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四十六卷 第三十七章 凋也无伤

  在双方二十万的骑士大军如两道浪潮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张铁手上的黄金飞矛,已经在短短的时间内投掷了七次。

  680公斤的黄金飞矛,在离开张铁手上的时候,飞矛的速度,已经超过36倍音速,同时,每一支投掷出去的飞矛上,还被张铁施加了一个大师级的惊蛰符文的效果,惊蛰的符文效果在面对魔族的时候可以让张铁投掷出去的飞矛的伤害大幅飙升,7支飞矛投掷而出,魔族的骑士锋线之中,在接触到太夏的骑士之前,就已经有7个大地骑士被张铁投掷而出的飞矛轰碎……

  大地骑士的护体战气还有大地骑士的身体强度,在可以瞬间爆发出超过700亿焦耳能量的动能打击的威力面前,与普通的战士在张铁的掌中雷霆面前一样无力。

  这样的杀伤力,比当初张铁用噬龙凿穿魔族骑士战阵的的时候强出何止一倍,而且杀伤范围直接扩大到万米的距离之外,连大地骑士都能一击灭杀,神御主宰的能力,直接让魔族的骑士绝望。

  魔族苍穹骑士对张铁的围堵刹那间就崩溃,因为在左丘明月拦下了深渊君主萨古斯之后,太夏这边的七个苍穹骑士,就连宁太升在战场上,也同时拦截住了一个魔族的苍穹骑士,七对苍穹骑士的战斗,瞬间就在数万米【︾长【︾风【︾文【︾学,ww√w.c♀fwx.ne¢t的高空之中展开,将天空之中的云层彻底打碎,扫净……

  魔族有九个苍穹骑士,除去刚刚被张铁干掉的安多利尔,和被七个太夏苍穹拦截下来的苍穹骑士,还有一个铁甲魔的苍穹骑士死死的咬着张铁,紧追着张铁不放。似乎想要把张铁拦截下来。

  但张铁用事实告诉那个魔族铁甲魔的苍穹骑士,一个苍穹骑士想要追上一个神御主宰,只能是做梦。

  虽然那个魔族苍穹紧追张铁不舍,但也就是在几次攻击落空之后,张铁已经把那个魔族苍穹骑士远远的甩开了。

  进阶幻影可以让张铁能控制水分,而水分在人体之中的组成比例。超过百分之七十,在这种情况下,张铁可以直接用神御主宰的能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飞行,无论是飞行的速度,还是灵活性,都远远超过了之前利用金属装备和混沌战甲辅助飞行的能力,此刻的张铁,真正在飞行之中心随意动,意随身动。只要心念一动,身体本能的就能以神御主宰的能力在飞行。

  此刻的张铁,已经毫无保留的放开了自己的能力,再无隐藏。

  对张铁来说,此刻,他心中只有一个坚定的信念,只要他击杀一个魔族的骑士,就能让太夏的骑士在大战之中少一分压力。就能让更多的太夏骑士活下来。

  展露出神御主宰能力的张铁,一个人。如一头扎入沙丁鱼群之中的鲨鱼一样,瞬间爆发出让魔族骑士闻风丧胆的杀伤力。

  “轰……”的一声,在超过24倍音速的速度下,张铁迎着一个魔族的翼魔幻影骑士冲了过去,在那个翼魔幻影骑士根本来不及反应的时候,18.8吨的白银秘藏的大棒就已经轰击在了那个翼魔幻影的身上。

  翼魔幻影骑士在空中的速度也只是一倍音速左右。这个速度对张铁现在来说,犹如龟爬,这个速度下的翼魔幻影,连逃避张铁攻击的能力都做不到。

  张铁18.8吨的大棒的动能打击,连苍穹骑士的护体战气都能轰碎。可以让苍穹骑士重创,幻影骑士的护体战气自然更不在话下,比苍穹骑士弱上整整一个级别的护体战气和身体强度,面对可以瞬间重创苍穹骑士的动能打击,那个翼魔幻影骑士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在冲击波爆开的那一瞬间,翼魔幻影在张铁的大棒之下瞬间成渣。

  张铁再次斩杀了一个幻影骑士。

  在轰杀了这个幻影骑士的同时,噬龙巨剑从张铁的身边跳出,在给噬龙同样施加了一个惊蛰符文效果的同时,噬龙就从张铁的身边飞了出去,只是瞬间,就在两千多米外,噬龙锋利的剑刃,就虚空之中的闪电一样,划过两个魔族黑铁骑士和一个魔族大地骑士的身体,将三个魔族骑士的身体瞬间撕成了粉碎……

  这不是剑术,而是同样的动能打击。

  2700公斤的噬龙那锋利的剑刃,在每秒8221米的速度下,斩杀在黑铁骑士的护体战气上所带来的动能打击的能量,接近千亿焦耳级别,噬龙在这个时候的动能打击的威力,甚至还在张铁的黄金飞矛之上,只是它的攻击距离受制于张铁的神御主宰的控制能力,没有黄金飞矛那么远,可以达到万米之外,但在两千米内,噬龙的威力,同样可以让魔族所有的黑铁骑士与大地骑士绝望。

  这个时候的噬龙,在张铁的操控下,已经不是噬龙,而应该改名叫噬魔。

  噬龙就像一道闪电一样游走在张铁身边两千米范围的空间内,在张铁所飞过的地方,带来一阵腥风血雨……

  手上的大棒刚刚轰杀了一个魔族的幻影骑士,张铁马不停蹄,又锁定了一个魔族的幻影骑士,那是一个铁甲魔的幻影骑士,然后整个人就朝着那个幻影骑士飞去。

  张铁一边飞,一根根的黄金飞矛又出现在张铁手上,被张铁投掷了出去,将他锁定的距离他万米之内的一个个魔族的大地骑士和黑铁骑士轰杀。

  张铁选择的飞行路线不是直线,而是还要在飞行的过程之中将神御主宰的战力和杀伤力达到最大化的路线。

  此刻的张铁,完全化身为一个恐怖的全方位三重战力输出平台,以他为圆心,周围500米范围之内,是他手上的大棒进行7000亿焦耳级别以上的动能打击的范围,在500米到3000米范围之内,则是噬龙的攻击半径。在这个半径之内,是张铁千亿焦耳级别的动能打击的范围,而在3000米到10000米之间,则是张铁的飞矛700亿焦耳级别的动能打击范围。

  张铁所过之处,魔族的骑士在天空之中如落叶一样的崩碎,陨落。只是一会儿的功夫,被张铁干掉的魔族骑士就超过了百个。

  没有见识过神御主宰能力的人,在今天,在张铁身上,终于知道为什么把神御主宰叫做骑士之中的骑士。

  这样的击杀,一方面,让太夏的骑士士气如虹,而另外一方面,则让追击他的魔族苍穹骑士和在天空之中战斗着的深渊主宰萨古斯目眦欲裂。

  萨古斯这个时候终于明白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他再次低估了张铁神御主宰的恐怖,低估了张铁的手段。

  像张铁这样的神御主宰,哪怕当初的仙海王再临,如果要论对苍穹骑士以下骑士的威慑力,仙海王恐怕也要甘拜下风,至少当初的仙海王没有使用过如此恐怖的黄金飞矛,至少仙海王的在近战之中也没有展示过如此恐怖的动能打击,而且仙海王在斩杀魔族苍穹骑士的时候。他本身,已经是苍穹骑士。但张铁是今天才进阶的幻影。

  面对这样的神御主宰,苍穹以下的骑士,能跑多远就跑多远,最好就不要出现在张铁的视线之中,跑不远的,只能结阵自保。这种在上千公里阵线上的锋线作战,把十多万的骑士大军拉出来冲锋,对张铁来说,简直是送骑士给他杀。

  但这个时候,当萨古斯明白自己错误的时候。巨大的损失已经造成,这个时候如果收缩骑士的锋线结阵,太夏的骑士就能把天空之中的翼魔军团给剿灭干净。

  张铁就是这场大战之中太夏方面最大的变数,魔族方面今天一次次的失利,全部是都是因为这个人。

  无论如何,张铁今天必须要死……

  这个时候,萨古斯对张铁的杀意,已经坚决如山。

  ……

  在被张铁锁定的那一刻,看着张铁朝着自己冲来,那个魔族的幻影骑士瞬间全身的汗毛就竖了起来,开始爆发最大的能力从战场上逃走,要摆脱张铁的锁定和杀机,一个巨大的夜枭形的幻影骑士的法相出现在了那个魔族幻影骑士的身上,整个法相发着红光,像是着火一样,开始用两倍音速左右的速度快速逃窜。

  魔族骑士悍不畏死,但这不等于所有的魔族骑士都希望自己去送死,特别是死在一个能力比自己强大的人族骑士手上,在战场上,低阶骑士逃避高阶骑士的追杀和锁定,几乎是所有骑士在战场上的必须课之一,这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而是骑士在战场上的战斗和生存技巧,魔族和太夏的军法会处决在战斗中逃避敌人同阶骑士的骑士,但绝不会处决逃避敌人高阶骑士的骑士。

  但无论哪个魔族幻影骑士如何挣扎,两倍左右的音速,只相当于张铁现在速度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张铁一路追来,天空之中,留下的是魔族骑士满天的尸体碎片和鲜血。

  看到张铁冲来,燃烧着的法相对张铁主动发起了攻击。

  这攻击,对普通的骑士来说自然威力非凡,但对此刻的张铁来说,围绕着他身边飞旋的盾牌和他身体的护体剑罡就将魔族幻影骑士的攻击化解了。

  有那么一瞬间,张铁似乎觉得那个夜枭一样的奇异法相的脸上还露出了一丝绝望的神色。

  是自己想多了吧,张铁对自己说道,然后手上一刻不停。

  巨棒挥出……

  魔族幻影骑士疯狂奔逃的法相瞬间破碎,显现出魔族幻影骑士眼耳口鼻全身喷血被击飞的身形。

  这个幻影骑士居然没有被张铁一棒轰杀,张铁微微惊异了一下,没想到这个幻影骑士还算有点料,但也就到此为止了。

  一棒杀不了,那就两棒好了,让他多喘两口气,这有什么区别吗……

  张铁追上,就在那个幻影骑士绝望疯狂的眼神之中,毫不犹豫再次一棒抽出,这一棒,在摧枯拉朽的轻松将那个幻影骑士的反击瓦解的同时,也让这个幻影骑士的身体崩碎消失……

  第五个。这是张铁今天在战场上干掉的第五个魔族幻影。

  在被张铁接连在大战之中干掉了两个幻影和上百骑士之后,魔族的骑士终于反应了过来,一批批的魔族骑士开始脱离与太夏骑士的接触,开始结阵,而同一时间,地面上的魔族军团。也开始后撤,战场上出现了不同的变化。

  更多的魔族骑士,远在上百公里之外,只要看到张铁朝着自己这边飞来,就像逃避死神一样的,轰散逃离……

  强大的战气轰击从身后攻击而来,张铁不用看,就知道追击着自己的那个魔族苍穹骑士已经再次追到了自己身后万米之外,这样的攻击。除了提醒自己和这个家伙保持距离之外,没有半点作用。

  魔族的苍穹骑士一边堵住了张铁反身再次杀回魔族骑士大军的最近的一条路,一边快速的向张铁逼近,第二波的攻击瞬间破空而来……

  大片的翼魔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张铁下方的左侧,黑压压的一片,足足有一个军团,将近十万的翼魔战士向着渭水上空飞去。

  刚才那个逃窜的魔族幻影骑士,不知不觉就把张铁带到了魔族大军的左翼位置。

  张铁看了那些翼魔军团一眼。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就朝着那个翼魔军团飞了过去。

  只是瞬间。空气之中的水汽就变成了一片片的雪花,出现在天空之中,张铁身边万米之内,突然就下起了,无数的雪花出现在天空之中,但雪花没有飘落在地上。而是凝聚在空中,并且随着张铁的飞速接近着翼魔军团的身影动了起来。

  渭水上空的天气很冷,而且空气之中的湿度很高,原本这里就在下着雪,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利用神御主宰的能力控制水汽。让那些水汽凝聚成雪花,对张铁来说,简直太轻松了。

  原本张铁只是准备试试,没想到一试之下,才发现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因势导利控制空气之中的水汽会如此简单,他只是心念一动,万米距离之内,亿万片难以计数的晶莹的雪花就出现了。

  亿万片难以计数的雪花在张铁的控制下,就在空中飞速旋转了起来,眨眼之间,就把张铁的整个身形笼罩在一片雪花形成的高速风暴之中,在那风暴里,那一片片的雪花的速度,都达到了二十倍音速以上……

  那空中的雪花,在张铁的控制下,好像已经不是在空气之中运动,而是在顺着空气之中无形的水汽在漂流。

  张铁就带着雪花风暴,一头扎进了翼魔军团的阵型之中。

  把一只只活生生的动物丢到高速转动的绞肉机中是什么情景,那就是张铁带着那片雪花风暴扎入到翼魔军团之中的情景。

  二十多倍音速的雪花轰击在翼魔的身上,就如同高速的刀片切割过翼魔的身体。

  那不是一片两片的刀片,而是亿亿万万源源不绝的刀片,一片消失,马上出现两片,两片消失,马上出现四片,空气之中的水汽就是那些刀片的来源,这寒冷的天气,让那些刀片更容易出现。

  每一个天空之中的翼魔,在同一时间,身体都被千百片这样的刀片切割而过……

  战灵级别的护体战气在这样的恐怖的雪花切割之中也坚持不了几秒钟,这样的切割,对骑士来说无所谓,但对那些不是骑士的战士们来说,那冰雪风暴,却是来自地狱深处的召唤。

  翼魔们的速度可以与张铁相比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

  红色的雪花夹杂着血腥的尸体碎片还有血水从空中飘落,一片片落在地面上,天上在下着红色的雪,红色的雨,还有红色的血肉……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天空之中整整一个翼魔军团就消失了,而在地面上,整整数百平方公里的地面上,在一片雪白之中,有一片刺目的殷红,远远望去,就让人心头发寒……

  张铁周围几百公里之内,这个时候,再也没有一只翼魔敢靠近。

  在用冰雪风暴干掉这个翼魔军团的同时,张铁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到底给别的骑士带来多大的震撼,说实话,这一刻的张铁,连他自己都被神御主宰恐怖的能力惊了一下。原本他只是想试试,但没想到的是,在他强大的精神力的支撑下,神御主宰操控水的能力,在天时地利的配合下,会产生如此惊人的效果。

  追击着张铁的苍穹骑士已经不再追击张铁。而是飞到了天空之中,几乎同一时间,与宁太升交手的魔族苍穹骑士一击击退宁太升,还有一个魔族的苍穹骑士也击退了太夏的一个苍穹骑士,三个魔族的苍穹骑士,瞬间组成凝聚成三位一体的骑士战阵,在深渊君主萨古斯与左丘明月交手的过程之中,瞬间插入两个圣阶的战场,让萨古斯瞬间从与左丘明月的交手之中脱身而出。

  左丘明月脸色一变。魔族苍穹骑士和圣阶的这次换位,实在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不过左丘明月马上就知道萨古斯要干什么了。

  对圣阶高手来说,哪怕只是一个毫秒的时间,也足以做许多事情了。

  脱离了与左丘明月战斗的萨古斯,瞬间锁定了张铁在战场上的身影,一下子朝着张铁冲了过去。

  三位魔族苍穹骑士组成的三位一体战阵,足足困了左丘明月十个呼吸的时间,十息之后。左丘明月身上明月光辉大盛,三个魔族的苍穹骑士。都吐着鲜血,被左丘明月击飞。

  十个呼吸的时间,已经足以让萨古斯和左丘明月拉开了很长的距离。

  ……

  而几乎就在萨古斯朝着自己冲来的瞬间,张铁心中的警讯,再次大作,张铁随手投掷出一根黄金飞矛。轰杀了一个七千米之外的魔族黑铁骑士,想都不想,就朝着萨古斯冲来的相反的方向狂奔。

  萨古斯这次的速度很快,甚至比第一次追击张铁还要快。

  几乎就是片刻之间,萨古斯就追击到了张铁身后五十公里之内。

  在这个距离上。萨古斯的手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直径将近一米,漆黑如墨,似乎能把周围的光都给吸进去,有着毁灭一切的恐怖气息的东西。

  一看到这个东西,追击着萨古斯的左丘明月都惊呼了起来,身形登时一顿,“寂灭之雷,张铁小心……”

  “这个东西原本为你准备的,现在就让他先享受了……”萨古斯狞笑着,一滴鲜血从他的手指上飞出,融入到了那颗有着恐怖和毁灭气息的黑色球体之中,然后一指张铁,他手上那团黑色的球体,就朝着张铁飞了过去。

  ……

  在那个黑色的球体离开萨古斯手上的瞬间,张铁整个人的精神力就炸开了,只是一瞬间,张铁就感觉自己和黑铁之堡的联系居然一下子被那个黑色的球体切断,那个黑色的球体和自己之间,似乎被拴上裹了一股无形的线,那股无形的线,紧紧的困在自己身上,让自己无法返回黑铁之堡,这让张铁的头皮瞬间发麻。

  生死时刻,那种时间仿佛要停止的奇异感觉再次出现在张铁的感知之中。

  整个周围的世界,在这一刻,所有的声音都模糊了起来,连左丘明月传音到他耳中的声音,都带着悠长拖沓的奇异回响,仿佛有人在他耳边梦呓一样,人族和魔族的骑士都消失在张铁的感知之中,甚至天地都消失了。

  在张铁所有的感知之中,他只感觉到有一个令人战栗的东西,正飞速朝着他接近。

  那个东西的速度,比他的速度快很多很多。

  只是刹那间,那个东西就来到了张铁的面前。

  第一面白银秘藏的盾牌迎上去,白银秘藏的盾牌破碎湮灭……

  第二面盾牌破碎湮灭……

  第三面盾牌破碎湮灭……

  第四面盾牌破碎湮灭……

  第五面盾牌破碎湮灭……

  张铁连续从随身空间之中拿出的两个盾牌接连湮灭……

  斩出的噬龙湮灭……

  护体剑罡犹如万吨水压机下的鸡蛋,瞬间湮灭……

  张铁双眼瞪圆,怒吼,手上的白银秘藏的巨棒挥出……

  巨棒湮灭……

  强大的反震之力让张铁鲜血狂奔,双手骨骼瞬间就碎成了几百片……

  从没有什么时候,张铁感觉死亡与自己如此接近,在这个时候,被那个东西锁定住,张铁发现自己居然连返回黑铁之堡都做不到……

  但张铁不甘心,他怒吼,脑海之中的精神力沸腾,爆炸。

  一面厚厚的冰墙出现在张铁与那个黑色的球体之间,冰墙的冰中的分子和结晶,被张铁压缩到了极致,犹如钢铁。

  冰墙湮灭。

  连续七道冰墙湮灭。

  黑色的球体终于触摸到了张铁身体的护体战气之上。

  在张铁的护体战气和那黑色的球体接触的瞬间,张铁感觉自己与黑铁之堡的联系,又瞬间恢复。

  再最后时间凝固的刹那,张铁只来得及做一件事,那就是将已经接触到自己的黑色球体带来的恐怖的能量,导入到黑铁之堡的元素深渊之内……

  “相公……”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一个悲切而熟悉的声音。

  生命浓烈如酒,骑士光华如花;

  醉则入梦,凋也无伤!

  这是张铁脑袋里出现的最后一个念头,无数的面孔从张铁的脑海之中闪过,张铁平静的闭上了眼睛,犹如入梦。

  一道光华在渭水之畔爆开,将整个天地和万里方圆映照得犹如白昼……

  (未完待续。)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