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四十三卷 第八章 读书少了

  时间眨眼就到了十月下旬,盛夏已过,入秋时节,天气转凉,魔族在太夏西锤的攻势却如潮涌,武州,祝州,银州相继告急,几乎每日都有太夏城池陷落的消息传来,太夏震动,万里烽烟浩荡,圣战的战火,开始彻底在东方大陆燃烧起来……

  武州,祝州,银州三州已经不是荒州,不是下州,而是太夏的中州,人口规模,都非下州和荒州能比,当魔族的攻势从遥远的荒芜之地侵略到这三州,而且逐渐有扩大趋势的时候,太夏西陲的战局,几乎让每个太夏百姓都揪心起来。

  这几个月,在所有关于魔族的消息之中,翼魔这两个字是最常被人提到的,因为侵略三州的,都是翼魔,这个时候,各种消息满天飞,传说中,这一次,作为魔族大军先锋的翼魔的数量,就超过一亿,而且这些翼魔都是九级的翼魔,在这上亿的翼魔先锋之中,光是翼魔骑士的数量,就超过

  三州境内,无数太夏百姓沦为难民,开始向东部几州迁移……

  ……

  贺兰山的一片山区之中,经霜之后,这片山区内的枫叶都变红,如漫山遍野的野火,烧透了方圆百里之地……

  早上太阳刚刚出来,树林之中露水未消,山谷之中还有一层雾气在弥漫,就在那沙沙的脚步声中,从一片树林之中,一下子就钻出一群形容狼狈,背着包袱,有男有女的二十多个人来。

  这些人看到那几百米外那一片密密高高的枫树,前面的几个人兴奋的欢呼一声,“糖枫,有吃的东西了……”

  听到有吃的东西,这群人中,无论男女,所有人都精神一震,即使再疲惫的人都加快了脚步。朝着那一片枫林跑去……

  对忍受着饥饿的人来说,没有什么东西,是比食物对他们更有吸引力的。

  “你们等等我……等等我……给我留点……”一个气喘吁吁五十多岁的胖子走在人群的最后,还被人群落下一段距离。也不知道这个胖子和这些人在山林之中跋涉了多少时日,此时此刻,这个胖子身上那一身华丽的金丝员外袍和员外袍外面的那一身昂贵的狐裘大衣都已经显得肮脏不堪,特别是裸露在外面的衣服,都已经有些褴褛。似乎被灌木和刺从划破了不少。

  看着前面的人不顾一切的跑过去,居然没有人理他,落在最后的胖子就一边跑一边忍不住咒骂起来,有些怨毒的看着前面的跑过去的人,“你们这些……狗东西……这个时候居然只顾自己……不顾老爷我了……等离开这里,老爷要你们好看……都给我等着挨板子……谁都别想再从老爷我这里多拿一个铜板……”

  跑在人群最前面的是几个携带着兵器,穿着皮甲护腕,看起来孔武有力的护卫,这些人虽然狼狈,但总体上身上要比最后的那个胖子要利索许多。跑到那片枫林之处,人群之中最前面的一个人找了一颗差不多有几人合抱,三十多米高的高大枫树,拿出匕首在枫树的树干上一削一划,眨眼之间,从削开的树干上的部分,一些浓浓的,略带一丝黄褐色的汁液就开始流了下来。

  用匕首抹了一点放在嘴里尝了尝,那个人立刻二话不说,就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装水的铁皮水壶。开始把糖枫树干上流下的汁液装到铁皮水壶里。

  后面冲到枫林里的男人,也一个个有样学样,用随身携带的匕首等利器,从糖枫的树干上。滑开口子,让糖枫树干中的糖浆留下来,几个穿着仆役服侍的人,更是完全不顾形象的把嘴凑过去,开始贪婪的吸允起糖枫树干上流淌下来的浓密汁液……

  “还好现在还是秋冬……等到入冬之后,这糖枫的糖浆就没有了……”有人一边在喝着糖枫上流下来的汁液。一边庆幸的含糊的说着。

  “这颗……这颗……选择这颗……你那颗的糖浆颜色太重……糖枫的流下来的糖浆要越透明的越甜……”

  枫林之中乱成一片。

  一个四十多岁,面孔消瘦,留着三缕长须,背着一个小包裹,像是管家模样的人没有跑,而是不急不慢的走在人群的后面,在所有人中,这个管家模样的人外表看起来是最整洁的,连衣服上被划破的地方都很少。

  这个管家也不慌乱,而是直接走到那个第一个冲到枫林里的护卫面前,那个身材壮实的护卫连忙就把手中水壶接到的糖浆递给了管家。

  管家喝了两口,咂咂嘴,脸色好多了,“这就是天无绝人之路啊,没想到我们大难之下,还能遇到这么一片糖枫林!”

  “这可多亏李管家你指挥若定,要不然,咱们的飞艇一出事,大家都慌了,没有李管家,大家也走不出这贺兰山!”管家刚刚说完一句话,旁边就有听到话的仆役模样的人一脸笑容的赶紧拍马屁。

  李管家既不得意,也没有斥责,只是笑了笑,那笑容,多少显得有些深沉,他对递给他水壶的护卫说道,“这贺兰山中十级以上的凶猛魔兽已经没有多少了,但其他的野兽也不少,要几个护卫到外面轮流放风警戒,不要大意,大家先在这里休息两个小时,等喝饱之后,把糖浆灌满了再走,我看再有几百公里,我们就能走出贺兰山了,有了这糖浆,哪怕后面两天什么吃的都没有,只要能有一点水,……”

  “是……”护卫应了一句,看了看这里的环境,眼色动了动,有些诡异,正想说什么,两个女人已经一脸媚笑扭扭捏捏的走了过来,管家看了护卫一眼,护卫连忙低下头就走开了……

  ……

  等到后面的那个胖子一瘸一拐的走到枫林这里的时候,枫林之中,大家都已经休息了十多分钟了。

  胖子的速度原本就慢一些,这路上一急,摔了一跤,额头都跌青了一片,脚也崴了一下,这速度就更慢了。

  来到枫林之中,胖子的脸色已经青白。额头上全是一片细细的汗珠,这个时候,胖子同样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找了一颗枫树。一屁股就坐在地上,剧烈的喘息起来……

  “老爷,您喝点,这是小的专门给老爷您留的,小的刚才之所以跑那么快。就是想给老爷你把东西准备好……”一个仆役模样的人舔了舔自己嘴皮上的糖浆,一脸狗腿的凑了过来,把自己的水壶里接下来的一些糖浆递了过去。

  “还是,刘山你忠心……等出了这鬼地方……老爷我重重有赏……”胖子气喘吁吁的说着,只是随意瞥了一眼那狗腿一眼的仆役,一把抓过装着糖浆的水壶,仰头就喝了起来,半点也没有想留点再给别人喝的意思。

  “谢谢老爷,谢谢老爷……”叫刘山的仆役笑着,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做着危难之中让老爷记着自己好的美梦,腰杆差不多都要弯到了地面上。

  胖子老爷喝完“忠仆”刘山献上的糖浆,整个人也感觉好了一些,只是崴到的脚还有些疼,刚刚放下手上的水壶,胖子老爷一偏头,就看到自己最疼爱的两个小妾坐在李管家的旁边,喝着李管家水壶里的糖浆。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的两个小妾坐得离李管家也太近了。两个小妾的身体,除了还隔着一层衣服之外,已经完全跟李管家贴在了一起,其中一个小妾娇滴滴的和李管家说着什么。一边的**都帖在了李管家的胳膊上,另外一个小妾甚至还帮李管家揉着肩膀。

  看那两个贱人现在的举动,肌肤之亲都不避讳了,哪里还有主仆之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是李管家的女人呢。这是嫌自己头上帽子的颜色不够环保啊。

  所谓危难见人心,这两日自从飞艇因为意外坠落在贺兰山中以来,胖子老爷就觉得自己的两个“爱妾”慢慢有些不对劲,似乎围着李管家的时间越来越长,在刚才,这两个贱人更是理都不理自己就朝着这边跑来了。

  胖子老爷一瞬间就只觉得一股恶气直冲天灵盖,想都不想,就把手上的水壶朝着李管家和那两个贱人砸了过去。

  那三个人坐得离胖子老爷大概有十多米远,胖子老爷手上的水壶,没有命中目标,只是砸中了三个人旁边的枫树。

  这突然的动静和响声,把在枫林里休息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胖子老爷的两个爱妾“惊呼”一声,转过头来,立刻就看到了几乎双眼要冒火的自家老爷。

  管家也转头看了过来,眼神动了动,但却没有回避。

  胖子老爷正想呵斥管家,但一下子想到这几天大家正在逃难,而且自己身体不便,在这个时候和管家撕破脸,自己未必能好得了,不由就把一口恶气朝着他的那两个爱妾发作而去。

  “刘山……”胖子老爷愤怒的高叫一声,用颤抖的手指着自己的两个爱妾,“你过去,把那两个贱人给我拉过来,每人给我十个耳光!”

  刘山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卷起袖子大步走了过去。

  李管家和老爷的两个爱妾都站了起来,听到老爷的声音,那两个女人脸色一变,居然紧紧的抓着李管家的袖子,害怕的躲到李管家的身后,看到这一幕,胖子老爷更是怒火烧心,感觉自己头上的帽子或许早已经变了颜色。

  女人在这种时候的反应是骗不了人的,如果这两个女人还当自己是她们的男人,那么,她们这个时候要做的是跪在地上请求自己的谅解,而她们在这种时候却躲到了李管家的身后,那就说明,在她们心中,李管家才是她们的男人。

  “李管家,麻烦你让一下,老爷让我……”刘山对李管家还有些客气,不敢得罪,而是小心的说道。

  话还没有说话,刘山就浑身一震,嘴角一缕鲜血一下子溢出来,瞪大了眼睛,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

  刘山的胸口处,心脏外面,已经插着一把匕首,匕首正握在李管家的手里,一直到这个时候,刘山都没有发现李管家手里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匕首。更没想到李管家会杀自己……

  刘山见过李管家拿过笔,打过算盘,但却从来没有见李管家的手拿过兵刃匕首。

  李管家脸色阴冷,握着匕首的手没有一丝颤抖。紧紧攥着,手上青筋毕露,就在刘山震惊的眼神之中,李管家攥着匕首的手狠辣一拧。

  匕首命中心脏,这一拧。刘山半个字都说不出来,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喷了李管家一脸,整个人瞬间毙命,身体一下子倒下。

  突然的变故和李管家身上爆发出来的杀气与狠辣,让正在枫林里休息着的所有人都惊住了。

  “杀人啦……”远处的一个胆小的仆役惊叫一声,想都不想,连滚带爬的就往着远处跑去。

  刚刚站在李管家身后的两个女人这个时候已经被吓得跌坐在地上,更多的人目瞪口呆,胖子老爷更是杀猪一样的惊叫起来。“赵武,赵武,李管家疯了,快把李管家拿下……”、

  刚刚那名身材雄壮的护卫拿着刀跑了过来,跑到李管家的身边,但是没有动手,而是看着李管家。

  李管家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鲜血,看了一眼正在跑远的那个仆役,赵武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了过去,手起刀落。只是一道,就直接把那个逃跑的仆役穿了个透心凉……

  看到这一幕,其他的几个仆役想都没想,就轰叫一声。一个个惊恐万状向林外跑去。

  “杀了……”李管家冷冷的说了两个字。

  几个护卫就朝着那几个逃跑的仆役冲过去……

  ……

  结果没有任何悬念,只是一分钟之后,杀了人的护卫拿着血淋淋的刀返回,一堆人把胖子老爷围了起来,就像一群野狼围着一头肥猪,一个个目光灼灼。充满着暴虐和贪婪。

  看着这些平时熟悉卑微的面孔一下子变得狰狞恐怖起来,胖子老爷这个时候直接被吓尿了,裤子一下子就湿了一大片,整个人坐在地上,靠着一颗枫树,退无可退,他没想到,这个家中,除了几个仆役之外,其他的人,居然已经都是李管家的人,“李……李管家……你……你这是做什么?”

  “原本我还想看在这些年你我主仆一场的份上,找个合适的地方让老爷你走得体面一点,有个老爷的样子,没想到老爷你要在这里发作,那就不要怪我了!”李管家走了过来,染血的脸上虽然擦过一下,但还是通红一片,看起来如很怕人。

  “你……你想图谋我的钱财家产?”胖子老爷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反正老爷你也无后,又一身是病,这些年更是连女人都玩不动了,你这么多的家产钱财,留给你自己,那岂不是浪费了,不如我来替你享受好了!”李管家阴测测的笑着,笑得有些怕人。

  “你……你不怕遭天谴么?”

  “天谴?”李管家听到这两个字,就像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一下子哈哈大笑起来,“能从老爷你的嘴里听到这两个字,还真是新鲜,老爷若相信天谴,当年怀恩布行的洪掌柜,也不会和老爷结拜兄弟之后不到一年就死了,洪掌柜怎么死的,老爷你真当我不知道么?”

  听到红掌柜这三个字,胖子老爷的脸色陡然变得煞白,如遭雷击,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用手指着李管家,“你……你……你……”,说不出话来。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索性也让老爷你做个明白鬼,老爷是不是奇怪自己这些年身体越来越差,病症越来越多,而且一直无后,看了许多医生都没有效果?”

  “难道这也是你……”胖子老爷浑身颤抖,随后又自己否定的摇了摇头,“不可能,我看的医生都说,我无后是因为我少精还有精弱,是体质问题,难以让女人受孕!”

  “哈哈哈,要是老爷你有后人,那现在你的钱财家产,还轮得到我吗……”李管家一下子大笑了起来,“老爷你还记得我经常和你说的话吗,就算再有钱,也要多读书,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啊,老爷你就是读书太少了,偏偏还鄙视读书人,现在你知道了吧,读书少。有再多钱也没用,结果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活得稀里糊涂,死得不明不白。连自己为什么无后,为什么精血贫弱,为什么精力越来越差,身体越来越多病都不知道,这手段。说来也不稀奇,我只是在老爷你日日在家中吃的饭菜的食盐之中,加入了一点碘酸钾而已,这些年吃下来,老爷的身体自然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如果老爷能像我一样多读一点书就知道了,这样在食盐中动手脚的办法,说来也不稀奇,这只是当初魔族和三眼会用来打击和灭亡华族的一个杀招而已,读书多。就能知道……”

  “碘酸钾?”胖子老爷喃喃自语,这个名字,对胖子老爷来说,实在太陌生了,只是依稀,好像,似乎,听说过有这么个东西一样,“这……这不是治疗大脖子病补碘的么?”

  李管家叹了一口气,“所以说。老爷你若还能投胎为人的话,一定要多读书,不然弄得连碘化钾和碘酸钾有什么区别都不知道,吃得不明不白。死得也不明不白的,虽然睁着眼睛,但活得和一个瞎子没什么两样,要是在以前,魔族和三眼会一定会喜欢老爷你这样的脑残之人,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以为只是名字相近两种东西就一样……”

  想到自己这些年苦心求子,但却一直无后,而且身体越来越不好,连医生都没办法,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胖子老爷最早只以为这是自己酒色过度所致,哪里想到,这一切,都是别人精心布置的结果,自己一日三餐的饮食所需的食盐之中,早已经悄然被别人动了手脚,才让自己的身体变成现在这样。

  “我和你拼了……”胖子老爷面色狰狞,一下子跳起来,想要向着李管家冲去,但是刚刚起身,就被一个护卫一记穿心脚给踢得重重摔倒,吐出一口鲜血,惨笑着,“这就是报应啊,你就算杀了我,也别想从我这里把我的家财拿走,那些家财,我就是做鬼也要带到阴间……”

  李管家不屑的笑了笑,温和的说道,“老爷不就是把你的那些金票缝在你穿的这件狐裘之中吗,杀了你,你怎么把金票带走?老爷你以为这次飞艇失事,真是意外,如果没有这次失事,我又怎么能知道老爷你会把整个身家都随身携带呢?”

  “你……”

  胖子老爷刚刚想要说什么,李管家身上战气一闪,直接手起刀落,一刀砍在了胖子老爷的脖子上,一股鲜血一下子就溅到了旁边的枫树的树干上,染红了一片,胖子老爷的一颗人头,瞪大着眼睛,滚到了一边……

  砍下了胖子老爷的脑袋,李管家直接把胖子老爷身上的狐裘剥下,用匕首三下两下的把狐裘滑开,果然在里面看到一片耀眼生花的金灿灿的金票,那些金票,最少的一张,都有着一万面值的面额……

  周围护卫们的呼吸都有些粗重起来,不过李管家转眼看过来,所有护卫却心中一凛,不敢多看,这些护卫都知道李管家的手段能力,要没有这点手段能力,这些年来,李管家也不可能把所有的护卫都收服过来。

  李管家把几叠金票从狐裘之中拿出来,装到了自己随身的包袱里,“现在我们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大家不要多想,我答应大家的,一个铜板都不会少你们的,太夏局势正乱,我们刚好可以趁乱离开环州,找个地方落脚安顿下来,以后我就是老爷,你们跟着我,也会比现在强一百倍……”

  “一切听老爷吩咐……”

  “那好,大家把这些尸体收拾一下,就在这里挖个坑埋了,一了百了……”

  “好!”赵武带头,几个护卫直接开始用手上的工具在地上挖坑,把那一具具的尸体埋起来。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胖子老爷的那两个爱妾早已经被这一连串的变故给吓傻了,看到李管家拿着匕首一脸血红的走过来,两个被吓得面无人色的妖媚女子已经连路都不会走了,只会瑟瑟发抖。

  “李管家,以后……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我们都听你的……”

  “李管家,我们……我们姐妹……以后会好好服侍你的……”

  李管家走过来,脸上完全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任由两个女子怎么哀求,依然一刀一个,转眼之间就把两个女人了账。

  李管家蹲下来,在两个女人的衣裳上把匕首上的鲜血擦干净,“想当初你们两个只不过是勾栏之中卖笑的女人,被人挂出来开苞卖身,老爷看你们漂亮,把你们赎出来,让你们锦衣玉食,不用再操贱业,你们连对你们有恩的男人都能背叛出卖,我又怎么知道你们有一天不会出卖我呢,你们真以为你们在床上能把一个男人哄高兴了那个男人就不会拿你们怎么样了?**就是**,以为靠着点小聪明和姿色就能把男人玩弄于鼓掌之上,就能让男人离不开你们……”擦完了匕首,李掌柜站起,看着地上的两具逐渐冰冷不再鲜活动人的尸体,摇了摇头,做了一个总结,“还是读书少了……”

  只是十分钟不到,枫林里,除了还没有消散的一丝血腥味之外,所有的尸体,都被埋在了地下。

  做完这一切,李管家带着几个护卫正要走出枫林,却一下子停下了脚步,所有人眼睛一阵收缩。

  因为不知什么时候,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年轻人,已经挡在了他们面前,刚刚一干人都在枫林里,居然不知道他们身边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人。

  少年身上没带着任何的武器,犹如秋游的贵公子一样。

  少年看了看枫叶,又看了看枫林之中那几处未干的血迹,摇了摇头,有些惋惜的说道,“这枫林的红色原本挺美的,但一染上鲜血,这红色就变得刺眼起来了!”

  李管家眯着眼睛,看不出少年的深浅,但少年周围,却无任何仆役常随,更重要的是,这个少年看起来太年轻了,也不像是高手的样子,这不由让李管家的心中生出一丝侥幸的念头。

  “赵武,杀了他!”李管家自己没有冲,而上让赵武先上。

  李管家话音一落,赵武就冲了出去。

  看到赵武冲过去,那个少年只是弹了一下响指,那个少年的响指之中,似乎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魔力一样,响指的声音入耳贯脑,带着一股奇异的力量,深入到了所有人意识的最深处,只是一下,包括赵武在内的所有人,身体一下子就僵硬起来,连动一下子都不可能。

  少年看着这些人,摇了摇头,说出的话中,同样带着一股穿透人心的奇异共鸣和力量,“要动手杀你们,我都怕脏了手,你们就自杀谢罪吧!”

  少年话音一落,几个人僵直的身体能动了,但就像傀儡和木偶一样,包括李管家在内,所有人都干脆利落的拿起自己手上的兵器或者匕首,一个个狠狠的照着自己的脖子上或者心窝上狠狠的来了一下。

  浓浓的血气再次在枫林之中弥漫开来……

  ……

  ps:月初,求月票啊!(未完待续。)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