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三十九卷 第六十四章 伏杀

  张铁看到了方心怡脸上的那一抹震惊,没想到这个女人可以第一眼就认出自己,这多少让张铁稍微有点意外,不过这种时候,张铁可不想让个别人坏了自己的好事,所以等飞离方心怡几个人后,张铁陡然加快了速度,让后面的人都追之不及,只是眨眼的功夫,张铁就看到了天女湖,张铁想都没想,就一头扎入到湖中。 ( ’)

  来到湖中的第一时间,张铁就给自己加持了一个潜匿术。

  在潜匿术和亲水之躯的共同作用下,张铁的身体在水中更是让人难以发现,到了水中的张铁再也不担心,而是就像一条鱼一样的游在水底,速度飞快,又无声无息,向着天女湖中部靠近西北边的一个位置快速游去。

  两分钟后,方心怡等人从张铁入水之地的上空飞过,果然没有发现张铁。

  百米多深的天女湖中有着各种各样的鱼,大大小小,还有各种水草与嶙峋如小山岗一样的乱石,在湖底的泥沙之中,张铁还发现一具四十多米长的不知道是什么魔兽的骨架,那个骨架泡在水中已经有些年月了,从骨架的体积上看,这样的魔兽,在天女湖这样的地方,已经足以威胁到湖面上船只和游人的安全,当轩辕之丘开始拓展城市圈的时候,这些隐藏在城市附近,会威胁城市和人族生存的野外的魔兽,不是被赶跑,就是被人族高手绞杀剿灭。

  天女湖的湖底就像一个铜盆的盆底一样,非常的深,而且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特别是到了湖心区域附近,这些坑坑洼洼就更多,有的坑洼甚至大如球场,深达百米,这些地方,还长着一片片长达几十米的茂盛的水草和水生植物,简直犹如湖底的奇异森林reads;。

  有地下的河流与这片湖底相通。因为新鲜水流的涌入,这片地区也就成了一些鱼类生活的天堂。

  在现实之中,张铁是第一次来天女湖的湖底,而在魂劫之境内。他对这个地方却已经非常的熟悉。

  第一次去万宝苑的时候,张铁就发现了万宝苑内隐藏在韩远宏书房之内的密道,就在昨天晚上,他利用甲虫化身潜入到密道之中,留下了两道寻踪之羽。这是预防万一的准备,张铁觉得,如果自己引爆局势的时候韩远宏没有因为什么意外离开万宝苑的话,那么,韩远宏有很大可能就要利用万宝苑内的密道逃脱,韩远宏如果从密道逃脱,自己的布置就要派上大用场。

  事实证明,在事发之时,身在万宝苑内的韩远宏果真选择了那条密道逃脱,而韩远宏自己都没有发现。在他进入密道之后,他的行踪就在张铁的掌握之中了。

  那条密道联通着轩辕之丘地下庞大复杂,犹如地下迷宫一样的地下排水系统,而实际上,那庞大的地下排水系统只是那条密道的障眼法,在那庞大的地下排水系统网络之中,里面还另有玄机,如果有人从密道之中跑掉,追的人肯定以为逃跑之人想利用那些排水系统的出口逃出,但是。通天教或者说是韩家父子在地下排水系统里做的手脚,却可以让他们从轩辕之丘地下排水系统更下面的一条隐秘的地下河中,直接跑到天女湖湖心西北边的这个位置。

  如果不是张铁的莲华之眼,如果不是可以在魂劫之境中尽情探索。他也不能发现那样的玄机。

  识海之中的那两片寻踪之羽所选择的方向,告诉张铁,韩远宏此刻选择的逃亡路线,正是这最隐蔽,也最让人防不胜防的一条,廷尉府想要在轩辕之丘地下排水系统的几个出口处把韩远宏堵住的安排。注定要徒劳无功。

  在湖底一个上百米大小,五十多米深,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坑洼的底部的一个凹陷处,有一个直径差不多两米大小的地河洞口,缓缓的地下河的水流就从这里暗涌而出。( 广告)

  洞口的两边,有着大片生长到二十多米长,冠盖如云的水草,这里,就是那条密道在天女湖的隐蔽出口。

  张铁来到这里的时候,一群天女湖中特有的,长度有手指大小,嘴巴上还有一小根尖刺,模样有点像泥鳅,但浑身却半透明的隐藏在这里的小鱼突然一惊,一下子留被吓跑了reads;。

  张铁来到洞口的上面,隐蔽好,同时拿出了犹如一根独角,带着奇异螺纹的噬金匕,整个人收敛了所有的气息,暗暗等着韩远宏的到来。

  在张铁不动的时候,因为潜匿术的作用,张铁的身体,渐渐就变得和周围的水草与石头一样的颜色,整个人完全融入到了水中,完全没有一点气息。

  有时候,动物的感知要比人的更敏锐,比如说那群奇异的小鱼,在发现张铁到来之后,整个鱼群就远远的溜走了,再也不过来,一只只小鱼的身体在水中居然非常的灵动。

  看着拼命逃离这里的那群特殊的小鱼,张铁心中一动,双手直接在水中打出一个奇异的手印,那些逃跑的奇异小鱼,又重新游了回来,就在洞口附近转起圈来。

  张铁闭起了眼睛,在耐心等待。

  ……

  忙忙如丧家之犬,惶惶似漏网之鱼,这句话,说的就是韩远宏现在的情形。

  几分钟前身后传来的爆炸声的回音让他知道有人从上面追了下来,炼金炸弹的爆炸炸塌了地下百米长的一段通道,这个爆炸既阻断了追兵,又传递出了一个错误的消息自己要从轩辕之丘的下水道的出口逃离,这正是韩远宏想要达到的目的。

  但战术上的小小成功却无法掩盖通天教和韩家在轩辕之丘战略的瞬间崩溃。

  一直到现在,奔走在轩辕之丘巨大的地下迷宫之中,韩远宏的脑袋都是在嗡嗡乱响,有些发懵的,他不知道,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了这样。

  原因自然是那些天鹅,但天鹅的背后站着谁,他不知道,他老子韩正方也不知道。刚才仓促之间,他用和韩正方联系的遥感水晶快速的把事情告诉了韩正方,韩正方给他回来的信息只有一个字逃

  就是这一个字彻底击碎了韩远宏心中所有的侥幸。

  身在大帝皇城之中的父亲这个时候告诉他的只有一个逃字,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的父亲,也没有任何的底牌好打了,这种关头,只有先逃出轩辕之丘,才会有他们父子的一条生路。逃不出去,他们就要死在这里,绝对没有第二种可能,所以,他老子非常干脆直接的告诉他现在要怎么做。

  就在昨天,韩远宏还做着又朝一日他老子成为太夏人皇,他变身太夏太子,有朝一日荣登大宝权倾天下的美梦,但转眼之间,他就在这到处都是老鼠和污水的下水道中开始亡命。这巨大的反差。让韩正方在奔逃之中,都顾不得下水道中的那污浊的气息,他现在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逃,逃出轩辕之丘,就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韩远宏知道他的父亲和通天教在轩辕之丘还有一些布置和手下,但这个时候,谁也顾不得谁了,大家各看本事,只有能逃出去的人才会拥有未来。

  能以金权道龙头和大龙头的身份在敌营之中呼风唤雨固然痛快。有时还能发挥巨大的作用,但这种痛快,也不是没有代价的,这代价就是一旦遇到眼前这种情况。他们苦心经营的一切,眨眼之间就会付之东流,他们自己,也会陷入到巨大的危险之中。

  在进入到密道的第一时间,韩正方就已经喝下去一根夜视药剂,在夜视药剂的作用下。哪怕轩辕之丘的下水系统之中不见一丝光亮,但对韩正方来说,眼前所有的一切,也如白昼一样的清楚。

  轩辕之丘的地下的下水系统,是一个宏伟的工程,在下水道的主干通道的底部,完全可以并排开过两辆公共汽车而不会嫌得拥挤。

  但此刻的下水道之中,却没有公共汽车,有的只是老鼠和各种恶心的气息。

  韩远宏的速度很快,身为大地骑士的实力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出来,虽然不能飞,但他的速度却很快,很多时候,在他冲过去的时候,那些老鼠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韩远宏知道廷尉府如果要追击自己会怎么做?

  他一边奔跑,一边从随身携带的空间装备之中拿出一些东西来,在自己的身后洒下一些奇特的药剂,那些药剂的很快就挥发在他身后的空气之中,这些药剂的作用,将会把太夏廷尉府依靠气息追捕他的犬类和觉醒了特殊血脉的追踪高手的嗅觉破坏和扰乱,让随后从其他入口追入到下水道中来的人无法把握到他的行踪。

  身在轩辕之丘,连逃生密道都准备着不止一条的韩远宏,又怎么可能不多准备一点东西。

  在韩远宏看来,这是廷尉府能把握到他行踪的唯一的破绽,只要把这个破绽消除,就再也没有人能抓得住他,而一个大地骑士,只要逃出轩辕之丘,那就是龙归大海,想要再把他捉住就难了……

  太夏通缉榜上一干通缉犯能做到的事情,韩远宏自然也能做到reads;。

  在宽大的下水道中七拐八拐之后,韩远宏终于来到了他熟悉的地方,来到这个地方之后,虽然这里依然流淌着污水,而且这里流淌着污水的深度至少有两米,不见得比其他地方少,但韩远宏到了这个地方,听到身后还没有什么动静,韩远宏一直紧紧绷着的心脏,终于放松下来了一些。

  下一秒钟,韩远宏释放出一层护体战气包裹着自己的身体,然后整个人,毫不介意那些污水带来的恶臭,一下子,就轻巧至极的走入到了那深深的污水之中,一滴水花都没有溅起。

  现在是在逃命,而不是在出席酒会,所谓的恶心,其实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听说在一些监狱之中有囚犯为了逃出来,能从粪坑之中“潜”出来,这里的情况,自然要比那个好很多,只是污水而已,而不是粪坑,何况还有大地骑士的护体战气将那些污水与身体隔离,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就算真是粪坑。在逃命和干净之间,韩远宏也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

  韩远宏潜入下水道中两米多深的污水之中。

  污水之中能见度很低,但因为夜视药剂的关系,多少还是能看见一点东西。再加上用手摸索着,韩远宏很快就在这片污水底部靠近墙壁的地方,摸到了那块熟悉的石板。

  手上战气一动,那块几百公斤重的石板,一下子就像一根羽毛一样被韩远宏的手吸住了。打开石板,一个向上延伸的洞口出现在韩远宏的面前,洞中依然是污水。

  韩远宏在水中弓着身子,钻到那个洞中,然后又转过身来,把手上那块石板重新放回原位,把洞口堵起来,让人看不出任何的破绽。

  向上浮出将近两米,韩远宏踏上了台阶,走出几步之后。彻底离开了水面,韩远宏才把护体战气收了起来。

  石制的台阶依然倾斜往上延伸,在走出七八米的高度之后,密道才陡然向下,重新深入到地下一百多米的深度。

  其实这种时候,就算要躲在这里躲一两个月,廷尉府的人也不一定能发现这里,因为这里实在是太隐蔽了,而且位置出人意料,知道这条逃生通道的人reads;。只有韩远宏自己,就连韩正方,也只知道韩远宏有那么一手准备,但这条逃生通道具体入口在哪里。韩正方都没问过,这种逃生的通道,一旦用到,那就是要命的时候,知道这条通道的人,自然也越少越好。

  但韩远宏不敢冒这个险。一旦廷尉府的人没有在下水道的几个出口找到自己,必然会想到自己有可能还留在轩辕之丘,以廷尉府的历力量,要是真的咬着牙加派人手一寸寸的把整个轩辕之丘的下水道系统搜过一遍来,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会浪费一点时间而已,所以,在这里呆的时间越长,暴露的可能性也就越大,最好的办法,还是在廷尉府和轩辕之丘的力量彻底动员起来之前,就逃离轩辕之丘。

  向下延伸的石阶的尽头,就是一条几米宽的,奔向天女湖的地下河,韩远宏没有任何犹豫,就跳入到地下河的水流之中。

  韩远宏的水性不是太好,要说水性,在成为骑士之前,只能说游泳游得还可以,不是旱鸭子。

  但他在成为骑士之后,这些就都不是什么问题了,以骑士的能力,随随便便闭上几个小时的呼吸只是等闲的事情,而且在水中,骑士凭着对身体强大的控制能力和骑士之心对水流的感知能力,哪怕不会水的骑士在水中也如浪里白条一样,一个个可以视江河湖海如平地。

  在地下河水流的推动和自己的划动下,韩远宏的速度很快,只是半个多小时,他已经看到了这里条地下河在天女湖中的出口。

  这里的水很清澈,所以能见度很远,身如果把护体战气全部释放出来的话,在水中阻力很大,而且在地下河中一些狭隘的空间和弯道处不容易通过,所以在水中的韩远宏全身只覆盖着薄薄的一层护体战气。

  来到出口的韩远宏还是留了一个心,没有贸贸然的一下子冲出去。

  他先用自己的骑士之心感觉了一下洞口附近水中的情况,发现没有任何异常,然后,他就看到了在洞口旁边正惬意游走的一群小小的玻璃鱼。

  看到那群玻璃鱼的时候,韩远宏彻底的放下心来,他知道这种鱼,这种鱼是轩辕之丘天女湖中特产的一种名贵的观赏鱼,这种鱼一般喜欢生活在水底,渔网捞不到,而且这种鱼在水下的感知非常的敏锐,胆子又小,只要水下附近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一只鱼感觉到,这些玻璃鱼就会四散奔逃,就算水性好的人下水都非常难以捕捉,但又因为这些鱼身体透明,在萤石灯下非常漂亮,还会反光,所以轩辕之丘的一些有钱人,就喜欢出钱搜集这些玻璃鱼把它放在自家的鱼缸之中观赏reads;。

  有这些玻璃鱼在洞口,那就说明洞口附近不可能有人。

  韩远宏放心了,朝着洞口游了过去,心中伸出一股逃出生天的庆幸。

  还不等韩远宏游处洞口,洞口的那群玻璃鱼已经发现韩远宏,全部一下子机灵的游远。

  等着吧,等魔族大军打来的时候,老子一定会回来的

  韩远宏暗暗在心中发着狠。

  刚刚游处洞口,正在韩远宏心神松下来的那一刻……

  噬金匕犹如从水中钻出的毒蛇,又如同死神挥舞的镰刀,带着恐怖的力量,无声无息的刺到了韩远宏的后心处。

  韩远宏身上那层薄薄的护体战气,甚至没来得及把那把匕首阻挡上百分之一秒,噬金匕钻头一样的的匕尖,已经灌入了韩远宏的身体。

  随着锥心的剧痛传来的,是一只如钢似铁强壮如龙的手臂穿过水流无声无息的紧紧的用臂弯勒住了韩远宏的脖子。

  如果韩远宏的脖子是一根铁轨的话,这一刻,那手臂上传来的力量,已经足以把他的脖子直接像掐断一根面条一样的勒成两截,但韩远宏是大地骑士,一个大地骑士的脖子,当然会有一百个理由比一根铁轨要高贵一些,要强悍一些,就算在这种情况下,也不是可以被人勒住脖子就能秒杀的。

  韩远宏想叫,但这一刻,他已经出不了声,脖子上传来的力量大得恐怖,他的眼睛几乎被勒得从眼眶之中凸了出来,那凸出的眼睛,看到的,却是一把寒光四溢的长剑的虚影,在水中,没有任何人操控,就迎面飞了过来,斩在他的身上……

  好快

  这是韩远宏脑子的最后一个清晰的念头……未完待续

  p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