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五十卷 第三十五章 皇子府中

  来到皇子府中,穆雨长老和兰云曦刚刚下了车,刚刚迎接他们的那个皇子府的管家就和一个穿着绿色宫装长裙,做女官打扮,神情倨傲,髻高耸眼角上挑的中年女子一起走了过来。√

  那个女人一走过来,挑剔的眼睛就从上到下把兰云曦打量了一遍,犹如在看货物一样。

  穆雨长老的眉毛一下子就挑了起来,看到穆雨长老瞪过来,那个女人才冷冷一哼,稍事收敛,只把眼光看在了两人的头顶之上。

  “这位是皇子府的殿前尚仪,殿下身边的诸多事宜,都由其亲自打理!”皇子府的管家面无表情的对兰云曦和穆雨长老介绍那个女官。

  听到管家的介绍,那个女官才微微向两个人点了点头,冷冰冰的说道,“我姓凤,在皇子府内,两位叫我凤尚仪就可,小姐旅途劳顿,外面风雪又大,不如先去沐浴更衣,稍作休息,我再带小姐再去见殿下……”

  一来到皇子府,人没见,就先要沐浴更衣,一般的人恐怕还不明白这其中有什么道道,以为是皇子府好客的规矩,但是穆雨长老却是知道这里有什么名堂,这名堂,和豪门大户选侍女或者是选侍妾的规矩差不多,那些女子想要进门,都要在进门的时候“沐浴更衣”一番,说是“沐浴更衣”,这只是文雅的说法,说直白一点,那就是检查身体。

  穆雨长老没想到他和兰云曦来这里,居然也是这个待遇,那个女官一说完,刚刚就有些火气的穆雨长老忍不住了,直接质问皇子府的管家,语气愤怒之极,“这是什么道理,我们之前商量的诸多细节之中,可没有这一套……”

  管家也不争辩,而只是笑了笑,不咸不淡的说道,“殿下身边的事,向来都有规矩,而且规矩极多,这些事也都有凤尚仪亲自打理,我们商量决定的事只是我的分内之事,我自然不能越俎代庖……”

  “殿下是太夏皇室贵胄,身份何等贵重,这是皇子府,可不是那些穷乡僻壤没见过世面的小门小户,什么规矩都没有,想要怎么样就要怎么样,任何女子,想要见殿下,自然要听我安排……”皇子府的殿前尚仪冷哼一声,语带讥讽的说道。

  穆雨长老还想说什么,却被兰云曦抬手阻止了,“在飞舟上这些****也累了,就去沐浴更衣,稍作休息也好……”,说完这话,兰云曦平静的看着那个凤尚仪,“哪里可以沐浴,请带我过去就是……”

  凤尚仪冷哼一声,说了一句,“跟我来”,转身就走,兰云曦看了穆雨长老一眼,也随着那个女官一起离开。

  皇子府的管家也不多说什么,只是使了一个眼色,让身边的一个下人带穆雨长老去偏厅休息。

  穆雨长老的拳头紧紧的捏着,心中充满了屈辱之感,但又作不得,只能憋在心里,看着皇子府的高墙和府中那些下人一个个眼高于顶的模样,穆雨长老心中又忍不住有些悲凉,穆神长老在时,怀远堂何等风光,穆神长老就算在轩辕之丘,都是太子殿下的坐上之宾,连太子殿下都不敢轻慢,处处以礼相待,以兄弟相称,连轩辕之丘的皇家庄园都能说送就送,这穆神长老一不在,堂堂怀远堂的家主长老,来到这大唐城中的皇子府,都要受几个下人的奚落侮辱……

  这是谁的错,是张太玄吗,可张太玄已经死了,再说又有何意义,是穆神长老吗,可想到张铁,穆雨长老心中都生不起半点怨恨,不说穆雨长老,怀远堂中众位长老私下聚在一起,说起穆神长老,想到的都是穆神长老的好,而没有一点坏,仔细回想,从进阶骑士以来,穆神长老在怀远堂中,功劳最大,奉献最多,吃苦最多,却毫无怨言,也从不争权夺利,穆雨长老能做到的一些事情,就连家主都做不到,想起穆雨长老被逼自立金乌堂,怀远堂中的诸位长老都是唏嘘至极,又心有愧疚。

  皇子府内的一个小人带着穆雨长老在皇子府的回廊之中走着,刚刚走了一会儿,还未到偏厅,迎面就走来一个人,看到那个人,带路的皇子府的下人连忙让开中路,走到一边,穆神长老想着心事,只是看了那个人一眼,起初也没在意,只是在两个人交错而过的时候,那个人的身体突然横了过来,直接就用肩膀向着穆雨长老撞了过来,势大力沉,凶猛之极,连退避都来不及。

  穆雨长老心中一凛,然后一怒,整个人的身体在刹那之间,也反应了过来,肩膀一沉,也不退让,也撞了上去。

  “砰……”的一声闷响,然后“蹬蹬蹬”的三声脚步,那个人的身体丝毫未动,穆雨长老的身体却直接被撞得往后接连退了三步,半边身子麻,整个人的气血一阵翻涌,胸口闷,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脸色直接就变了……

  大地骑士,那个人是大地骑士,一直到两个人的身子撞在一起的时候,穆雨长老才反应了过来。

  那个人面带冷笑的着看着穆雨长老,嘴里说的话似乎是在道歉,但更像是讽刺,“不好意思,刚刚走路没注意撞到你了,你没事吧,用不用我扶你……”

  穆雨长老紧紧的闭着嘴巴,把那一股翻涌上来的气血强自咽了下去,双眼死死的盯着那个人,挺起胸膛,“我没事……不知道阁下何人?”

  “哈哈哈,我叫蒋封,只不过是殿下身边的一个小小的护卫!”那个大地骑士又上下打量了穆雨长老一眼,抱起了膀子,眯着眼睛,明知故问,“我听说怀远堂中来了一个长老,与皇子府的刘管家处处针锋相对讨价还价寸步不让,威风得很哪,那个人就是你吧……”

  “不错,我就是怀远堂的张穆雨,不知你有何指教!”穆雨长老昂着头,毫不畏惧的与蒋封对视。

  所谓的输人不输阵,哪怕是面对大地骑士,穆雨长老也毫无畏惧,气势十足。

  “嘿嘿嘿,没什么指教,只是皇子府规矩森严,高手如云,许多地方不能乱闯乱动,外来的人,走路还是小心一点,最好是入乡随俗,客随主便,这里可不是幽州,更不是怀远堂,像怀远堂那样小门小户的家中规矩和脾气,最好不要带到皇子府……”蒋封阴测测的说着,在看了脸如铁板的穆雨长老一眼之后,自己笑了笑,就往前走了,一边走还一边摇着头,嗤笑了一声,“怀远堂,哈哈……”

  穆雨长老脸色涨红,几乎要忍不住转身朝那个蒋丰扑了上去,只是这个时候,自己若闹起来,占不到理不说,自己一死也不足惜,但对兰云曦和怀远堂恐怕就是雪上加霜,这么想着,想到此刻正孤身一人在皇子府的兰云曦,还有风雨飘零的怀远堂,穆雨长老只能咬着牙,紧紧捏着拳头,把这一口恶气给咽了下去。

  那偏厅在一个冷清之处,来到偏厅之中,穆雨长老站在偏厅的窗口,看着偏厅外那几只躲在偏厅外面瓦檐下的几只麻雀,心中又悲又气,在侍女上了一杯茶刚刚退下之后,刚刚被强自压下去的气血再次翻滚起来,穆雨长老终于忍不住,一张口,一口血就喷了出来,落在偏厅外面花园的雪地上。

  屋檐下的几只麻雀被惊得飞了起来,扑棱着翅膀飞走,而雪地之上,却留下了一抹刺眼的殷红……

  穆雨长老没有注意到,在那几只麻雀飞走之后,其中的一只麻雀还在偏厅外面的花园之中盘旋了两圈,死死的盯着地上那殷红的血迹看了看,随后才飞走……

  ……

  兰云曦被凤尚仪带到了一处浴室,浴室之中,早已经有几个宫装侍女正严阵以待。

  皇子府中的女人,都是百万之中选一,哪怕只是几个侍女,若只论身材容貌,也是不输兰云曦的绝色佳丽。

  兰云曦一来,那个凤尚仪使了一个眼色,几个女人互相看了一眼,就走了过来,从上到下,将兰云曦身上的穿戴全部脱光,一件不剩,虽然又让兰云曦入浴池洗浴,在洗浴完后,兰云曦上来,那几个侍女借着帮兰云曦擦水的功夫,更是将兰云曦的身上身下每寸皮肤都细细检查了一遍。

  这个过程,那个凤尚仪就像一个考官一样,一直站在一边,用严厉挑剔的眼神,一寸一寸的在兰云曦的身上巡视着,一直到几个侍女把兰云曦身上的水汽被擦干净,那个凤尚仪才点了点头,用刻板的语气点评着,微微点着头,“皮肤光滑如凝脂,没有胎记,没有疤痕,身体自带异香,毛柔软而不杂乱,双腿并拢之后腿中无隙,纸插不进,****坚挺但不开阔,若是****开阔,那就是****之相,不能侍寝殿下,腰肢柔软而不贫薄,能旺子嗣,可以留子,女子身上三十六种不吉之痣没有一颗,倒是三十六颗吉痣有一颗贵子之痣在腹上,不错,不错……”

  此刻兰云曦心中想法无人能知,只是凤尚仪说完之后,她才冷冷的开口问道,“现在可以了吗?”

  “你手臂上的守宫砂尚在,但还是要检查一下,将来要服侍殿下的女人,身子要必须干净,不能失贞,哪里有床,你躺下,打开双腿,我要检查一下……”

  兰云曦躺下,凤尚仪亲自走了过来,在仔细检查了一番之后,才让兰云曦重新穿起衣服来。

  这个过程,兰云曦一直睁着眼睛,看着房间的屋顶,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在重新梳妆一番之后,兰云曦才见到轩辕无极。

  ……

  轩辕无极穿着一身皇子的服饰,高坐在房间的主位之上,凤尚仪带着兰云曦一进来,轩辕无极就目光灼灼的就把兰云曦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等到凤尚仪走到他的身边,在他耳边低低耳语了几句之后,轩辕无极的脸上出现一抹奇异的笑容。

  “没想到张太玄还有如此国色天香的女儿,不错,不错……”轩辕无极大笑起来。

  在轩辕无极那极具侵略的目光下,兰云曦正襟危坐,脸色如水,不喜不怒,凛然不可侵犯,“殿下过奖了,我这次的来意,想必殿下也清楚了!”

  “说吧,你有什么条件?”轩辕无极看着兰云曦,无所谓的问道,除了眼神有些放肆之外,整个人却也没有表现得有多急色,很有皇子的风范,对皇子来说,所谓的女人,那是从来都不缺的。

  “我若下嫁殿下,还请殿下追封我父张太玄为国公!”

  “哈哈哈,这简单!”轩辕无极毫不犹豫的就同意了,活人的荣誉不好给,而死人的荣誉,只要与皇室结亲,成了皇帝的亲戚,要追封张太玄一个国公的话,根本没有任何困难,“还有呢?”

  “一个孩子一座时间之塔,这就是我为殿下延续血脉的报酬……”兰云曦平静的说着,这种时候,她在把自己拿到台上与别人讨价还价,这本应该是羞耻之事,但兰云曦的脸上,却平静得可怕。

  “哈哈哈,你不觉得这个代价有点过高了么?”轩辕无极笑着问道,语气却有点冷。

  “若是别人这个价格自然有些高,但这对殿下来说却不高,如果那孩子可以完全继承殿下的先祖血脉而且再能突破,那么,殿下的血脉子嗣强于太子的血脉子嗣,这难道不是天意么?太夏的九五之位,在皇室之中,难道不是应该由可以延续这最强血脉子嗣的人来继承吗?”

  轩辕无极的眼中爆起一团精光,盯着兰云曦,兰云曦也毫不示弱的和轩辕长缨对视,足足半分钟后,轩辕长缨的目光才缓和了下来,“你胆子很大!”

  “我若胆子不大,又岂敢嫁入帝王之家!”

  “好,我同意了,几座时间之塔而已,还有什么条件吗?”

  “长风商团要成为皇商!”

  “可以!还有吗?”

  兰云曦想了想,终于摇了摇头,不知为何,所有的目的达到之后,心里却一阵莫名的空虚。

  “那好,就这么定了吧,婚期我这边订好之后会通知你,应该就在今年年内了!”轩辕无极看着兰云曦,突然笑了起来,一下子岔开了话题,“你现在算是我的未婚妻,你这次来大唐城,就多呆两天,29号,陪我一起去冬狩吧!”

  29号,冬狩——兰云曦微微一愣,这个时间,是兰云曦一直在极力回避的,她却没想到轩辕无极会在这个日子冬狩。

  “这一天是好日子啊,这是今年的最后一次冬狩,我就喜欢看那些爪牙锋利的困兽在雪地之中走投无路徒劳挣扎的模样……”轩辕无极笑着,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

  和轩辕无极的见面极短,前后只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这次的“交易”,就已经彻底谈好了。

  离开轩辕无极的时候,兰云曦的感觉就像自己的整个人空了一样,什么都谈好了,但兰云曦心中却没有半点喜悦,这感觉,不像是得到了什么,而像是失去了什么。

  再次见到穆雨长老,兰云曦才现穆雨长老的脸色有点不好。

  “怎么了?”

  “没什么!”穆雨长老摇了摇头,什么话都不说,因为在穆雨长老的眼中,兰云曦的脸色同样也不太好,“我们回去吧……”

  “嗯!”

  两个人重新上车,向着包下的酒店驶去,在车上,兰云曦把刚才见面的过程和穆雨长老讲了一遍,还说到了轩辕无极邀她两天后冬狩的事情。

  不知为何,听到这个消息,穆雨长老也觉得有些别扭。

  “小姐你若不想去,我们就回幽州……”

  “打猎而已,我为什么不去啊……”兰云曦看着窗外的景色,幽幽的说道,“或许这样,时间还过得快一点!”

  车内沉默了半天,穆雨长老才幽幽开了口,“穆元长老和穆雷长老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到戈壁阴海了,亲自观战,若有什么消息,他们会第一时间通知我的……”

  兰云曦偏着头,紧紧抿着嘴,看着车窗外大唐城的雪景,一声不吭,只是脸色,却像外面的雪花一样,一下子就煞白了起来……

  (未完待续。)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