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五十五卷 第十一章 雨中援手

  从娲皇城走到城内,仅仅穿过那隧道一样的城门入口,就用了张铁半个小时的时间。? ?

  张铁信步而走,不急不慢,而许多第一次娲皇城的年轻人在门洞里就忍不住奔跑了起来,朝着入口冲去。

  半个小时后,张铁眼前终于大亮,从城门隧道里走了出来,进入到了娲皇城。

  出现在张铁面前的,而且正对着城门入口的,是一个方圆差不多有两平方公里大的广场,广场上的的地面都由青石铺成,一条宽阔的大道环绕着广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环岛,从南边,北边和东边三个方向延伸出去,通向远方,而在广场更远处,张铁看到的是连绵的群山,还有村庄。

  在来摩天之界前,轩辕之丘已经是张铁无法想象的最巨大的城市,但整个轩辕之丘的面积,也就1oo多万平方公里,而眼前的娲皇城的面积,却比轩辕之丘还要大上十倍,住在娲皇城的人口就过四亿,整个娲皇城简直可以自成一国。

  坐着蜥车进来的人早已经驾驶着蜥车奔行在那大道之上,朝着远处飞去,张铁刚才在入城口那里看到的那辆要去虎陀山找黑手阎罗扁衡的蜥车早已经消失了。

  广场上人潮如织,那些第一次进入到娲皇城的年轻人们,都一个个聚集在前面的广场上,到处转悠,好奇的打量着这传说之中的娲皇城。

  广场的核心区域就有一片商业区,衣食住行什么都有,颇为热闹,那个商业区中好像还有几个车行,不断有大车从那里出来,也有人直接在哪里骑着飞蜥离开。

  就在那片商业区的周围,还有许多人,直接在哪里举着牌子,高声吆喝,在招募人手,

  张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进入到娲皇城,他就感觉娲皇城中空气里面蕴含的那种清新的灵气,比外面还要高出一倍,如果一个人能常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之中,身体素质也一定会强上一筹。

  张铁抬头看了看,天空之中,白云飘飘,但就在那高空之中,张铁却感觉到了有着一股无形的奇异能量笼罩着整个娲皇城,那股能量从娲皇城的城墙上散出来,遍布四方,在天空之中交织成一个无形的结界,一旦有人从天空之中穿过那道结界,就能被感知到,有可能还会遭到城墙上某些隐藏手段的攻击。

  就在刚才穿过城门隧道的时候,张铁就感觉那隧道之内流动的那些符文大有名堂,自己的身体是在穿过了一重重的扫描,才得以进入到娲皇城。

  这娲皇城传说是魔族禁地,果然非同一般。只是不知道……这些手段,能不能现被金魂符毒控制的暗皇神殿的那些人。

  “叔叔,娲皇城的地图要么……”就在张铁打量着娲皇城,暗暗思量着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衣角被人拉动,一个十一二岁,一脸激灵的小男孩已经从人群之中窜到了他的身边,用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张铁,推销着他手上拿着的一份卷起来的娲皇城地图。

  张铁笑了笑,和气的问道,“多少钱一份?”

  张铁的脑袋里虽然有复制出来的摩天之界的地图,但那个地图比起娲皇城的地图来说,精细程度上还有所不及。

  “一个紫晶币一份……”看到张铁问价,那个出一个价格。

  这个价格,相对于娲皇城的面积来说,已经非常的昂贵。

  “这个价格有点贵啊!”张铁一脸认真的看着那个小男孩,变了的声音瓮声瓮气的,带着一股憨直的感觉,“你知道去虎陀山怎么走吗?”

  “要是你买我一份地图,就知道虎陀山怎么去了啊,要是没有地图,娲皇城这么大,你摸来摸去的要找一个地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小男孩察言观色,继续鼓动着张铁买他的地图,“你去虎陀山,是要去治病还是想要去学艺?”

  “啊,你还真知道啊?”张铁诧异的看了小男孩一眼。

  “当然,来娲皇城又想去虎陀山的人,基本上不是去治病就是想去学艺,不过去虎陀山的人太多了,你要不抓紧时间,在路上耽搁,那可划不来了,”小男孩吸了吸鼻子,扬了扬他手上的那份地图。

  “那好,你的地图我买了……”张铁假装思索了一下,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一个紫晶币,从小男孩手上把那份地图买了过来。

  拿到张铁的紫晶币,小男孩瞬间就跑了个没影。

  张铁打开地图,眼睛往地图上一扫,对整个娲皇城的地形,就已经了然于胸,虎陀山离这里也就6oo多公里,有大道直通虎陀山,只要认准道路,几乎不怎么绕,就会到了——张铁这才知道那个小家伙为什么拿到钱就跑了,原来是怕自己反悔啊。

  张铁笑了笑,收好地图,认准方向,拔腿就走。

  穿过那个大广场就到了娲皇城的一条大道上,娲皇城内所谓的大道一条条都是5o多米宽平整得几乎看不到一丝缝隙的青石路,也不知道是怎么修建出来的,路的两边绿树如荫,每隔一段距离,还有供人休憩的凉亭,大道上,有的人坐车,有的人骑着飞蜥,还有的人,则在路边飞奔起来,度也只是比飞蜥稍微慢一些而已。

  摩天之界的人体质强悍,人人生下来就相当于太夏的九级战士,所以赶路这种事,在摩天之界,除了可以用坐骑之外,还有跑这种办法,许多人是直接撒开脚丫就大步流星的在路上奔跑起来,一个成年人,一天的跑个四五百公里,完全不在话下,要穿过娲皇城的话,无论从南到北还是从西到东,只要不偷懒的话,十天也就够了。

  许多人甚至还可以和同伴一边奔跑,一边聊天。

  张铁也加入到了“跑路”的人群之中,度不快也不慢,只是普通水准,朝着虎陀山跑去。

  ……

  入夜的时候,张铁穿过一片片的村镇之后,已经跑了三百多公里,天色黑下来的时候,路上的人已经少了,不少原本在路上跑着的人都已经在沿途的酒店客栈之类的地方留了下来,准备过夜,而张铁却依然没有停下,他准备连夜赶路,在天亮之前,就赶到虎陀山。

  这点路途,对张铁来说,实在不算什么,连毛毛雨都算不上,这一路赶来,他都如闲庭信步欣赏风景一样,这种纯粹的奔跑,对张铁来说,反而让他想起当初在黑炎城试炼的时候那种可以一个人放肆奔跑在山谷和原野里的日子,别有一番乐趣。

  老天爷似乎也不想让张铁太惬意,天色刚刚黑下来之后,天空之中惊雷一响,然后,只是几息的功夫,豆大的雨点就哗啦啦的下了起来。

  黑夜之中,雨一下,水汽一起,那路上就变得一片迷蒙,只有在闪电划过夜空的时候,那黑夜才骤然一白。

  就在前方,一辆蜥车歪倒在了路边,一个车轮已经离开了车厢,拉车的两匹雄壮的飞蜥已经被拉到一边的树上拴住,刚才张铁见到的那个大汉正一脸焦灼的蹲在地上,浑身湿透,正有些狼狈的摆弄着车轮,而在路边的一颗大树下,一个中年女子正撑着一把伞,和一个穿着白裙的女子躲着雨。

  穿着白裙的女子头上戴着一顶罩笠,罩笠上一层白纱垂下,完全遮住了她的面孔,只是虽然这样,但那个女子往树下一站,整个人却依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在那蒙蒙的雨雾之中,如幽谷百合,绝世而独立。

  在张铁跑到这里之前,那个蹲在路边修车的壮汉已经现了张铁正跑来,壮汉从地下站起了身,拿起了两把板斧,瞪着跑过来的张铁。

  张铁开始的时候没有停下,直接跑了过去,那个壮汉的神经也微微一松,手上拿着的巨斧稍微垂了下来,只是张铁在跑过去几十米后,张铁又一下子停了下来,而且转过身,小跑着那几个人走过来。

  看着走过来的张铁,拿着巨斧的那个壮汉的身体已经绷紧,巨斧的斧刃已经下垂,微微往后扬起——这已经是要攻击的姿势。

  张铁却像是没有看到那个壮汉的反应和警惕一样,他走过来的时候,没有看人,而是先蹲在地上认真看了看那辆车,“这是车的转轴里面的滚珠坏了,崩坏了衬套,造成左右轮不平衡,最后弄得一个轮子差不多要跑出来,这车应该有修车的工具吧,拿来我给你看看……”

  拿着巨斧的壮汉微微一愣,随后也就一语不,放下巨斧,把自己脚边的一个工具箱推到了张铁的面前。

  张铁打开工具箱,拿出东西,就开始麻利的把车厢地下的那根车轴换下了下来,然后熟练的一阵搬弄,车轴上的轴承也被张铁取下,再把轴承分解开,把一个个的滚珠用专用的工具从里面逃出来,用布擦干净,挑出坏的滚珠,然后从备用的工具之中找出几颗好的滚珠,重新替换一遍,抹上油,然后又一颗颗的装到轴承里。

  天上还下着雨,张铁在修着车,那雨滴就落在了张铁的身上,眨眼的功夫,就把张铁的衣服打湿了一片。

  “吴妈,去给这位公子遮一下雨,我这里淋不到的……”那个用面纱遮住自己面孔的女子幽幽的说道,她旁边的那个中年女子看了她一眼,就移步到张铁面前,把伞遮在了张铁的头上。

  张铁专心的修着车,这车的这点问题,对张铁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中的张铁现在已经是神匠,是可以空手缔造出机械文明的牛人,就算是以张铁以前在诺曼帝国当大头兵时的水平,修理这么一点问题,也是手到擒来就解决了。

  摩天之界的展路线并不太重视机械之类的东西,这车的底盘和轮子之类的构造也相对简单,避震弄得非常粗擦,只是在车厢底部有两条俗称扁担梁的构件,这种构件,在张铁来的太夏,那是用在拉货的货车上用的东西,非常低级,这种蜥车上能有一个金属轴承衬套的车轮结构,已经不容易了。

  在张铁眼中,这蜥车的结构简直还没有他那几个儿子在家中的玩具复杂,实在太简单,但在其他几个人的眼中,看着张铁熟练利索的摆弄着那一个个车上的零件,把有问题的地方修好,都感觉像是在变戏法一样,一个个的眼中都充满了惊奇。

  开始的时候,那个壮汉看着张铁的眼中还有一丝警戒,但慢慢的,那个壮汉眼中的警戒之色也消失了,开始主动在一旁配合起张铁来。

  只是几分钟的功夫,张铁就把下下来的东西修好之后重新组装了上去,而且还调整了一下那两条减震的扁担梁,然后他让那个壮汉把那一两吨重的车抬起,然后他把倒在地上的那个车轮重新装了上去。

  张铁翻了翻那个车上的工具箱,抬起了头,对壮汉说道,“糟糕,这里没有备用的车轴衬套,没有衬套的话,这个轮子跑着跑着还是会掉下来,原来的车轴衬套呢?”

  “啊,衬套,什么衬套?”壮汉一脸迷茫。

  张铁摇了摇头,放弃了解释,这个壮汉看样子对机械之类的东西完全一窍不通,和他再说多少估计也没有,于是直接问了一个问题,“你们的车辆是在哪里现出问题的?”

  “就在前面,几里外的路上……”一直沉默着的那个帮张铁

  “那坏了的那个衬套,应该就掉在路边了,你们等一下,我跑回去看看……”说完话,张铁也不等那个壮汉再说什么,直接冲到雨里,又朝着原路跑去。

  十分钟后,张铁已经冲了回来,浑身湿透,不过他的手上,却拿着一个已经变形断裂的车上的零件。

  张铁从工具箱中找了一把锤子,一番敲敲打打之后,那个变形断裂的衬套又慢慢的变得规整起来,然后张铁再把那个衬套重新装了上去。

  “这衬套已经坏了,跑不了多久,不过在再坚持一两天应该还没有问题,等你们到了客栈或者是路过那些村镇,再找人帮你们换一个新的就好!”张铁说着,把那些工具重新装到工具箱里,塞到了车底座下。

  “多谢了……”那个壮汉认真的对张铁说道,这个时候,那个壮汉已经可以确认,张铁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种歹人。

  “不用客气,帮个小忙而已……”说着话,张铁已经准备要走了。

  “据我所知,这条路前面只到虎陀山,公子这么晚在赶路,也要去虎陀山么?”那个面纱遮面的女子再次开了口。

  “不错,我也要去虎陀山!”

  “现在正在下雨,天色也已经晚了,这位公子若不嫌弃,可以和我们乘坐蜥车走一段路,我们此行,也要去虎陀山……”戴着面纱的女子平和的说着,那个吴妈想说什么,但被那个小姐看了一眼,也不说话了。

  那个壮汉也不反对,似乎是想张铁在车上的话,这车要再次出了问题,也能找得到解决的人,而且他感觉,张铁的实力,对他并不构成威胁,所以也就放松了下来。

  张铁看了看那个女子,坦然一笑,“好,那就叨扰了……”

  ……

  蜥车重新弄好,壮汉驾着车继续赶路,而张铁,却和那个小姐以及那个叫吴妈的女人,坐到了蜥车之内。

  壮汉一声鞭响,重新套起的蜥车,再次飞奔起来,朝着虎陀山而去……(未完待续。)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