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四十七卷 第二十一章 国宴间隙

  太夏的国宴风格可谓是东西合璧,国宴的上半场,是东方风格,太子赐宴,众人谢宴,大家在宴会厅中,端坐案前,一本正经的享受太夏的皇宫大厨带来的顶级的美食和美女们的歌舞表演,而国宴的后半段,则是西方风格,在正宴之后,大家稍作休息和交流,然后就从安延殿的前殿转入后殿,享受酒会和自由社交的时间。

  张铁也不知道这国宴的风格到底是谁订下来的,不过这也的确有趣,至少不会让这样的宴会显得无聊,而且在国宴的后半段,无论是对太夏朝中的各位重臣和太子殿下来说,还是对来参与宴会的各国使节与皇室贵族来说,都可以利用后半场的机会做许多私下的交流,隐秘的交易,当然,甚至是交配……

  这样的国宴,是展现太夏在人族之中领袖地位的舞台,也是人性欲望的猎场和名利深渊,这种国宴的幕后,太夏朝中大佬和太子殿下的一个决定和一个交易,就可以决定那些次大陆上的一场场代理人战争和那些小国皇室家族的兴衰,某些人的一个眼神和一个暗示,也可以决定许多来赴宴的女人们今晚会在谁的床上翻滚。

  安延殿的前殿有许多的贵宾休息室,这些休息室可以让正宴后的男女宾客在里面补妆或者整理仪容,正宴结束,白素仙和琳达几¤⌒长¤⌒风¤⌒文¤⌒学,ww↗w.cf≌wx.ne≦t个人到贵宾休息室补妆,而张铁,也在休息室中稍作整理,刚刚从休息室出来,正要等着白素仙她们出来后一起到后殿。太子殿下身边的一个侍者已经走了过来,把张铁请到了太子殿下休息的房间内。

  张铁一来到那个房间。就发现房间里已经有了几个人,长缨太子。孟师道,虞连清都在,还有一个黑面重眉,气息严肃,戴着獬豸冠,穿着太夏一品大员服侍的,则是太夏九卿之一,执掌太夏廷尉府的廷尉大人。

  太子殿下的脸色很不好看,一直看到张铁在身边侍者的带领下走进了房间。太子殿下的脸上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张铁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方可颜的横生波折,刚才正宴场合太子殿下忍着没有发作,现在则要爆发了。

  “刚才让穆神将军委屈了,仆正在和几位大人询问刚才的事情,一定要给穆神将军一个交代!”太子殿下深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张铁说道。

  仆是太子殿下在正式场合的自称,这个自称,和皇帝自称寡人与朕一样。

  “太子殿下费心了!”在这样的场合。当着太夏三公之中两个人的面,张铁对太子殿下保持着足够的尊重,也没有再称呼太子殿下“长缨兄”,“我受点委屈不要紧。不过让方可颜那样的大奸似忠之辈混迹与太夏朝堂之上,实在非太夏之福!”

  张铁一开口,就用了“大奸似忠”四个字形容方可颜。房间里的孟师道,虞连清还有廷尉大人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没说话。

  “方可颜此人的确可恶,其人官职为少府尚书左仆射。在轩辕之丘已经多年,并非孟大人的学生门人,他今日在安延殿中对你发难,实在居心叵测,啪……”长缨太子恨恨的说着,一只手重重的拍到了桌面上,就在刚刚的话中,却已经不着痕迹的给张铁交代了一个信息此事与吞党无关。

  “怀远堂先祖与孟大人之争,是政见之争,双方各有理念,难以相容而已,我也相信孟大人绝对不屑用这样的宵小手段!”张铁看了孟师道一眼,平静的说道。

  “怀远公后继有人啊!”孟师道认真的看着张铁,悠然长叹一声说道。

  “孟大人过奖了,张铁做事,只求对得起自己的良心,问心无愧而已,往日张铁如果有得罪之处,还请孟大人海涵,吞党与怀远堂之争是朝堂之争,是太夏的内争,现在太夏国难当头,以前双方谁是谁非都可以放下,孟大人所追求的道路如何,吞党的理念如何,说实话,我虽不敢苟同,但也不是太在意,这世界很大,太夏也很大,太夏有万千宗门,各有自己追求的道路,人族也有百千宗教教派,偶像也不止一个,再多吞党一个声音一种理念也不算多,吞党在我眼中,就和那些宗门教派一样,吞党如何自然与我不相干,我所信奉的理念,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张铁说话掷地有声,干脆利落,让长缨太子都动容,没想到张铁这么给面子,没有让他夹在中间难堪。

  “那今日我也在这里当着太子殿下和两位大人的面说一句话,从今日起,吞党一脉,就绝不踏足东北督护府境内,现在在东北督护府境内的吞党弟子,三个月之后,都将撤走!”孟师道眼中光芒一闪,沉声说道。

  张铁和孟师道互相看了看,然后各自伸手出手,当众击掌。

  “好!”看到张铁与孟师道击掌,太子殿下自己也激动的一下子站了起来,“今日孟大人于穆神将军能为太夏尽释前嫌,不以政见之争和私人恩怨影响国事,如此深明大义,堪为朝中百官之楷模,当浮一大白……”

  太子殿下本来心情还很恶劣,看到张铁与孟师道居然能当众击掌为誓,“互不侵犯”,太子殿下的心情一下子就大好,轩辕大帝没有请得动仙海王来一趟轩辕之丘,同时轩辕大帝也没有消弭怀远堂与吞党的争执,但这两件事,在今天居然都在他手上变成了现实,这让长缨太子忍不住有些意气风发的感觉。

  若是没有方可颜,今日国宴对太子殿下来说就堪称完美,只是越是如此,那个方可颜在太子殿下的心中的感觉就越是恶劣,犹如横亘在太子殿下心中的一根刺一样。

  这根刺,在张铁看来针对的是自己。而在长缨太子看来,方可颜今天的一切。都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那个小小的仆射。也不过是别人手中的剑而已,最终的目标,当然只能是自己这个沛公。如果张铁今日在安延殿发作或者是拂袖而去,乃至与孟师道冲突,那么,自己今日的国宴,转眼之间就会成为轩辕之丘的笑话,在某些人眼中,自己就是这场笑话的主角。这才是太子殿下最不能容忍的。

  “方可颜今日一案,就并入韩正方和通天教余孽一案一并审理处置……”长缨太子对廷尉大人说道,这简单的一句话,已经决定了方可颜的命运。

  “是!”廷尉大人躬身领命,然后看了张铁一眼,终于忍不住问了一个问题,“不知道穆神将军山手上的通天帝国的秘折来自何处?”

  那秘折上面是通天帝国宰相和国主等人筹划着要不惜一切代价从张铁和太夏获得烛油制造方法的决议,上面有通天帝国的大印和一干人的批注,绝对真的不能再真。最关键的一点是,那秘折上还有这么一句话,“我教在轩辕之丘的力量虽在望日之变后遭遇损失惨重,但却星火不绝。当此之时,我教应该重新与当初在轩辕之丘留下的人联系,让其尝试在轩辕之丘入手。以获得烛油制造之秘”。

  张铁并不知道也不确定方可颜和通天教有什么关系,很大的可能是双方根本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既然方可颜在刚才发难。那么,不论方可颜是不是通天教的人,张铁拿出这份秘折,都能让方可颜死无葬身之地。

  今日要没有这份东西,那个方可颜最多只算是无礼,与自己打了一场嘴仗,而且他“大义在身”,就算太子殿下再怎么不爽都不好重罚于他,连当时在场的大司空都只是口头上训斥,不好发作,但有了这份东西,那么一切就不同了。

  要怪就怪那个方可颜自己运气不好,聪明过了头,不知道张铁手上还有这么一份东西,自己主动撞在了张铁的枪口上。

  西部战区之中太夏平民百姓在前线死伤亿万,圣战之中,这么多的百姓死得,轩辕之丘的一个巧言令色想要踩着自己往上爬的官员就死不得?去******……

  这就是张铁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此秘折是我去年在西部战区荒野之中偶遇一个通天教骑士,那个通天教的骑士被我斩杀之后,我就从他随身的空间装备之中发现了这份东西……”张铁平静的说道,让九卿之一的廷尉大人也无话可说。

  那份东西其实来自银州城,是张铁那夜突袭银州城的意外收获之一,张铁不说,谁能猜得到,自然是张铁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房间中的一个短短的会晤,十分钟不到,少府尚书左仆射的命运就已经注定,而怀远堂一脉和吞党的关系,也进入一个新的时期。

  张铁心满意足,离开了房间。

  ……

  在所有人都离开了那个房间之后,最后留在安延殿那个房间里的,就只有太子殿下一个人。

  太子殿下在房间里,抬着头,眯着眼睛看着房间里的一副万马奔腾的名家壁画,眼中光芒闪动,嘴角的线条慢慢凌冽起来。

  不知何时,一个拿着一把玉骨羽扇,穿着青衣的中年文士已经站在了太子殿下身后,正垂手而立。

  “房先生觉得这次出手的是老三还是老九……”太子殿下没有转过身,双眼依旧看着那幅墙上的壁画,只是淡淡的问道。

  “这种事,是查不出来的,方可颜不是骑士,但就算廷尉府动用搜魂秘法,对方也绝不会留下任何的尾巴让我们抓住,应对搜魂秘法,同样有秘药和相应秘法可以早早就把一个人记忆之中特定部分抹去,这样的事情,在轩辕之丘,在朝堂之上,也不是第一次了,方可颜既然敢这个时候跳出来,既然敢冒着得罪殿下的风险,早已经有万全的准备,对方这是以小博大,他们只是没有想到,张铁手上居然会有通天教余孽的秘折……”

  “唉,真的无法查出是谁吗?”长缨太子叹了一口气,“只要仆一天没有登上那个位置。总有人小动作不动,心头还有念想!”

  “其实这次的事情背后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太子殿下这次可以光明正大的把那个人在轩辕之丘的一只手斩断。断了这只手,杀鸡骇猴,以后在轩辕之丘还敢为其他人在太子殿下面前玩弄权谋之术和乱伸手的人就少了,即使还有敢伸手的,那些人在伸手之前,也要好好想想今日方可颜的下场,人算岂能胜过天算,这张铁,的确是殿下的福星!”青衣的中年文士冷静的说道。

  太子殿下终于转过了身。双眼灼灼的看着青衣文士,“先生觉得张铁是否可以效忠于我?”

  “我以前就和殿下说过,张铁此人,观其以往所作所为,唯一能让他有所牵绊的,只有情义二字!”青衣文士双眼如水中之镜,智光闪动,看着太子殿下,“此人最重情义。殿下只要能始终以情义二字笼络交往,就算他不能效忠殿下,但只要能为殿下所用,关键时能站在殿下一边。就能成为殿下掌握天下的绝大助力,远超圣阶……”

  “不能效忠于我么?”太子殿下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殿下将来统御四极,执掌乾坤。富有四海,站在人族之巅。何必在乎一人之得失,这才是权倾寰宇的华族大帝应有之胸怀气度。难道殿下以为当初轩辕大帝就真的拿海仙王没有办法,连见仙海王一面都不可得?非是不能也,而是不为也……”青衣文士平静的说道,看到长缨太子露出思索的神色,青衣文士继续说着。

  “而且殿下想要张铁效忠,殿下能给张铁什么换取他的效忠呢?要说财富,以张家的烛油和全效药剂之利,张铁现在已经是天下巨富,用不了多少年,就能富甲天下,要说修炼秘籍,张铁现在已经是神御主宰,其神御主宰之威能,我看还在当初仙海王之上,其人一身秘法神通,威震天下,就算殿下这个时候把《轩辕神变经》交给他,也不可能让他变得更强?要说地位,张铁当初放弃冰雪荒原皇位返回太夏,只愿当一干异族女子的丈夫,一干孩子的父亲,沉冤得雪之后在怀远堂又主动放弃家主之位,只做家族长老,平时都很少过问怀远堂中事务,在战区功勋累累又放弃左丘大人推荐的太夏空骑兵统帅之位,只当一个游击将军,功成身退,关键时又能挺身而出,不计个人生死荣辱,任何一个有野心的人都不会如此接二连三的放弃可以更进一步的机会,但张铁却接二连三都放弃了,由此可见张铁没有什么野心,权势地位对他根本没有吸引力,此乃真正君子也,其人君子之光,堂堂正正名副其实,张铁最在意者,只是身边人的感受和自己心中无愧而已,太夏能有这样的一个神御主宰之君子,是华族之福,也是殿下之福,殿下应该珍重之……”

  “多谢先生,我明白了!”长缨太子缓缓的吐出一口气,略微沉吟,又说道,“有一件事我考虑良久,但一直拿不定主意,这几日张铁身体还未彻底恢复,我不便与他商谈,以免让他觉得我急功近利,卸磨杀驴,就如这次国宴,多少人来这里都是想与张铁接近,双眼盯着烛油,那烛油干系甚大,远超全效药剂,全掌握在一家之手,我怕……”

  “殿下真的觉得烛油完全掌握在张家一家人手上么?”青衣文士微笑着,云淡风轻,“如果殿下现在去问广南王,去问天机门的宗主,殿下想要多少烛油就能有多少烛油,往后两年太夏能生产烛油的豪门宗门还会更多,这又怎么算是掌握在一家人手上,如此让人眼红的东西,张家就算想握在自己手上我估计张铁也不准,这就是张穆神的厉害之处,这才是真正的大智慧,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那将来……”

  青衣文士轻摇羽扇,“张铁家人这次来轩辕之丘,把张铁的一干孩子都带来了,张铁现在有十七个孩子,三个儿子在天机门,天资绝顶,从生下来就是先天无漏之体,用不了几年就将成年,二十岁左右进阶骑士几乎板上钉钉,其他十四个孩子现在都在轩辕之丘,一个个都六七岁,其中十二个是儿子,两个是女儿,我记得殿下也多儿多女,而且其中不少人与张铁的孩子年龄相当,皇室之中适宜者更多,将来之事,殿下何须发愁,烛油之利,将来或许只是殿下儿孙家中之事耳……”

  长缨太子微微一愣,然后豁然开朗,一下子就大笑了起来,“听先生一言,果然令仆茅塞顿开啊……”

  “这烛油,现在放在太夏,可以为殿下所用,稳固太夏根基,壮大太夏实力,抵御魔族,而放在太夏之外,此刻刚好可以成为殿下经略各个大陆和次大陆的利器,能够有能力经略各个大陆和次大陆,这是殿下将来登基为华族大帝的雄厚资本……”

  “如何经略?”

  “张铁之兄长张阳经营金乌商团,素有才干,年富力强,颇有进取之心,金权道在韩正方之事后声势大跌,被太夏其他几大宗门排斥,现在金权道的主导权已经从大司农府转移到了殿下手上,殿下可以借整顿金权道的机会,将张铁之兄张阳在金权道和朝中委以重任,到时候以张阳和张铁两兄弟的关系,殿下用张阳就是用张铁,用张铁就能借烛油经略各个大陆和次大陆,殿下就算不掌握烛油,也可得烛油之利……”青衣文士字字珠玑的说道。

  长缨太子长叹一声,“能得房先生相助,真是长缨之福!”

  青衣文士对着太子殿下微微欠身行礼,“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能在殿下身边一展我所长,也是青冥之福!”

  长缨太子大笑,踌躇满志……

  ……

  张铁离开太子殿下的房间之后,原本想去等白素仙几个人,没想到白素仙几个人早已经离开了刚才的休息室,已经先一步到了安延殿的后殿的酒会现场,张铁笑了笑,摇摇头,自己也从前殿转到了后殿。

  还没进入安延殿的后殿,只是在通往后殿的走廊之上,后殿之中传来的那悦耳的小提琴的声音就出现在张铁的耳边,穿过走廊,张铁瞬间就感觉眼前一亮。

  安延殿的后殿之中,与堂皇大气的前殿相比,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水珠飞洒的喷泉,漂亮的华族皇家庭院,宝塔一样水晶灯,雪白的桌布和餐桌上的糕点饮食,还有和往来穿梭的皇宫侍者与满场衣裙飘飘的各族美女和那些正在三三两两交谈着的男人,一下子就映入张铁的眼帘……

  正在张铁刚刚出现在会场,正在四处打量,想看看白素仙她们几个在哪里的时候,一个穿着燕尾服,微微有些肥胖的身影一下子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迅速的穿过一个侍者和两拨正在交谈的人群,优雅从容而又迅捷无比的抢占了位置,就像一个正在擂台上的拳击手一样,步伐灵活的越过几个正想靠近张铁的人,带着一脸微笑,第一个站在了张铁面前。

  “你好,张铁阁下,首先,请允许我对阁下在渭水之畔所取得的光辉战绩表达我由衷的敬意!”这个穿着燕尾服的男人优雅的对张铁行了一个礼,在直起身之后才介绍自己,“其次,请允许我介绍一下自己,我就是雷萨共和国驻轩辕张丘的全权外交大使麦尔斯……”

  张铁看了两眼这个站在自己面前就像一个肥肥的豚鼠一样的家伙,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伸出了手,以西方的礼节和麦尔斯认识,“很高兴认识你,麦尔斯先生,我的老师哲罗姆和科林上尉已经给我提过你的名字了!”

  (未完待续。)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