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4 第四章 野心

  齐格村长的话也让张铁沉思起来,如果综合刚刚这几点判断的话,这次冰雪荒原的兽潮,的确太诡异了些,怪不得把守护之神教派的荒野守护者都招来了。

  “那个荒野守护者发现了什么吗?”

  “不知道,那个人只是在库尔干村呆了一个晚上,他想了解的情况也就是刚刚我所说的那些,在了解到这些情况后,那个人就离开了!”说到这里,齐格村长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那个人有一只宠物,是一只个头很大的黑色巨鹰,在我送他离开村里的时候,那只巨鹰曾从天上落下来,当时还把我吓了一跳。

  诡异的兽潮,带着黑色巨鹰来到这里调查真相的守护之神教派的荒野守护者,把这些内容串起来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张铁在脑子出现的,不是别的什么内容,而是当初他乘坐飞艇来怀远郡的路上在空中遇到的那些疯狂袭击飞艇的铁喙鹮,因为那些铁喙鹮的袭击,一直到现在,威夷次大陆上的许多空中交通航线都大受影响,有的甚至面临断绝的危险。

  难道这中间有什么联系?

  张铁几乎是本能的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不过这件事暂时对他来说没有负面的影响,不仅没有负面影响,反而还更容易让他凝聚七力果,所以这件事也就是让张铁在心里打上了一个留意的标签后,就放了下来。

  对这个时候的张铁来说,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只有提高自己的实力才是最要紧的。

  今天的晚餐很丰盛,这也是这段时间张铁吃过的少有的美味,特别是村子里自酿的沙棘酒。那味道,绝对让人难忘。

  库尔干村里自酿的沙棘酒的过程很简单,就是把采摘的沙棘洗干净后揉碎,然后和糖搅拌在一起放在木桶里发酵就行,与葡萄酒的发酵过程类似。齐格村长说几乎整个冰雪荒原上的每个人都会酿造沙棘酒,每个人也是喝着沙棘酒长大的,沙棘酒不仅味道非常不错,而且经常喝的人,身体都非常的棒,几乎不会生什么病。

  如果是以前。张铁一定会感到惊讶,而这个时候,张铁却很清楚,冰雪荒原上的原住民们酿造沙棘酒的过程,其实也就是酵素的发酵过程,这里的人们虽然未必能知道酵素是什么东西。但是生活中凝聚出来的智慧,却让他们本能的找到了在冰雪荒原上能轻松获取大量酵素的办法。

  这里的人们似乎离不开沙棘了,这里的沙棘茶,沙棘酒,沙棘油,还有到了秋天被人们折下来用来储备作为过冬柴火的沙棘枝,都已经与这里的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甚至栽种在村子外面的沙棘。也成为了这个村子的一道屏障,整齐的沙棘树就像一排排的卫兵,因为有了这些沙棘树,就算是野兽也不能肆无忌惮的从各个方向靠近这个村子,而必须从人们预留的一些通道当中才能靠近,这就大大增加了那些危险的大型野兽靠近村子时被人们发现的概率。

  除此之外,沙棘还有肥土的能力,那些原本贫瘠的土地,只要种过几年的沙棘,就能栽种诸如土豆之类的一些有着顽强生命力的植物。为人们提供粮食。冰雪荒原上的各个村子,经常在沙棘林里套种小麦,收成都非常的不错。

  可以说,如果没有了沙棘,整个冰雪荒原上的人们就有可能无法像现在这样生存下去。所有人的生存状态和生活质量都会受到这种植物的影响,实在是因为这种植物对冰雪荒原上的人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就是这种看起来普通,到处都能见到的沙棘,早已经成为这里的人在冰雪荒原上生存下去的最重要的保障,沙棘既是人们的食物来源,它的果实和叶子不仅方便储存,而且都可以吃,又是主要的能源燃料,让人们可以度过这里的漫长冬季,还是最重要的经济作物,负责为这里的人出口赚钱金币,最后还兼顾开荒肥土的角色,不断拓展着这里人们的生存空间,很难想象冰雪荒原上如果没有了沙棘,这里的人们要怎么生活下去。

  齐格村长一边和张铁吃饭喝酒的时候一边介绍着沙棘的作用,张铁听了那些话,心中一下子就冒出一个想法,不知道让用途如此广泛的沙棘在黑铁之堡中再完成一次变异进化会不会变得更加的神奇呢。

  这个想法一出现在张铁的脑中,张铁就觉得自己有点兴奋起来,这种亲手创造一个物种的成就感,的确让人感觉很爽,张铁正在想着有可能创造出一个功效和各种作用更加强大的新的沙棘物种的时候,突然,一个念头从他的心中划过,像闪电一样的击中了他。让正在吃着东西的张铁的身体一下子僵硬住了。

  要是整个冰雪荒原上各个地方都载满了由自己创造的新的沙棘物种,而且这里的居民们都已经习惯由新的沙棘带给他们更好的生活,并且形成依赖,那么,结果会怎么样?

  张铁的身体微微有点战栗了起来,他想到了在怀远堂学习到的人族通史中所看到的一些内容。

  在大灾变之前,魔族及其在人族中的代理人和走狗,正是利用科技手段,通过控制着这个星球上的粮食的种子,然后不着痕迹的控制着人类的农业和粮食生产,在控制了人类的粮食和农业生产之后,人类其实实质上也就处在魔族及其在人族中的代理人和走狗的统治之下。

  魔族提供给人类的粮食种子生来就是有毒的,那些种子中的毒素不是普通的化学毒素,而是更加恐怖的基因病毒,由那些种子生长出来的粮食中因为携带着那些基因病毒,因此可以调控人类的基因和dna,让人类变得短命多病,体格羸弱,智力低下。甚至失去生育能力。魔族给人类提供的粮食种子实际上是把人类阉割了,让人类永远失去了对抗魔族的能力,只要吃着那些种子生长出来的东西,人类就必须臣服在魔族的统治下,没有第二条路。

  当时的华族在魔族的阴谋下。整个种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才终于觉醒过来,成为带领人类抵抗魔族,并与魔族进行了两次圣战的中坚力量。

  如果自己制造出新的沙棘树种,自己当然不会用它来毒害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这些人,但是。如果这里的人会依赖那些沙棘树而生活的话,那么,就像当初魔族利用粮食种子统治着人类一样,自己也可以通过控制和利用那些沙棘树在冰雪荒原上拥有强大的影响力,这两者之间的逻辑关系是一致的。

  如果是以前,张铁可能还不会有这种野心勃勃的想法。但此刻,这个想法一出现,立刻就在张铁的心里像野草一样的蔓延起来。

  看到张铁停下了动作,齐格村长还以为是不是他们招待张铁的东西不合张铁的胃口,有些关切的问了一句,“怎么,不喜欢吃这个吗?”

  “啊。当然不是!”张铁一下子笑了起来,“我只是刚刚听你说到那些沙棘所具有的众多作用的时候,忍不住想找一点这种植物的种子以后带回去做纪念!”

  “你想要沙棘的种子吗?”齐格村长问道。

  “村里还有吗,如果没有的话我自己到野外去找一点也是一样的!”

  齐格村长哈哈大笑了起来,豪爽的说道,“在库尔干村别的东西没有,沙棘的种子多的是,那些沙棘籽都是用来榨油的,村里的磨坊里堆着不少,现在还有几百公斤。你想要多少就拿多少,要是你有落脚的地方,我叫村里的年轻人全部给你送过去都行!”

  “不用那么多,只需要一小袋,半公斤就可以了!”

  “哈山。去,找一小个麻袋,到村里的磨坊里给彼得装一小袋沙棘的种子来!”齐格村长摸了摸他那个才六七岁的叫哈山的小孙子说道。

  听到这话,齐格村长的孙子看了张铁一眼,点了点头就冲出了门外,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拿着一个小麻袋,里面装着差不多一两公斤重的沙棘种子就回来了……

  看到那些沙棘种子,张铁微微的眯起了眼睛,越多的种子,对黑铁之堡垒来说,只要舍得投入,就意味着自己在最短的时间内就可以获得一种完成进化和变异的沙棘,多的不需要,只要自己在黑铁之堡里面同时对三百颗以上的沙棘种子利用不同的方案投入不同的功德值,灵气值和基本能量储备,自己就有可能一次就能获得一种全新的沙棘种子。这些沙棘物种在黑铁之堡内发生变异进化的几率就算再低,但也抵不过自己同时投入那么多种子所获得的数量优势。这就是以量变求质变。

  想着未来某个时候整个冰雪荒原上到处都是那些会对自己“乖乖听话”的沙棘树的时候,张铁就笑了起来。

  晚饭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正在与齐格村长在院子里聊着天,不断扩充着自己对冰雪荒原认识的张铁又见到了伊万那几个少年,那几个少年是过来邀请张铁参加晚上的篝火晚会。

  “去吧,夜晚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篝火晚会上也只有你们年轻人在,我们这些老东西是不会去碍眼的!”齐格村长也鼓动张铁去篝火晚会上看看。

  张铁则是没有多想就欣然同意,反正这个时候睡觉还早,大家都是年轻人,去看看也没什么。

  见到张铁同意了,伊万几个少年都非常高兴,在要走的时候,伊万指了指张铁放在齐格村长家里的那架重型连发机弩,“能不能把那个大家伙也带去,那样的机弩好多人都没见过,村里好多人都想开开眼界呢!”

  张铁二话不说就拿起了机弩,所有人也都笑了起来。

  库尔干村的篝火晚会就在村子中间的一块空地上举行,每天到了晚上的时候,这里就是库尔干村里年轻人和小孩的天下,大家在空地上架起一大个火堆,围着火堆坐在一起,聊天。喝酒,唱歌,跳舞,交流自己一天的收获,那些正在躁动的青春期的年轻人们则在这里摔跤或者与同龄人比试切磋战技等等。热闹非凡。

  白天都在家里帮忙干活的库尔干村的勤劳的姑娘们也出来了,姑娘们和男孩子们坐在一起,一起嬉笑玩闹,毫不害羞。

  小孩们则围着火堆到处乱跑,在捉萤火虫或者玩捉迷藏之类的游戏。

  库尔干村晚上这样的聚会,村子里面凡是结了婚和上了年纪的人是不会来参加的。也因此这里基本上没有什么拘束,都是年轻人的天下。

  伊万说,这样的聚会每天都有,也并不是为张铁特意举办的,只要天气允许或者没有其他的事情,村里的年轻人们每天晚上就在这里打发时间。所有人从小都喜欢参加这种聚会。

  还没有来到会场,张铁就在远处看到了这里燃烧着的一片熊熊的火光和听到了这里的欢声笑语与小孩们打闹嬉戏的声音。

  等来到现场的时候,张铁发现整个晚会现场大概有四五百人,不算太多,也不算太少,现场的气氛即热闹,又随意。所有在这里的人,年龄最大的也就是二十出头,年龄最小的也就是五六岁的样子,还在光着屁股在到处乱跑,所有人的脸上都透露着一股轻松和愉悦的表情。

  来到张铁的这里注意到,就在那堆篝火的边上,有二十多个年轻人在那里划出了一块区域,在几十米外的地方树立着几个裹着一层兽皮的草人在玩着投掷飞矛的游戏,大家玩得都很高兴。

  这哪里是什么篝火晚会,分明就是库尔干村里的年轻人们每天晚上都举行的露天大趴嘛。每天晚上都和一大堆熟悉的同龄人有着这种热闹的聚会和交流。这样的待遇,还真是像自己这种从小就生活在城市里的小市民享受不到的。城市里的年轻人聚会的地方是酒吧,可酒吧里的气氛和感觉,和这里根本没得比。更别用说,当初自己穷得叮当响。根本没有能力去酒吧那种地方消费。

  这一刻,说真的,张铁从心里有些羡慕库尔干村里这些年轻人的夜生活。这样快乐,融洽,自在的聚会,所有人都没花什么钱,只有一堆火,但大家的快乐,却是那许多人花费大堆金币都买不到的。

  张铁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什么轰动,他的出场更没有什么声光效果,也不隆重,这里的所有人都很随意而自在,张铁和伊万他们自然而然的坐到今天白天遇到的布尔曼那几个青年所在的圈子中,所有人就高兴的聊了起来。

  张铁手上带来的那把重型金属连发机弩似乎比张铁还要受人瞩目一些,那个大家伙一拿出来,马上一大堆年轻人就围了过来,一个个都要过来试试。

  在教会了那些人怎么调节那个大家伙液压滑竿上弦所使用的力矩档位之后,那个大家伙就从张铁的手上离开了,开始在一堆年轻人中传来传去,摸来摸去,许多人都想试试能不能把这把重型金属机弩拿起来。

  能把这把机弩拿起来的人,看向张铁的眼光中都充满了佩服,而那些涨红了脸也无法把机弩拿起来的人,则也不会太尴尬,只是微微有点不好意思,因为周围总会传来一阵阵善意的笑声。

  在征得张铁的同意之后,几个年轻人更是想去试试这把重型金属机弩的威力,伊万几个人说这把机弩在隔着一百米的距离可以把铁牙鬣狗洞穿之后还余威不减,能让弩箭没入到灰色山丘的地里,一点都不露出来,这让大家都有些跃跃欲试。

  试射机弩的时候,差不多所有的年轻人都过围过来看热闹。

  库尔干村里的年轻人测试机弩威力的地方就在刚刚那一堆年轻人切磋标枪投掷技巧的地方,张铁让那些年轻人把三个原本投掷标枪用的靶子摆成一条线,然后在40米外试射。

  因为村里的这些年轻人几乎没有一个人可以像张铁那样轻松的拿着那把大家伙做出平瞄射击的动作,也因此那把大家伙直接被村里的几个年轻人抬到了一个半人多高的小孩玩的木制的跳马上,在让跳马拖住那个大家伙打开的金属脚架的时候大家再射击。

  布尔曼第一个试射,他把一个金属弩箭弹夹插到了机弩的下面的弹夹插槽中,而且在吃力的连续滑动了那个上弦滑竿八次之后,才终于咔嚓的一声把重型机弩的弦上好。然后用一只肩头抵着机弩的折叠活动弩柄,在瞄准了几秒钟后扣动了扳机。

  所有人几乎都没听见机弩的发射时那轻微的蜂鸣声,而只是看到了远处的三个靶子同时的爆开。

  “哇……”所有库尔干村的年轻人都发出了一声惊呼,这把机弩的威力超出了许多人的想象。

  “这东西就是艾斯基尔城也造不出来啊……”一个年轻人感叹了一声,“艾斯基尔城里制造的重型机弩我见过。根本没有这样的威力,也没有这样的精巧!”

  “这个东西应该要不少钱吧!”伊万看着那把机弩,双眼冒着星星的问张铁。

  “嗯,大概吧!”事实上连张铁也不是太清楚这把重型机弩的价格,因为这把机弩完全就是前些日子张铁抄了天寒城甄氏家族会馆后从会馆里的仓库中弄出来的军火,完全是从外面大陆进口的舶来品。在黑铁之堡中,同样的重型机弩还有十多把,在来到灰色山丘后,张铁发现用这个东西干掉那些铁牙鬣狗的效率最高,而且最省事,因此就从黑铁之堡里面拿了一把这种大家伙出来。

  这样的东西。在怀远郡,张铁估计把架机弩的价格应该在400金币左右,在其他地方的价格相对有可能还要更高一点。而一辆仙龙座t9跑车的价格也就500多金币,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这把机弩的价格的确很贵。

  后面的时间,库尔干村凡是上了十二岁的年轻人几乎一个个排着队的都试射了一次,就连那些姑娘们也毫不示弱的加入了进来。一个个过了一把重型机弩的瘾。

  今晚的聚会又热闹又高兴,张铁也随性的客串了一把武器讲解员和操作教练的角色,教着库尔干村的年轻人熟悉了一遍这种重型机弩的操作和射击要领。毕竟这种东西就有点像大灾变前的大口径的重武器,不是谁都有机会来玩一下的。而今天晚上,这个东西就成了这场篝火晚会上的大玩具一样,让一大群人都高兴了一回。

  不带任何心机的和一群同龄人在一起玩了一个晚上,张铁自己也感觉很高兴。

  ……

  篝火晚会一直差不多到晚上十二点的时候才散去,随着火堆里的火焰渐渐小了下来,在一起玩了一整晚的年轻人们也都各自回到了家中。

  张铁被齐格村长安排了住在整个村子里唯一的一间公房里,那间公房。也就是库尔干村里的人盖起来的小木屋,有谁家的亲戚或客人来到库尔干村而那家人家里住不下的时候,就可以住在公房里,上次来到库尔干村的那个守护之神教派的荒野守护者,住的也是库尔干村的公房。

  对此。张铁自然是没什么意见,因为他发现作为公房的小木屋其实修建得比大多数人家里的小木屋还要好一些,而且公房里面的被褥等东西虽然看起来不是新的,但都洗得非常干净,闻着就有一股阳光的味道,这些都是为他准备的。

  ……

  等到库尔干村里面那一户户人家的灯火都熄灭之后,睡在床上的张铁正想进入黑铁之堡品尝今天收获的那颗七力果,他的耳朵却一下子听到了小木屋外响起的细微的脚步声,这个脚步声一下子让张铁停止了进入黑铁之堡的想法。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咚咚咚……”在等了一会儿之后,终于有人轻轻的敲了敲他的门。

  等那个声音第二次敲响的时候,张铁翻身下了床,然后打开了小木屋的木门。

  一个十**岁青春标致的姑娘站在门外,披着一件大大的熊皮的披风,张铁似乎都能闻得到这个姑娘刚刚洗过澡后身上花露的香味。

  这个姑娘有点眼熟,今天晚上好像见过一面,对了,好像是伊万的姐姐……

  还不等张铁开口,这个姑娘笑了笑,已经走了进来,自己关起了门,接着就解下了身上的熊皮披风,让那披风滑落在了木屋的地板上,一具晶莹光洁的身体就出现在张铁面前……(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9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