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五十九卷 第九章 摄政王

  哪怕是在圣战之中一切从简,轩辕铸的继位大礼也在轩辕之丘持续了整整三天,从2月14日凌晨开始,一直到2月16日晚上才算告一段落。??

  2月14日,轩辕铸在一干太夏皇室宗亲的陪同下在大帝皇宫圜丘之内告祭天地。

  2月15日,告祭礼成,三公九卿率领朝武百官至圜丘相迎,曰,“告祭礼成,请即皇帝位”,轩辕铸就告别皇室宗亲,被朝武百官迎接至大帝皇宫天心门,太夏王公勋贵在天心门等候,当时在天心门的门口,有一金案,金案上面有天子冕服宝冠,看到轩辕铸到来,太夏王公勋贵一同恭请,“请服天子冠冕”,轩辕铸走到金椅前,由礼官为其穿好冕服,随后躬身,由张铁为其戴天子宝冠,随后张铁牵着轩辕铸,在满朝文武勋贵的簇拥下,从天心门走御道一直走到皇宫的九极大殿,轩辕铸接过由太夏皇室的圣阶供奉担任捧宝官递过来的太夏玉玺,直升御座,满朝文武百官勋贵长揖三拜,随后卷班。

  轩辕铸离开九极殿,诣太庙,奉上册宝,追尊母族金乌堂四代考、妣,告礼节性社稷。

  2月16日,百官勋贵上表称贺,轩辕之丘各国使节上国书觐见轩辕铸,一直到晚上,各国使节觐见完毕,轩辕铸将太夏玉玺交给张铁,正式委张铁摄政监国,随后轩辕铸离开九极殿,整个典礼继位典礼才算基本完成。

  自此之后,因轩辕铸还未成年,学习成长是第一要务,所以每个月就只有望日与朔日两天早上上朝缄口听政,其余时间,则在大帝皇宫之中学习,待轩辕铸二十岁正式冠礼之后,张铁还政,轩辕铸正式执政。

  ……

  黑铁历933年2月17日,一身王爷蟒服的张铁坐在大帝皇宫的九极大殿之内,看着云集在大殿之中的太夏三公九卿和满朝的文武百官和广南王等人,思绪万千。

  曾几何时,自己来轩辕之丘都只能隐姓埋名,偷偷摸摸,而现在,自己却站在了这代表太夏,也代表人族最高分的权力殿堂的最高处,回往事,简直犹如一场大梦。

  张铁的座椅,就在轩辕铸宝座的前面,比轩辕铸的九级台阶只低上一级,这是摄政王的位置,在轩辕铸不再的时候,张铁所在的地方,就是九极殿的最高处,俯视一切。

  太夏的满朝文武分左文右武站定,在张铁所在的大殿御阶之下,有八把椅子,大司马,大司空,大司徒,还有广南王,宣武王,敬天王,定西王,义安王等五个王爵分坐其中。

  大殿之中两侧,还有御阶之上,则分列着两排穿着明亮盔甲,雄壮威武的皇宫侍卫,这些侍卫,最低都是骑士。

  孟师道也坐在大司徒的位置之上,平静的看着张铁,张铁也平静的看着他。

  在轩辕铸登基之前的一天,“身体微恙”的孟师道终于恢复“健康“,参加了后面三天的大典,那三天之中,张铁已经看到过孟师道不止一次,不过双方都没有什么交流,今天算是张铁从摩天之界回来之后两个人第一次的正式见面。

  一个坐在高处,一个坐在低处。

  这是张铁摄政的第一天,九极大殿之内的气氛庄严无比,太夏的满朝文武个个都如孟师道一样,不管众人心中如何想的,但大家的脸上,却看不到半点的表情,不少人都已经注意到了张铁和孟师道在互相对视,两个人之间的气场有些微妙,不过却没有人开口,所有人,都在等着张铁开口。

  看着那一脸沉静的孟师道,张铁感觉自己就像在看着一团变化莫测的迷雾,张铁总觉得孟师道的眼神之中有一些让他难以看透的东西,在悄悄的,打量和审视着自己。

  孟师道很从容,甚至在知道自己来到轩辕之丘后,也没有表现出半丝畏惧和慌张。

  孟师道是太夏的大司徒,是朝中的三公,作为大司徒,孟师道闭关进阶圣阶之后击伤被廷尉府通缉的云中子,完全合乎法理情理,就算是张铁,也没有办法在这件事上找到孟师道的什么错漏之处,就算他知道孟师道可能和太乙老祖与神空祖师私下里一定有什么协议,但太乙老祖与神空祖师已死,他同样无法用这个理由去指责孟师道。

  三大宗门被俘虏的那些骑士根本不知道孟师道与太乙老祖等人的接触和协议,就算是九皇子轩辕烈那边,同样无法问出什么,因为自始至终,孟师道都没有和轩辕烈有过任何的接触,从上面这几点来看,孟师道完全无懈可击。

  三十多年前,张铁第一次回太夏,那个时候的吞堂在太夏就已经是一股巨大的势力,而现在,在孟师道担任太夏大司徒这些年间,吞堂在太夏的势力,更是飞膨胀,拜在孟师道门下的弟子和被吞堂那一套似是而非的仁义道德的理论蛊惑的人,难以计数,这些人,经过这些年,许多已经成为太夏基层甚至是中层的官员,触角遍布天下,有的甚至已经坐到刺史一级的位置,在太夏各州各郡各城,拥有了巨大的影响力,吞堂对太夏底层民众的影响,毫不夸张的说,绝对已经过了三大宗门,而这,也是张铁暂时没有动孟师道的原因。

  张铁现在不动孟师道,却不等于还能容忍孟师道继续坐在大司徒的这个位置上来给自己添堵添乱。

  为了尽早结束太夏的圣战,孟师道必须从三公的位置上下来,而且要离开轩辕之丘。

  ……

  “从我前些日子一到轩辕之丘,就听说孟大人身体抱恙,不知道孟大人这几天的身体好些了么?”就在太夏满朝文武的注视之下,张铁居高临下,平静的对着孟师道开了口。

  张铁的第一句话,就让朝武心中微微一紧,金乌堂和吞堂的恩怨,朝堂上,又谁人不知呢,张铁今日开口的第一句话就关心孟师道的身体是否“抱恙”,那可绝不是因为关心的原因。

  “多谢王爷关心!”孟师道微微一笑,“我前些年为了冲击圣阶,闭关的时候走火入魔留下一些病根,到现在还未彻底根治,时好时坏,有时难免精力不济,现在正值圣战的紧要关头,大司徒之位关系太夏全局,事务繁杂,我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再胜任大司徒这个职位,所以今天来,就是向王爷请辞大司徒一职的,在辞去大司徒后,我准备返回吞州,开一个学院,精研学问,继续参悟太古道德碑中的奥秘!”

  孟师道的话让张铁心中微微有点吃惊,张铁原本打算今天无论都要把孟师道给踢开,他早已经准备好了几个手段,正准备拿孟师道开刀,没想到孟师道居然主动请辞,急流勇退,这倒省得自己再费工夫。

  “准了!”张铁甚至半句客套和挽留的话都没有,开口两个字,就干脆利落顺水推舟的把孟师道身上的三公职位给剥了下来,孟师道都似乎被张铁噎了一下,但张铁却没有继续看孟师道,而是直接用盖棺定论的语气对着大殿之中的几个侍卫说道,“今天这场朝会,要讨论太夏与人族当前的圣战局势,同时拿出应对之策,会持续很长时间,既然孟大人身体不适,时常精力不济,那么,不如就早些下去修养吧,免得弄出个好歹来,让人说我们不懂尊老爱幼,来人啊,先送孟大人回府休息,再传御医为孟大人仔细诊治,孟大人如有需要任何丹药,都可以到皇宫府库中去取来!”

  “王爷有心了!”孟师道直接站了起来,用幽幽的眼睛看了张铁一眼,也不见动怒,还不等殿前侍卫来“送”他,就自己转身朝着九极大殿的门口走去。

  “孟大人把大司徒的印信留下吧,省得我再派人去拿!”张铁再次平静的开了口,“孟大人可以随时离开轩辕之丘,但轩辕之丘却不能一日没有大司徒!”

  大殿之武都看着停下脚步的孟师道。

  哪怕就算是轩辕大帝亲临,也不会如此三言两语就把一个三公的职位给剥了,张铁的强势,让不少人在这个时候都心中凛然。

  孟师道转过头来,看了张铁一眼,脸上居然还笑了笑,他轻轻的把手上的一个空间戒指摘下,交给一个侍卫,也不再多说什么,就在两个侍卫的“护送”下,离开了九极殿。

  看到孟师道就这样平静的离开了,张铁心中没有任何的轻松,反而瞬间一紧,刚才后面那两句话,其实并非张铁愿意在这里对孟师道穷追猛打,而是张铁故意步步紧逼出言试探,张铁原本以为孟师道还会反抗一下,哪里却想到,孟师道居然就这样平静的接受了自己的安排,这太不正常了。

  这究竟是孟师道忍气吞声识时务呢,还是事有反常必为妖?

  张铁的脸色多了一丝莫名的凝重……

  ……

  ps:实在惭愧,今天折腾了一天,就折腾了一章出来!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