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8 第十八章 灭魔神矛

  接下来的几天,对张铁来说,就仿佛进入到一个黑暗而让人作呕的梦境中,连他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

  7月7日过后,怀远郡张氏的家族精锐和琅琊郡太史家族的风云铁骑,一起退到了天寒城十五公里以外,把整座天寒城牢牢的围了起来。不断有被傀儡蠕虫寄居的魔化人类从天寒城中跑出来,然后被围困着天寒城的部队杀死。

  被杀死的那些魔化人类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甚至还有小孩,大多数人生前都是普通人,所以战力非常有限,就算是有少数具有一定战力的,也完全不是张家与太史家部队的对手。

  在第一次朝着这些魔化人类出手的时候,就连张铁都在心里挣扎了一下,那个时候,冲到他面前来的,从穿着上看,完全就是天寒城中的普通居民。那是第一波从天寒城中涌出来的人,一头撞到了张家的防线上。

  这些人的眼睛血红一片,面色狰狞铁青,嘴里发出奇怪而无意义的声音,张牙舞爪的拿着各种乱七八糟的武器,木棍,菜刀之类的东西一窝蜂的从天寒城里面冲了出来,人数大概有四百多人。

  “这些天寒城中的居民已经死了,杀死他们的是魔族和甄家,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些,已经不是人类,而只是一群有着人类躯壳的魔化生物和血肉僵尸,控制他们的,是他们脑袋里的傀儡蠕虫!”

  有怀远堂的军官嘶声力竭的大叫着,然后射出了自己手中的弓箭,把那第一波从天寒城中涌出来的一个魔化傀儡的头射爆。

  在那个魔化傀儡的头被射爆,脑浆四溅的时候,眼尖的张铁发现了那个人大脑中飞出一只半个巴掌大,像一条恶心的八爪鱼一样。有很多触手,同时着粉红色滑腻皮肤的生物。

  那生物掉在了地上,就像上了岸的八爪鱼一样,在地上蠕动着。

  看到这一幕的张铁咬着牙动手了,从这一天开始,张铁就陷入到漫长的,对那些失去控制的魔化傀儡毫无意义的杀戮之中。

  这样的杀戮,对潜龙堂的那些女生来说,只是坚持了几个小时,90%以上的女生因为无法坚持就退出了。男生们则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对大多数人来说,哪怕面对再残酷的战场,对决再凶残的敌人,很多人的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但是面对着那些已经失去了生命。被傀儡蠕虫控制了的普通人的躯体的时候,有很多人。在第一次的时候。却很难迈过自己心中的那道坎。

  张铁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当他第一次把一个向他冲过来的七八岁的小女孩的头颅斩下来的时候,张铁似乎听到自己内心之中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然后,张铁的心就变得像铁一样的坚硬了起来,彻底把自己变成了一台收割魔化傀儡生命的机器。

  7月8日,在天寒城外。几根黑色的烟柱冲天而起,那些冲出城外被杀死的魔化傀儡的尸体被收集了起来,开始集中焚烧,从一天开始。在后面很长一段时间内,天寒城外面那几根黑色的烟柱就没有断过。

  7月9日,统治晋云国的六大世家的其他五大的家族兰家,欧家,澹台家,王家和李家的飞艇与家族人员陆续到达天寒城。

  这些家族到达天寒城之后,也在天寒城城外十五公里以外的地方扎下营,加入到对天寒城的围困之中。

  7月10日,更多的飞艇到达了天寒城,整个天寒城附近的天空中,密密麻麻全是来自大陆上各个国家与势力的飞艇,这些飞艇的任务,就是来探听和观察天寒城的第一手的信息和消息。

  同样是在这一天,也不管那些大人物是怎么想的,怎么不想让普通人知道圣战即将来临的消息,关于在天寒城这里发生的事情还是彻底全面的扩散开来,天寒城事件震动了整个大陆,这样的大事,谁都捂不住。

  7月11日,更多知道天寒城事件的人开始赶来天寒城,这些人中,有小家族的代表,有流浪的武士,有大陆上一些知名媒体的记者,有情报贩子,还有那些抱着各种发财的想法来到这里的人。

  对某些人来说,天寒城现在就是一座危险的死城,但是这座城市里的财富却不会消失,无论是甄家还是其他天寒城中原本的那些大户大家,他们的财富,此刻全部堆在天寒城之内,只要有胆子,不要命,可以尽管去取。

  那些抱着发财目的来到这里的人虽然多,但是没有人有这个胆子,此刻的天寒城内,至少有一百万以上被傀儡蠕虫控制的魔化傀儡,而城外,还有晋云国六大家族的数万精锐与琅琊郡的四万风云铁骑将天寒城团团围住。在晋云国,谁有这个胆子和这个面子能进去。

  此刻的天寒城,就像是一个诱人的猎物,在围绕着这个猎物的那些最凶猛强大的狮子们饱餐和离开之前,狼狗们根本不敢靠近。只能在附近围绕着猎物徘徊着,狮子们看不上或者不屑下口的东西,对它们来说,却有可能是一场饕餮盛宴。

  ……

  7月13日……

  在来到天寒城的第六天,早上,已经连续三天没有睡觉的张铁昨天晚上睡得有点熟,但今天一大早,当太阳刚刚开始升起的时候,张铁还是在帐篷内睁开了眼睛,拉开睡袋,走出了帐篷。

  张铁昨天晚上和衣而卧,因此速度很快。

  太阳刚刚出来,一走出帐篷的张铁看到第一眼的东西,还是远处那几股直冲天际的黑烟,虽然这里离那里很远,而且是在平原之上,四周非常空旷,但张铁似乎还是嗅到了随着微风传来的空气中的一股因为焚烧那些尸体带来的一股略带焦臭的味道。

  在河边洗漱完后,张铁就一边闻着这股令人作呕的味道,一边机械的啃着压缩的高热量肉干。一边喝着水,整个人的思绪从连续三天那无休止杀戮带来的麻木中慢慢变得灵动起来。

  怀远堂一干精锐和战士所消耗的所有的补给物品都是怀远堂的飞艇直接从还远郡空运来的,这个时候,天寒城附件所有能吃到嘴里的东西都让人产生了阴影。

  虽然按照第二次圣战的经验,在傀儡蠕虫的母虫死后,除了已经寄居孵化出来的傀儡蠕虫的虫卵以外,其他所有没有寄居孵化的虫卵都会死亡,但这毕竟是以前的经验,时间过了这么久,谁也不敢打包票这几百年过去了。现在魔族手上的傀儡蠕虫还完全和以前一样,没有丝毫的进化。就像在一周前谁也没有想到天寒城甄家会拥有一条傀儡蠕虫一样。

  天寒城的难民营就在河边,占据了河边几十公顷大的一片土地,一眼看去,河边连绵一片。都是刚刚运来的帐篷。

  从7号当天到现在,不断有人从天寒城中逃了出来。7号的那天从天寒城中随着张家与太史家的军队逃出来的人最多。后面这几天,虽然张铁他们也在努力营就,而且不止一次派遣小规模的精锐部队进入到天寒城寻找那些还活着的人,对占据了天寒城几个城门附近的魔化傀儡也实施了不止一次的清剿,为城里能逃出来的人开辟了一条出城的通道,但被救出来的人却越来越少。

  昨天张铁在天寒城北门附近厮杀了一日。把天寒城北门附近的魔化傀儡清除一空,但昨天救出来的人却不到五个。随着时间越来越久,整座天寒城里能够生还的人的希望则越来越渺茫。

  ……

  难民营中的人神情一个个呆滞而麻木,虽然是早晨。但整个天寒城难民营给人的感觉却充满了一种暮气,仿若黄昏,这里没有欢笑,而是一片若有若无的低沉的抽泣和偶尔在帐篷中响起的噩梦般的惊叫,许多人虽然已经逃离了天寒城,但城中那历历在目的恐怖,还是会让许多人在睡着以后因为一点细小的响动惊醒过来。

  “啊,你们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吃我……”

  前面的一个帐篷突然掀开,一个披头散发的男子从里面跑了出来,路都不看,手舞足蹈状若癫狂的直接朝着张铁奔来,后面有几个人则追着他跑了出来,“快拦住他,这个人的病又犯了!”

  在那个人跑到张铁面前的时候,张铁伸手,就像捉小鸡一样一把就把那个人提了起来,然后在他的颈后轻轻一拍,那个人就晕了过去。

  追来的那几个人穿着医生的工作服,最近这几天,有许多医生被从怀远郡和琅琊郡各处调了过来,在天寒城难民营中从事救助与医护任务。

  冲过来的那几个医生看着张铁此刻的样子,神情之中都微微有一丝惧意,这个时候的张铁,身上穿着怀远堂军中的野外作战服,在经过连续几日无休无止的杀戮之后,整个人的气质和身上,都笼罩着这一层无形的,让人不知不觉就感到畏惧的铁血煞气。

  这些天下来,就连张铁自己都忘记了自己到底杀了多少由傀儡蠕虫控制的魔化傀儡,至少已经一两千吧,这种因杀戮而凝聚出来的气势对普通人来说是一种无形的震慑,就像有些久经沙场的军人会让人敬畏一样,此刻张铁的身上,也有了这种气质。

  “啊,谢谢,谢谢!”张铁一看过来,冲过来的那几个医生连忙道谢,生怕像说晚了一样。

  “不用客气!”张铁淡淡的说道。

  看到张铁似乎并不难说话,追来的那几个医生都松了一口气,两个男医生直接把那个人从张铁手上接了过去,一个看起来有些年长的医生快速的检查了一下那个人的情况,主要是看看那个家伙还有没有活着,像刚刚那种情况,在此刻这样的环境下,就是张铁随手一掌把那个人毙了,也没有任何人会指责张铁的不是。

  查看完那个人的情况后,发现张铁只是把那个人打晕过去了,年长的那个医生悬着的心稍微放下来了一些,随后就吩咐那两个稍微年轻一些的医生,“这个人的精神受到了太大的刺激。今天的朱砂安魂散要加量,先把他抬到帐篷里去吧!”

  “好的!”那两个医生说着就把人抬到帐篷里去了。

  “唉,可怜啊……”年长的医生摇头叹息了一声,也跟着走到了那个帐篷里去。

  这样的事情,这几天在天寒城的难民营里已经发生了无数,许多人虽然从天寒城中逃出来了,但精神上却受了太大的刺激,已经不正常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无法接受失去了所有亲人的人在难民营里选择了自杀,这样的人。在天寒城的难民营中,每天都有一两个。

  张铁脚步有些沉重的走在难民营中,看着难民营那一个个帐篷里脸色麻木悲戚,短短几日就已经形容枯槁的人,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这几天。只要有时间,张铁几乎每天都来难民营中转上一圈。看看那些麻木悲戚的脸。然后走向战场,杀个天翻地覆。

  就连张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或许,就是为了让已经麻木的自己在杀戮中找到一点慰藉和有意义的东西吧。

  张铁身上还装着一点今天他领到的高热量的牛肉和干粮,在来到难民营后,都给了几个六七岁。怯生生看着他,想上来要东西又有些不敢的小孩。

  潜龙堂的女生们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在难民营中从事着各种工作,维持着难民营的正常运转。

  张铁看到了袁紫衣,这个曾经性格爽朗的师姐这几天也被难民营中的事情搞得有些憔悴。更多的却是哀伤。张铁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在难民营里发放着干粮和消毒液,一堆人沉默的在她面前排着队领着东西,宛如失了魂的傀儡一样。

  “今天怎么只有这么一点,昨天还有一点肉干,今天肉干怎么没了,这点东西怎么够人填饱肚子?”一个排着队领东西的家伙拿着手上的东西,一下子大叫了起来。引得附近的人都朝这边张望过来。

  “新的物资正在琅琊郡筹集,现在还在路上,渡云关附近的路不太好走,不方便车队运送,所以还没有送过来,现在送过来的东西都是靠飞艇运过来的,数量非常有限!”袁紫衣耐着性子解释道,这几天的所见所闻,让这个原本脾气非常火辣的女生也变得有了耐心。

  “我不管,我要两份,一份不够!”那个人说着,直接从袁紫衣面前自己伸手拿了一份东西。

  “一个人只能领一份!”袁紫衣一把把那个人的手抓住,继续耐着性子解释道。

  “不是因为你们,天寒城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以前天寒城都是好好的,你们刚来就天翻地覆了,所以你们要对天寒城的一切负责!”

  看着袁紫衣是个女生,年纪又小,那个人一下子就横蛮起来,指着袁紫衣的鼻子骂道,“小女娃,我告诉你,老子在天寒城还有万贯家财,每天锦衣玉食,不是因为你们,我现在怎么会变得一无所有,你以为拿着点东西就能把我打发走吗,告诉你,没门,我在天寒城中的财物哪怕少了一个铜板也要你们赔我!今天老子就是要拿两份东西,那是你们欠我的!你放不放手,不放手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啊……”

  袁紫衣被气得浑身发抖,每天劳心劳力的在难民营里工作,却被这样的人指着鼻子骂得说不出话来,这样的委屈袁紫衣长这么大何时曾受过,眼泪一下子就在眼眶里面开始打起转来。

  张铁冷着脸就走了过去,先拍拍那个家伙的肩膀,等那个家伙刚转过脸来,张铁一耳光就抽了过去,“啪”的一声脆响,那个人嘴里的几颗牙齿就飞了出去。

  “啊,杀人啦……”那个人大叫起来。

  张铁又是反手一耳光,那个人的嘴里的牙齿又飞出了一颗,那个人还想叫唤,但一看张铁那冷漠如刀的眼神和浑身沸腾的煞气,刚想说的话一下子又咽了回去。

  张铁看向那个人的手,那个人连忙就把手上多拿着的另外一份东西放下。看到张铁的眼神一点都不放松,那个人连忙把自己的那份东西都放下了。

  “师姐,你忙你的,不值得为这种人掉眼泪,这个世道。这样的杂碎还有不少,不是每个在难民营中的人都值得可怜,我刚刚听这个人说要我们赔他天寒城的家财,我这就把他送回天寒城,把他的家财赔他!”张铁说完,对着袁紫衣笑了笑,直接一把掐着那个人的脖子,像拖一条狗一样把他往难民营外面拖去,周围的人都自动为张铁让开了一条路。

  难民营也就挨着张家和太史家布置的围困住天寒城的部队驻地和防线,张铁拖着那个人。一路上畅通无阻的就越过了部队的防线,直接向天寒城走去,那个人被张铁卡住脖子,除了能喘气以外,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一路上看到张铁拖着一个人的人,无论是张家的部队还是太史家的风云铁骑。没有一个人多问张铁一句话。也没看那个被张铁拖着的人半眼,这几日张铁在天寒城的表现,已经赢得了许多人的尊重。

  哪怕就算不知道张铁名字的,许多人也都记住了张铁的这张脸,都知道这张脸的主人是这几日在天寒城杀敌最多,救人最多。最劳苦功高的几个人之一,被张铁的飞矛把头爆掉的魔化傀儡的数量,已经多得谁都记不住了。

  在战场上,有实力又能为别人拼命的人自然而然会赢得同一条战线上的战友的尊重。因为张铁的飞矛绝技实在是太过炫目与令人震撼。在张家众多使用弓箭的高手中算是独树一帜,也因此,在太史家的风云铁骑之中,张铁这个张氏家族潜龙堂年轻高手的名气,竟然格外响亮,隐隐竟与张武穆并列,成为张家年轻一代中兰云曦以下最强的人。

  琅琊郡太史家族的规模与天寒城甄家差不多,都只是拥兵数万,占据一城的地方豪强,像怀远堂张氏这种豪门大族中的年轻精英,未来有可能在张家独当一面的人物,对太史家来说的分量也就格外的重一些。张家名下虽然只有八城,但这八城中,仅仅仪阳城一座城市,其人口与各方面的综合实力,起码比其他十座以上的普通城市还要强大,所以一个家族的实力,有时候并不是单单对比一下谁的城市多可以说得清的。

  一个四鼎之家,比起这些占据偏远一城的地方豪强来说,其综合实力的悬殊,至少也是百倍以上,几日之间,不说是普通士兵,但太史家风云铁骑中的大部分军官,都已经能把张铁的样子认出来了。

  离开张家与太史家的部队防线,在离天寒城还有十多公里的平原上,虽然是白天,但还是可以看到三三两两在野外游荡的魔化傀儡,越靠近天寒城,这些游荡的魔化傀儡也就越多。

  看着远处的那些魔化傀儡,那个被张铁拖着的家伙脸色都吓白了。

  正在这个时候,一队太史家的风云铁骑从营盘中冲了出来,人数大概有一百人,看样子正要去执行每天固定的,扫荡在野外游荡的魔化傀儡的任务,在那队风云铁骑经过张铁身边的时候,带队的军官看了张铁一眼,咦了一声,一抬手,所有的铁骑就在张铁身边几米外停了下来,显示出了非常不俗的骑术和战斗水准。

  张铁一转头朝那边看去,虽然还隔着好几米,离他稍微近一点的几匹披着战甲在地上踱着步的战马似乎被什么东西惊了一下,一声低鸣,整齐的后退了几步,差点把马上的骑兵摔下来,马上的军官心中都暗暗一惊,好重的煞气,连战马都被惊吓到,这到底要杀多少人才能凝聚出这样的气势。

  “张铁……”那个军官一下子就叫出了张铁的名字,看了看张铁手上拖着的那个人,指了指,“你这是……”

  张铁也笑了起来,这个军官有点面熟,好像前几天见过一次,还并肩战斗过,一起干掉了不少的魔化傀儡。

  “这个人在难民营中要我们赔偿他在天寒城的万贯家财,还说天寒城的事情是我们弄出来的,要我们负责,我正想把他带到天寒城去,把他的家财陪给他,既然众位大哥要去执行任务,你们骑马快些,不妨顺路把这个人带上,让他去天寒城看看他的家财少没少。顺带再让他去甄家供应自来水的地方去看看,也好洗脱我们的嫌疑!”张铁微笑着说道。

  那个军官听着这些话,眼中精光一闪,也笑了起来,“正该如此!”

  “那麻烦众位大哥了!”张铁说着,随手一丢,就像丢小鸡一样,他手上那个人将近一百多公斤的身体,一下子就朝着那个军官丢了过去。

  那个军官把人接过来,顺手一掌把那个人打晕后就横着放在了战马上。哈哈大笑起来,“张铁兄弟做事就是爽快,就冲张兄弟这一声大哥的份上,以后有需要咱们兄弟帮忙的地方,水里火里。咱们决不皱一下眉头!”说完这句,那个军官回头对着身后的骑兵大喊了一句。“兄弟们。这个叫咱们大哥的人,就是怀远堂张家年轻一代最杰出的高手,大家这几天口耳相传杀敌无数的灭魔神矛,就冲张兄弟叫大家的这一声大哥,大家以后敢不敢为张兄弟拔刀?”

  “拔刀!”

  “拔刀!”

  “拔刀!”

  所有的骑兵都把刀拔了出来,举在头上大叫了起来。

  感觉这个家伙不是普通人。张铁深深的看了这个三十多岁的军官一眼,抱拳,郑重的问道,“不知大哥如何称呼?”

  “我叫太史慈!”那个人豪气的说道。

  “那晚上我请太史大哥与众位大哥喝酒。可不要不给面子!”

  “好!”太史慈也抽出了自己的骑刀,在头上舞了一个耀眼的刀花,“兄弟们,现在随我去杀敌,晚上回来和张兄弟一起喝酒,哈哈哈,驾……”

  一百骑兵从张铁身边挥舞着炫目的刀花和张铁告别,轰然向着远处天寒城冲去,远远的,张铁还听见太史慈和他身边那些骑兵们的苍劲的歌声传来“斩不尽的敌人头,喝不完的兄弟酒,压不扁的女人身,跑不断的马儿腿,哈哈哈哈……”

  没想到太史家族也有这样的人物,张铁暗暗点了点头。

  一直到太史慈和他的骑兵们消失在张铁的视野中,张铁才转身重新回到营地,对那个注定回不来的家伙,张铁连问他名字的兴趣都没有,敢在难民营中造谣天寒城之事是怀远堂搞出来的,蛊惑人心,稍有不慎就能酿成大变,这已经是死罪,天寒城已经死了一百多万人了,这样的人,为什么还要活着?为什么还能活着?

  就连张铁都没发觉,这个时候,他的心肠和处理事情的方法,已经和以前截然不同了,要是以前,在决定这么一个人命运和生死的时候,他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干脆。

  这几天,在那麻木的杀戮中,张铁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用天寒城中百多万无辜者的生命明白的道理,想要和魔族较量,和魔族的那些走狗较量,将来想要在乱世中活下去,让自己身边的人活下去,只有一条路你不光要比魔族更强,还要比它们更狠,更毒。

  什么是圣战,就是和魔族比谁更强,更狠,更毒的战争!

  张铁回到营地的时候,在难民营里巡逻和维持警戒的几个潜龙堂的师兄抓到了几个混入到难民营中的家伙,正在把那几个家伙五花大绑的押出来,张铁回来的时候,刚好和那几个家伙打了一个照面。

  一看那几个被绑住的人,张铁也愣了一下,然后揉了揉眼睛哲罗姆!不会吧!

  被人用一团破布塞住嘴巴看起来颇为狼狈的哲罗姆看到张铁,也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激动的挣扎了起来……

  ……(未完待续……)

  ps:昨晚上大米兄弟给老虎发短信,说现在黑铁的月票有点落后,让老虎在书中求一下月票,老虎昨天晚上码字到一点,困了,大脑思绪不连贯,断断续续,硬是没有码完一章,羞愧无比,今天加油一把,奉献上差不多7500字的一个大章,弱弱的喊一声求月票!求赞!感谢大家对老虎的支持!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