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四十六卷 第二十一章 神之洗礼

  有人说女人生孩子的疼痛等级最高,说这句话的人,是没有尝试过炼狱轮回的滋味,炼狱轮回的痛苦,从炼狱这两个字中就可以感觉到了,在炼狱轮回面前,哪怕是神经如钢铁一样的骑士,都忍不住要崩溃……

  在张铁的炼狱轮回开始粉碎起“通天帝国的宰相”的水之脉轮的时候,这个号称宰相的家伙只是瞬间,眼泪鼻涕就一起下来了,惨嚎声惊天动地。

  在“通天帝国的宰相”惨嚎挣扎的时候,听着这样的惨嚎之声,高天照和奥卡姆都忍不住脸色变白,而奥卡姆,这个西方大陆的圣光帝国东部教区的圣光大牧领,整个人的身体,犹如寒风之中的兔子一样,在颤抖个不停。

  奥卡姆一边颤抖,眼睛一边在到处乱瞟,以他在黑铁之堡的“生存经验”来看,他已经感觉到了今天的气氛与以往明显不同,张铁更加的冷酷了,在今天,张铁甚至没有再多看他一眼,当他被阿甘从牢房之中推出来的时候,奥卡姆已经感觉自己不是一个骑士,而是一个被人送进屠宰场的牲畜,或者是即将丢到炼钢炉中准备废物利用的生锈的零件。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现在惨嚎,你可想到当初你们通天教在各州建立血海神池,轩辕之丘望日之变后,那每一个血海神池中的血人,在各州带来的灾祸,让多少无辜的太夏百姓,因此惨死,又让多少和睦温暖的家庭。家破人亡,一直到今天。太夏各州的血人都还没有彻底清剿完毕,一些血人躲到深山密林之中。现在还在为祸天下,几十年来,你们处心积虑的把太夏的粮食魔化,知不知道太夏在圣战之中如果真的发生粮食危机,要有多少易子而食的惨剧发生,一个骑士,无论在哪里,都可以富贵一生,而成为魔族的走狗。对你们来说,难道真的那么高级,可以让你们不顾一切么……”

  张铁冷冷说着,手却不停,在粉碎了王宝中的水之脉轮之后,直接就开始将他的水之脉轮之中的水元素炼化吸收。

  巨大的痛苦直接让“通天帝国的宰相”在惨嚎之中彻底晕了过去。

  ≡⌒≡⌒,

  而在炼狱轮回的效果之下,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张铁已经吸足了足够凝聚三鳞脉轮的水之元素,然后就抓着王宝中的脑袋。像丢垃圾一样,直接把王宝中丢到了血祭熔炉的熔炉之中。

  “通天帝国的宰相”一声不吭,就在血祭熔炉的火焰之中化为灰烬。

  然后张铁继续抓着下一个通天教的大地骑士,也是通天帝国的重臣。在那个家伙惨变的脸色之中,毫不心软的再次把一个大地骑士丢到了血祭熔炉之内。

  把这些家伙丢到血祭熔炉之中,既是张铁干掉了他们。可以让小树生成相应的果实,同时他们骑士的身体。还可以成为血祭熔炉的能量来源。

  只是丢进了两个大地骑士,血祭熔炉神像额头上的眼睛。就开始亮了起来,同时,在不远处的小树开始散发出奇异的光彩和异香,一个光辉之果慢慢的就出现在小树的枝丫上。

  “啊,不要杀我,以后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第三个大地骑士直接哀求起来。

  在生死面前,不是任何人都能经得住考验。

  “你们太脏,我养条狗也不会养你们……”张铁冷冷的说着,手一挥,又是一个投靠魔族的大地骑士被他丢到了血祭熔炉。

  看着张铁眼皮都不眨一下的就把三个大地骑士,三个在圣光帝国可以担任王座大牧领的大地骑士像垃圾一样的丢进焚烧炉,身体一直在颤抖着的奥卡姆直接尿了,是真尿了,直接失禁,他终于知道今天这里的气氛为什么不对了,因为张铁已经没有耐心,要一次性的把他们这些垃圾全部处理完,但奥卡姆心中还有那么一丝万分之一的侥幸——或许这一次,张铁把那些人丢进那个恐怖的熔炉,只是想让他或者高天照某人的水之脉轮再次恢复过来……

  那是个神奇的祭台,神奇的熔炉,但这一切,对奥卡姆来说,都是他这一辈都不愿接触的噩梦,而张铁,在奥卡姆看来,同样是恶魔之中的恶魔,如果时间可以重来,奥卡姆宁愿自己从来没有踏足过冰雪荒原,希望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张铁这个名字,见到过这张年轻但又令人心寒的面孔。

  而看到张铁连投降的机会都不给他们,通天教的骑士们自知难逃一死,就一个个色厉内荏的大骂起来。

  “张铁,你不要得意,我们教主会给我们报仇的,迟早要把你挫骨扬灰,让你满门鸡犬不留……”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不好意思,韩正方父子已经先你们一步被我干掉了,骨灰都成渣了,所以不要指望未来还有谁会替你们报仇,至于做鬼,你们连做人都做不明白,就算做鬼,也不过是些瘪三,遇到我,照样炼了你们,让你们这些杂碎魂飞魄散……”张铁嘴上说着,一个个的把通天教大骂的骑士丢到了血祭熔炉之中。

  眨眼之间,七个大地骑士,四个黑铁骑士,全部被张铁毫不犹豫的丢到了血祭熔炉,彻底湮灭。

  张铁来到了高天照的面前。

  “这次圣战人族不会赢的,张铁你不要得意,你也不会有好下场……”高天照神色凄厉的大笑起来,“你也会有这么一天,你绝对逃不掉……”

  作为通天教的长老之一,高天照在这种时候的表现,多少还算硬气。

  “我做事只求问心无愧,圣战赢不赢这种事我不考虑,我把自己能做的事做好就行了。就算人族真的赢不了,我也有退路。这倒不劳你操心了,倒是你。无论这次圣战的结果如何,你却是永远等不到那一天了……”张铁笑了笑,抓着高天照的脖子,就像拎着一只小鸡一样,直接把高天照丢进了血祭熔炉。

  高天照一丢进血祭熔炉,也是眨眼就气化成灰,整个血祭熔炉的神像光芒大盛,就像吃了补品一样。

  张铁来到了奥卡姆面前,奥卡姆湿了的裤子让张铁皱起了眉头。张铁都没想到奥卡姆是这种货色。

  高天照的湮灭已经让奥卡姆那最后的一丝希望破灭,这个时候,奥卡姆痛哭流涕,他用最虔诚,最快速的语气,给张铁说了一句话。

  “不要杀我,我可以成为你最忠实的奴仆,圣光帝国有一种秘法,可以让骑士敞开自己的意识和脉轮。主动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永远不会背叛,我愿意为主人你敞开我的意识和灵魂,成为主人你最忠实的仆人。把我在圣光帝国和西方大陆的一切荣誉与财富献给主人,永远不会背叛,你最忠实的奴仆奥卡姆恳求你。请给我一次忏悔的机会,我的主人……”

  奥卡姆说得可怜兮兮的。但是张铁还没有说话,站在奥卡姆旁边的爱德华。阿甘和阿齐兹三个人却怒了,一个个对着奥卡姆怒目而视。

  “混蛋,我们才是主人最忠实的仆人,你想剥夺我们的荣誉吗?”

  “居然敢当我们不存在……”

  “可恶,我给主人跑腿的时候,我给主人酿酒的时候,你还没有进黑铁之堡呢……”

  张铁的三个忠实奴仆,按捺不住自己的愤怒,义愤填膺的三个忠仆,直接对着奥卡姆一顿暴打,把奥卡姆打得惨叫连连。

  可怜的奥卡姆,圣光帝国鼎鼎大名的圣光大牧领,在这个时候,居然想做张铁的奴仆都被爱德华几个人以为是想抢自己的饭碗而惨遭皮肉之苦。

  在奥卡姆的惨叫之中,张铁看了海勒一眼,海勒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正所谓寸有所长尺有所短,张铁都没想到,圣光帝国居然有可以控制骑士的秘法,而且这种秘法,不是自己去控制别人,而是敞开自己让自己被人控制,实在是太变态了,也算是另辟蹊径,也难怪,除非是骑士自己愿意,否则的话,从外力上,一个骑士基本不可能被这些秘法控制,这也是《血魂经》中诸多控制别人的秘法对骑士无用的原因。

  张铁摆了摆手,爱德华三个人终于结束了对奥卡姆的痛殴,整个人鼻青脸肿的奥卡姆再次出现在张铁面前,可怜巴巴的看着张铁,努力做出一副忠诚的样子。

  “既然圣光帝国有这样的秘法,为何你以前不说?”张铁平静的问道,一点也不急切。

  “这种事,不到生死关头,谁又会愿意说出来让自己受制于人呢……”奥卡姆可怜巴巴的说道。

  “你以前没有被人控制过……”

  “在圣光帝国,绝大多数的骑士想要获得更多的修炼资源,想要在圣光帝国获得更大的权柄,都必须向一个更高级的人敞开自己的意识和灵魂,在圣光神教之中,这个仪式叫做神之洗礼,神之洗礼就是受洗者敞开自己的意识和灵魂,将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的过程,这个洗礼的过程在出卖自己的同时找到一个强大的靠山,并加入圣光神教的某个派系或山头,我曾经刚刚进阶骑士的时候,就由当时圣光帝国的一个圣光大牧领对我进行过这个神之洗礼的仪式,可惜的是,那个圣光大牧领在第二次圣战后期已经战死了,所以我也就自由了,现在我已经是圣光帝国的圣光大牧领,除非现任教皇想主动退位而要找一个自己信任的接班人,否则的话,整个圣光帝国,已经无人可以再对我施洗……”

  “你自己也利用自己控制着别人吗?”

  “圣光帝国东部教区的三个王座大牧领,都是由我施洗的……”

  “只有三个?”

  “神之洗礼的过程并非是没有限制的,他在骑士与骑士之间进行,黑铁骑士级别的人最多只能给两个骑士洗礼,大地骑士是三个,幻影骑士五个,苍穹骑士是八个,听说圣阶是十三个,但是,神之洗礼对施洗者的要求也非常高,每次施洗,都会消耗施洗大量的精神力和一部分生命本源……”奥卡姆说到这里脸上有些惭愧的神色,“所以,以我现在的能力,虽然最多可以控制五个人,但实际上,我只能控制三个……”

  什么,每次神之洗礼会消耗生命本源?奥卡姆口中的“生命本源”四个字让张铁眉头微微一皱,那这岂不是和《大荒经》中的寄魂驭兽之术一样了,难道圣光帝国的神之洗礼和《大荒经》中的秘法有异曲同工之妙,或者是奥卡姆的表述有问题,他说的“生命本源”和《大荒经》中秘法所消耗的“生命本源”是两回事,是两个概念。

  “那好,就让我看看你这神之洗礼的秘法是怎么回事,我再决定要不要留你……”张铁平静的说道。

  “好的,好的,神之洗礼的秘法是以类似灌顶的方式传承,洗礼的过程也一样,主人你只要把手放在我的头上,我敞开自己的意识,你就可以明白了……”

  张铁把自己的手放在了奥卡姆的脑袋上,闭上了眼睛……

  几分钟之后,张铁突然猛的睁开眼睛,眼中已经忍不住有震惊之色。

  这一刻,哪怕张铁心中早已经有所准备,但还是难以抑制住自己心中的惊涛骇浪……

  如果不是张铁精通《大荒经》中的诸多秘术,张铁还不会有这样的震惊,但正是因为张铁精通《大荒经》中的身外化身之道,张铁才发现,那圣光帝国的所谓的神之洗礼,正和《大荒经》中身外化身的秘术如出一辙,不,不是如出一辙,圣光帝国所谓的神之洗礼,那根本就是根据《大荒经》中身外化身的秘术为骨干,再加上其他的两种秘法改良而来的一种可以作用于骑士的秘法。

  这种改良,根本上,是把骑士当做了魔兽,而让自己成为“驭兽”的人,所以它才会消耗施洗者的生命本源,而在这种改良之中,张铁甚至看到了一丝《血魂经》中在别人八识之中种下魂种的秘法痕迹……

  能把不同的秘法融为一炉,创造出崭新秘法的人,绝对是天才之中的天才,牛人之中的牛人,张铁自问自己都没有这样的本事,要创造这样的秘法,必须同时掌握《大荒经》中的寄魂驭兽之术与《血魂经》中的种魂**,或许是由于创造这种秘法的人没有真正看过完整的《大荒经》和《血魂经》,对寄魂驭兽之术和种魂**虽然掌握,但对其中一些关键和可以称之为秘法“诀窍”的地方只能靠揣摩推测,所以圣光帝国这神之洗礼的秘法,还有一些地方不太完备完美。

  这种不完美,就表现在神之洗礼会限制施洗者能够控制骑士的数量上,同时,这个过程也只能由被洗礼的一方主动敞开自己的意识和灵魂,在对方配合的情况下才能施展,而不能主动施展……

  如果创造这个秘法的人能够拥有《大荒经》和《血魂经》,那么,这门神之洗礼的秘法,就可以无限制的控制骑士,将骑士当做自己的宠物和奴隶……

  想到这里,张铁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这实在是太可怕了,张铁虽然同时掌握着《大荒经》和《血魂经》,但张铁也没有办法再将神之洗礼的秘法再完善,因为在神之洗礼的这个秘法之中,除了《大荒经》和《血魂经》的秘法之外,还有另外一种秘法的可以不着痕迹可以把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秘法贯穿起来融于一炉,这样的秘法,张铁闻所未闻……

  只是一瞬间,张铁就想到了大荒门和血魂寺当初的覆灭,难道这是纯粹的巧合?或者,在太夏覆灭了大荒门和血魂寺背后的黑手,就和这在西方大陆创造了这神之洗礼的人有关……

  这样的推断实在是太惊悚了一点,太让人心惊……

  (未完待续。)uw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