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1 第一章 海上旅途(两章合一)

  小小的客轮上,“咚……咚……咚……咚……”的蒸汽发动机的声音已经响了将近五个小时,和这刺耳单调的响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天空中不时飞过的海鸥的叫声,还有海浪怕打着船身的哗哗声。

  客轮乘风破浪,在船头不断激起一堆堆雪白的水珠,那雪白的水珠高高的飞起,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像一颗颗银珠一样,刺得一直站在客轮二层甲板上盯着前方海面的张铁微微眯起了眼睛。

  今天已经是12月5日,星期一,张铁到潜龙堂报道的日子。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灿烂,想到上个月的第一个周末的时候自己还在布拉佩参加着啤酒节,而一个月之后,自己却已经在这茫茫的大海上,要去一个全新的,开始自己命运征途的一个所在,张铁不由感慨命运的神奇。

  想到那些事,一个有着黑色眼珠的女孩的影子又不由得浮现在张铁的脑海中——潘多拉!在离开卡鲁尔之前,最让张铁挂念的,就是这个名字。

  潘多拉一家已经离开了黑炎城,是突然消失的,没有谁知道潘多拉去哪里了,这个女孩就像从来没有在黑炎城出现过一样,就像一个在阳光下跃起的水珠一样,突然之间,又落回到大海之中,没有了所有的痕迹,就连她们家旁边的邻居,也不知道她们家的房屋是什么时候空下来的。

  爱丽丝一家也离开了黑炎城,在爱丽丝一家离开黑炎城的时候。爱丽丝给自己留了一封信,让巴利交给自己。爱丽丝的爸爸带着她和她的妈妈去了诺曼帝国的北疆首府诺丁堡。

  贝芙丽在黑炎城的一家医院当起了护士,玫瑰社的女生们也各自按照自己原来的生活轨迹过着自己的生活,那曾经的种种荒唐似乎已经变成了遥远的回忆。

  黑炎城曾经的城防军已经彻底解散,驻守黑炎城的三十九师团开始正式的扩编,自己曾经在学校里认识的那些伙伴和朋友们,大多数应征入伍,只有少数几个人因为过不了新兵的体检关被刷了下来。

  死胖子巴利被刷下来的原因是他有哮喘,沙文被刷下来的原因是体格太过瘦弱。达不到诺曼帝国新兵的最低标准,还有一个被刷下来的是波特——这个当初被自己忽悠成为执火者的少年——波特被刷下来的原因是平足,平足的人和患有哮喘的人一样,在诺曼帝国也不能参军。

  比起曾经的安达曼联盟来,诺曼帝国的新兵入伍条件的确要严格许多。

  对波特,张铁一直到此刻都还有些内疚,因为一直到他离开黑炎城的时候。神恩社的其他人已经应征入伍,只有波特还在挖着矿,还在坚持通过挖矿这种苦修获得“大祝福术”的传承。对此,除了期待波特在坚持一段时间后自动放弃和让巴利在必要的时候关照一下他以外,张铁也没有其他的办法。面对着波特那瘦弱身躯之中像火一样执着坚定的眼神,张铁甚至都不忍心告诉他这完全就是一个玩笑。

  “啊。快看,海豚……”

  身后一个有些惊喜的声音一下子把张铁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之中,张铁甩甩头,把与黑炎城有关的一切驱逐出自己的脑袋,现在最重要的是积累自己的实力。如果自己有了实力,在将来。在人族圣战到来的时候,就算把自己在黑炎城认识的所有人连同他们的家人一起接到东方大陆都没有问题,而此刻,自己也只是那命运洪流之中的一只小虾米,勉强能在水底蹦跶两下,但连前面的方向都看不见。

  远处的海面上,几只不时跃出水面的海豚正在欢快的随着轮船追逐嬉戏,张铁回过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旁边的甲板上,已经上来了五个人。

  这五个人三男两女,年纪都都比张铁大,五个人都带着兵器,三个男的虎背熊腰,体格都非常健壮,一看就是练武之人,另外两个女的一个三十多岁,一个十七八岁,三十多岁的那个女人细腰隆胸,英姿飒爽,脸上虽然有一点淡淡的风霜之色,但却如熟透的蜜桃一样,整个人充满了一种诱人的女人风情。十七八岁的那个女人杏眼桃腮,有着一双长长的美腿,长得也有几分姿色,年纪虽然轻一点,但个子却还比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要高一点。

  刚刚的那一声惊呼,就是这个年轻女人发出来的,女人看着远处的海豚,高兴得直拍手。

  “芙妹既然这么喜欢海豚,那不如等这次晋升六级,凝聚成战气之后,让余师弟去捉两条海豚送给你,我想只要芙妹开口,不管刀山火海,余师弟一定不会拒绝的,对吧,余师弟!”说这话的是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成熟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可以随意开这种玩笑。

  “方师姐,你又取笑我!”十七八岁的女人跺了一下脚,偷偷的看了一眼那三个男人中样子还有几分帅气的一个男人一眼。

  那个男的脸皮却是比这个女的还要嫩一点,在这种时候,才随意的一个小玩笑,脸上就红了起来,说话也有些期期艾艾的,“只……只要芙妹……芙妹喜欢,我们可以……经常去看……看海豚!”

  芙妹……师弟……师姐……耳朵听着这些字正腔圆的话语,听着华族特有的这些称呼,张铁已经大概猜出了这些人的身份,估计这些人就是来自唐德所说的华族里面的门派吧。

  华族中的门派对张铁来说还是一个新鲜的东西,在张铁的印象中,门派这种组织就像一个超级大杂烩,这是集合了家族,商团,学院,教会。行会甚至是军队中的部分特征组织起来的,以血缘。秘传,各种利益和人身依附关系为纽带绑起来的利益集团。

  门派这种东西,除了在华族国家以外,在其他的地方,都很少见到,像在安达曼联盟这种地方,张铁就没有听说过什么门派。其他的教会,学院。战馆,各种秘密团体到是有不少,虽然师徒关系也在一些地方存在,但都是一些零星的,没有形成规模的传承体系。

  在西伯语地区,最接近门派这种组织形式的就是教派,教派与门派比起来。最大的不同就是所有的教派都涉及到信仰与偶像崇拜,而门派似乎有的有,有的没有,组织上要更加的灵活。教派突出的是信仰,而门派突出的是秘传,两者各有千秋。

  因为是第一次接触这些门派中人。张铁一边看着风景,一边好奇的竖着耳朵听着他们聊天,那几个人看到旁边只有张铁这么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所以也并不在意,自顾自的聊起来。

  几个人的话题很快句从“芙妹”和“余师弟”的身上转移到了他们此行的行程和目的上。

  “太贵了。只坐几个小时的海船,居然每个人要十五个银币。这简直和抢钱差不多,在其他地方的话,哪怕坐上一天一夜的海船,也要不了五个银币!”一个人肉痛的说道。

  “风师弟,你就知足吧,你和余师弟还有芙师妹这次是第一次出来凝聚战气,不知道情况,要在晋云国的其他地方,你就是再多花出十倍的钱,也未必能有进入地下世界的机会,晋云国现在被发现的五个地下世界入口,除了潜龙岛上的这个可以让你免费进入以外,其他的三个,都被晋云国的几大家族筑城围了起来,视为禁脔,每次进入最少五个金币,还有一个地下世界的入口则在雁归山脉之中,那个入口离最近的雁归城都有一千多公里,哪里也可以让你自由进入,但除了少数强者以外,基本上没有人去。”

  “安师兄,这么说来这怀远堂还是做了一件好事喽?”这是风师弟的声音。

  “嘿嘿,怀远堂张氏富可敌国,坐拥八城,享受临海之利,仅怀远堂仪阳城每年从东西方大陆贸易得来的金钱,随便漏出一点来也比把这个地下世界的入口围起来收钱多出百倍,这潜龙岛远在海外,与其为了这么一点小利在这里造城驻兵,还不如放开了让大家进去,还能博取一个好名声,而且来这里的人多了,大家在地下世界猎杀各种魔兽得到的各种有用的东西和材料也会多起来,因为这里是在岛上不方便带走,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就地交易,负责在这里与大家交易的是怀远堂麾下的长风商团,这交易的东西多了,利润自然不会少!”安师兄解释道。

  “这真是好算计啊!”余师弟感慨了一句。

  “像怀远堂这样的大家族能有今日规模凭的岂是侥幸,以他们的手段,这事情自然是要做得滴水不漏,既能让人称赞,还要落得实惠。”这是方师姐的声音。

  “方师姐,听说那地下世界的魔兽都非常的凶恶,而且体型巨大,那最低级的黑蜘蛛也长得有黄牛般大小……”

  “芙妹不用担心,那黑蜘蛛虽然凶恶,但我和你安师兄当初都经历过一次了,这次来的话对付那些黑蜘蛛更是不在话下,有我们为你们三个人掠阵,一定让你们三人有惊无险的凝聚成破风战气,在你们三人都进阶六级之后,我和你安师兄才会去进阶七级,你们在旁边看着,也为下一次你们来的时候积累一点进阶七级的经验!”

  听到这里,张铁就准备转身离开甲板了,而且远方已经出现了一个大岛的轮廓,看着客轮径直朝着那个大岛驶去,算算时间,张铁知道,那个岛,就是潜龙岛了。

  刚刚离开甲板,张铁只听见甲板那边的船下哗啦的一声水响,张铁只感觉水声有异,还没回头,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惊呼,还有劲气四溢的“砰砰砰砰”的几个交手声,伴随着交手声的,是几声怒吼与闷哼。

  张铁回头,只见原来的甲板上已经多出一个人来。

  一个穿着紧身水靠,身上还滴着水的。披头散发的一个男人站在甲板中间的位置,男人凶狠的眼睛警惕的瞪着四周。而他的一只怪爪,正紧紧扣在刚刚的那个“芙妹”的咽喉的位置,“芙妹”脸色痛苦,在那个男人的手底下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刚刚和“芙妹”在一起的那几个人此刻已经跌落在远处,余师弟和风师弟正从地下挣扎着爬起,安师兄和方师姐则脸色难看的站在几步之后,方师姐的双手颤抖着,脸色苍白。安师兄的嘴角已经溢出了一丝血迹,在刚刚交手的一瞬间,两个人都受了伤。

  男人的身后,战气翻滚,显现出一条大蛇的模样。

  哗啦的又是一声水响,甲板上顷刻之间又多了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年轻人赤裸着上身。光着脚,只是随意的穿着一条裤衩,手上滴溜溜的转着一把分水刺,有些无奈的看着那个男人,“放了她吧,都到这个地步了。何必又把无辜的人卷进来增加你的罪孽呢?”

  “放个屁!”那个把芙妹扣住的男人声色俱厉的大叫起来,看着这个年轻人,又把手上扣住的人质往自己身边拉了拉,小心的把自己的身体藏在人质的后面,“你自己跳下船。然后让船掉头,把我送回岸上!”。男人已经有些语无伦次的大叫着。

  “你在潜龙岛上违反怀远郡的法令,杀人越货,你觉得你还逃得了吗?就算你能上岸,你觉得你能逃得出怀远郡?别天真了……”玩着分水刺的青年语气更加和蔼了起来,“看在我追杀了你三天三夜的份上,咱们也算是有交情了,你给我个面子,我给你个痛快,你赶紧去投胎,我也赶紧去交任务,大家以后各不相干,你看如何?”

  “放你妈……”男人正要大骂,或者还想说点什么,可惜,一截雪亮的长剑已经从他的咽喉里透了出来,男人双眼一下子前凸,似乎想回头看看到底是谁给了他一剑,但他终究没有能完成这个动作。

  男人身上的战气图腾和男人的生命都瞬间崩溃。

  男人倒下,一直被这个男人劫持着的芙妹也连忙从男人的身边跑开,一脸的惊魂未定。

  一个穿着一身白衣,拿着一把长剑的俊秀青年出现在男人的身后,包括张铁在内,竟然没有人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在甲板上那个人身后的。

  看着倒在地上的男人,白衣青年摇了摇头,“真不知道你这种人是怎么混到八级的,被人追杀了三天,竟然还不知道到底有几个人在追杀你,而就是你这种货色,居然有胆子在潜龙岛上做无本的买卖,你的智商真是……”拿着长剑的青年潇洒的弹了一下长剑,把长剑上的血滴弹掉,然后仰着头,用四十五度的眼神看着天空,“悲剧啊!”

  啊字刚落,白衣青年已经从甲板上跃起,在空中一个漂亮的七百二十度平转回旋,回旋中,噌的一声剑已归鞘,然后整个人就像一只潇洒的海燕一样,以一个漂亮的弧线投入到海中,就此消失,竟然半点水花都没溅起来。

  “为什么每次都是你在前面耍帅,我在后面擦屁股呢?”赤裸着上身玩着分水刺的另外一个年轻嘀咕了两声后撇着嘴走了过来,蹲下身,在尸体身上翻了翻,从尸体的怀中拿出一个袋子,当着众人的面打开袋子,从袋子里拿出一小颗圆溜溜的红色的珠子,看了看,点了点头,然后收起。

  “船到了岸边会有人来处理这具尸体的!”说完这话,玩着分水刺的青年也一下子跃下了甲板,跳入到海中。

  此刻,甲板周围,早已经聚集了一大堆看热闹的乘客,能坐船来潜龙岛的,十有八九都是武者,对打斗厮杀这种事情,个个都已经习以为常,因此在发现甲板上出现变故的时候,原本聚集在船舱里的许多人都毫不害怕的跑出来看热闹。

  这场热闹当真是精彩。

  “这个死了的家伙怎么看起来有点面熟呢?”看热闹的人中有人说道。

  “这个人是踏水海妖邓通,一个被齐岚国通缉的海匪头子,没想到也会有今天!”客轮上有数百旅客,来自五湖四海,这边才有人感觉看着地上的那个人有点脸熟,这边已经有人认出了他的身份。

  “听说邓通此人精通水性,身有秘传,号称能入海七天而不溺,以前此人就是仗着他的这个本事,数次在齐岚国逃掉别人的追捕和追杀,甚至有两次在水中反败为胜,将追杀他的人杀死,没想到这次在潜龙岛竟然翻了船,被人从水里追杀得跳到了船上,最后还是没有能躲过去,唉……”

  “如果不是这个人匪性不改,在潜龙岛上做出杀人越货的事情,怎么会落到如此下场,以前听说邓通只到了七级,估计这次他来潜龙岛就是来晋级的,没想到晋级之后还是死了!”

  “刚刚追杀邓通的那两个年轻人又是何方神圣?”

  “那两个青年一定来自张家的潜龙堂,潜龙岛就是怀远堂张家家族精锐的修炼之地,听说能来这里修炼的,都是觉醒了先祖血脉的人物……”

  围观的众人在感叹了一番之后,也就散去了,不过许多人看了甲板上的那具尸体之后,不由在心里悄悄告诫了自己一声,千万别仗着有点本事在潜龙岛上做出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情。

  ……

  “芙妹,你没事吧!”余师弟紧张的看着他的芙妹,同样的话,在说了数次之后,他的芙妹似乎才反应了过来。

  “啊……我没事!”

  “没事就好,刚刚真是急死我了!”余师弟松了一口气似的笑了笑,浑然没发现他的芙妹此刻已经有些心不在焉。

  只有方师姐看了小师妹的脸色和神情之后幽幽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刚刚的那两个年轻人,潇洒不羁各有风采,特别是那个把小师妹救下来的那个白衣青年,在见到那个人后,小师妹的眼光就没有从那个人身上移开过,那个人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余师弟,唉,悲剧啊!

  ……

  “潜龙堂……”张铁低声念了两遍这个名字之后,眼中闪现出一丝亮光,在最后看了一眼甲板上的那三男两女和那个踏水海妖的尸体之后,也随着众人回到了轮船的客舱之中。

  ……

  二十分钟后,潜龙岛横亘在海面上的身影越来越大。

  潜龙岛,离岸190公里,面积340平方公里,岛上丛林密布,群山环绕,是怀远郡所辖海域中的一个大岛。

  和潜龙堂同在这个岛上的,是号称晋云国五大地下世界入口之一的“海岛龙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