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五十四卷 第四十三章 恩怨情仇

  祭坛的地面上,是大型的符文阵列,那些符文密密麻麻如千千万万的蝌蚪,就在地面上,而整个祭坛的中间位置,却是一个大鼎,在祭台的四个角落之中,还有四个小一些的鼎。Ω Δ

  阴阳宗的许多神将被带到这里都显得有些慌乱起来,但也于事无补,眨眼的功夫,所有阴阳宗的神将就被锁在了那些铜柱上,根本无法挣扎。

  祭坛中间的大鼎和四个角落的小鼎被点燃,如鬼火一样绿色的火光从五个鼎中升腾而起,特别是中间的那个大鼎之中的绿色火光,更是腾起一丈多高,把周围固定在铜柱上的阴阳宗一干神将那惨白的的脸色都映得一片碧绿。

  “你们想要干什么,我是阴阳宗的宗主,有什么冲我来,放了他们!”

  被锁在铜柱上的赢沧海转过头,对着张铁化身的姒总管大叫了起来,他这么一叫,倒有不少阴阳宗的神将用敬服的眼光看着他,那眼神之中只有几个字——果然不愧是宗主!

  “不用叫,你叫也没有用,你们阴阳宗谁都跑不掉,你也一样,最后只能成为我们傀儡!”张铁阴测测的说道。

  虽然不知道赢沧海与薛玉秀之间的纠葛到底是真是假,不过这个时候赢沧海在这里能吼上这么一嗓子,三分是宗主的担当,七分却还是心计,这种时候,赢沧海这么说,除了还想在阴阳宗的一干神将面前示恩与维持自己的权威之外,还有何鸟用,如果他有救阴阳宗的办法,也不用等到现在了,张铁洞若观火,心中却暗暗叹了一口气,要成为一宗之主,没有心计不成,而若是心计太多,那也绝不是好事,难有大的格局,这一点,看看赢沧海就知道,或许阴阳宗的这一劫,早已经注定了。

  “傀儡?你能否说的明白一点,就算要死,也让我们阴阳宗的一干人做一个明白鬼?”那个被固定在苏海媚旁边的红衣美妇一下子开了口。

  这个红衣美妇,正是姬月蓝的师傅,阴阳宗中的太上长老英飞琼。

  “英师姐不必问了,你们现在的都中了一种叫做金魂符毒的奇毒,要解毒就要圣祭,而在圣祭之后,你们也就身不由己了……”一个声音从大门那里传了过来,随着这个声音到来的,正是穿着一身华丽**黑色裙装,脸上的妆容画得有些妖冶的薛玉秀。

  黑色的裙装穿着薛玉秀,透露着一丝决绝的信息,似乎是祭奠,也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一脸冷意的钱长青也走在薛玉秀的旁边,身边还跟着两个黑袍神将,刚刚出现在地牢之中的周白飞却不在那两个神将之中。

  看到薛玉秀这个时候出现,阴阳宗的一干神将都哗然了起来,钱长青这个时候却仿佛成了陪衬一样,被人忽略了,所有阴阳宗神将的眼光,都死死盯着薛玉秀,一干人神色各异,有的人震愕,有的人红着眼,还有的人咬牙切齿。

  “薛玉秀,你这个叛徒……”赢沧海破口大骂起来。

  “薛师妹,你怎么……”英飞琼满脸不敢相信。

  苏海媚则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咬着牙,眼神往周围看了一眼,眼神之中也慢慢多了一层灰色,张铁到这个时候还没有与她联系,让苏海媚在这个时候也不由心中的那一份希望不由黯淡了一些,而她不知道的是,她心中的这份黯淡表现在脸上的那丝绝望,才是张铁希望看到的。

  对阴阳宗一干神将的表现和惊呼,薛玉秀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整个人高傲的抬着头,心如铁石。

  这种时候,张铁决然不希望出一点差错,以薛玉秀和钱长青等人的眼光,要是看到苏海媚的脸上和眼中还有希望的光彩,让这么两个人有了提防,那才是会真正增加自己行动的难度,特别是钱长青,这个人是最大的变数,就连张铁都没有把握能在短时间内可以把这个半圣高手解决,而自己和这个人的战斗一旦拖延或者这个人还有后手,那就大事不妙了。

  除了这几个人之外,张铁还现阴阳宗中那个穿着蓝色裙装,曾经被薛玉秀称为华师妹的女人脸上的表情复杂之极,远远比赢沧海与苏海媚等人要复杂,那个女人想开口,但却犹豫了一下,脸上有惭愧,纠结,悲痛混杂起来的神情,随后,那个女人转过头,看了一眼同样被固定在铜柱上的另外几个人——那几个人,是赢沧海和她生下的一个儿子还有两个女儿,这一家五口,都是神将,也是阴阳宗的第一家族。

  “见过钱护法,薛长老……”看到钱长青和薛玉秀两个人走了过来,张铁连忙上前躬身迎接,一脸招牌似的微笑,“没想到两位来得如此快……”

  “有劳姒总管!”钱长青环视一周,满意的点了点头,“不知道姒总管准备得怎么样了?”

  “钱护法放心,天魂香我已经准备好了!”

  “那就开始圣祭吧!”说完这话,钱长青才转过头,脸上肌肉微微抽动了一下,看了薛玉秀一眼,“薛长老觉得呢?”

  “那就开始吧……”

  “好的!”钱长青挥了挥手,祭坛内的一干青龙殿的侍卫立刻就全部退了出去,他身边的两个黑袍神将则关起了大门,像门神一样一字排开守在门口,钱长青和薛玉秀两个人和张铁一起走上了祭坛。

  从进来之后,两个人就没有再和阴阳宗的一干神将说过什么话,也对阴阳宗一干人的反应视而不见,因为在两个人看来,都没有必要了——谁还会要跟案板上要下锅的咸鱼聊天呢?

  “姒总管,请……”来到祭坛之上,钱长青客气的对张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张铁也不再说什么,就在阴阳宗一干神将目光的注视下,直接朝着祭坛中心的那个燃烧着绿色火焰的大鼎走去,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玉盒,然后从玉盒之中拿出一块拇指大小,光彩璀璨的东西,正要投入到大鼎的绿色火焰之中。

  就在这时,刚才那个脸色复杂的穿着蓝色裙装的美妇突然泪流满面,看着薛玉秀,一下子开了口,“薛师姐,我知道你恨我,也恨赢沧海,当初罗师兄之所以出事,就是被赢沧海故意给武皇神殿泄露了行踪,赢沧海是害死罗师兄的罪人,你要找我们报仇,那是理所当然,可是你又何必把整个阴阳宗拖入到火坑,这阴阳宗,并不是我们几个人的阴阳宗,也是罗师兄当初拼了性命想要保护的阴阳宗啊,我们几个师姐妹之中,罗师兄最喜欢的人就是你,哪怕成为神将,将来也总有一死,你这样做,将来九泉之下,还有何面目去见罗师兄?”

  “华美娟,闭嘴,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赢沧海整个人一下子脸色涨红,怒吼了起来,声音比刚才一下子大了何止十倍,他挣扎着,似乎想要向那个蓝裙美妇扑去,但但却无法挣脱铜柱的束缚。

  这一刻,不说张铁一下子停了手,就是阴阳宗的一干神将,都目瞪口呆,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突然之间爆出了这个消息的华美娟和瞬间失态的赢沧海。

  薛玉秀原本已经冷漠如冰的脸上,也微微动容了一下,但还是一语不。

  “哈哈哈,有趣,有趣啊,没想到在这种时候还能看到阴阳宗的一干好戏……”钱护法突然大笑了起来,用戏谑的眼光看着阴阳宗一干人。

  “钱护法,这个……”张铁看了钱护法一眼,然后瞟了一眼自己手上拿着的那块天魂香。

  “姒总管稍等片刻也无妨,这种好戏,可不是每次都能看到的,薛护法想必也喜欢听听他们接下来还要说什么……”

  有了钱长青这句话,张铁就干脆不动了,就站在那个铜鼎旁边,看着阴阳宗内部在这种时候突然爆出来的内讧,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正是人性之中善与恶最容易暴露的时候。

  “我没有胡说,赢沧海,我们两个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你真以为当初你做的事情我真不知道么?”华美娟泪眼婆娑的看着赢沧海,目光有恨,有爱,也有怜悯,“你睡着之后不说梦话,但有几次,在梦中,你却害怕罗师兄来找你算账,你在梦中说的那些话,我都听到了,我只是没有告诉你而已,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这戏还有必要演下去么……”

  面对枕边之人的控诉,赢沧海的脸色瞬间灰败,嘴唇颤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薛玉秀笑了笑,凄凉而又冷漠,那笑容就像破碎的冰,语气同样带着一丝寒意,“都这个时候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以为你说了这些,我就能放过你们吗,罗师兄死了,这阴阳宗对我来说也早就名存实亡了,姒总管,开始吧……”

  “等一等!”华美娟看着薛玉秀,泪流满面,“薛师姐,你无论怎么对我们我们都没有怨言,可是,难道你忍心把罗师兄留在这个世间唯一的骨肉都要毁去,让罗师兄在这个世间半点东西都留不下来么?”

  “华美娟,你知道你说什么?”薛玉秀的冷漠和平静在这一刻终于被摧毁了,她的脸色一下子变了,瞪着眼睛看着华美娟,整个人的身子都在颤抖着,一只手的拳头已经紧紧握了起来,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震惊,“你说罗师兄还有骨肉?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薛师姐,我们几个师姐妹中,喜欢罗师兄的,不止是你一个人!”华美娟这个时候的声音似乎平静了下来,“我知道罗师兄喜欢你不喜欢我,但我对罗师兄同样无法自拔,薛师姐应该还记得,在罗师兄那次出任务之前,曾在千幻谷之中做最后的历练,那个时候,正是我值守千幻谷,有一天晚上,我现罗师兄在千幻谷中为幻境所困,于是我就装扮成你的模样,悄悄进入千幻谷之中,与罗师兄缠绵了一宿,因为在幻境之中,罗师兄没有认出我的本来面目,还把我当成了你,那一夜之后,我就已经珠胎暗结了,怀了罗师兄的骨肉,当时我已经有所感应,就告诉了嬴师兄,嬴师兄吩咐我,让我把那个孩子生下来,取名叫怀玉,薛师姐知道为什么罗师兄要把那个孩子叫怀玉吗,因为他一直以为那天晚上的那个人是你,他想永远都能记住你,因为那天晚上还不知道将来生的是男是女,所以就取了一个男女都能用的名字,而且罗师兄还想让你和他生的孩子将来接替他,做阴阳宗的宗主……”

  “华美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赢沧海再次怒吼了起来,双眼通红,额头上布满了青筋,如受伤的野兽一样的大叫,那铜柱,在这个时候,成了兽夹一样,把他夹住了。

  在赢沧海的怒吼之中,薛玉秀和阴阳宗的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在了一个男性神将的脸上,那个男性神将,正是刚才在地牢之中大叫姜若馨名字的那个男人,此刻,那个人同样如遭雷击,目瞪口呆,只是摇着头,看着华美娟,“不,这不是真的,妈妈,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怀玉,这是真的,你不叫赢怀玉,而应该叫罗怀玉!”对赢沧海和自己儿子的反应,华美娟什么都没说,她只是凄凉一笑,转过头,依然看着薛玉秀,“我知道我比不上你,原本我是想要用这个办法把罗师兄抢来的,我准备等罗师兄在执行完任务回来之后就像罗师兄摊牌,告诉他那天晚上和他在一起的是我而不是你,在知道我怀了他的孩子之后,以罗师兄的为人和性格,绝对不会不要我,只能娶我,但是我没想到的是,那一次的任务,最后回来的是赢沧海,我知道赢沧海一直喜欢我,但我腹中又怀了嬴师兄的孩子,那个孩子不能没有父亲,更不能一生下来就要被人鄙视,所以我才嫁给了赢沧海,我还要让那个孩子将来完成罗师兄的遗愿,成为阴阳宗的宗主……”

  这样的剧情,让张铁在一旁听得都呆住了,这门派之中的恩怨纠葛,爱恨情仇,实在让人唏嘘不已,摩天之界可没有相耳之术,所以,张铁只是在那个年轻神将的耳朵上看了一眼,再看了赢沧海一眼,就知道,那个此刻叫“赢怀玉”的男人,的确和赢沧海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

  赢沧海害死了罗师兄,可赢沧海最后却成了罗师兄死后的接盘侠,把罗师兄留下的骨肉当做自己的儿子养大了,连名字居然都是罗师兄留下的,这其中因果,谁人能说得清。

  这些年一直在阴阳宗内风光无比的赢沧海在这个时候却成了整个阴阳宗里面最卑微可怜的一个人。

  姬月蓝和姜若馨,还有两个人的师傅苏海媚和英飞琼,这这一刻都只能默然无语,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整个祭坛之中,只有赢沧海野兽一样的嘶吼声和喘息声在回响着。

  不知什么时候,薛玉秀已经闭上了眼睛。

  “啪……啪……啪……”钱护法拍起了手掌,“精彩,精彩,实在太精彩了……”钱护法用带着一丝诡异之色的眼光看着闭着眼睛的薛玉秀,“薛长老,你看现在……”

  “薛师姐……”华美娟撕心裂肺的叫了一声。

  “现在和我说这个,晚了……”薛玉秀的眼睛重新睁开了,眼中古井无波,她只是冷冷一笑,对着张铁说了一句,“姒总管,已经耽搁了一些时间,现在可以开始了吧……”

  张铁不再说话,只是把手中的天魂香投入到了那个大鼎之中。

  在张铁退到祭坛之外的时候,一股金色的气息,如雾气一样,在绿色的火光之中,就从那个大鼎之中升腾起来……

  (未完待续。)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