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7 第七章 赌局

  餐厅里很安静,没有人知道这个人来这里找那个叫张铁的人干什么,所以大家都在看着,没说话。

  在一大堆怪异的目光中,张铁从容的站了起来,向那个青年走了过去,那个青年在张铁站起来的时候那锐利的眼光就盯在了张铁的脸上,在发现张铁可以毫不胆怯的和他对视的时候,脸上才出现了一个淡淡的笑意。

  张铁走到那个青年面前,乖乖的叫了一声,“堂兄!”

  “好,很好!”那个青年点了点头,一只手毫不客气的重重的放在了张铁的肩上,“走,我们兄弟出去说话!”

  两个人来到餐厅外面。

  “我今天接到家里的来信,才知道你也来了潜龙堂,怎么样,对这里的生活还适应吗?”

  “还行,今天去铁石滩捞海蓝铁矿石了,赚了五个银币!”张铁摸了摸鼻子。

  “不要轻视这个任务,好好习练自己的水性,等你到了凌天院,你会发现用钱的地方更多,对于新人来说,每天一个金币不是那么好赚的,如果水性好,到了凌天院后赚钱的机会也会多很多!”

  “凌天院里还有打捞什么东西的任务吗?”张铁好奇的问道。

  “到了凌天院,已经没有强制的赚取金钱的任务,但会有一些固定的,获得家族贡献点的任务,到那个时候想要赚钱,就全靠自己的本事了,海里有很多可以赚钱的地方,但对一个人的水性要求很高,现在把水性练好,将来才不会手忙脚乱!”张铁的堂兄认真的告诫道。

  “谢谢堂兄,我知道了!”

  “你我是兄弟,不要这么客气!”张铁的堂兄笑了笑,“对了,你修炼的是什么战气?等你到了六级的时候。我亲自带你去海岛龙窟凝聚战气!”

  “我修炼的是铁血战气!”

  “什么?”张铁的答案让他的堂兄微微震惊了一下,“好,有志气,就算在潜龙堂,这几十年里能够把铁血战气练成的人也是凤毛麟角,不过这门战气极难修炼有成,你最好给自己订下一个时间。如果两年之内还无法练成的话,最好就换一门战气修炼,到了后面有机会再修炼高阶的战气就是了!不然在六级的时候耽搁太长时间,于你以后发展不利!”

  感觉到了这位堂兄的好意,张铁点了点头,也不显摆说自己修炼铁血神拳几乎没有遇到任何关隘。而是虚心的接受了建议,“知道了!”

  张铁的堂兄继续说道,“潜龙堂里有登天之阶和许多可以改变你命运的机会,但这些东西,都是为能在潜龙堂里出头的真正的强者准备的,这些机会只有靠你自己才能争取,谁都无法帮到你。一个家族之中。在一代之内,像你我这样,能有两兄弟同时进入潜龙堂的不多,这意味着家族血脉的优秀,非常受人瞩目,你我的关系在这里也无法保密,因此你在这里会受到更多的关注,在凌天院里。我有一个对手,也是堂兄弟两人一起进入的潜龙堂,这两个人以前都被我狠狠收拾过,你现在在知行院里不用担心,他们不能拿你怎么样,但等到你进入凌天院的时候,他们可能会来找你的麻烦。你自己要有一个心理准备。”

  张铁有些愕然,“难道他们还敢对我不利吗?”

  “这倒不至于,但他们可以利用凌天院里的某些规则堂堂正正的经常把你打成猪头!”

  “啊……”张铁有些傻眼了,这算不算自己沾了这位堂兄的“光”呢。

  看到张铁的眼神。张铁的堂兄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当初那两兄弟来到潜龙堂的时候,也是非常引人注目,态度有些嚣张,我有些看不惯,所以就利用凌天院里的规则把那两人经常打成猪头,当时我也没想到家里还有人能进潜龙堂,所以……”

  张铁明白了,因为这位堂兄以前经常把人家打成猪头,现在则轮到自己要被人打成猪头了。

  这边正说着话,张铁却已经看到两个人走进了知行院,那两个人一个十**岁,一个和堂兄年纪差不多,两个人的面目都有几分相似,一走进知行院,那两个人就径直往自己这边走来。

  “张肃,听说你有一个兄弟进入了知行院,就是眼前这一个吗?”

  走过来的两个人的四只眼睛一下子就盯在了张铁的身上。

  张铁的堂兄张肃转过了头,用睥睨的眼神看着走过来的那两个人,“这就是我的兄弟张铁,怎么,是不是想看看将来再次把你们打成猪头的人长什么摸样?”

  张铁发现,自己这位堂兄的这张嘴也的确够令人抓狂的,就算处在不利的地位了,可那张嘴还是绝不饶人。

  那两个家伙原本挂在脸上的微笑一下子僵硬了起来,被张铁的堂兄一句话就气得满脸通红。

  “你放心,等你兄弟张铁进入凌天院之后,我们会好好‘指导’他的!”那个十**岁的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忘了告诉你们,我兄弟练的是铁血战气,到时候你们可不要胆怯啊!”张铁的堂兄依旧高傲的说道。

  “哈……”那个和堂兄年纪差不多的一个人就像听到一个笑话一样,轻蔑的打量了一眼张铁,“想用这个在知行院拖延时间吗,这一招也太低劣了吧,有意思吗?”

  “你们不行,不代表别人就不行,再说了,不试试又怎么能知道呢!”张铁的堂兄淡淡的说道。

  “哈哈哈哈……看来你对你兄弟很有信心啊!”和张铁堂兄年纪差不多的那个人笑着,眼珠转了转,“那张肃你敢不敢和我打个赌呢?”

  “赌什么?”

  “就赌你兄弟能不能练成铁血战气!”

  张肃微微犹豫了一下……

  “怎么,不敢吗?你对你兄弟的信心只是嘴上说说吗?或者真让我说中了,你兄弟就是想用这个在知行院拖延时间?”那个人又进一步激道。“我出300个金币,赌你兄弟练不成铁血战气,怎么样,你敢出300金币赌你兄弟一定能练成铁血战气吗?”

  “300金币?”张肃看着那两个人,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个数字,在潜龙岛以外的地方不算什么。但对进入到潜龙堂里的人来说可不是一个小数字,在潜龙岛上想挣到这些钱可不容易,即使在凌天院,很多人半年时间也不一定能挣到这么多钱,他现在全身能掏出来的金币也只有200多一点,他知道这是对面的这个家伙抓住他的话头给他下的套,就是想让他进退两难。

  “啊。对了,我差点忘了,铁血战气这么难练,我怎么能这么占你的便宜呢,好像你也没这么多钱,如果你对你兄弟有信心。我就让着你一点,你只要能出200……不,你只能能出100金币这个,这个赌约就成立了,一赔三,你看怎么样?”那个人假模假样的说道。

  “300金币就300金币,我张肃什么时候需要别人来让。我赌了!”张肃高傲的抬着头,输阵可以,但不能输人,这是张肃的信念。

  “好,那你说要给你这个兄弟多长时间?”

  “两年,在我们离开潜龙堂之前,如果他练不出铁血战气,就算我输了!”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张肃和那个人互相击掌。就订下了赌约。

  看到赌约订下,那两个人看了张铁一眼,轻蔑的笑了笑,就要走。

  “先别走,等一下!”一直沉默的张铁突然开了口。

  那两个人转过头来,看着张铁。

  “这个赌约我也要参加,我也跟你们赌。我赌我一定能练成铁血战气!”

  “你拿什么跟我们赌?”那个人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张铁。

  “我也和你们赌300个金币!”张铁镇定的说道。

  “哈哈哈哈,在潜龙岛上,你一个新人有这么多钱吗,别到时候输了要回家哭鼻子向父母去要钱啊。潜龙堂里的规矩,在这里花的每一分钱,哪怕是赌注,都必须是自己挣的,你现在挣了多少钱,就敢跟我们赌300个金币?这赌注可不兴赊账的!”那个人继续轻蔑的看着张铁,“年轻人,开口说大话容易,但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实力,难道你想告诉我你输了的话准备去打捞300吨海蓝铁矿石给我做赌注吗,哈……哈……哈……”

  “我正是这么想的!我和你打赌,如果我输了的话,我就去打捞300吨海蓝铁矿石给你,不完成这个赌约,我今生不踏出潜龙岛一步”张铁淡淡的说道。

  那个人的笑声突然戛然而止,这一刻,三个人六只眼睛全盯在张铁身上,连张铁的堂兄张肃都认真看着张铁,似乎就像重新认识了张铁一样。

  “你有这个胆量接下我的这个赌注吗!”张铁看着那个人。

  “笑话,我有什么不敢的,只不过要是你输了的话我可没功夫每天十个八个银币的等着你打捞海蓝铁矿石来还债,真到了那个时候,你每天打捞上来的那点海蓝铁矿石赚的钱,连支付300个金币每日产生的利息都不够,要是你在岛上打捞二十年的海蓝铁矿石,难道我还要在岛上等你二十年不成?要是你这一辈子都还不清怎么办,我找谁要?要赌,当然赌的是真金白银,想要空口无凭的就来下注,这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你以为在潜龙岛上要挣300个金币是件容易的事情吗”那个人冷笑了一声说道。

  张铁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的精明,“那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既然你想玩,自然是要见到你拿出来的钱才算数,在你到达六级尝试凝聚战气之前,你能通过打捞海蓝铁矿石赚多少钱,我都接着就是了……”

  “那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张铁……”张肃想要阻止张铁。

  “堂兄,你都敢为我下300个金币的赌注,难道我自己还不敢对自己下这点赌注吗,输了就输了,没什么了不起的,我刚好想多捞上一段时间的海蓝铁矿石。就当练习水性和打熬自己的身体,今天我和堂兄第一次见面,就一起和他赌上一局,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咱们同输同赢,也算是和堂兄一起做个伴儿!”

  “好!”张铁的堂兄眼中精光闪动。大声叫好,没想到自己这个堂弟居然还有这样的气魄与胆量,与这样的人物做兄弟也才有意思。

  “嘿……嘿,这次就让你们两兄弟一起输个精光!”那个拍了一下手,同意了张铁参赌的要求。

  “人人都知道铁血战气难练,你和我堂兄的赔率不公平。我堂兄被你挤兑得和你是一比一的对赌,我嘛,我人小脸小,没那么多讲究,但也不是一个喜欢吃亏的人,我们两个的赌注就按你刚刚说的一比三的赔率来好了,我赢了的话。你就赔偿我三倍的赌注,怎么样?”张铁微笑着,一下子又给那个人挖了一个大坑。

  那个人没想到张铁也是一个精明的人,半点亏也不吃,不过,三倍……那个人心思飞转,这样一来,综合算下来。这次赌局他和张铁与张肃两人的综合赔率是一比二,对方要练的是铁血战气,出了名的难练,就算在潜龙堂里,这些年里似乎也没听说有人能练成过,这个赔率,其实自己算占了大便宜了。换了别人,绝对不可能这么和自己赌。不过这小子也太镇定一点了,好像有点问题……

  “怎么,不敢吗?除了诺曼帝国的皇室之外。在威夷次大陆,其他人能练成铁血战气的比例连万分之一的可能性都不到,这样的赌注原本的赔率至少是一赔一千才算公平,我们的赔率是一赔三,看在大家都进入潜龙堂的份上,我已经让了你300多倍的赔率了,是不是还要我再多让你一点,那让你400倍也行,就算我是新来潜龙堂的,就算我还不到六级,就算我身上没几个钱,但这点尊老爱幼的气度还是有的,还要再多让你一点吗?让你500倍怎么样?”张铁轻蔑的看着那个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同样几句话,就把那个人挤兑得下不来台,自己一下子在气势上就占在了上风,对付这种人,就像收拾萨米拉一样,张铁可从来不会和他们客气。

  那个人咬了咬牙,好,“一赔三就一赔三,我到要看看你到底能打捞出多少的海蓝铁矿石来!”

  在同样和张铁击掌为誓之后,那两个人走了,走了几步之后,那个人转过头来,冷笑了一声,“铁血战气不是那么好练成的,你今天的这些大话不要变成潜龙堂以后的笑话才好!”

  在那两个人走后,张肃拍了拍张铁的肩膀,“好样的!你尽力去做就行,拿出男子汉的气概来,不要管其他的,这样的赌局,就算我们都输了,也不丢人!那几百个金币我还出得起,你也把这次赌局当做是一次难得的磨练,咱们兄弟这次就算输了阵,也不能输了人!”

  张肃对张铁说的话虽然也是鼓励,但对张铁能不能练成铁血战气,似乎也没有多少信心,现在摆在张铁面前的道路,无论是海蓝铁的打捞任务,还是想要赢就必须练成的铁血战气,这两件事,任何一件,要完成都非常之困难。张铁现在已经没有了退路。

  “堂兄,放心,我们一定会赢的”张铁微笑着。“我现在反而担心那个家伙输了拿不出赔偿的金币来!”

  “那个家伙叫张海格,他可是凌天院里的最善于钻营赚钱的人之一,身家有小两千金币,出了名的铁公鸡,他要敢赖账,看我不拔光他的鸡毛!”

  “这样就好了!”

  “而且以我对那个家伙的了解,他一定是觉得自己赢定了,肯定会把我们兄弟和他们兄弟的这次赌局在潜龙堂里宣扬得人人都知道,好让我们输了的时候抵赖不了!”

  “呵呵,我这次就让他明白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在和张铁聊了几句之后,张铁的堂兄随后也离开了。

  重新回到餐厅的时候,魏武等人对刚刚那个来找张铁的人的身份都非常好奇。

  “那个人是我堂兄!”张铁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张肃的身份,对赌局的事情则没提。

  果然,一听张铁家中居然有两个人能进入潜龙堂,和张铁坐在一起的几个人都非常惊讶,看张铁的眼光之中就多了一丝好奇。

  吃完晚餐后,知行院中的女生们在院中的亭子里摆起了小摊位,摊位上是一对对的漂亮海贝,海贝中是女生们制作的海贝油,这种油涂抹在脸上和身上,可以防止被太阳晒伤,对晒伤后身上皮肤的恢复,也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女生们制作的海贝油1个银币一盒,一大堆的男生们围着女生的摊位,不知道是想要买东西还是想趁机和女生套近乎,就连张克亮和魏武他们也取凑热闹。

  看了一眼天色,摸摸口袋里的那五个银币,张铁就离开了知行院。

  “张铁……”张云飞看到张铁的背影,连忙喊了一声,“这里的海贝油不错,你要来一盒吗?”

  “不了,这东西对我没什么用,买了纯粹是浪费钱,我去一趟码头!”张铁摇了摇手就离开了,开玩笑,自己的初级恢复之躯还需要擦海贝油吗,白天被晒伤皮肤上的那点问题,休息一晚就好了,有这点钱,还不如去买一堆活的海贝丢到海里看看会长出什么果实来呢。

  张铁离开,几个卖海贝油的女生一个个对着他的背影怒目而视,这个混蛋,会不会说话,真是太讨厌了!

  张铁并不知道刚刚就因为他无心的一句实话,他已经被女生们拉上黑名单。

  离开潜龙堂后,想到自己来到潜龙岛上的那个码头,张铁撒腿就跑了起来……

  打了赌,那自然是要赢的,自己以后在潜龙岛上的花销,就着落在这次的赌局上了。

  微风中,张铁感觉自己好像有点阴险……

  谁叫那个混蛋那么讨厌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9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