多,收上去的少。除了太夏皇室的手上估计还掌握着一点机动的土地之外,其他人想要再挤进轩辕之丘的这个圈子,自然是千难万难的,想要进入轩辕之丘的标准和门槛也越来越高了。

  自己在地元界立了不少的功,也只是在轩辕之丘以外的地方获得土地,可以想象其他人要进入轩辕之丘会有多难了。怪不得白素仙会说太夏的豪门贵族只分两种,第一种是能挤到轩辕之丘这个圈子的,第二种就是这个圈子以外的。看来也真有几分道理。

  张铁指着河上一艘穿行而过的画舫,“那河上的画舫是怎么回事,难道在轩辕之丘,也会有这种经营风流买卖的行当!”

  “嘿嘿。在轩辕之丘,这类的风流行当不上岸,这也是几百年来留下的规矩,也算是轩辕之丘的一个特点,这些画舫,白天可以进轩辕之丘的金水河。到了晚上,就都开到三大湖去了,崔公子你别看那小小的画舫只是经营一点风流买卖,这一条画舫在金水河上,一天用日进斗金来说都犹嫌不够,有名声响亮点的台柱和花魁撑着的画舫,更是一门金山银山的生意,能到画舫上去的都是非富即贵之辈,一出手就把金币当土疙瘩似得,能在轩辕之丘经营这种买卖的,或多或少,都和大帝皇城之中住着的大人物有关系,没有这样的背景,这样的画舫在金水河上也开不走……”

  “大帝皇城之中还有人插手这样的生意?”

  “能在轩辕之丘落户安家的,管他三公九卿,谁家背后没有跟着一大堆家眷下属还有宗族,这些人都要吃要喝,而且在轩辕之丘还花费不菲,一个家族要维持体面,要走动往来,这可不都是要花钱的么,就算一个人在大帝皇城的俸禄一年有几千石,但说不定这些俸禄就有几万个人在等着花,这画舫的风流买卖虽然传出去不好听,但也归是门合法的生意,而且还有得大钱赚,还能顺带收集一些消息,大帝皇城之中的那些体面人家自然不需要自己家里的人出来抛头露面经营这个,只需要一个信得过的管事出面,再找一个代理人,自己隐在幕后,就能把这事妥妥的办好了,每年都有大笔金子入账,何乐而不为呢?”

  老周说着,又认真打量了张铁和白素仙几眼,脸上出现了一个笃定的笑容,“崔公子这么问,那就说明崔公子平时应该是不过问家中钱粮往来之事的,对金钱淡漠得很,如果两位是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一个个少年不识愁滋味,不过问家中钱粮往来之事很正常,但看崔公子和白小姐的气度风姿,还有一路过来的谈吐,分明是在大场面中历练见识过的,大风大浪视如等闲的人,一个见识过大场面,又深谙世道的人,却对金钱淡漠得很,一定出身大富大贵之家,以我老周在金水河上跑了这么多年船的眼光来看,二位今日虽然穿着普通,但想必是刻意低调,要论出身,就凭刚才我说的那两点爱推断,二位至少出身刺史之家,就算差,也不会比一个刺史之家差大到哪里!”

  没想到一个金水河上的船老大居然有这样的眼光?

  自己进阶骑士之后,特别是在威夷次大陆席卷了那些三眼会家族的财富之后,张铁海真没有再关心过钱的事情,钱财真的成了他的身外之物,除了张铁这边不缺钱之外,张家垄断的全效药剂生意更是热火朝天,每日都在给张家创造着巨大的财富,自己不缺钱。家族不缺钱,而且现在进屋城一脉人口也就张铁和他老哥两家人,家族子弟也不多,张铁想了想。整个太夏,有骑士的家族或许很多,但不缺钱的家族,不能说是没有,但绝对不多。怀远堂有不少家族生意,就是为了赚钱,燕州刺史朱家同样有不少家族生意,也是为了赚钱。

  不过还有一点老周没想到,或者以老周的见识和眼光也不可能想到,那就是大家族做生意或者涉足各个行业,为了赚钱是一个目的,但还有一个比赚钱更重要的目的——影响力!就算是真正不缺钱的家族也还在做各种生意,涉足各个行当,比如说自己老哥。为什么?就为了钱以外的东西!所谓的豪门。绝不仅仅是指有钱而已,还得有势,势是什么,就是影响力,金山银山堆在仓库里不会产生影响力,那只是一堆金属,而把它投资到许多行业之中,捆绑涉及到许多人的利益,深入到人们的衣食住行之中,却能产生强大的影响力和控制力。

  影响力这三个字。才是真正被大家族所看重的。

  一个家族到底是为了钱在做生意还是为了影响力在做生意,这是检验一个家族实力的最重要的一个分水岭,这个分水岭的意义不亚于豪门能否在轩辕之丘有根基一样,后者或许还会有打肿脸充胖子的。有虚胖假冒的,但前者,一定假冒不了。至少在张铁看来,他们张家早已经不是在为了钱在做生意了,钱赚到一定程度,再重复赚同样的钱就没有意思了。所有的生意都是为了更高的家族目的而服务。比如说西方大陆和其他次大陆上的那些豪门与财团在有钱之后开始控制媒体,军工联合体和粮食流通一样,这些生意的背后绝不仅仅是为了钱。轩辕大帝弄出金权道,更不是为了钱。

  这金水河上的画舫,看似是风流勾当,但在赚钱的背后,这些画舫作为一个文化娱乐和聚会场所,既能打听散播消息,又能结交各路关系人脉,在一定程度上还能影响轩辕之丘的文化和娱乐圈子,在部分的高端人群之中制造一定的舆论和特定的流行文化,恐怕后面几种,才真正是控制着这些画舫的大帝皇城之中的家族所看重的。别说只是大帝皇城之中的几个家族,就算这些画舫的背后真正的大老板是太夏廷尉府,张铁也毫不奇怪。

  小小的画舫和老周的一席话,一下子让张铁想到许多,张铁心中一动,突然拿出一个金币,在金币上捏了一下,就把那个金币对着老周抛了过去。

  “老周,接着!”

  老周熟练的一把把张铁抛来的那个金币接住了,咧着嘴笑了笑,“崔公子,这一个金币的船资,上岸后再付就好了!”

  “哈哈哈,我看老周你这个人有意思,咱们就交个朋友,如果老周你想赚钱的话,过三个月你来,或者你叫你一个儿子带着这个金币来幽州烛龙领,我给你们周家一门在金水河上独一无二的生意,也让老周你试试家里日进斗金是什么感觉,送个轩辕之丘的富家翁给你当当……!”张铁哈哈大笑道。

  老周低头看了看手上的那个金币,发现那个金币无声无息之间熔下了一个深深的指纹,应该就是张铁刚刚丢过来捏出来的。

  老周暗暗吸了一口气,心想,难道是周家的机缘到了,怪不得这几天自己做梦,都梦见自己家里没有火,但却火光冲天,这是要大兴的的吉兆啊。

  而且看张铁的样子,以老周的眼光,他也能看出张铁不是信口开河的人,虽然老周现在猜不到张铁说的独门生意是什么意思,但他很清楚,在有的人眼中,送他们周家一场富贵真的只是动动嘴皮的事情。

  老周小心翼翼的把张铁给他的那枚金币收好,对张铁的态度,更加恭敬了几分,“崔公子,白小姐,如果两位不嫌弃,等下上岸,我回家叫家里的婆娘准备几个酒菜,请两位到寒舍吃一顿饭!”

  “哈哈,老周你别客气。真要感谢我,那就等你们家里的将来把那门独一无二的生意做好了,我再到你家白吃白喝也心安理得……”

  老周黝黑的脸膛上又露出一个笑容,他早就看出张铁不是一般人。只是没想到张铁对他这样的小人物也这么客气,如此会说话。

  这个时候,白素仙也调好了桃花酒,笑意盈盈的把酒给张铁端了过来。

  “在这金水河上你也能想出什么独门生意?”白素仙传音问张铁。

  张铁的话刚刚白素仙也听在了耳朵里,她也知道张铁不会拿一个普通人开这样的玩笑。但正是因为想不通张铁能给一个普通场船夫找什么独门生意,白素仙才好奇了起来。

  “哈哈,等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张铁接过桃花酒,尝了一口,传音对白素仙说道。

  这门生意的确是张铁刚刚听了老周的话,从金水河上的画舫想到的。

  既然别人能在轩辕之丘的金水河上做上一门生意,在偌大的轩辕之丘插上一手,那自己同样也可以,等烛龙领的燃能酒精和各种发动机制造出来,要给老周在金水河上找一门独门生意难道很难吗?老周的这小船。只要改造一下,加一个发动机和螺旋桨,在水面上的速度,就是一艘快艇啊。

  只要想想有一天轩辕之丘的金水河上老周掌着一艘加装了发动机的小舟在河面上划出一条白线疾驰如箭,让一个个围观者目瞪口呆的模样,张铁就忍不住乐了起来。

  不说别的,恐怕对烛龙领来说,就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广告了!

  桃花酒是轩辕之丘的特产之一,因轩辕之丘的桃花而来,这酒软甜香糯。因为酿酒的时候用了桃花的缘故,酒色带着玫红,而且还有一股桃花的香味,在轩辕之丘。许多人家都会采集自家屋前屋后的桃花用来酿造桃花酒,来到轩辕之丘,在金水河上品尝桃花酒几乎是必备的“游览项目”之一,传说中,有情人能在金水河上对饮一杯桃花酒,就能心心相印。不离不弃。

  这也是白素仙在用心调酒的原因,间接的,这也是金水河成为轩辕之丘最浪漫地方的原因之一,除了那些做着风流买卖的画舫之外,在其他的游船和小舟上,随处都可以见到成双成对的男女和恋人。

  站在船头,和张铁同饮桃花酒,白素仙双颊桃红,宛如仙女一样,让张铁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崔公子,白小姐,前面那座桥,就是午马桥……”老周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

  其实不用老周说,张铁也看见了,就在前面几千米之外,一座钢铁拱形大桥,很跨在金水河上。

  那座大桥非常有气势,大桥的圆拱之下,甚至能通行万吨级的巨轮,大桥靠近大帝皇城的一面,还有一个码头,那码头停的都是都是打着特殊旗号的轮船。

  而在大桥之上,在进入桥面的轩辕之丘外侧的入口处,张铁还看到了一座宛如凯旋门一样城楼,城楼的最高处有一只金马的雕像,在阳光下金光闪闪,整座大桥,就扼守着轩辕之丘外围进入大帝皇城的一个入口。

  金水河上的十二座大桥,是按华族的十二地支来命名的,华族的十二地支又对应十二生肖,这每座桥上,在建造的时候也就留下一些和十二生肖相应的图腾与雕塑,久而久之,在轩辕之丘百姓的口中,这连接着大帝皇城的十二座大桥,也变成了大家口中的生肖桥。

  张铁看着远处的午马桥,脑子里却想着轩辕之丘的地图。

  从午马桥一直直走,进入大帝皇城,就是大帝皇城的午马大道,进入午马大道三十公里,在午马大道旁边,就是太夏九卿之一的大司农执掌的太夏司农府。

  太夏九卿在大帝皇城之中都有固定的官邸住所,大司农的官邸住所就离司农府附近,就在午马大道旁边。

  也不知道是有意海是无意,张铁对太夏的风水建城的学问也不精通,没什么考究,不过从格局上看,太夏三公九卿的十二个机构,和从十二座生肖桥贯通大帝皇城的大道也存在着对应关系。

  张铁看着远处的午马桥和此刻刚刚从桥上飞过的一群麻雀,眼神动了动……

  轩辕之丘鸟最多,在外面的三大湖中,各种水鸟有上百种,而在轩辕之丘,最多的鸟要数麻雀和鸽子,金水河边柳树成荫,这里是麻雀们的最爱,而轩辕之丘的鸽子,则集中在几个广场和公园附近,那些鸽子在轩辕之丘生活得久了,一点也不怕人……

  小舟向着午马桥驶去,就在力午马桥还有不到半里的时候,一艘华丽无比的画舫迎面驶来,隔着百米的距离,与小舟擦肩而过。

  画舫上,一群男女正在那雕梁画栋的敞露的甲板上说着什么。

  对那些人,张铁没怎么注意,因为金水河上这样的画舫实在太多了,张铁只是看了一眼那艘画舫就移开了自己的视线,转而注意着大帝皇城那边的景色,只是让张铁没想到的是,原本在他身边一直心情很好的白素仙,一看到那些人,整个人就像炸毛的刺猬一样,气息一下子变得冰冷了起来。

  “方心怡……”

  那艘画舫上的人差不多也同时发现了白素仙和张铁,那些年轻人一下子停止了谈话,齐齐朝着这边看过来。(未完待续。)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