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三十九卷 第十二章 一言丧身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往,都有自己的故事。

  作为一个历经生活的成年人如此,作为一个骑士更是如此。

  张铁有自己的过往和故事,白素仙同样也有自己的过往和故事,张铁的故事从黑炎城开始,而白素仙的故事却从广南王府开始,张铁的故事,在他获得黑铁之堡前,一直都很平淡,而对白素仙这种从小就含着金勺出生,本身容貌天资又非常出众的人来说,从小到大,白素仙的故事可以说一直都很精彩,这种精彩,包括经历,包括见闻,更包括白素仙的感情经历和那些可说不可说的男女之事。

  哪个少男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

  张铁和白素仙都有过年轻浪漫的时节,如果不是过早的经历了圣战的战火,见识过太多的国破家亡与悲欢离合,作为一个年轻得不像话的大地骑士,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骑士,张铁或许现在仍然在“浪漫”之中。

  在那个年纪,那个时节,无论是在张铁还是在白素仙身上,发生一点什么都很正常。

  在黑炎城的时候,张铁也曾经和玫瑰社的女生荒唐过,白素仙作为一个女人,一个郡主,自然不可能那么荒唐,但从小到大,白素仙的身边却绝对不会缺少各种各样的热烈追求者,而那些追求者中,白素仙也有可能会遇到在那个时候令她怦然心动,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男人。

  自从戴娜老师离开自己之后,张铁就悟出一个道理,这个世间上的事情,一个人无论处在什么样的地位,都很难追求完美,更不可能把所有的好东西都据为己有,更别幻想着天底下你遇到的所有女人都会对你投怀送抱,所有的美女,在遇到你之前都是白纸一张,就等着你为她们的人生涂满色彩。

  这是扯淡。也是惨绿少年们的白日梦。

  这是一个成长起来的男人的心态,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心态,张铁对白素仙也就有了更多的包容。

  而在和张铁在一起之后,白素仙就一直小心的在张铁面前回避着自己过去的事情。张铁不追问,白素仙也就不多说,怕引起张铁不快,张铁也也小心的呵护着白素仙的那点小小的**和自尊。

  白素仙在张铁面前的那点**和自尊,今天终于被人在张铁面前毫不留情的撕开。

  身后传来的那句话。让原本还有些怒气的白素仙的脸一下子白了一下,然后悄悄的用有些担忧的目光看了张铁一眼。

  张铁似乎都感觉到自己握着的白素仙的手突然颤抖了一下,而白素仙的这担忧的目光,也让张铁一下子心疼起来。自从和自己在一起以来,白素仙还是第一次如此的不自信。

  张铁一下子停下了脚步,转过了身。

  “走吧……”一向火辣的白素仙在这个时候却突然有些虚弱了起来,拉着张铁的手,想要走,张铁却纹丝不动。

  张铁面容似铁,阴沉的目光扫过和方心怡在一起的另外四个男骑士。还有一个一直沉默着,自始至终话就不多,只是用饶有兴趣的目光在方心怡、白素仙和张铁身上扫来扫去的一个女骑士。

  对这些人,张铁从开始到现在就没有想要认识的兴趣,所以对他们的名字,也懒得问。

  对面的几个骑士都感觉到了张铁冰冷目光之中那无声的压力,原本脸上带着不屑或者孤傲冷笑的几个年轻人的面部表情,渐渐被张铁的目光冻结了下来。

  “刚刚那句话是谁说的?”张铁冷冷的开了口,同时捏了捏白素仙的手,让她安静下来。

  “是我说的。那又怎么样?”在张铁目光无声的压力,方心怡旁边,一个穿着宝蓝色的蟒蚕丝长衫,腰间系着一条高级玉带。看起来玉树临风,只是嘴唇有点偏薄,眼睛有点偏细的一个骑士昂着头,从方心怡几个人身边一步跨了出来,脸上的肌肉像被无形的线牵扯着动了动,对着张铁露出一个倨傲的笑容。唰的一声,手上居然还展开了一副折扇,一摇一摇的,状似潇洒,“一个大地骑士在别的地方或许可以称霸一方,但在轩辕之丘,这点本钱还不够,太夏的多少刺史和车骑将军,在来到轩辕之丘后一个个也安分守己,一个没有功名官职的大地骑士,又算什么,轩辕之丘的这溏水太深,除了圣阶,这近百年里,被淹死在轩辕之丘的大地骑士都不止一个,都可以论打了,嘿嘿,说不定什么时候又有一个,如果你是第一次来轩辕之丘的话,我劝你,千万别把这里当成你那一亩三分地,说话不要太刺,为了一个女人,不值得!”

  张铁没有发怒,脸上反而出现了笑容,“你这么说,我倒差点忘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本人岳鹏,只是执天阁一个无名之辈而已!”那个男人骄傲的说道,一把小扇子摇动的更加得意了。

  “你的确是无名之辈,不光是无名之辈,还是一个无胆之辈,完全就是不是一个男人!”张铁陡然嗤笑了起来,用看一坨狗屎一样的眼神轻蔑的看着这个正在摇着扇子的执天阁的骑士高徒,“我只是问你名字,又没问你门派,你把自己的门派说出来干什么,是不是这种时候,你觉得不把你的门派抬出来,你都没有胆量站在我这里了,除了你的师门之外,你还有点什么,你要不要再把你老爸老妈的名字说出来,或者把你认识的什么厉害人物的名字说出来给你继续壮壮胆,这种手段,恐怕就连轩辕之丘有点骨气的七八岁的小孩打架之前都不好意思用,没想到你一个大男人,一个骑士,长得人模狗样,居然是一个鼠辈,还浪费老子口水……”

  张铁直接把一泡口水吐在了地上,然后扭过头,拉着白素仙就走,一边走一边还摇着头对白素仙说道,“算了,我们走吧,我原本还以为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敢在我背后喷粪,想教训他一顿为你出气,原来就是这么一个无种脓疱,这种人,就是跳到脚背上的癞蛤蟆,想要咬你,它没哪个胆子,也没有哪个牙口,一张口,叫一声就把你恶心得够呛,真要打了这种人,他到时候鼻涕眼泪的一下来,耍起赖,在地上打滚,跑到他老爹老妈爷爷奶奶面前一通哭诉,说你以大欺小,恃强凌弱,到时候他们一家老小的来和你讨公道,你还不得被烦死,这种人不要脸,我老崔可还是要脸的,事情闹起来,要是有朋友问起我怎么会和这种人动手,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说,踩一脚癞蛤蟆就弄得你一身腥臊,还要脏你一双鞋,犯不着,只能把他当一个屁,放了就行了……”

  “嗯……”白素仙小声的应和了一声,无论刚才她又多么想让张铁快走,但这种时候,作为一个女人,看到自己喜欢的男人能不计较的给自己出头,白素仙心中这个时候只有感动。

  白素仙这种时候因为太紧张,脑子微微有一点迷糊,她甚至都没感觉到张铁今天的话比起平时来有点多。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是我说你,以后少跟这些人计较,再遇到这种人要躲远点,俗话说要看一个人的格局就看他有什么样的敌人,这种人除了会张着一张蛤蟆嘴喷粪之外就只会哭爹喊娘,简直就是骑士之中的小丑,连街头的混混和有点担当的二世祖暴发户都不如,别和他纠缠,拉低了咱们的档次,还丢人现眼的,今天这事,你别说出去啊,忠叔要问,你就说我我们在金水河上游玩了一天就好了……”

  张铁和白素仙说着话,可不是用传音之术,而就是这么一点都不收敛的说出来了,不要说两个人的后面还站着六个骑士,哪怕就算是几个普通人,也可以把张铁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了。

  这一瞬间,不要说作为当事者的岳鹏,就是旁边的几个人,面色都难看起来。

  实在是因为张铁的那一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杀伤力太大了,而张铁找的理由,偏偏却让他们连反驳都不可能。

  这种时候,别人只问你名字,你汉子一点,说出来就是了,你把自己的师门抬出来干什么?这不是显得自己心虚么,一个执天阁了不起吗,在场的,谁不是出身七大宗门,就你一个执天阁也要嘚瑟!

  这么想着,岳鹏旁边的几个人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是看向岳鹏的目光,已经有一些不满了。

  岳鹏如果知道张铁从小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之中长大的,有什么样的口才,刚刚那句话在说出来之前,他一定会再细细思量几遍,而不至于弄得像现在一样,简直是“一言丧邦”,他刚才只是多说了那么一句话,就被张铁一下子抓住痛脚,瞬间就被张铁的一席话打入地狱,一下子万劫不复,再难翻身……

  看着张铁和白素仙离开的背影,再感受着身边几个人“特别的目光”,岳鹏的脸色由白转红,再有红转青,捏着扇子的手上稍微一用力,桃木的扇骨瞬间就变成了齑粉。

  “站住……”岳鹏双眼通红的喊了一声。

  张铁拉着白素仙,根本没理,连头都没回一下。

  从张铁的背影之中,所有人都看到了一种深深的不屑和鄙视。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张铁拉着白素仙,已经走出了五十米之外。

  “我叫你站住!”岳鹏怒吼一声,身上战气一冲,一拳就向着张铁的背部打去……(未完待续。)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