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四十九卷 第五十五章 大荒圣阶

  这一刻,看到两条毁灭之蛇张开狰狞的巨口吞过来,不说白素仙,就连远处的那些人都为张铁捏了一把冷汗。{(

  但张铁却平静的看着那两条毁灭之蛇,我自岿然不动,脸上似乎还带着一丝笑意。

  就在毁灭之蛇几乎要冲到张铁面前只有几米的时候,两条蛇的嘴巴合上了,擦着张铁和白素仙的衣角冲了过去,带着一股劲风,吹得白素仙的长裙飞扬起来。

  冲过张铁和白素仙的毁灭之蛇又转头飞游了过来,但没有再攻击张铁,而是在张铁身边盘旋了起来。

  同一时间,刚刚正在和那些骑士战斗着的数千傀儡战偶也同时停了下来,只是在空中围绕着那些骑士飞舞着,没有再做进一步的功夫,刚刚还战气纵横的洞天之内,瞬间就风平浪静。

  所有人都呆住了。

  “哎……”,一声悠长的叹息突然出现在大荒洞天之中,这叹息之声不大,但却清晰得宛如在每个骑士耳边响起一样,普通的骑士莫名诧异,而几个苍穹骑士则是脸色巨变,作为苍穹骑士,他们对这声叹息之中所展现出来的力量有着最直观的感觉。

  就在这声叹息之中,一个身影,如梦幻之中的泡影一样,又如同画家笔下正在修饰的人物,就那么由浅到深,宛如从另外一个时空之中跨来一样,就那么慢慢出现在了所有人头顶上面穹顶的天空之中。

  出现的那个人影,看样子年纪似乎不大,从面孔上看只有三四十岁的样子,但是,头却已经全部白了,而且整个人身上,却有一种极其苍老的气息,他居高临下,俯瞰着下面的所有骑士,眼中没有怜悯,只冰冷的火焰一样在跳动着,而他身上的气息,对张铁来说,却是无比的强大,至少比张铁见过的魔族的深渊君主,还有左丘明月都要强大,这个人一出现,他的气息就充斥在整个大荒洞天之中,如黑暗之中的烈日一样光芒四射,令人不敢逼视。

  毫无疑问,这个人是一个圣阶,一个强大的圣阶。

  这个人一出现,那两条刚刚在与苍穹骑士战斗的毁灭之蛇就朝着他飞了过去,而那个人也只是一步,整个人的身形就消失,只是一步跨出,空间对他来说仿佛就像不存在一样,再次出现的时候,却已经站在了那条金蛇的头上,银蛇围着他飞舞,犹如神祇降临一般。那强大的气场,瞬间就让大荒洞天之内鸦雀无声,所有人,包括张铁在内,都把目光聚集在了那个人的身上。

  “没想到大荒门覆灭这么多年,今日来此的骑士之中,却依然还有人能够现到我的存在,叫上我一声前辈!”那个人站立在金蛇上,朝着张铁看了过来,张铁一和那个人的目光对视,就感觉自己识海之中的万灵塔猛然跳动了一下,在识海之中出嗡的一声,震得自己脑袋瞬间有麻的感觉,而万灵塔中自己点燃的十六层以下的塔身,也在这个时候出灿烂的光华,一个个的大荒印契在万灵塔中飞旋转了起来。

  我靠!

  张铁心中大骂,只是一瞬间,张铁就明白了这是修炼同种秘法带来的某种共振,因为万灵塔瞬间的变化,一下子就让张铁知道,自己修炼《大荒经》的秘密,在那个人面前,已经不再是秘密,那个人修炼《大荒经》的造诣,绝对要在自己之上,同时,那个人打开的万灵塔,有可能已经到了二十层以上,要不然绝对不会带给自己这样的压力。

  就在张铁担心那个人会开口把自己的秘密揭破的时候,那个人看着张铁的目光,只是瞬间微微一凝,就恢复了正常。

  “看在这声前辈的份上,今日你和你的同伴,都可以安然的离开此地,我不为难你们……”那个人对张铁说道,声音在整个洞天之中回荡着。

  “多谢前辈!”张铁也瞬间松了一口气,拱手说道。

  听到这句话,张铁身边的白素仙,远处的德阳真君还有白润山,瞬间松了一口气,他们不知道张铁是怎么现这个洞天之中还有另外一个圣阶高手存在的,但在这种险恶的环境之下,能不用和一个实力高深莫测的圣阶去拼命,这绝对是一个好消息。

  张铁他们这边听到了好消息,而对有的人来说,噩耗却马上就要来了。

  “至于你们……”那个人看了看太乙玄门和执天阁中那些骑士的方向一眼,用手指着百剑神君和云龙神君,“则必须要死……”

  听这个人一说,百剑神君和云龙神君两个人都面色一变,而原本就聚集在太乙玄门和执天阁附近的骑士们,更是哗啦一下子,如逃避洪水猛兽一样,就连忙散开,生怕被牵连一样,一瞬间的功夫,太乙玄门和执天阁的两群骑士,就孤零零的矗立在天空之中,犹如孤家寡人一样。

  “你是何人,敢对太乙玄门和执天阁说这样的大话,今日这里的一切,是否都是你布置的陷阱?”百剑神君大声质问,太乙玄门的底气,让百剑神君在这个时候哪怕面对圣阶都能不见得畏惧,“那两条怪蛇刚刚杀死我门派之中诸多弟子,今日你必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交代?”那个人看了看百剑神君和云龙神君一眼,突然凄惨而又悲凉的狂笑了起来,“我杀你几个弟子要给你交代,那当年你们里应外合屠灭我大荒门时,我大荒门的无数长老弟子惨死在你们手中,血流漂杵,你们又要如何给我交代!”

  “你说什么,休要含血喷人!”云龙神君也站出来大声说道。

  “含血喷人?”那个人看着云龙神君,“那一夜,你和他黑衣蒙面,各自都还只是一个幻影骑士,我虽然认不出你们的样子,但你们的战气特性我却记得很清楚,刚才你们两个一出手,我就认出来了……”那个人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冰冷彻骨的微笑,“我知道你们想要大荒门的《大荒经》,但你们恐怕想不到吧,这次的这个陷阱,我就是特意为你们准备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知道,只要有《大荒经》的消息,当年覆灭大荒门而又没有得到《大荒经》的那些人,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再冲出来,你们果然来了,太乙玄门,执天阁,很好,很好……”

  听着这话,周围的所有骑士都哗然,大荒门灭门之案当年震动太夏,为太夏百年来最大的悬案之一,来到这里的骑士都没想到这太夏悬案居然会在今日完全揭开谜底。

  “大荒门已经覆灭几十年,当年大荒门一个人都没有留下,你今日在这里假装大荒门中人,污蔑我太乙玄门和执天阁,不知是何居心?”百剑神君喝问道,到了这个时候都没有承认大荒门之事和太乙玄门有什么相干。

  “当年大荒门覆灭那一夜,我刚刚掌握身外化身之术,正在一个自己找到的隐蔽之所修炼,化身成一只云雀,完全沉浸其中,就忘记参加那夜门中的大会,当你们正在屠戮大荒门的时候,我只能在一旁看着,无能为力,到了今日,你们无论说什么,都晚了……”那个人看着百剑神君和云龙神君,脸上露出一个冰冷的哂笑的表情,“你们是不是正在与门派之中的圣阶联系,想让他们快点赶来,就算现在他们赶来也没有用了,这大荒洞天是太古异宝,门户一旦封闭圣阶都难以进入,我今日就先收回一点利息,拿你们的命告慰我大荒门众位英灵……”

  这句话一说完,那个人就直接朝着百剑神君和云龙神君两个人所在的地方扑了过去。

  在那个人扑过去的时候,一道绿色的光柱在那个人背后一下子展开,那道光柱在冲天而起之后,如天幕一样,瞬间展开百里,接着如一口大锅一样倒扣而下,眨眼之间,就把百剑神君和云龙神君两个人所在的空间完全笼罩住了,让两个苍穹骑士连逃跑都跑不掉。

  “圣阶领域……”已经来到张铁身边的德阳真君微微惊呼了一声,周围那些看热闹的骑士,这个时候更如同被驱赶的鸭子一样,能跑多远跑多远,一个个都被圣阶的领域力量吓坏了。

  宝焰神君和建木神君两个人也再次飞到了张铁这里,一个个脸带震撼的看着太乙玄门和执天阁的所有骑士被那领域笼罩在内。

  “我们现在怎么办?”建木神君直接传音给张铁与宝焰神君,“那个人敌友难辨,会不会……”

  张铁知道建木神君想要说什么,但是还不等建木神君说完,张铁就打断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还能怎么办,神君没有看到那两条飞舞在那个领域之外的怪蛇吗?就算你们现在两个冲过去,又能干什么,是想与那两条怪蛇再打一架,等那个圣阶高手出来的时候与他为敌,还是想要让自己卷入到那个人的领域之中……”张铁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这是大荒门与他们的恩怨,你们想要无故卷进去吗……”

  宝焰神君和建木神君都不说话了。

  而看着那被领域笼罩在内的百剑神君和云龙神君两个人,虽说幸灾乐祸不对,但张铁却真的忍不住想要大笑,心中感觉痛快无比,这一次,如果那个人不出手,张铁也绝不会让百剑神君和云龙神君两个人再活着走出这里,现在这样的局面,对张铁来说,最好……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别人或许看不清那领域之中生了什么,但张铁微微眯着眼睛,眼中莲华状的光华若隐若现,那个领域之中的一切,却完全映入张铁的眼中。

  这里是大荒门的洞天,但那个圣阶的领域之中,却是一片绿色的莽莽群山,太乙玄门和执天阁的所有骑士,都被那莽莽群山包围了,不知道为什么,包括两个苍穹骑士在内,每个人在那领域里面似乎都失去了飞行的能力,而群山之中的各种凶猛野兽如潮水一样的涌来,只是眨眼的功夫,就把两大门派之中两个苍穹以下的骑士包围了,一片血肉横飞,不断有骑士在里面陨落,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只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张铁就看到云龙神君的云龙法相挣扎着想要从地面上飞起,但还不等法相飞起,那云中之龙被一只身高千米的巨猿跳过来一把抓住,直接撕咬扯断。

  法相崩碎,云龙神君已经断了一只手,整个人全身喷血,还来不及惨叫,就被那只千米巨猿一脚狠狠踏在了地上,在领域内地动山摇,云龙神君那胖胖的身体直接炸成一团血雾碎肉,就像踩爆了一个气球……

  尼玛,太暴力,太血腥了!

  在这圣阶领域之内的杀戮太让人震撼,苍穹骑士在圣阶领域之内都如土鸡瓦狗一样,和当初张铁在轩辕之丘看到的韩正方在孟师道的半圣领域内的战斗根本无法相比,这次的战斗,几乎完全就是一面倒的,让张铁看了都忍不住狠狠咽了一口吐沫。

  “你来干什么?”

  耳边传来白素仙充满敌意的冷哼,张铁收回眼光,就看到脸色惨白的方心怡已经飞了过来。

  “你欠我一个人情,那日轩辕之丘望日之变的时候我在轩辕之丘遇到了你,韩家父子绝对都折在了你的手上,你别否认,包括我师傅在内,我都没向任何人说起过,所以你今日必须带我一起离开……”方心怡没有理会白素仙,而是直接传音给张铁。

  尼玛,这也叫人情?

  不过这个女人也实在太厉害了。

  张铁看着方心怡,脸色不郁。

  “我是广南王的女人,我如果死在这里或者受辱,广南王府难道就脸上有光?”方心怡开了口,直接对白润山和白素仙说道,就这一句话,让正准备再次开口说什么的白素仙都闭了嘴,只能狠狠的瞪了方心怡一眼,白润山则看了张铁一眼,眼中的神色,似乎也不想让方心怡死在这里。

  今日这里的情况太过凶险,方心怡和琼楼的人混在一起,最后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去。

  “从现在开始,在我身边不准乱说乱动,要是敢给我惹什么麻烦,我管你是谁的女人,小心老子先奸后杀……”张铁瞪了方心怡一眼,传音警告道。

  方心怡点了点头,就站在张铁身边不远处,果然不乱说也不乱动。

  张铁又把目光放到了圣阶的领域之内。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圣阶领域之内能活着的骑士,一个巴掌就能数得过来……

  “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和广南王白润天之间,其实一直都没有夫妻之实,我在他身边,只不过是任务而已……”耳边再次传来方心怡的传音之声,张铁心中一震,转过头看了方心怡一眼,方心怡刚好也转过头来,两个人的目光碰了一下,又各自分开……

  这个女人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未完待续。)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