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26 第二十六章 圣兽之骨

  在高手交手的过程中,很多时候,判断差之毫厘,就能谬以千里……

  自张铁从枫叶堡据点冲杀出来,那个人对张铁的判断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连续失误了四次。

  第一次,张铁用盾牌做为吸引那个人音击的靶子,那个人没有料到张铁可以在盾牌后成功的把自己的身体隐藏起来,让他的音击失效,他更没有预料到的是张铁投掷出飞矛的威力,已经可以威胁到他的生命,仓促之间就被克雷尔击伤。

  第二次,那个人没预料到张铁可以空手硬接他的战气轰击,而且能闯过来……

  第三次,他更没有预料到张铁在冲过来的时候已经激活了疾行术,张铁的样子看似已经竭尽全力,但疾行术对张铁速度的巨大增幅,让张铁可以霎时就爆发出接近两倍的强袭速度。

  第四次,张铁戴着手套,手上没有武器,他更没有想到张铁身上还有一件犀利无比的武器,而且那件武器的杀伤半径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在五米之外,张铁一出剑,那剑刃的锋芒,就已经临身,让他避无可避。

  所以,他只有死了!

  当时他死得很不甘心,在两个人飞擦而过的时候,他还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张铁。

  张铁也在吐血,而他,却是颈部在喷血,那个人颈部的鲜血一下子喷出两米之外,然后整个人就毫无悬念的扑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起来了。

  一直到这个时候。那追击着张铁的铁牙鬣狗的大部队才逼近到了离两个人战斗地点的百米之内,那个人刚倒下。刚才气势汹汹的完全丧失理智的铁牙鬣狗下子就突然就停了下来。

  铁牙鬣狗眼中的红光慢慢消失,一只只的铁牙鬣狗互相看了看,接着不知道是哪一只铁牙鬣狗发出一声哀嚎,所有的铁牙鬣狗眨眼之间就夹着尾巴跑了个干干净净。

  整个山坡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恢复了宁静,如果不是下面枫叶堡据点那冲天而且的黑烟和一片狼藉的景象,这里就不像是发生过屠杀的样子。

  这屠杀,先是兽对人,然后是人对兽。除了鲜血和尸体,什么都没有留下。

  在一连咳了三口血之后,张铁胸腹之间那股郁闷之极的感觉才慢慢好了一点,这一下,终于让张铁知道,以自己现在的等级,哪怕戴着黑暗撕裂者手套。一个十级高阶强战士的战气轰击,也不是那么容易接得下的,如果不是那个家伙在极短的时间内接连判断失误了几次,让自己有了可乘之机,扮了一回猪吃老虎,想要干掉这个家伙。可没有那么容易。

  至少张铁没有自信在单独面对这个家伙的时候可以把他干掉,如果自己以今天的状态单独遇到这个家伙,没有克雷尔在,张铁估计,自己最后的疾行术激活绝对是用来逃跑而不是强袭。

  张铁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慢慢的从单膝半跪着的状态中站了起来,他刚一站起来。就看到了克雷尔看着他那带着惊异与一股莫名意味的目光。

  “彼得,你真是让我吃惊!你刚刚的表现很惊人,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九级以下的战士可以徒手硬接一个四星强战士的战气轰击!”

  原来那个家伙果然是四星强战士,张铁的心中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这双手套是符文装备,可以抵挡大战师级别以下的战气攻击而不破损!”张铁一边说一边用两只手拍了拍,脸上也出现了一个笑容,语气尽量的轻描淡写一些,“这可要多感谢魔蛇岛给我送了一份好礼物!”

  “手套是符文装备,那么刚刚你突然爆发的速度呢?哪怕换做是我,在那么短的距离内,也根本来不及反应!”克雷尔继续说着,脸上出现了一个玩味的表情,看到张铁想要说什么,克雷尔连忙摆了摆手,“你不用向我解释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无需告诉别人,其实我这两天一直感觉你不像是一个拓荒者,而更像是某个大家族中出来历练的子弟!”

  张铁的脸上的神情微微的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能在你这个年纪把铁血神拳修炼到这个地步的,除了某个国家大家族中的精英子弟以外,在布莱克森人族走廊,我没有见过其他人有这样的能力,你可别告诉我这几天你用短矛猎杀铁牙鬣狗所使用的招数不是从铁血神拳里面演化出来的,还有你刚刚击破那个人战气的那一招,不是铁血神拳中最凶猛的撼天炮?你那一剑,用的不是剑掌的意境……”克雷尔一边说一边比划了一遍张铁刚刚所使的那一招,动作干脆利落,隐隐有风雷之声,极有铁血神拳的韵味,“铁血神拳的秘籍是最容易得到的顶级秘籍,但也是最难练的,我年轻时也修炼过铁血神拳,因为无法修炼出铁血战气,最后才不得不放弃的!”

  张铁的眼睛转了一下,然后就笑了起来,克雷尔所说的某个国家,除了诺曼帝国还能有谁呢,原来克雷尔把自己当做了诺曼帝国某个大家族出来历练的精英子弟!

  这么一想,的确也挺合乎逻辑的,黑炎城刚刚被诺曼帝国吞并,自己是在黑炎城认识的特蕾莎嬷嬷,而且还拥有普通人难以企及的铁血神拳的造诣,把这些条件加起来,的确很容易就把自己的背景勾勒出来——在威夷次大陆上,的确只有诺曼帝国某些大家族的精英子弟,也才有这样的条件和可能做到这一步。要不然,仅仅以自己铁血神拳的水准,在诺曼帝国到处都可以吃香的喝辣的,受人尊敬,还跑出来做拓荒者餐风露宿的混饭吃,那不是有病吗?

  克雷尔的眼光和判断都非常敏锐。可惜的是,他只猜中了一半。如果把大家族换成怀远堂的话,那就百分之百猜对了,不过这个结果跳跃性也太大了,完全没有什么逻辑,克雷尔能猜中那才是见鬼了。

  既然克雷尔这么想,张铁也就不解释了,算是默认了一样,反正两个人心照不宣就是了。

  当下。两个人来到那个被张铁干掉的家伙身边,打扫起战场。

  那个家伙反扑在地上,鲜血已经流了一地,张铁正要走过去把那个家伙的身体翻过来,却被克雷尔连忙叫住,“等一下,所有强大的驭兽师的门道很多。特别是这些超过九级的家伙,哪怕就是死了,身体最好也不要随便乱碰!”

  听到克雷尔这么说,张铁也就没有动了,而是看着克雷尔怎么做。

  两个人在离那个人十步之外站好,克雷尔一挥手。手上绿色的战气光华亮起,随之一挥,那战气就朝那个人卷了过去。

  因为这不是在战斗,所以就连张铁都感觉得出来克雷尔的这一下并没有多少攻击力。

  从克雷尔手上飞出的战气击中了那个人的身体地面,把那个人从扑倒的姿势一下子从地上掀了起来。

  那个人的身体刚一被掀了起来。一条黑色的东西就以极快的速度从那个人的怀里弹了起来,隔着十步的距离。化成一道虚影向张铁飞了过来。

  虽然早有防备,但张铁还是被那个东西的速度吓了一跳,银鲤再次从张铁的手中弹出,在那个东西距张铁差不多两米距离的空中,把那个东西绞成了三段。

  等那个东西掉在地上,张铁才看清楚,那是一条黑色的怪蛇,有着一对蓝色的眼睛,看起来有些吓人,那个怪蛇的身体两边,还有两条薄薄的,像是翅膀一样的肉膜,可以让它飞起来,虽然已经被斩成了几段,但那个东西掉在地上仍没死去,而是挣扎着,吐着蛇信子,头部在地上扭动着,仍然想要向张铁爬过来。

  “法克,这是什么东西!”张铁看到那东西的血液溅在旁边的草上,那草瞬间就枯萎了下去,显然是有剧毒,这东西又恐怖又恶心,让张铁不禁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要是刚刚他真的用手去把那个家伙的身体翻过来,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可能,他会被这个东西一口咬中。

  “这是黑翼蛇!”克雷尔说着,隔空一拳就打在那条蛇所在的地上,彻底把那条蛇给震成了肉泥,“这是毒性最强的生物之一,要是被这种蛇咬中的话,没有任何解药可以救治,五秒之内就会毙命!”

  这让张铁又抽了一口冷气。

  再次靠近那个家伙尸体的时候,张铁已经没有刚才那样冒失了,而是变得小心了一些。

  “这个家伙的身上不会有其他东西了吧?”张铁问克雷尔。

  “没有了,如果有的话早就跳出来了!”

  ……

  张铁走到近前,认真的打量了倒在地上的那个家伙几眼,因为大量的失血,那个人的皮肤已经变成了灰白色,这灰白色的皮肤配合着那一张阴鸷深沉的脸,还有那个家伙高高的鹰钩鼻和那一身的深色袍服,张铁差点以为自己看到了童话中的那些黑暗魔法师。这个时代虽然没有魔法师这种传说中的职业,但是这个家伙刚刚所施展的那一招的效果,哪怕比起真正的魔法来,恐怕也不遑多让了。

  这个家伙身上的东西很快就被张铁和克雷尔两个人给扒了个干净。

  把这个家伙身上搜出来的那些东西在地上摆成一小堆,张铁和克雷尔毫不客气的就开始了分赃。张铁原本以为克雷尔这个家伙做这种事情可能会有点心理障碍,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克雷尔做起这种事情来却熟练无比,这个家伙简直就像客串过某些奇怪的职业一样。

  “这是一种特殊的投掷类武器,是用地底一种奇怪植物的树根打造的,平时这种植物的根茎和普通的木材差不多,但是在灌入战气的时候,这种植物的树根就变得如钢似铁,极具穿透性,而且还会具有本身被灌入战气的一些特性,这是非常难得的投掷武器。我看你投掷飞矛不错,这个东西看来就是为你准备的!”克雷尔说着。把那个家伙腰带上插着的三根蛇形的东西丢给了张铁。

  张铁看了看,就毫不客气的把这东西收在了自己的身上,刚刚他就差点在这个家伙的两记音击之下吃了大亏,那个家伙的战气看来有一股爆裂的性质,让这东西一旦撞到什么东西上的时候就爆裂开来,虽然不像炸弹那样的猛烈和强劲,但在小范围之内,威力也不容小觑了。有点家里使用的小型蒸汽锅炉压力升高后一下子爆开来的感觉。

  把这东西留给了张铁,克雷尔自己留下了两个带着一股怪味的小药瓶子,说那个瓶子里的药物对驭兽有作用,张铁也没有意见。

  除此之外,那个家伙身上还有一个钱包和一个小盒子与一枚戒指。

  钱包里的钱不多,有几张小额面值的金票和一点金币,总共加起来大概也就四百多金币。克雷尔很干脆,手一挥,一人一半。

  “你们荒野守护者也要用钱吗?”这钱虽然不多,但因为是从强敌身上获得的战利品,也就格外的让人舒服,在毫不客气的把那两百多个金币装到口袋里之后。张铁好奇的问了克雷尔一句。

  克雷尔的眉毛抖动了一下,没好气的说道,“你看我从头到脚这身东西,不是用钱买的,难道是我自己凭空变出来的吗?哪怕就算在野外。很多时候,我们同样需要用钱和别人交换东西的。东方大陆有一句谚语,金币的魅力可以让魔鬼都甘心变成推磨的驴,这才是真正的智慧!”

  张铁嘿嘿的笑了笑,他知道克雷尔所说的那句话是有钱能使鬼推磨,不过这句话在按照西伯语的语言习惯翻译过来之后,听起来就非常的有意思。

  最后剩下的两样东西,就是那枚戒指和那个木盒,克雷尔先看了看那枚戒指,然后就把戒指丢给了张铁,“你看看!”

  因为已经有了经验,知道这个等级的家伙带在身上的饰品都不普通,张铁拿过来就打入了一道精神力到戒指之中。

  “鹰眼之戒——本物品内含鹰眼术符文效果,灌入精神力之后,该符文效果每一个自然日周期可激活一次,每次持续时间2个小时。”

  居然是固化了特殊能力的符文装备,这样的装备,张铁第一次遇到,只不过这件装备同样没有留下符文炼器师的名字,让人无从考证其来历。但在怀远堂的那段时间,让张铁多少了解了一点符文练器师的世界,张铁知道,能在器物之中固化了特殊符文技能的符文装备,都是符文装备中少见的精品货色,这样的装备,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拍卖会上都很少见,基本上都是订制的产品,很少外流。

  张铁看向了克雷尔。

  “这个东西的价值你也大概清楚,现在还剩下两件东西,一个是这枚鹰眼之戒,一个就是这个盒子里的东西,能被那个人带在身上的东西,肯定不普通,盒子里的东西的价值有可能比那枚戒指高,也有可能比那枚戒指低,那个人是你杀死的,为了公平起见,你可以在这两样东西之中任意挑选一样,剩下的算我的!”

  没想到克雷尔这个家伙做事还挺一板一眼的,张铁哈哈大笑了起来,毫不犹豫的把那个盒子打开。

  盒子里面的东西是一小块张铁从来没见过的什么动物的骨头,对的,就是骨头,但那根骨头却像是由水晶雕琢而成的一样,完全就是透明的,但在透明之中,无论从那个角度看去,却都有一种类似宝石的猫眼效果,看起来非常的深邃。

  一看到那块骨头,克雷尔的眼中就爆射出一团精光,张铁注意到克雷尔的手颤抖了一下。在看到那枚鹰眼之戒的时候,克雷尔平静非常,但看到这块水晶一样的骨头,克雷尔却有点失态了,这让张铁一下子就明白了这块水晶一样骨头的价值。

  克雷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有些不舍的看了那块水晶一样的骨头一眼,就要伸手去拿那枚戒指,张铁却哈哈大笑着,把那个盒子和骨头拿起来,放在克雷尔的手上。自己则把那个戒指戴了起来。

  克雷尔浑身一震,看着张铁。“你……”

  “我打开就是想让你先挑,剩下的算我的,你既然喜欢这个盒子里的东西,那拿走就是了!”张铁随意的说道。

  “你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吗?将来你一定会后悔的!”克雷尔紧紧的盯着张铁,拿着那个盒子的手已经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就如同他此刻的心情。

  “管它是什么,我只知道这个东西现在对你比对我有用,就算它值几百万金币那又怎么样。我们现在难道不是战友吗?”张铁耸耸肩,洒脱的说道。张铁也知道那个东西有可能会非常珍贵,但他就是这样,只要是和自己认为可交的朋友在一起,从来都不会让朋友吃亏。

  “这是圣兽之骨,所有驭兽师的至宝,有了它。可以让驭兽师在修炼驭兽之术的过程中不再有一点阻碍,而且除此之外,它还有其他神奇的作用,一言难尽,这东西要是拿去拍卖的话远远有可能不止几百万金币,因为根本不会有人把这东西拿出去拍卖。除非是疯了,你还是决定要这样做吗?”

  “你看,我也从来不会把我烤的土豆拿去拍卖,除非我疯了,但我同样也把烤土豆给你了!”张铁笑着说道。眼光一片水晶般的真诚。

  克雷尔认真盯着张铁看了半响,突然笑了起来。“你知道吗,你今天有一句话说错了?”

  “我说的的那句话错了?”张铁愣了愣。

  “你不应该叫我大叔的,我没那么老,我今年其实才27岁!”

  张铁看着克雷尔那满脸的胡子,一下子张大了嘴巴,27岁?我没听错吧,47岁还差不多吧,这……这家伙也长得太着急了点吧。

  “你没开玩笑?”张铁怀疑的问道。

  “要是你从现在开始每天在荒野之中风吹日晒雨淋的呆上十年,而且在晋升大战师之前不允许刮胡子,我敢保证,十年后你也和我现在差不多!”克雷尔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靠,不允许刮胡子,这是哪门子的规矩?”

  “这就是守护之神教派的规矩,作为一个荒野守护者,如果你没见过狮子去主动要求剃毛的,那么,你也不能去主动刮胡子!”

  张铁听了差点翻白眼,但克雷尔的话好像还没有说完。

  “而且,我要向你道歉,因为刚才我也对你说谎了?”

  “说谎,你什么时候对我说的谎?”张铁再次愣了一下。

  “就在那些铁牙鬣狗冲过来的时候,大地之母的守护我其实是可以在你身上也施展一次的,在施展之后那些铁牙鬣狗也就不会攻击你了!但是当时我有点不爽,所以就想让你也吃点苦头。”说到这里的时候,克雷尔的晒得黝黑的脸难得的让张铁看到有点发红的痕迹。

  “你不爽,为什么?”

  “因为你叫我大叔,我没那么老!”克雷尔再次板起了面孔,很凝重的伸出了三根手指,“而且还叫了三次!”

  想想刚才那数千只红着眼睛对自己流着口水的铁牙鬣狗,张铁的眼角抽搐了起来,然后张铁一下子就跳了起来,义愤填膺的指着克雷尔的鼻子大骂起来。

  “混蛋啊,你知不知道刚才我只要一个疏忽或者体力不济就要被铁牙鬣狗撕成粉碎,你知道一个人面对着一个团的敢死队是什么感觉吗,你这个混蛋,居然是因为这种狗屁原因就把我给卖了!”

  “事实证明你不是活得挺好的吗,那些铁牙鬣狗不是也没能拿你怎么样吗?”

  “混蛋,把我的圣兽之骨拿来,老子把它那去喂狗也不给你了!”

  这个时候克雷尔的脸皮似乎一下子变得刀枪不入了,面对着张铁的愤怒指责,克雷尔慢悠悠的把装着那块奇怪骨头的圣兽之骨揣进了怀里,“不好意思,这块圣兽之骨现在已经是我的了,就算你想要回去,那也要先等你找到一条可以啃得动圣兽之骨的狗再说!”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瞪了几秒钟,然后就一起大笑起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9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