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29 第二十九章 一步一景

  张铁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梅huā桩上练了多久,沉浸在那种奇异境界中的他在一方酣畅淋漓心满意足的爆发之后睁开了眼睛,就看到训练室内一大堆人正在看着他。

  那些人中,有今天早上来一起指导他的几个师姐,还有几个不认识的男人,最重要的是,还有兰云曦。

  在看到兰云曦的时候,张铁感觉似乎有光照在那个女人身上,整个世界一下子就生动了起来,自己记忆中的那处空白一下子又被人填满了,充实了起来。在那天离开兰云曦之后,仅仅过了一天,这个女人的相貌又在张铁的脑海中模糊了起来。今天见到,给张铁的感觉就像是隔了几年一样。

  所有人都看着张铁,没有一个人吭声,特别是张铁的那几个师姐,一个个看着张铁的眼光就像见鬼了一样。就连兰云曦看着张铁的目光,也多了一丝明亮的惊艳感觉。

  “好威猛的铁血神拳”那几个陌生男人中的一个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脸上带着一丝微笑,看着张铁。

  威猛——张铁看了看旁边那些被摧残得像风中的雏菊一样倒下的金属液压柱,自己也感觉有些惊异,就在刚刚他沉溺在那种境界中的最后一刻,他似乎感觉脚下的那些梅huā桩已经变得有些多余,就像路上的小石子,然后,张铁就感觉自己随意的把那几个小石子踢开,踏碎,接着就“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地上。

  那些连接着房间内动力设备的金属液压柱,每一根都有数吨的重量,虽然不完全是实心的。但其坚固的程度,也差不多和一颗颗大树一样,此刻,那些金属液压柱扭曲着,以张铁为圆心。呈放射状的倒下,就像一幅怪异的图画,那破裂的金属液压柱的液压油,慢慢浸湿在地上,流淌得到处都是。

  张铁一低头,发现有些液体已经要流到自己的脚边了。这才连忙跳开。

  “张铁,刚刚是怎么回事,彩蝶说你是在顿悟,你到底悟到了什么?”马艾云比较心直口快,看到张铁一过来,马上就开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张铁抓了抓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就在刚刚,他的确有所领悟,但那些领悟都是一种纯粹的主观体验。很难形容出来,如果这种领悟可以用完整的文字或语言表达,那岂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领悟到了。

  “不知道?”马艾云瞪大了好看的眼睛看着张铁“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只觉得有些东西从心里涌出来,让我有了一些奇怪的体验,我也不知道我领悟的是什么东西?”

  “什么样的体验?”顾彩蝶好奇的问道,几个指导张铁的女生可从来没有过顿悟的经验,所以一个个都非常好奇,想知道张铁到底体验到了什么。

  不仅是那几个女生,就连旁边的几个人和兰云曦都好奇的看着张铁,这种顿悟体验和经验的分享,对所有人的修炼都会有益处,就算他们不能像张铁一样顿悟。但至少,可以明白这种顿悟给人带来的改变是什么,为大家的修行,提供一个有益和难得的经验与参考。

  “这种体验,怎么说呢”张铁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在脑子里组织了一下语言,看到兰云曦对这个也流露出感兴趣的样子,张铁就想尽量把自己刚才的那种体验说清楚一点。

  “不用太刻意的用词汇去修饰形容你的那种体悟,你只需要把你刚才的〖真〗实感觉说出来就行了!”刚刚说话的那个男人又开口了。

  张铁看了那个男人一眼,发现那个男人的脸型长得居然和兰云曦有两分相似之处,张铁马上就猜到了那个男人的大致身份,这个人,至少是兰云曦的亲戚和长辈,不会是兰云曦的老爸。

  兰云曦的老爸张太玄是张家的家主,长风伯爵威名赫赫,日理万机,怎么可能有时间来这里和自己这么一个小人物浪费时间,就算想要招自己做女婿也不会这么急,这个人虽然不是张太玄,但身上的那种养尊处优的气度和和蔼中流露出来的威严,却也让张铁知道这个人的身份绝对是在万人之上的那种人。

  这也是废话,兰云曦的老爸和老妈都是些牛掰人物,世家出身,兰云曦的亲戚和长辈哪里有普通人了,张铁暗暗骂了自己一声。看到那个男人对自己的态度颇为和蔼,张铁也向那个人点了点头,友好的笑了笑。

  这个男人的话倒是提醒了张铁,语言和词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真正的体悟和感觉。张铁稍微想了一下,就明白自己刚刚的那种感觉是什么了。

  “我开始的时候感觉心里有些东西冒了出来,那拳法之中,似乎一种源源不绝生生不息的力量,那种力量就像泉水一样的不断涌出,对,就是泉水,我就感觉自己变成了一眼泉水,那泉水越流越多,慢慢的汇聚成水潭,然后水潭中的泉水在溢出之后就〖自〗由的在山间自然而然的流动起来,变成小溪,小溪在山间流动的时候有多喜悦,我就有多喜悦,不仅喜悦,还有一种无拘无束的〖自〗由感觉,我似乎在浏览着自己途径的山间每一处的风景,那风景无时无刻都在变幻着,让我流连忘返!”

  在梅huā桩上练拳的时候居然能感觉变成泉水和小溪?源源不绝,喜悦〖自〗由,从山间顺其自然的流下,居然像是在看着一个又一个的风景,这是什么样的顿悟呢?几个女生都不懂,不过这样的顿悟,还真是让人羡慕不已。

  那几个女生不懂,但兰云曦旁边的那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眼中却闪过一丝惊异“如果张铁说得没错的话,这很像拳法传说中一步一景的境界!”

  一步一景?张铁回味了一下,还真的和自己的体验很相似,那铁血神拳练到后来。真的就像感觉在看风景,自己每走出一步,就是一个不同的风景。

  “曦师姐,请问这位是”张铁看着云曦,问道。

  刚刚在张铁转向自己的时候。兰云曦的心还真的紧张的跳了两下,以张铁的无赖性子,这个时候要是厚着脸皮亲昵叫上自己一声“云曦”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四叔解释,看到张铁此刻一本正经的样子,兰云曦又在肚子里暗骂了张铁一声混蛋。她似乎都能感觉出来张铁此刻一本正经表情后面对着自己贼眉鼠眼做鬼脸的样子。

  “这是我四叔,今天来找师弟你有一点事情!”稍微镇定了一下的兰云曦介绍道。

  “那我们就出去谈吧,这里味道越来越怪了!”张铁看了看兰云曦的四叔,那些液压油的味道在慢慢挥发出来之后,的确让人不舒服。

  一行人就离开了训练室。

  知道张铁后面有事情,马艾云几个人也就和张铁等人告辞。

  “几位师姐再稍等一下。这段时间多谢几位师姐对我的指导,我感觉自己的基础步法已经没有问题了,今天应该可以过关了,就请几位师姐最后再验收一下!”张铁笑着说道。

  “你现在就准备过关考核?”顾彩蝶这么一问,原本想要走出基础步法训练场的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

  张铁没说话,而是直接快速的冲到了那条百米长的基础步法考核通道前,一下子跳上那些正在伸缩变动的梅huā桩。整个人快速的跳动了起来。

  就在此刻,那条考核通道上,依旧有不少人正在艰难的想通过那条百米长的不断变换的梅huā桩通道,可也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人被高压水柱射得从上面掉到下面的水池里。

  张铁刚站到一根梅huā桩上,一股高压水柱就向着他射了过来,张铁笑了笑,从容的走出一步就避开了。

  第一次来到这里看到这条基础步法考核通道的时候,张铁感觉这个考核真是艰难无比,而到了此刻,这条基础步法考核通道对张铁来说就像是一条坦途。那每一根梅huā桩上的落脚点。虽然不到巴掌大的一点,但对张铁来说,那似乎就是一个可以无限延展的几何平面。

  点是零纬的,点的〖运〗动变成线;线是一纬的,线的〖运〗动变成平面;平面是二维的。平面的〖运〗动就变成体;体是三维的,体的〖运〗动就变成四维的宇宙时空和这个世界。

  在〖运〗动中,一切的固态概念都是可以延伸和扩展的,一切的存在都是多种因素的合和构成的,将这个多维的时空拆开,最后,所有的一切,都会归结到一个本不存在的“点”上,那个“点”难以捉摸,是零,是空,也是一切万有的根基。

  这条基础步法的考核通道和张铁第一次见的时候一样,但因为张铁和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不一样了,所以这条考核通道在张铁眼中也就不一样了,通道未变,变的,是张铁的心和认知感受这个世界的方式,心变了,认知感受世界的方式变了,那么就一切都变了。这个世界虽然和以前一样,但又不一样了,这就是境界。

  一步一景是一种境界,一种无法言说,从荆棘中走出坦途,从火烫中看出风景的境界。

  此刻,那无数长长短短伸缩不定的梅huā桩,在张铁眼中就是同时展开的无数层可以让他前进的平面。

  那路,就在脚下,有无数条,挖不断斩不断,无限延伸哪里都可以落脚,没有路都能走出一条路,这路上所见的一切,只不过是沿途的风景和点缀而已。

  剧烈凶猛的高压水柱,瞬间,就变成了天上的蒙蒙雨丝,带着一股幽怨

  包括兰云曦和那几个指导张铁的女生,这一刻,那几个女生看着张铁的背影,一个个的眼神都微微迷蒙了起来

  这一刻的张铁,就像一个诗人,穿着白衣,一尘不染,走在一条曲折悠长的小巷之中,闲庭信步,在蒙蒙的细雨之中,撑着伞,似乎想要邂逅一位有着丁香气息的姑娘

  与张铁相比,其他那些在考核通道上要咬着牙过关的家伙一个个都成了在泥水里打滚的苦力和泥腿子。两者完全是公子和huā子的区别,在一群huā子中,公子就更加亮眼了。

  走过基础步法考核通道的张铁回过头挑了挑眉毛,露出牙齿,风骚一笑。

  几个女生心中升起的美好意境瞬间支离破碎。

  呸,还是一个无赖!兰云曦在心里啐了张铁一口(未完待续

  s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