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8 第八章 奇怪的溶液(二)

  昨晚上的这一觉睡得特别香甜,一夜无梦,到了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张铁只觉得精力百倍,整个人又重新恢复了活力。

  起床后的张铁在房间里活动了一下身体,舒展了一下四肢,做了几个动作后,突然发现,自己昨天受的伤才经过了一天晚上就好了大半。

  “咦!”

  张铁再试了几下,果然没有什么大碍了。原本张铁估计只是依靠初级恢复之躯的恢复能力的话,大概需要两三天才能完全恢复,没想到这才一天晚上,恢复效果就这么显著,认真说来,这昨睡一晚的效果,最少等同于安静的休养了两天。

  张铁觉得是初级恢复之躯在晚上430%的伤势愈合与恢复效果的作用,所以也没放在心上。

  在洗手间洗漱的时候,张铁看着镜子中那个脸色红润的少年,露出两排大白牙,龇牙咧嘴的笑了笑,自己大声的给自己打气了几声,“加油,加油,加油!”

  每天早上的时候,张铁都会对着镜子自己大声的鼓励一下自己。

  一直到开始刷牙,张铁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才感觉到自己口舌唇齿之间似乎还残留着一股昨天晚上喝了几大勺元能灵气酵母溶液后残留的香味。

  那个东西实在是太好喝了,张铁从来没有喝过那么好喝的东西,那个东西有点像饮料,但又不是饮料,微微带着一点酒味,但又不是酒,在酸甜清冽的口感中,带着一股沁人心脾的爽利味道,虽然是用各种水果混合切碎后发酵出来的。但色泽和口感上却与张铁以前在家里喝过的同种类型的酵母溶液截然不同。

  那种液体口感更醇厚,回味更悠长,只要含入到口中,就能感觉到那些液体中的灵动与活力

  张铁无法形容喝到那种东西的感觉,在那种东西喝下去之后,张铁只觉得全身的毛孔都像是打开了一样,整个人有一种从内到外的舒服和清爽感觉。

  对了,睡觉也睡得很香甜。

  洗漱完毕之后,一想到昨天喝到那种东西的口感,张铁的口水就哗啦哗啦的。张铁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笨,只要自己找一个能装水的东西带在身上,那些东西自己不是想喝就能喝到。

  想了想,张铁直接在自己的行李中翻出一个铝制的行军水壶,拿到水管上洗干净后。手上拿着水壶,心念一动。直接利用黑铁之堡的空间储物功能。将意识锁定在黑铁之堡实验室那一个大陶罐内的溶液上。

  在谁也看不到的被张铁拿在手上的铝制水壶内部,突然之间就多出一股细流,那些特殊的液体从无到有,一会儿的功夫就把整个水壶装满了。

  掂量了一下手中从空变满的水壶,张铁笑了,觉得自己可以凭空把一个东西变满的能力。实在是有做魔术师的潜质,这么一手绝活拿去表演的话,绝对能唬住人。

  做完这件事,张铁背着一个水壶。提着一个昨晚整理好的装着各式飞矛的箱子,就出了门,先去凌天院的餐厅吃了一顿早餐,然后就来到了长风珠场。

  “张铁,你手上提着那个大箱子来干什么?”来了长风珠场几天之后,张铁也和这里的人熟悉了,进入到珠场在海边的城堡之后,老陈就走上来问道。

  老陈也是珠场的老人,也是巡海夜叉,已经在珠场干了几十年了,那天就是他负责考核的张铁。

  “没什么,这箱子里面装的是一些兵器,我在器物院订制的,等晚上这里收工以后,我把这些飞矛拿到镇子上去,看看能不能卖出去,只要能稍微赚几个金币就好!”张铁瞎掰道,这些箱子里的飞矛他当然不是拿来卖的。

  “哈哈,你小子……”老陈摇了摇头,“以前也有凌天院的人这么干过,想把在器物院打造的东西拿到镇子上去卖了赚钱,不过这事可不怎么靠谱啊!”

  “为什么?”张铁故意惊讶的问道。

  “器物院里的东西虽然制作精良,但价钱本来就不便宜,你想加价卖出去利润空间也不大,而且来到岛上的那些人基本上都是有备而来,谁会来到这里才想要买兵器呢,再说岛上原本也有兵器铺,你不知道吗?”

  “啊!”张铁夸张的大叫了一声,然后脸上弄出一个忧愁的表情,“那我这次投资不就是亏了!这些东西可花费了我不少的金币啊……”

  “嘿嘿,吃一堑长一智嘛……”老陈拍了拍张铁的肩膀,以过来人的语气说道。

  就在两个人聊天的当口,来自凌天院的另外三个巡海夜叉也到了,那是张铁的几个师兄,一个叫杨元康,一个叫,一个叫褚文强,都是凌天院里七级的人物,因为水性好,所以来做巡海夜叉挣家族贡献点。

  在所有的巡海夜叉之中,六级的张铁是等级最低的,不过张铁表现出来的实力却让人不敢轻视。

  那几个人看到张铁手上提着的大箱子,也好奇张铁搬了这么一个大箱子来是干什么,等老陈把张铁说过的话说出来之后,杨元康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师弟,只要水性好,海里有的是挣钱的机会,你这可是舍近求远了!”

  “好了,大家快干活吧,再过一阵采珠人和那些姑娘就要下海了!”老陈在旁边催促道,“你这个箱子就放在这里,由我看着,不会丢的!”

  张铁也就在城堡里找了一个地方把箱子放下来,然后几个人就顺着楼梯进入到城堡的地下层。

  城堡下面三十多米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地下空间内有一个巨大的幽蓝的海水池,海水池与海相连,这是城堡最下层的入海口,从这里可以直接潜到海里。

  几个人下来,老陈升起了水池下面的钢制栅栏。张铁等人则在脱着衣服,大家都是男人,所以也没什么忌讳,一个个脱光衣服后,就开始穿上鲨鱼皮制成的潜水裤,再带上水下的武器与装备。

  巡海夜叉的武器一般是分水刺和匕首,还有水弩和海王叉,这些东西随便你选配,如果你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的话,就算不带也行。装备中的脚蹼也可以不用,但用来示警的穿云箭却一定要带在身上。

  用来示警的穿云箭有点像弩筒,三十多厘米长的一根,只要潜出水面对着天上一发射,里面就会射出一只用来示警的响箭。响箭在上升到七十米以上的高空后会释放出一团红色的烟雾,持久不散。用来提醒所有人赶紧回到岸上。水下来了危险的魔兽或海怪。

  现在潜龙岛附近几十里的海域内,经过人类数百年的围剿和猎杀,已经基本上没有什么水下的魔兽和海怪了,但也不得不防。用老陈的话来说,如果一不小心珠场里闯入一条食人魔鲨的话,那可真就变成一场灾难了。

  褚文强第一个准备好。“各位兄弟,我先下去了!”,说完这话褚文强就插入到了水中。

  在然后是和杨元康,最后是张铁。

  在下海之前。张铁打开自己带来的水壶,又喝上了两口水壶里的溶液。

  那溶液的特殊的滋味,让张铁一下子浑身都爽利舒泰了起来。

  “张铁,下海之前不要喝酒,喝水可以暂时暖身,但在水下潜水时间一久就会伤肺!”看到张铁拿出自己带着的水壶来喝东西,老陈连忙在旁边提醒道。

  “这不是酒,只是我自己酿的一点东西!”张铁笑了笑,重新把铝制水壶的水壶盖子盖好。

  老陈吸了吸鼻子,闻到张铁嘴里确实没有酒味,反而有一股奇异的香味,也就不再多说,而只是奇怪的看了一眼张铁的那个铝制的行军水壶。

  把水壶和自己的衣服挂在一起之后,张铁也不多说,一下子插到了水中。

  在水下的张铁一会儿的功夫就后来居上,追上了褚文强等人,几个巡海夜叉就如水中的人鱼一样,用几乎与岸上正常人快速奔跑起来不相上下的速度在水下穿梭着,几分钟的时间,就赶到了珠场。开始分工巡逻珠场的水域。

  巡逻完珠场用了将近四十多分钟,这中间,杨元康等人都分别潜出水面换了一口气,只有张铁还在水下没有换气,而且行动丝毫不受影响,这让另外几个巡海夜叉对张铁的实力暗暗钦佩起来。

  珠场的水域巡逻完毕,大家又分头往珠场的外围海域潜去,组成几条警界线,开始起一天的工作来。

  来到珠场外面海域的张铁就像鸟儿飞到了天空之中,再也没有任何的拘束,张铁在寻找着几天的猎物。

  不一会儿的功夫,张铁就看到了海中有一条四米多长的食人大白鲨游了过来,那条食人大白鲨看到张铁,张开巨口就向张铁咬来,张铁的身形陡然灵动了十倍,还没等大白鲨的血盆大口靠近,张铁已经游到了大白鲨的头部,伸出手掌轻轻在大白鲨的脑袋上一按,铁血战气轻吐……

  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瞬间失去生命的大白鲨就沉到了海底之下……

  一个小时之后,又有三条大白鲨被张铁干掉。

  知道新的魂劫果已经生成,张铁也就停下了手。

  ……

  不知道为什么,张铁在完成今天的任务后,感觉好像自己没那么饥饿,而且体力消耗也似乎更小了一点。

  ……

  晚上,凌天院松涛阁玄字七号房的修炼室,张铁安静的闭目而坐。

  新的魂劫果之内,几条鲨鱼红着眼拼命的追赶着张铁,最终只能看着张铁在水中离它们越来越远,始终无法把距离拉近一点。

  此刻的张铁,就算不依靠黑铁之堡的能力,在水下的速度,也已经快过了鲨鱼。

  张铁重新潜入到长风珠场城堡的地下入海口,也不管后面的那几条鲨鱼如何,在找到了自己带来的那个箱子以后,打开箱子,就在空无一人的城堡内从大到小,练习起飞矛来……

  后面的两天。张铁每天依旧把一个装着众多飞矛的大箱子搬到了长风珠场,然后每天都在海里干掉几条海蛇或者鲨鱼生成魂劫果,最后则利用魂劫之境中对真实环境的再现,就在魂劫之境中练习起飞矛来。

  当在正常大小范围内的飞矛拿在张铁手上的时候,张铁可以在感知中明确的体验到那种自己与目标之间圆锥形的锁定状态,这种状态,当把那些非常小的飞矛拿在手上的时候则根本没有。

  而把那些比正常大小的飞矛尺寸上小上一号的飞矛拿在手上的话,这种锁定状态会变得不稳定,那个神秘的圆锥形的感知形态会抖动和变形。这个时候把飞矛投掷出去,飞矛就没有了以往那种百分之百的准头。

  张铁训练的。就是小一号的飞矛,在不断的投掷和训练中,那种小一号飞矛不稳定的锁定状态会慢慢变得重新稳定起来,最终会变得和正常的飞矛一样让张铁得心应手,使用起来根本没有区别。

  每当张铁彻底适应了一种尺寸大小的飞矛之后。他就换上更小一号的飞矛开始训练,开始追求更小一号的飞矛投掷出去的稳定锁定的效果……

  就这样。张铁白天当巡海夜叉挣家族贡献点。在大海中增加黑铁之堡的基本能量储备和锻炼铁胎果,晚上则在魂劫之境中修炼飞矛,完成自己先祖血脉的进化准备,再有一点时间的话,那就去听课或者自学《人族通史》,《大陆人文综述》。《地理》等张铁交了钱的文化必修课程。

  初入凌天院的张铁一天到晚忙得脚不沾地,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事情。对张铁来说,这样的生活虽然忙碌和单调,但却非常的充实。

  就这样。张铁眨眼之间在凌天院里就呆了一个多月。

  这中间,张铁的堂兄张肃找过张铁一次,两兄弟吃了一顿饭,在了解了张铁的近况和勉励了张铁几句之后,张肃接了新任务后又消失了。

  在这一个多月中,张铁再次点燃了两个明点,身体脊椎上点燃的明点数量达到了十个。

  同样是在一个多月中,张铁每天都喝上一壶那种特殊的溶液,那种东西太好喝了,几乎已经变成了张铁的生活习惯,反正黑铁之堡里面那种东西有几百公斤,一下子也喝不完。

  除了好喝之外,张铁并没有感觉到那种溶液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对于这一个多月中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些自然而然的缓慢改变,比如精力逐渐充沛,比如在海中的时候更不易感到饥饿,比如皮肤渐渐变得光洁细腻起来,比如精神力和战气的自然增长,比如五官感知的更加敏锐,比如口水逐渐感觉变甜……

  所有的这些,张铁都理所当然的把这些改变归于身体明点点燃的效果,而没想到其他。

  不过该来的始终会来……

  这一天,在看到张铁身上带着的那个行军水壶,而且每次下海之前都要喝上一口之后,和张铁越来越熟的杨元康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忍不住问了一句。

  “张铁,怎么每天都见你喝这个,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是我自己酿的一种饮料,要不要来一口!”张铁说着,毫不介意的就把水壶丢给了扬元康。

  杨元康接过张铁递过来的水壶,先闻了闻,这个普通的行军水壶开口处所飘起的一丝奇特而轻灵的香味,一下子就让扬元康都眉毛都抖动了两下,这样的香味,杨元康从来没有闻过,一闻就让人身心都爽利起来。

  把水壶放到嘴边,咕噜咕噜的喝下两口之后,杨元康一下子大叫了起来,“啊,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好喝!”

  “我看看!”从杨元康的手上把水壶拿了过来,也是毫不介意的就咕噜咕噜的喝了两口,这一喝,立刻两眼放光。

  在旁边的褚文强抽动了一下鼻子,闻着那让人舒爽的香味,口腔里的口水不由自主就开始分泌了起来,看到喝完两口后又喝了两口,终于忍不住把张铁的水壶抢了过来,“我试试……”

  这一试,连褚文强的眉毛也抖动了起来。

  看着老陈在那里皱着眉头一脸苦相的样子,张铁忍不住说了一句,“老陈,要不要试试?”

  老陈这段时间身上的风湿病正在发作,这病是常年在水中和海边折腾出来的,吃了许多药都无效,整天都被折磨得愁眉苦脸的,就是现在,老陈的膝盖上的关节都还疼得厉害,老陈原本不想喝,可听到张铁的话,又看看几个人在争强着那个水壶的样子,心里也有一些好奇,“我试试……”

  张铁的水壶又到了老陈的手上,褚文强等人也不好意思和老陈争夺,老陈喝了一口,脸上有了一丝惊奇,然后就在几个人咽着口水的目光中,咕噜咕噜咕噜的直接把壶里面的那些溶液全部喝了个干净。

  “嗯,还不错!”老陈咂了咂嘴,点了点头评价道。

  见到水壶里的东西喝完了,大家也就陆续的下水,虽然觉得张铁弄出来的那个东西好喝,但谁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大家该干嘛还是干嘛。

  ……

  仅仅一个小时后,老陈突然发现,自己膝盖的疼痛似乎在慢慢消失,一股全新的活力和温暖似乎正在自己的身体之内散发出来,正往自己的全身散发开去,被多少年的风湿病折腾得全身上下没有几个地方不难受的这具身体,此刻,就像是久旱之地迎来甘露一样……

  老陈心里充满了震惊,这是怎么回事?

  ……

  五个小时后,褚文强微微感到有点奇怪,往日到了这个时候,他绝对会有饥饿感,也会感到有些疲惫了,怎么今天到这个时候反而感觉好像不怎么饿一样,疲惫感也少了很多。RS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