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四十四卷 第一章 走马上任

  黑铁历905年1月11日,两周的假期刚刚完结,张铁就结束了与白素仙短暂的相聚,正式走马上任,离开了轩辕要塞。

  大司马对张铁的任命前几日一经公布就震动了整个轩辕要塞,以张铁如此的年纪,就成为太夏三品大员,身兼重任,这样的待遇,不说亘古未有,但在太夏的历史上,绝对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至少此刻,在太夏所有的三品大员之中,就不可能找到一个年纪比张铁还年轻的。

  太夏下州的刺史是正五品,中州刺史官阶是从四品,上州刺史是才是正四品,大州刺史是从三品,神州刺史也才是正三品,各州车骑将军品阶与刺史相同,督宰一级则视各督护府具体情况与官员资历功勋等从从二品到正一品之间分为四阶,九卿和太夏上四军军帅为太夏正一品,三公才是神品。

  张铁年纪轻轻,被大司马赏识,出任太夏西部战区委积将军兼大司马少史,已经是太夏督宰一级大员之下的第一人,这个职位,在整个安西督护府境内,也只仅仅比安西督护府的督宰低上一品,如果张铁再上一步的话,那就是督宰一级了,实在太令人震撼。

  如果是平时,这样的任命肯定要在太夏引起轩然大波,令各方哗然,哪有这样年纪轻轻就一步登天的,但现在却在战区之中,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陈规陋俗,不讲背景不排资论辈,战区行的是军法,一切以打仗为先,大司马的话,就是战区的天条铁律。

  当张铁的任命在轩辕要塞和其他十一个基地之中引起震动和非议的时候,大司马左丘明月的一句话就让所有非议平息了下来——烛油粮食为战区委积之首要,关系战区军心士气与防线之稳固,谁若敢立军令状可以超过张铁,我也可以任命他同样的职务。

  就这样一句话。所有人都熄火了。

  粮食好说,真有决心的话,只要用功用心,的确可以保障战区的粮食供应。千机真人在烛龙领,也不自己下地种田,想要保障战区的粮食供应,只要照葫芦画瓢,把烛龙领的那一套肥田高产之策搬过来就可以了。

  但烛油的供应。没有张铁点头支持,哪怕天王老子来到战区,不要说一吨,一滴都变不出来,没有烛油,许多东西就只能纸上谈兵。

  千机真人在烛龙领不仅发明了烛油,还重新制造出了飞机,发明了双驱发动机,还利用烛油制造出了一些威力巨大的武器。

  更何况,在圣战之后。全效药剂的作用越来越大,现在在战区之中,全效药剂已经是地面军团后勤补给物资最重要的一块,全效药剂同样是张家的,别人要弄到全效药剂或许不容易,但对张铁来说,则是要多少就有多少。

  认真想想,虽然千机真人的确年轻,但整个战区,既懂农桑田地之事。又能发明烛油,变废为宝,能大量提供全效药剂,还对各种机械装备和各种武器制造都精通和有高深造诣的人。的确不可能再找出第二个来,这样的人做委积将军,的确再合适不过。

  而且张铁在后方,还有一层作用,那就是张铁的战力和武力,同样是后方稳定的强有力的保障。有张铁在,就算是少数几个魔族骑士能突破防线侵袭后方,张铁也能轻松应对,不至于手忙脚乱,听说张铁在群英榜上击杀的两个魔族大地和魔族黑铁,都是在一场战斗之中完成,整个过程,摧枯拉朽,有无数人亲眼所见,报上张铁的功绩的,是武州车骑将军,而除此之外,张铁担任黑水基地斥候时到底斩杀了多少魔族骑士,恐怕只有张铁才知道,但张铁自己不说,也不拿出什么有利的证明,群英榜上才没有计算相应的功勋。

  想明白了这些,谁敢嫌自己脑袋长得太好,敢在大司马面前立军令状,所有人只是心中对大司马的用人之道心存敬畏——果然不愧太夏军神,只是这个任命,就几乎要把张铁的能力用到了极致。

  当然,张铁离开前线,有不少把张铁视为群英榜上强劲对手的人也暗暗欣喜,因为这也意味着,只要担任委积将军一天,张铁以后就很难再积累战功,斩杀魔族,此刻张铁看似高官厚禄,但以后天机榜封爵晋贵,恐怕张铁就要名落孙山了,抱着这种想法的人,最突出的就是太乙玄门的一干人,这些人与张铁撕破了脸,自然不想让张铁再出头,张铁成为委积将军,在让太乙玄门风夜笑一干人暗暗嫉妒的同时,也同时送了一口气。

  ……

  11号早上张铁要离开的时候,白素仙,白润诚,风苍梧,执行任务回来的捧山真人,广南王府的一干骑士,还有原本黑水基地内来自东北督护府境内和张铁相熟的,有弟子在铁龙宗拜师学艺的诸如朱家和钱家的骑士长老,还有陆家家主,谷家的长老等都来相送,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停留在轩辕要塞附近的天空之中和张铁话别,旁边是一艘官家的飞舟,颇引人注目。

  “所谓锥置囊中,如何不脱颖而出,千机真人当初为幽州廷尉时,就大破通天教,震动一方,后面虽有奸妄陷害,但历经劫波,仍能初心不改,忠公体国,在太夏正值为难之时挺身而出,肩挑重担,大涨我东北督护府境内骑士声威志气,令我等与有荣焉,今日就祝千机真人一路顺风,他日鹏程万里……”

  钱家的长老在与张铁说着话,这话虽又溢美之词,但也代表了钱家长老在送别张铁队伍中许多人的心声。

  张铁被任命为委积将军兼大司马少史,对别人来说是很大的震动,但震动更大的,却是与张铁熟悉的这些人,特别是朱家和钱家的长老们,还有做过少府钟官令的陆鼎芝,只有这些真正出自太夏官宦豪门的人,才能更加感受到张铁现在这个职位的分量和影响力。

  三品官阶,在太夏岂是开玩笑的,钱家是通州的刺史之家。而通州是中州,刺史官阶也不过是从四品,燕州是大州,燕州刺史也不过是从三品。陆鼎芝当初所做的少府钟官令的官阶更是只有从五品,张铁当初的幽州廷尉也是从五品,一个曾经从五品的下州廷尉沉寂数年之后,风云际会,居然能一跃成为正三品的大员。这样的机遇,也是奇数了,只要张铁有心仕途,不出大错,有了这个资历,张铁以后的职位就是从正三品起步,这让人如何不羡慕,现在整个东北督护府境内,能比张铁官阶更高的,也就只有正二品的督宰程洪烈了。而现在在安西督护府督宰也就是从二品,只比张铁高着一阶,而张铁的另外一个大司马少史的身份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代表着大司马本人,现在的张铁,几乎可以在整个战区内横着走了。

  张铁如此年轻,就得大司马赏识,又有广南王府为奥援,本身实力又强大恐怖,秘法神脉,层出不穷。将来的前程,实在不可限量。大家一起来到战区半年不到,其他人只是略有功绩,而张铁却眨眼之间就一飞冲天。如何不让人羡慕,这一次来送别的时候,无论是钱家长老还是朱家长老,对张铁态度的恭敬,又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多谢钱长老吉言相赠!”

  对钱家长老的话,张铁笑了笑。礼貌亲和的应对着,没有半分骄傲自满,或许对别人来说,这个三品的官职已经足以让人羡慕,但对张铁来说,他素来就没有多大野心,对官位功名什么的看得很淡,现在心中更是别有情怀,官职什么的,他更不放在心上了,他之所以接下大司马的这个任命,最重要的原因,还是这个任命张铁也觉得除了自己之外,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人来,都不可能做得比他更好,他在这个职位上,只要努力,或许就可以让太夏少死很多军士,少让很多家庭支离破碎,少让更多的人流离失所,少有几座太夏的城池变成魔族肆虐的地方,如此而已……

  来送张铁的骑士这个时候都一个个的和张铁道别,简单的说上两句送别之话。

  对钱家,朱家,陆家的长老来说,张铁现在的权力官阶让人敬重,但对更多的骑士来说,除此之外,张铁在群英榜上一场战斗之中就击杀两个大地两个黑铁的战绩,才是真正让人敬畏的。整个幽州现在又有几个大地几个黑铁?

  凡是幽州境内的骑士,今天没有轮值的,所有人都来了,这是应有的礼节,郭红衣今天也来了。

  刚刚和态度谦卑的密云郡李家的长老说完话,张铁走过去,就看到了郭红衣。

  外人看不出郭红衣的今天有多少变化,但张铁只是看了郭红衣一眼,就知道郭红衣今天刻意的打扮过,虽然画的是淡妆,但还是打扮过。

  今天的郭红衣穿着一身喜气的红裙,脸上薄施粉黛,眼若秋水,双颊桃红,一点丹唇如火如焰,头上更是梳着一个漂亮的百合髻,这样的打扮,配合着郭红衣轮廓分明大气明艳的五官,既典雅又动人。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看到郭红衣头上的那个发髻,张铁一下子就想起了百合花的花语——顺利,珍重,心心相印!

  一来到郭红衣的身边,张铁就闻到了郭红衣身上一股带着女人体香的醇香的玫瑰精露的香味,这样的香味,对男人来说很有吸引力,让张铁都忍不住有些躁动。

  这样的郭红衣,不说张铁以前没见过,就是一干幽州的骑士,估计也没见过,今天郭红衣一来,一干幽州的骑士就总忍不住用眼光打量着郭红衣,直到郭红衣狠狠的瞪了几个人,露出母老虎一样的雌威之后,那些人才不敢再往郭红衣的身上乱瞟。

  美女在旁,自然赏心悦目,被郭红衣身上气息吸引的张铁也忍不住多看了郭红衣几眼,郭红衣身材很高,个子比白素仙还要高出一寸,可谓是华族女子之中的高头大马,或许是因为是骑士经常锻炼的原因,郭红衣的身材火爆之中带着成熟女子的丰腴,比琳达和莎柏琳娜这些异族女子的曲线还要好。

  “那天的事情,你不要介意,我师傅不是特意针对你的,她对男人都这样……”郭红衣丹唇轻启。开口说道,眼光和张铁对视了一眼,刚好看到张铁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胸脯之上,郭红衣的双颊的那两片桃色。更加鲜艳了起来,分外诱人,目光也有些羞怯的垂了下去。

  和郭红衣对视了一眼,被郭红衣捉贼一样的捉住自己窥视的目光,再看到郭红衣脸上的那一丝羞赧。张铁只觉得自己的小心肝都忍不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会害羞的女人最美,而一个像郭红衣这样的女人害羞的时候,则更美。

  这几天张铁也打听了一下郭红衣师傅,也就是那天见到的那个女子的信息,打听到的消息把张铁吓了一大跳。

  郭红衣的师傅叫燕飞晴,是太夏巫州云梦山玄女宫的宫主,赫赫有名的幻影骑士,要打听那个女人的信息,张铁几乎没有费什么功夫。就听到了那个女人的两件事,第一件事,当初天机门的一个大有前途的骑士在年轻时曾在轩辕之丘遇到过同样年轻的燕飞晴,当时两个人都是黑铁骑士,都还年轻,又在轩辕之丘最美时节的一片桃林之中相遇,桃花缤纷,繁华如梦,才子佳人桃林偶遇,正是故事开始的时候。自诩风流的天机门的骑士见到美如天仙的燕飞晴也一下子惊为天人,忍不住卖弄风流行径,说了一句轻薄挑逗之语,结果就这么一句话。其中过程如何旁人难以知道,只是最后的结果就是天机门的那个骑士最后被燕飞晴吊打——是真的吊打,不是形容词,就是把人捆起来倒吊在桃树上打了整整一天一夜,最后燕飞晴打够了,才飘然离去。

  撩妹不成反被吊打的那个天机门的骑士。就是现在天机门的清风长老德阳真君,这件事在当年曾轰动轩辕之丘,成为无数花花公子和风流骑士引以为戒的反面教材,被一个女人吊打之后,清风长老还曾痛下决心,修炼战技秘法,准备找燕飞晴报仇雪耻,几十年后,清风长老进阶大地骑士,练成天机门的强悍秘法战技,打听到燕飞晴已经在云梦山开宗立派,就决定前往云梦山“找回自己男人的尊严”,其过程到底如何,外人同样无从知道,只是最后的结果就是清风长老回到天机门,就马上闭关十年,哪怕十年后出关,一听到燕飞晴这个名字,就要落荒而逃,在天机门,燕飞晴这三个字都要成为禁忌了。

  关于燕飞晴的第二件事,就是当年燕飞晴击杀太夏廷尉府通缉榜上排名第二的幻影骑士黑山老祖,燕飞晴击杀黑山老祖,起因只是玄女宫的一个女弟子下山之后无意中被黑山老祖所害,最后的结果,就是燕飞晴用了整整十一年的时间,将黑山老祖东躲西藏的徒子徒孙总共1178人击杀得干干净净,最后还从太夏追到印月次大陆,将被她追杀得走投无路的黑山老祖的脑袋带了回来。

  玄女宫宫主燕飞晴击杀黑山老祖,是五十年前的事情,从那个时候起,巫州云梦山玄女宫的弟子下山行走,就再也没有一个人遇害过,而玄女宫的女弟子,也一个个如燕飞晴一样,不仅实力强悍,而且还从不把男人放在眼中,玄女宫的实力虽然不如太夏七大宗门那么耀眼,但是,整个太夏,却没有几个人敢招惹玄女宫。

  知道燕飞晴的这些“光辉事迹”,张铁都缩了缩脖子,这才明白为什么那天见到燕飞晴时那个女人身上的气场会如此的强大,敢当着自己的面就教育起郭红衣来,那种走过之处寸草不生的气势气质太猛烈了,如果说郭红衣是幽州的母老虎的话,那郭红衣的师傅燕飞晴就是远古的母暴龙。

  “咳咳……这个,我没介意,你也不用放在心上,谢谢你今天能来送我……”

  “多保重,一路顺风!”

  “你也多保重!”

  众目睽睽之下,张铁和郭红衣都一本正经的说着话,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一直在背过身要走过去的时候,张铁想到了燕飞晴那天对郭红衣的“告诫”,或许是某种逆反心理在作祟,也或许是今天的郭红衣在张铁眼中格外美丽动人,让张铁又燃起了某种征服的**,张铁终于忍不住撩了郭红衣一下,在走过郭红衣的同时,一句话就直接传音到郭红衣的耳朵里,“对了,你今天的百合髻很好看……”

  张铁一句话入耳,微微一愣之后,郭红衣的脸色更是如酒醉一样,分外动人。

  张铁刚刚来到风苍梧面前,自己的耳朵里,也传来了郭红衣的一个声音和幽幽的一句叹息

  “君若知我心,红衣就不悔!”

  如果不是在空中,张铁差点要一个踉跄。

  毕竟是天机门的高徒,而且两个人用传音说话又在自己身边,风苍梧似乎察觉到了一点什么,一双眼睛疑惑的在张铁的脸上和郭红衣那边扫了一下,还不等风苍梧开口,张铁一把就保住了风苍梧,同时传音到风苍梧的耳中,“敬天王说不定过几年要感谢我给他找了个好女婿……”

  风苍梧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

  最后和张铁道别的是泪眼迷离的白素仙

  “不要哭了,你往好的地方想想,我到后方做委积将军,又不是到前方做斥候,危险遇到的也少,又不玩命,是不是?”张铁安慰白素仙。

  白素仙点了点头,拉着张铁的手,眼泪还是忍不住一颗颗的流了下来,“我也可以和你一起去的,你就是故意不带我,我在你身边可以当你的助手啊……”

  张铁苦笑,白素仙还是把战区当成了幽州,自己现在担任的是军职,而且自己与白素仙的关系差不多已经天下皆知,若是自己把白素仙带在身边,有事没事的时候慰安一下,那成什么了,这简直就是败坏军心,大司马若是发狠用军规把自己斩了,都是活该。

  这样的道理,张铁明白,广南王府的众人也明白,所以众人才阻止白素仙在这种时候跟在张铁身边……

  (未完待续。)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