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四十四卷 第三十三章 不动心

  张铁给燕飞晴准备的“惊喜”是一套漂亮的女士长裙。

  符文炼器技能提升区域中没有布料,只有各种金属,这套长裙,就是张铁用那些金属制作的。

  金属怎么制作裙子?

  这个问题,或许对别人来说是个问题,但对一个符文炼器师来说,却不是什么问题。

  因为金属是可以抽丝的,有些金属抽出来的丝线,是软态的,极具延展性,和布料一样,特别是黄金,秘银还有一种叫做蚕金的来自地壳深处的金属,最适合抽丝,在符文炼器技能提升区域之中这几种金属都有大量存在,区域中甚至还有现成的金属抽丝工具,张铁就用这些东西,抽出大量的三种金属的金属丝,有了金属丝,张铁又制造了一台简单的蒸汽纺织机,金色的,白色的,还有黑色的昂贵的金属布料就生产出来了。

  生产出了金属布料,张铁在魂劫之境中又突击学习了一下裁缝的手艺,再用这些金属布料裁剪制作服装,那就是信手拈来的事情。

  符文炼器师的强大之处就在这里,只有有材料,一个符文炼器师几乎可以制造出任何东西。

  ……

  在准备好了这些之后,估摸着燕飞晴要结束修炼了,张铁就跑到了水晶蒙古包的外面,等候着燕飞晴的到来。

  两个月前被张铁调戏了一句,燕飞晴整整两个月都没理张铁,每次看到张铁都目不斜视的走过,强大的气场,犹如冰霜女王,让人望而生畏,不敢接近。

  燕飞晴不看张铁,但张铁却每次都看着燕飞晴,燕飞晴来的时候张铁看着她来,燕飞晴走的时候张铁目送着她走。

  张铁还是觉得这个女人赏心悦目,哪怕这个女人不说话。只是看着她走过,也比看t台上的那些模特走秀强出十倍,燕飞晴强大的气场,再加上她走路时臀部和腰肢自然摆动的曲线。在张铁眼中,别有一番美感,这番美感,在张铁的眼中,就成了一种独有的韵味。

  这韵味。只有张铁能品得出来,因为这韵味之中,饱含着燕飞晴从女人变成真正的女人之后的一些微秒的生理变化,作为让燕飞晴变成女人的始作俑者,品评着燕飞晴身上的这种变化,张铁心中也难免会升起一种男人才有的奇异的成就感。

  时间之塔内很无聊,每个人都要找点事情给自己打发时间,对张铁来说,每次在符文炼器技能提升区域之中忙活了一个月之后,出来欣赏一遍燕飞晴独具风情的“t台秀”。也就成了他的乐趣之一。

  像以往几次一样,燕飞晴果然很准时,再次结束了为期三十天的苦修,燕飞晴几乎是掐着点走下修炼台,直接来到了张铁所在的地方。

  张铁就那么一直看着燕飞晴姗姗而来,燕飞晴知道张铁在看着她,但她却依旧不看张铁。

  “我今天给你准备了一点礼物……”看到燕飞晴要走过自己的身边,张铁连忙一伸手,跳了出来,拦住了燕飞晴。

  燕飞晴果然停了下来。在时隔两个月后,又一次把眼光放在了张铁的脸上,秀美的眉头好看的微微皱了一下,“礼物?”

  听到燕飞晴回话。张铁一下子松了一口气,这个女人对他的冰冷,果然大多数时候都是这个女人长久以来养成的对男人的某种习惯,自己能打破这个女人的习惯,这就是一件好事。

  “不错,一件礼物。特意为你准备的,我觉得你应该会喜欢……”

  “什么礼物?难道那浴池之中又多了一些东西……”燕飞晴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张铁是不是又给她在浴池之中准备了什么东西,其实这几个月来,看着张铁一点点的在为她做的这些事情,每次袍在那池塘的热水之中,每次看到那片荒原之中出现的新的变化,燕飞晴的心也在慢慢的变化着,对张铁,慢慢有了另外一种感觉……

  张铁眨了眨眼睛,先卖了一个关子,“你看到就知道了,我想你应该会喜欢的……”

  “嗯……”燕飞晴也不问,就要向里面走去。

  “对了,那个院子里我安了一道门,做了一把锁,门我已经锁起来了,这样你洗澡也不用担心我会偷看,这是你的钥匙……”张铁说着,就从手上拿出一把金色的钥匙递给了燕飞晴。

  燕飞晴微微犹豫了一下,张铁手上的钥匙让她心中生起一种奇异的感觉……

  “我知道你厉害,不过为了洗个澡,你不会每次都要翻墙而入飞进去吧,太夏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卿本佳人,奈何……”张铁摇头晃脑的准备掉两句书袋,燕飞晴却直接一伸手,就把张铁手上的钥匙夺了过去,然后冷哼一声,就走了进去。

  看着燕飞晴的背影,张铁笑了起来。

  看燕飞晴的“t台秀”是张铁的乐趣,但对张铁来说,最大的乐趣,还是要在时间之塔中把这个女人彻底的征服。

  燕飞晴说那只是一场梦,但那毕竟只是说说,那不是一场梦,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或许对别人来说,这只是一夜夫妻百夜恩,过了也就过了,而对张铁来说,既然燕飞晴已经成了他的女人,而且他还是燕飞晴的第一个男人,无论是出于一个男人的自私心里也罢,还是出于对这个女人的迷恋与那么一丝心疼,张铁都要让燕飞晴成为他的女人……

  张铁记得她老妈对他说过,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女人喜欢孤独终老,没有一个女人不渴望被人关爱,以张铁对女人的了解,他觉得她老妈说的这句话是真理,燕飞晴也是女人,凭什么能例外……

  或许在以前张铁会把燕飞晴归于脾气古怪的老处女那一类人之中,但是在这时间之塔,外面的那两具尸体却告诉张铁,不是这个女人不渴望被人关爱,而是这个女人或许经历过一段别人难以想象的被男人伤害背叛的过往,所以她才会把自己封闭起来,而且对男人冷若冰霜。

  在这个女人冰山般的外表之下,包裹着的。其实是一颗满是伤痕的脆弱的女人心。

  那颗心原本已经枯萎冰冻,但这次阴差阳错之下,那颗原本已经枯萎冰冻的心,又焕发出了一点生机。绽放出一片嫩芽,那包裹保护着这颗心的冰山,也有了一丝裂缝,可以让阳光从那丝裂缝之中照耀进去,让那颗已经枯萎冰冻的心重新解冻活过来……

  张铁知道。自己就是那道阳光,如果这个女人对自己都绝望,那么,从今往后,这个世界上,再无一丝光亮可以进入到这个女人的心扉,她会彻底把自己封闭起来,哪怕这个女人将来能进阶苍穹,进阶圣阶,哪怕这个女人能威临天下。但那又如何,一个女人孤孤单单的站在云巅绝峰之上,身边再无一人可以与她分享她她能看到的风光景色,她的喜怒哀乐无从述说,她的身边有无数人敬她,有无数人畏她,但就是无一个人爱她,最后孑然而去,这样的人生,难道就是幸福的。

  有点厚脸皮的说。张铁觉得征服这个女人,已经成为他无法逃避的责任,他既然是这个女人的第一个男人,那么。就要对这个女人负责,不能让这个女人对男人彻底绝望,更不能给这个世界上留下一个对男人绝望,满心偏执的白发魔女,这是实话……

  ……

  在拿着张铁给的钥匙打开荒原之中的那个院子的门锁的时候,燕飞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而当燕飞晴走到那个池边的时候,在那池塘氤氲的水雾之中,她第一眼就看到了张铁竖在池边的一个金属架和金属架上挂着的一席银色的霓裳长裙,同时,那金属架旁边,还多了一块光亮的水银镜……

  燕飞晴有些不敢相信张铁可以制造出这样的东西,因为时间之塔内根本没有原材料,又无法使用空间装备,在走过去之后,用手一摸,燕飞晴才发现,这霓裳长裙,居然是用秘银抽丝织就而成……

  长裙薄如蝉翼,有金边的袖纹,秘银虽重,长裙却轻,有飘飘欲仙之感,长裙的式样和她损坏掉的那一席长裙一样,简单大方,而又有着一种别样的华丽,简直耀眼生辉,只要是一个女人,就很难抵御住这样的诱惑。

  在这套长裙里面,还有一套黑色的女士胸衣和内裤……

  那黑色的胸衣和内裤用的又是另外一种材质,同样是金属抽丝,但那黑色的金属丝质地却更加的柔软而且带着一股暖意,那黑色的胸衣之中,还有一圈钢丝的半圆拖,形状非常的好,很有质感,只是一看那件胸衣,燕飞晴就知道,这胸衣的尺寸,完全就像是为她“量体裁衣”做出来的,尺寸非常合适。

  想到这些东西居然都是那个男人给她做的,燕飞晴的脸上闪过一丝羞红的红晕……

  ……

  几个小时之后,洗完澡放松完成的燕飞晴理所当然的穿上了张铁给她准备的这一套衣裙,这不穿不知道,一穿上去之后,燕飞晴才发现一个问题,那胸衣她穿上去不仅合身,而且还非常的舒适,在那件胸衣的衬托之下,她胸前那对洁白的玉兔,在黑色胸衣的衬托和包裹之下,更显宏伟硕大,更让他有些羞恼的是,这裙子里面的襦甲桃心形的领口开的有些低,她一穿上,整个****就若隐若现,差不多露出一小半来,显露出一条深深的沟壑……

  这一席长裙的风格和她平日在外面穿的比起来暴露了很多,也更加的性感,但又没有太过分,刚刚压在她所能接受的底线上。

  燕飞晴站在池边,看着水晶镜中那个娇媚无限****半露的自己,脸再次红了起来,半羞半恼的挣扎了半天,她看了看身上的这身裙子,又看看张铁留给她的那一身男人的“臭衣裳”,最后跺了跺,恼怒的骂了一句,“那个坏东西……”

  ……

  半个小时之后,张铁看着脸上红晕未消的燕飞晴穿着他亲手制作的那一套长裙走出来的时候,眼珠都差点暴了出来。

  张铁就呆呆的看着燕飞晴走到自己面前,吞了两口口水,才喃喃自语,“太美了,实在是太美了,我的姑奶奶,简直是仙女下凡,不,仙女下凡都没这么漂亮……”

  这一刻,张铁感觉花费那么多功夫为燕飞晴做这么一席长裙,实在太值了。

  不知道为何,听到张铁的赞扬,感觉着张铁火热的目光,既让燕飞晴羞恼,又有些心慌和欣喜,燕飞晴瞪了张铁一眼,咬了咬嘴唇,“你的衣服我已经给你留在里面了……”

  说完这话,燕飞晴就离开了,只是今天的脚步莫名有些匆忙。

  看着燕飞晴的背影,张铁还直接在后面吹了一个口哨。

  这口哨没有让燕飞晴转身再次来一记凶猛的战气轰击,反而让她加快了脚步,匆匆离开……

  等燕飞晴彻底离开,张铁重新回到那片庄园之中,他就看到的燕飞晴留给他的衣裳——他的衣裳,已经被燕飞晴在溪边重新干干净净的洗过,在用战气烘干之后叠得整整齐齐的堆放在溪边的一块青石上……

  张铁拿起衣裳,放在自己的鼻端深深一嗅,那衣服上,还有着一丝燕飞晴的体香,让人黯然**……

  什么是情义,这就是!

  张铁估摸着,这有可能还是燕飞晴第一次给男人洗衣服,想到燕飞晴在溪边给自己洗衣服的样子,张铁摸着下巴嘿嘿笑了起来。

  ……

  休息了一晚,第二日,张铁估摸着燕飞晴重新开始修炼的时间,自己也悠悠然的离开了水晶蒙古包,向那个高台走去……

  高台上有着四系元素的气息,在张铁登上高台的时候,果然看到燕飞晴正盘腿坐在一个修炼位置,已经开始修炼起来。

  当然,燕飞晴身上还穿着昨天张铁做给她的那套裙装,****半露,性感无比。

  燕飞晴闭着眼睛,不过张铁知道燕飞晴已经知道自己来了。

  也走到自己的修炼位置,盘膝坐下。

  不过张铁不是坐下修炼,而是坐下杵着下巴,就那么看着燕飞晴,一双眼睛在燕飞晴身上溜来溜去……

  三分钟不到,燕飞晴气息一乱,一下子就中断了吸收元素水晶凝聚脉轮的过程,睁开了眼睛,正看到张铁正坐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正色眯眯的盯着她的胸口在看。

  “你干什么?”燕飞晴恼怒的问道。

  “修炼啊!”张铁无辜的说道。

  “这就是修炼,为何不见你闭眼,不见你凝聚脉轮?”

  “我修炼的是一门秘传心法,叫不动心,眼前情景正合适!”张铁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还双手合适向燕飞晴一礼,“女施主,所谓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你若为我心动既是着相了……”

  燕飞晴瞪着眼睛看了张铁一会儿,然后再次闭上眼睛,转过了身,背对着张铁,开始重新修炼起来。

  看到燕飞晴再次开始凝聚脉轮,张铁就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饶了一个圈,重新来到燕飞晴的对面不远处,再次坐下,又盯着燕飞晴猛看,还大口的吸口水。

  两分钟后,燕飞晴再次睁开了眼睛,柳眉倒竖,“你又干什么?”

  “所谓不动心,不动心,只要心不动,我这身体怎么动都行,所谓敌若动,我就动,敌不动,我就不动,那风动,影动……”

  张铁还没一本正经的瞎扯完,燕飞晴凶猛的战气轰击就轰过来,张铁哈哈大笑着,从高台上飞起,连忙逃之夭夭,让燕飞晴击了一个空。

  玩闹了两次之后,张铁就没有再来了,要再来的话,张铁知道自己一定要被燕飞晴打成猪头……

  燕飞晴重新开始修炼,在闭上眼睛一会儿之后,嘴角悄然飘起一丝笑意……

  (未完待续。)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