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四十卷 第二十七章 黑幕降临(一)

   “按照你的说法,成家在用有毒的药材在制作各种丹药和药剂,而且成家的丹药和药材还往各州贩卖,这么明显的事情,难道就没有被人发现吗?”张铁皱着眉头问道。

  “成家的有毒药材,其毒性非常的特殊,绝不是我们见到的任何一种毒药可以比拟的,常人就算是使用了成家的丹药,也绝不会发现丹药之中隐藏的毒素……”孙嘉谷脸上出现了一个苦涩的笑容。

  “那是成家往药材之中添加了有毒的东西?”

  “不是,成家没有往药材之中添加任何多余的东西,成家制造的所有丹药,都按严格照制造流程与制造工艺来,不会往里面添加任何多余的东西!”

  张铁有些糊涂了,“那成家有毒的药材是如何来的?”

  “是成家自己种出来的!”

  “你是说,成家所种的那些药材,从种出来就是有毒的?”张铁诧异的问道,虽然不是丹药师,但以张铁对丹药师这个职业的了解,他还是觉得孙嘉谷的话有些难以置信。

  “是的!”

  “在种植那些药材的时候,成家动了什么手脚,比如在药材的肥料或者农药之中添加了有毒之物!”

  “没有动任何手脚,在成家所有的药田里种的药材,也和其他家族种的药材一样,而且成家下面有诸多的药农,成家想要在施肥和种植中东手脚的话,根本就瞒不过去!”

  “那是成家以次充好,或者故意用错配方和原料和分量,或者以药性相冲相克之道在做手脚?”

  “也不是,成家的制造的各种丹药之中,该用什么原料就用什么原料,原料的分量配方什么都很准确,没有在这个上面做手脚!”

  张铁笑了起来,“你这么说,我都糊涂了。药材上没有问题,制造工艺没有问题,又没有刻意添加有毒之物,成家的药材怎么就成了有毒的呢。难道真是好端端的药材,一种出来就是毒药。”

  “成家的药材,就是一种出来就是有毒的!”孙嘉谷咬着牙齿说道,

  “成家种了那些药材!”

  “成家种植的药材有金银花、忍冬藤、连翘、板蓝根、鱼腥草、人参、太子参、大枣、枸杞、核桃仁、丹参、绿豆、黄芪、百合、青蒿、何首乌、龙眼肉、杜仲、甘草、半夏、桔梗、银杏、麻黄、防风、芦根、地骨皮、竹叶、菊花、广藿香、巴戟天、枳壳、夏枯草等,成家是冀州的大药商。成家药田药山无数,种植的药材,有数百种,大多数能够人工种植的药材,成家都有种植,而且规模很大!”

  “你是说成家好生生的种植出来的这些药材从地里一拿出来就是有毒的?”

  “起初我也不相信这世界上有这种事情,但是经过我反复的实验,我才真正确认这一事实!”

  “你是如何发现成家的药材是有毒的?”

  “我从十六岁入行成为草药学徒开始,就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在家中养一些小白鼠永来试药。这个习惯是当初带我入行的师傅传给我的,草药学来源于华族的传统中药,是丹药师的入门和基础,再高阶的丹药师都离不开这个基础,但因为草药的种类繁多,有些还有一些毒性,特别是在制作成药剂药丸之后,如果分量把握不对或者选错品种,常常会出事情,所以草药学徒都会养殖一些小动物作为试药之用。我这个习惯,也一直到成家之后还保留着,最早我是把小白鼠用来试药,后来我已经把小白鼠当成宠物来养了。成为了习惯……”

  “在成为悬壶丹药师之后,我最拿手制作的丹药就是一种低阶的养神益血丸,这是一种面向普通大众的很普通的低级丹药,老人,孕妇,和体虚之人恢复身体都会用到。在太夏销量很大,在成家的药行之中,我就负责监督指导一个药坊专门生产制造养神益血丸,正在在制造养神益血丸的过程之中,我发现了成家的药材有问题!”

  听孙嘉谷说到这里,张铁也不再问什么问题,而是静静听着孙嘉谷把前因后果说清楚,孙嘉谷脸上的神情,在说到这里,明显的就复杂了起来。

  “制作养神益血丸需要用到一味很普通的药材,也就是核桃仁和大枣,这两样东西里药坊有很多,每天都有人送来,我负责检验查收,因为家里养着几只小白鼠,我每天在离开药坊的时候,都会习惯性的就在药坊的库房里抓一把核桃仁或者大枣回去喂食家里的宠物,我在成家药坊工作半年之后,我在家里养着的第一批六只小白鼠就先后死去了……”

  “这件事开始的时候我没有太在意,因为我养着的那些小白鼠差不多已经有了两年了,在一般情况下,就算没有什么意外,小白鼠的寿命大概也就是能活上两三年,因此那些小白鼠死去的时候我没想那么多,在那些小白鼠死去之后,因为习惯,我又买了一些小白鼠在家中饲养,然后还是和以前一样,每天回家都从药坊里带一点小白鼠能吃的东西回来给那些小白鼠吃!”

  “就这样,我养的第二批小白鼠在吃了我从药坊带出来的东西半年之后,也一个个死了,在第二批小白鼠死去之后,我仍然没有想到是药坊里的药材有问题,我觉得可能是其他原因,也有可能是我照顾不好或者是这些小白鼠原本就体弱多病,也因此,我又养了第三批……”

  “结果第三批的小白鼠同样在半年后就全部死亡,这个时候,我想到了可能是我带回来的东西有问题,但这件事是关重大,我在成家只是一个小小的药坊监管,自然不敢妄言,也不敢把这个结果告诉别人,我只是留了一个心,然后再次买了第四批的小白鼠,在买第四批的小白鼠的时候,为就把小白鼠分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的小白鼠专门吃我从成家带来的核桃和大枣这些既是食物又可以用作药材的东西,而另外一部分小白鼠只吃我从其他地方买的一些粮食和果脯。半年后,结果再次震惊了我,专门吃我从其他地方买来的果脯和粮食的小白鼠生长得很好,而专门吃我从成家药坊里拿出来的东西的小白鼠还是毫无例外的死去!”

  “我被吓住了。不敢声张,而是继续重复了两次同样的实验,后面两次的实验结果都是一样的,这就终于让我确认了成家药坊里的药材是有毒的,随后我以工作为掩护。仔细观察,详细了解了从成家药材开始种植一直到进入药房的每一个环节,发现这些环节都没有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出在成家药材的种子之上,这些药材,从种出来开始,就是有毒的,但这毒性你看不出来,因为这些药材品相都很正常。和其他的药材完全没有任何区别,就算是让最有经验的药师来品尝,也品尝不出差距,只有通过长时间的食用,才能确认成家药材中蕴含的隐蔽的毒性!”

  “后面,我又在成家呆了几年,一步步小心求证,最后发现成家所有人工种植的药材,都与天然的药材和其他家族种植的药材不同,都有着非常隐蔽的毒性。如果长期使用,日积月累之下,会对人体有着巨大的毒性,最可怕的是。成家的药材除了要用来制作各种药剂丹药之外,那些药材的毒种,在成家的各种商业手段之下,还大量远销冀州附近各州,成为各州之中许多以种药为生的药农们的种源,那些种源在太夏不断扩散。扩散的种源又变成有毒的药材被制成各种丹药药剂,已经流毒天下……”

  “更加恐怖的是,我发现成家种植的那些有毒药材之中的‘毒性’还会传染扩散,如果把同样的两种药材种在一起,一边是成家的药材,一边是好的药材,成家的药材就能够通过花粉传播,把药材的毒性遗传给好的那些药材,让那些好的药材的下一代,同样变成有毒之物!”

  “我怀疑成家所有中药药材的基因已经被人改动过,做过手脚,那些药材看似与普通药材没有不同,但那些药材的基因,已经被魔化,而且只要种下之后,还会带来基因污染,这是魔族和三眼会的手段!”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悬壶丹药师,又没有什么靠山和强有力的人脉,发现这些后,我小心翼翼的不敢告诉任何人,因为成家在冀州势力非常大,而且不光在冀州,听说就连在轩辕之丘,成家都手眼通天,我若是随意说出来,恐怕不仅起不到任何作用,我自己也性命难保,我小心的隐藏着这个秘密,就在半年前,我找到了一个离开成家的理由,我打算上轩辕之丘去告御状,为了天下人,就算豁出我这条命,也要揭露出成家这条大毒虫,最后没想到的是我去轩辕之丘的事情被成家发觉,成家派出杀手来追杀我,还好我早有戒备,有一些应变手段,成家的杀手没有追到我,但也逼得我不得不到处东躲西藏,亡命苟活……”

  “以上我所说之话,字字属实,如有半字虚言,你可以随时砍下我的脑袋!”一口气说完这些之后,孙嘉谷脸色有些激动,用希冀的眼光看着张铁。

  张铁沉默了一会儿,看了孙嘉谷一眼,“你想让我帮你对付成家?”

  “成家为祸天下,绝对是魔族的走狗,难道不该铲除?”孙嘉谷有些激动的说道。

  “你说你十月来到抱虎城,一直就呆在客栈之中?”

  “是的,我十月来到的抱虎城,因为担心成家派来的杀手,所以大多数时间都在客栈之中……”孙嘉谷楞了一下,有些奇怪张铁为什么会这样问。

  “冀州成家现在已经不存在了,轩辕之丘望日之变后,冀州爆发血人之灾,成家在家族重地秘密建立血海神池培养血人,已经事发,成家已经也被廷尉府抄家灭族,成家所有骑士,已经潜逃,现在被太夏廷尉府通缉。”张铁告诉了孙嘉谷一个消息。

  太夏的血人之灾正越演越烈,牵扯越来越大,和血人之灾牵扯到的通天教和血魂寺的家族也越多,这其中的许多消息,太夏只有官方一级在通报着一些消息,在太夏民间,这些消息都相对滞后很多,张铁因为是怀远堂的家族长老,知道得才详细一些,孙嘉谷来到抱虎城之后东躲西藏,消息来源更加闭塞,也没有办法了解到太夏廷尉府和各州血人之灾的第一手资料和消息,还以为成家还在冀州作威作福。

  听到张铁的消息,孙嘉谷呆立当场,张大着嘴巴,整个人一下子痴痴呆呆的,半响说不出话来。

  “成家当初派来追击你的杀手,如果还活着的话,现在自身难保,绝对不会再来找你了,你以后也不用东躲西藏了!”看着孙嘉谷失魂落魄的样子,张铁温声安慰道。

  以孙嘉谷的战力,成家派来追杀他的杀手,能是一个九级的战士就算看得起孙嘉谷了,这种时候成家大树倾倒,东窗事发,那个杀手再追杀孙嘉谷已经没有意义了,说不定那个小杀手自己已经被廷尉府通缉,正在亡命或者已经被人干掉了,自己活命要紧,哪里还顾得上一个小小的在成家打工过的悬壶丹药师。

  不过孙嘉谷今天对张铁说的这些仍然很有价值,而且这个孙嘉谷虽然是一个小小的悬壶丹药师,但做事却很有章法,在发现成家的问题之后居然敢豁出去到轩辕之丘告御状,这个人心中自然有几分慷慨正气,特别是后面一点,让张铁尤其欣赏,这是一个小人物,但就是在这个小人物的身上,同样有着非常可贵的品质。

  “我在酒店之中留下1000金币就送你了,你若不想在这里住下去,又心灰意冷的话,取了剩下的金币自己在城里开个小医馆小药店也够安稳度日了,你若还想做点事的话,可以自己到金乌城找金乌商团报道!”张铁说着,手一动,就从空间之中取出一只闪耀着奇异光彩的高级恢复药剂放在了桌子上,“这是一支高级恢复药剂,可以治疗了你身上所有的伤势!”

  说完这些话,张铁也不在这里多留,而是直接重新戴上了冒兜,就走出了酒店的别院……

  孙嘉谷呆呆的看着张铁留下的那瓶高级恢复药剂……

  ……

  来到酒店的外面,空气又变得寒冷了起来,有些阴沉的天边已经有了一丝暮意,空气之中的这点冷意,对张铁来说自然不算什么,但张铁心中感觉到的那一丝冷意,却让张铁不自觉的拉了拉帽兜。

  张铁看了看天色,不再耽搁,直接向着抱虎山方向走去……(未完待续。)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