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三十九卷 第六十一章 强者碰撞

  随着这股萧瑟肃杀的气息在拙心园中弥漫开来,拙心园内,两个人近处池塘里的鱼一下子钻到了水底,几只树上的鸟被惊得飞起,园中野草之野猫的叫声也顺脚消失了,整个拙心园中的温度和空气似乎都凝结了下来。

  “太傅大人今日若让我回家一趟,他日正方必有厚报!”韩正方的声音突然之间有了一丝沙哑,而他整个人的气势,则随着这句话,如穿出海面的冰山一样开始变得高耸起来,显露峥嵘。

  来到拙心园内一直规规矩矩的韩正方,在这一刻,身上再也没有了太夏九卿见到太傅大人的那种恭敬和矜持的感觉,而是瞬间变得开始以平等的身份和太傅大人对话。

  太傅大人看着韩正方,“今日你若从拙心园中安然离去,明日我还有何脸面呆在轩辕之丘,你之厚报,实乃我之毒药!”说完这句话,太傅大人还突然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看了看池塘旁边的一堆乱石,自言自语说了一句韩正方都听不懂的话,“哎,没想到这么快!”

  “太傅大人知道轩辕大帝为什么失踪吗?”韩正方突然笑了笑,奇兵突起,在这种时候问出一个让孟师道都没想到的问题。

  “不知?”太傅大人摇了摇头,淡然的回答道。

  “那是因为轩辕大帝知道,在这次圣战之中,太夏一定会被魔族覆灭,兵州那个通往地元界的通道还有通道下面的雄狮要塞,在前两次圣战之中都成功的将魔族的大军抵挡在太夏的核心统治区域之外,而这一次,那条通往地元界的通道还有雄狮要塞,都不可能再阻止魔族大军的到来了,魔族的大军,在这数百年的时间里,已经找到了从地元界绕开兵州通道来到太夏的方法和路径,而这一次的魔族大军的力量,比起以往的圣战。要强出百倍,现在次大陆上出现的魔族军团,只是一点毛毛雨!”韩正方看着无动于衷的太傅大人,脸上的笑容更加的和煦了起来。“正是因为知道太夏在这次圣战之中不可能取得最后的胜利,轩辕大帝才在圣战开始之前,离开这里,去到了地下世界,想为华族和太夏寻找一丝生机。那一丝生机,就是传说中的轩辕之丘!”

  听到轩辕之丘这个名字,面色淡然的太傅大人眼中爆射出一团精光。

  孟师道知道,韩正方口中所说的轩辕之丘,绝对不是现在两个人脚下的这片土地——这个名义上的太夏首都和人族的中心,事实上,现在太夏的首都之所以叫轩辕之丘,正是因为在华族的传说之中华族有一个至高无上的神器叫做轩辕之丘,在华族最隐秘的传承历史之中,华族的轩辕之丘是华族的起源之地。某一天从天而降来到了这片土地之上,华族最初的祖先,就是从轩辕之丘走出来,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在那古老的传说之中,轩辕之丘的外貌,是一个巨大的,有着神奇莫测能力的立方体,这个立方体就是华族真正的圣物和神物。正是因为轩辕之丘的存在和传说,今天太夏之内的部分人。才把华族称为神族。

  真正的轩辕之丘是一个巨大的立方体,而不是眼前强自命名为轩辕之丘的由人建造的城市,在华族之中,这是一个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的秘密。而孟师道,正是那极少数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之一。

  轩辕大帝是为了寻找真正的轩辕之丘而失踪,这个秘密,不要说是自己,就算是太子殿下,也不知道!

  看到太傅大人脸上沉默的表情。韩正方深深吸了一口气,“为了寻找轩辕之丘,轩辕大帝现在已经落入了一个绝地之中,连和外界的联系都完全断绝,生死未卜,有可能再也回不来,太傅大人,在这种时候,何不为自己及家族留一条后路呢!”

  “太子殿下都不知道的事情,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事到如今,在这种关头,韩正方已经开始显现出一派宗主的气度,不再畏头畏尾,“血魂寺当初的传承之中就有一件真正来自轩辕之丘的器物,我把那件器物设局通过金权道辗转呈现给轩辕大帝,谎称为金权道无意之中获得,大帝修炼《轩辕神变经》,玄奥莫测,于轩辕之丘之中的东西有特殊的感应,正是以此物为饵,我让轩辕大帝自蹈绝地,扫清魔族在太夏最大的障碍。”

  “你与血魂寺又有何关系,身为魔族走狗,与你又有何好处?”

  韩正方突然大笑起来,笑声之中有一丝凄厉悲愤的味道,“哈哈哈哈,血魂寺当初只是掌握了血海神池的建造之法,便为太夏皇室和几大宗门所灭,我血魂寺又有何罪,要遭此灭门之祸,满门上下,惨遭屠戮,所谓血海神池有干天和,血魂寺弟子为祸世间,只不过是莫须有之罪而已,我血魂寺何曾又为了建造血海神池滥杀过无辜之人,血魂寺纵有几个被不肖之徒以血魂寺秘法为祸世间,那又有何奇怪,天下的大宗大派之中,弟子千万,难免良莠不齐,就算太乙玄门的弟子现在也有在通缉榜上的,还不止一个,为何不见大家剿灭太乙玄门,当初建造血海神池,只是试验之用,血海神池所用之血都来源于一干牲畜,没害半条人命,只不过尔等自称正派,却在我血魂寺弟子之中安插奸细,觊觎我血魂寺镇寺秘法,又害怕我血魂寺因血海神池而强大,便要联手灭我血魂寺,如此大仇,我身为血魂寺传经长老,焉能不报,与魔族合作又如何,这个世间一切,只不过是成王败寇而已,这次圣战魔族若胜,未来我就是太夏人皇,世间正义就站在我这一边,只要两百年,一干刀笔之吏就能将现在高高在上的几大宗门和太夏皇室钉在乱臣贼子的耻辱柱上!”

  “没想到太夏九卿之一的大司农居然是血魂寺的传经长老!”太傅大人仰天感叹,然后摇了摇头。

  在太夏,传经长老一职,有的门派有,有的门派没有,各门派传经长老的职责有的也会悬殊许多,有的门派的传经长老只负责为弟子灌顶传承一些普通的经典,而有的门派的传经长老却能掌握本门最重要的秘典。有的门派的传经长老由掌门任命,知道传经长老身份的人也相对较多,而有的门派的传经长老却自有体系传承,传经长老是谁。有可能连门派掌门宗主都不知道,传经长老的传承体系独立于门派之外,默默的履行着自己的职责,血魂寺,无疑是属于最后一种。也是最隐秘的一种。

  后一种门派的传经长老,是一个门派之中身份最神秘的人,这个人掌握着一个门派最重要的经典秘法,为的就是在门派若有朝一日遭遇不测之时,有传经长老这样隐秘的人物在,还能择机为一个门派留下复兴传承的火种。

  血魂寺的火种留下来了,却变成通天教的熊熊大火,要把太夏烧为废墟。

  “当初的福海城惨案,也是你做的喽!”

  “张家小儿在幽州坏我通天教大事,其人潜力可怖。若让其成长起来,绝对要成为我之大业的绊脚石,未雨绸缪,所以就顺手设局除去!”韩正方笑了笑,就像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我只是做了太傅大人想做而又不好意思做的事情而已!只是没想到张铁此子命不该绝,在绝杀之阵中,还能逃出生天,是我小瞧了他。”

  “我与怀远堂的恩怨,非是为私。而是为道,所以你的手段,我绝不会用!”太傅大人看着气势越来越足的韩正方,温和劝道。“你今天若束手就擒,能将功补过,将你这些年在太夏与魔族的布置托出,避免生灵涂炭,我在太子面前,一定保你性命!”

  韩正方突然叹了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太傅大人还是要铁了心把我留下喽?”

  “不得不留!”

  “那么,太傅大人你就……去死吧!”

  韩正方双眼瞬间如血,两道足以将一个苍穹骑士等级的强者的精神识海搅成一锅乱粥的精神攻击如两道无形血色闪电,韩正方话音一落,那两道无形血色闪电就从韩正方的双眼之中飞出,用比闪电快快无数倍的速度,轰入到了太傅大人的头部。

  避无可避,挡不可挡。

  这是血魂寺所有秘法之中最厉害,也是最让人难以抵御的杀招——灭魂血神剑。

  韩正方使出这一招的威势,已经不是幻影骑士,而是高阶苍穹骑士的水准。

  灭魂血神剑击中了孟师道,而这一招的余波扫过,整个拙心园中,真正变成了一片死寂,池底之鱼,洞中之蚁,都是瞬间毙命。

  在灭魂血神剑击中孟师道让孟师道身体僵硬的刹那,韩正方的拳头也到了,这一拳,如来自天外,破碎虚空,拳头从两人中间的额石磨的上面掠过过,那两片石磨和石磨上上摆着的酒菜碗碟,铁制酒壶,就如同被亿万年的风刮过一样,瞬间干枯,风化,变成历史的记忆和灰尘……

  曾经的太夏大司韩正方,或许是幻影骑士,但此刻的韩正方,却显露出苍穹骑士瞬间战力全部爆发的可怕战力和威能……

  脸上似乎还有一丝残留的惊愕深情的孟师道被一拳穿胸而过,整个人被击飞……

  不理孟师道死活,韩正方身形如电,只是一步,就跨出百米之外,再跨一步,韩正方的一只脚就跨过了拙心园的木篱……

  韩正方跨过木篱,却没有再走出第三步,而是一下子停了下来,也不得不停了下来。

  木篱之外的街道在这个时候都消失了,他刚刚跨过木篱的动作,却是又进入到了一个拙心园中。

  韩正方回首,只见自己身后还是才是街道,眼前的景象,除了没有那个引路的佝偻老仆,就像他刚才刚刚来到拙心园时一样。

  出了拙心园,又来到拙心园,整个拙心园,已经无外无内,虚空一体,那低矮的木篱,在这个时候,犹如万丈天堑,把一个苍穹骑士挡在了里面。

  太傅大人依旧站在老桃树下的那个由两片石磨组成的桌子旁,手山拿着一团胸口破了一个洞的小面人,正一脸温和的看着韩正方,“实在没想到,原来你已经早已经进阶苍穹骑士,果然隐藏得够深!”

  脸色微白的韩正方抬头看天,拙心园还是刚才的那个拙心园,而天空却还是现在的天空。

  “半……圣……领……域……”四个字艰涩的从韩正方的嘴里说了出来。

  “惭愧……”太傅大人不好意思的说道,始终温文如玉。(未完待续。)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