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四十八卷 第八章 极致哀荣

  整个张家老宅的气氛,在昨夜过后,一下子似乎焕然一新……

  昨夜老宅之中生的事情给张家的子弟太大的震动,一方面是有家族子弟从金乌船厂之中冒出头,被提拔来管理资产亿万的家族基金,让人眼热无比,另外一方面,则是大宅之中的九叔张樊和张铁张阳的三个同辈堂兄弟连老爷子的后事都没操办完就被“配”辽州,搞不好几十年都没有再次回来的希望,这一个天堂一个地狱的两种待遇,瞬间就让张家的所有子弟亲属的脑袋清醒了过来,知道张家再也不同以前了。≯ >

  同时,张铁说的话也一夜之间在张家的子弟之中传了开来。

  “讲规矩”这三个字一下子就深入人心。

  在家里不讲规矩的下场是什么,已经有人做出了示范。

  对于张樊和那几个被丢到辽州的人,张家的子弟都知道原委后,许多人都非常不耻,拍手称快,没有几个真正同情的,那些礼金是怎么回事智商正常的人都明白,这老爷子的事情都还没办完,既然就有人想跳出来鼓动众人想要把那些钱分了,这样的人,不是被猪油蒙了心,不是觉得张铁张阳两兄弟好说话,安敢如此肆无忌惮不要脸。

  ……

  “张樊的妻子和张祝康,张祝方与张立德三个人的母亲昨夜还想在家中哭闹,想要见你,但都被我父亲给按了下去,找人把她们从老宅带走,直接派人看着,老爷子事情办完之前,不许出来,张祝康和张祝方是老爷子二房四伯父的两个儿子,张立德是三房五姑的儿子,五姑没有远嫁,当初也就嫁在金海城,夫家也是怀远堂的人,也姓张,所以和老宅这边一直走得很近……”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在有人登门吊唁之前,张铁就起了床,在房间里,他一边喝着府上提供的稀粥咸菜的早餐,一边听着张肃说着昨晚家里对这些事情的处置,一边喝着粥,一边轻轻点着头。

  相比起张铁,张肃喝粥就像喝水一样,稀里哗啦的两下把碗里的粥喝完,就放下了碗筷,和张铁说起家中的事情。

  这两日,因为宅子里在操办老爷子的后事,一家人都吃得青烟淡火粗茶淡饭,一日三餐都很简陋,没有荤腥,这也是太夏豪门大族办这些丧事的规矩,整整四十九日,张家的人都不能吃荤,不能大鱼大肉,这叫“孝斋”,“孝斋”有两个说法,一个说法是家中长辈离世,后辈大鱼大肉的不像话,有违礼法,“孝斋”是对长辈的敬重,还有一个说法是“孝斋”就是戒杀,“孝斋”期间,豪门大族因为长辈离世戒杀四十九日,让禽畜鱼虾活命无数,这也是为去世的长辈积福,让其早日升天。

  “张樊,张祝康,张祝方,张立德四个人现在已经在路上了,不到辽州不许他们下飞艇,那几个想要哭闹的,只是给她们说,她们若要再闹,就把她们也丢到辽州让她们一家人团聚,就都老实了,老爷子二房和三房的两位夫人都没说话,这家法规矩,要是几个人随便哭闹一下就能改,那成何体统,这一次,就该煞煞家里的这股歪风……”

  张铁也喝完了,放下碗筷,用餐巾擦了擦嘴,“我这次给家里的人立个规矩,先做个恶人,以后老宅这边的的事情,堂兄你要管起来,有了这一次,以后堂兄你说话,其他人也不敢不听了,这家里,以前散漫了一些,尽弄些笑话,以后家里还有不识规矩体统的,你就看着办了……”

  “我晓得!”张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

  和昨天一样,今天天一亮,第一个吊唁的人就来了,来的人是幽州归德郡孙家的家主和两个长老,孙家没有飞舟,在得到消息的时候,孙家的人坐了一天一夜的飞艇,昨夜才到达的金光城,为了显示诚意,孙家也是老早早的就在府外等着,太阳一出,就第一个上门给老爷子吊唁,敲响了今天的第一声丧鼓。

  孙家送的礼金是1oo万金币。

  孙家的人吊唁完,张铁和孙家的家主与几个长老见了一面,说了几句话,孙家的人也就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孙家之后,又是各色人等络绎不绝的开始上门,老宅门口的丧鼓,就开始响个不停。

  等到了接近中午的时候,随着门外丧鼓的再次响起,家中白事典客那一嗓子悠长迤逦的声音也从前庭传到了传到了老宅的后院之内。

  比起前面的吆喝,这一声吆喝可用力多了,几乎是吼了出来。

  “太夏巫州云梦山玄女宫的宫主燕飞晴,幽州三泉郡郭家家主郭红衣前来致哀……”

  听到这个声音,张家老宅之中的人都被惊动,正在老爷子灵堂之中的张铁也愣了一下,然后快步的就朝着前庭走去。

  只是很快,张铁就看到了燕飞晴和郭红衣。

  两个人的穿着一身素白的长裙,打扮得也很简单,走在一起,就像是一对明艳绝色的姐妹花,而不像是师徒,两个人一走进张家的老宅,就吸引得无数人瞩目,无论是老宅之中张家的仆人亲属,还是前来吊唁的宾客,一个个都无声无息的给两个人行着注目礼。

  燕飞晴神色自若,而郭红衣这个时候反而有些扭捏,看到张铁走了过来,燕飞晴笑了笑,郭红衣看了张铁一眼,却一下子低下了头,耳根和脖子上染起了一片淡淡的绯色。

  看到两个人一起来,张铁心中也送了一口气,不知道她们师徒这段时间是怎么沟通的,不过看样子,以后两个人在自己面前,真要以姐妹相称了。

  “来了?”张铁开口。

  “来了!”燕飞晴接话。

  “那就给我爷爷上几柱香吧!”张铁说着,就走在前面带路,领着两个人往后面的灵堂走去。

  来到灵堂,张家在灵堂之中谢礼的晚辈和老爷子的几个夫人的眼睛更是一下去全部盯在了燕飞晴和郭红衣的身上,燕飞晴依旧泰然自若,而郭红衣的脸则更红了。

  “你们稍等一下!”张铁对燕飞晴和郭红衣说道,然后吩咐灵堂之中的一个管事,“去拿两根麻带来……”

  那个灵堂之中的管事听得张铁的吩咐,微微一愣,然后立刻反应了过来,整个人以最快的度,冲到后面,眨眼的功夫给张铁拿来了两根白色的麻带。

  就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中,张铁拿着麻带,来到燕飞晴和郭红衣面前,一人给了一根麻带,“系上吧……”

  在这种场合腰上系麻带,那是离世者孙媳妇的孝服,此刻老宅之中,那些腰上系着麻带的女子,都是张铁堂兄弟们的妻妾,张铁把拿过两根麻带,那就是已经把两个人当成媳妇了。

  这两根麻带,在这种场合,比什么山盟海誓的说辞都有力。

  燕飞晴第一个接过麻带在自己腰上系好,看到燕飞晴如此,郭红衣也低着头,从张铁手上接过麻带,顺从的系在了自己的腰上。

  麻带一系上,立刻,灵堂之中张家的人看两个女人的眼神都不同了,张铁心中也彻底的松了一口气,有些事情不好说,但如果能顺理成章的变成既成事实,那以后也就不用挠头了。

  从此刻起,郭红衣就正式成为他的女人了,至于自己收了燕飞晴师徒的事情又会给自己添上什么样的风流名声,会不会让某些卫道士非议,那就不是张铁关心的了。

  燕飞晴和郭红衣两个人在灵堂之中跪拜,叩,上香,一切都是以孙媳妇的规矩来……

  祭奠完老爷子,张铁把灵堂上老爷子的几个夫人给燕飞晴和郭红衣介绍了一下,然后就直接带着两个女人到后面找他老妈和老爸,让他老爸和老妈见见郭红衣。

  ……

  后面的几天,来到金光城给张海天老爷子吊唁的人越来越多,身份也越来越高,金权道的代表来了,天机门的长老来了,广南王府的人来了,督宰程洪烈来了,连与张铁素不相识,以前没有打过交道的宣武王,敬天王,定西王,义安王的府上都来了人,送上了厚礼。

  看到太夏这么多的豪门显贵因为老爷子的事情云集金光城,张家上下,不说张铁的一干叔伯和堂兄弟,就连府上的下人这几日也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一样,一个个拿出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到了第五天,太子殿下派人吊唁,不仅送上了厚礼,更是下旨,赐予张海天老爷子一个“伯爵谥爵”之位,让老爷子在离世之后享尽哀荣。

  黑铁时代的规则是杀魔者才能封爵,而作为太夏皇室,却有一个权力,那就是可以在人死后用“谥爵”予以加封和追认,“谥爵”的爵位不能继承,是去世者的荣誉。

  因为张铁的缘故,张铁的老爸被封“勋爵”,而张铁的爷爷也被追认一个伯爵的“谥爵”,整个太夏,都知道了太子殿下对张铁有多看中。

  (未完待续。)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