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2 第二章 祸福相依(两章合一)

  那个声音充满了一种嚣张跋扈的味道,让张铁一听,就想到了黑炎城曾经的那些二世祖。

  声音刚落,那一队骑兵已经冲到了车队的面前,不过没有太过分,而是在离着车队还有十多米的时候就停了下来,张铁看了看车队里其他人脸上的表情,发现大家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什么畏惧和仇恨,而只是有些复杂,只从这一点看来,张铁就知道灰鹰部落和这些人的关系并不是很紧张。

  和奥劳拉在一起的那个老者还向那队骑兵中的的一个家伙微微抚胸行李。

  大多数骑兵们的坐骑都是一种类似诺曼帝国铁角兽一样的生物,和犀牛非常的相似,只有那队骑兵中中间一个人的坐骑显得格外的凶猛和高大,那是一头差不多有两米多高的动物,一对三尺多长利剑一样的獠牙从那头凶猛生物的嘴出吐了出来,银灰色的皮毛有一种金属一样的奇异质感,一对金色的眼珠非常的有压迫感,这头生物所在的地方,旁边的那些铁角兽一样的坐骑都不由自主的和它保持了一点距离。

  坐在这头凶猛的坐骑上的,是一个二十**岁,身材高大的男人。那个男人此刻颇有一些顾盼自雄的感觉,看起来实力应该不弱。

  让张铁非常感兴趣的是,这些骑兵大多数人的坐骑上面,都挂着一个个的矛囊,矛囊之中都有着一排排的飞矛,在库尔干村的时候张铁就知道冰雪荒原上的很多战士都在使用飞矛这种投掷类的武器,但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同时带着这么多的飞矛,张铁还是感觉有些新鲜。

  因为自己现在的身份完全就是一个倒霉的俘虏,所有张铁没有说话。而是站在人群后面,看看这些家伙要干什么。

  “努尔多,你来我们灰鹰部落刚什么?”奥劳拉冷冷的看着那些冲过来的骑兵,毫不客气的问道。

  “我来灰鹰部落,是想和你商量个事情!”努尔多毫不在意的说道。

  “我们之间有什么事情可商量的?”

  “哈……哈……”

  “听说那些拓荒者在海德拉冰川裂缝中发现了一个大灾变之前的城市遗迹。还有可能有上帝之星的碎片,现在四面八方的拓荒者和高手都往海德拉冰川裂缝赶来,准备发一笔横财,我亲爱的表妹,面对着这放在家门口面前的财富,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法么?”

  “灰鹰部落的实力怎么样我很清楚。我们只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你如果想找炮灰的话,你算是找错人了!”奥劳拉冷哼了一声。

  “不要说得这么绝对,奥劳拉……”骑在那头凶猛坐骑身上的男人微微直起腰,身体前倾,居高临下的看着奥劳拉。“我们的实力想要争夺上帝之星的碎片的话自然不够,这种有剑圣级别的高手搀和的事情不是我们可以插手的,但是你知道么,这次发现的遗迹里面的东西有可能超出你的想象,这遗迹既然是在冰雪荒原上被发现的,那就没有理由让那些外来的拓荒者把所有的便宜都占了去,除了你们灰鹰部落以外。南边的各个部落都已经动起来了,准备一起组织人手到下面去看看,我是看在亲戚的份上,特意过来提醒你一声,免得你错过了机会!”

  听到这样的话,奥劳拉微微沉吟了起来……

  张铁在一旁听着,心里也暗暗惊奇,他也没有想到这次在海德拉冰川裂缝发现遗迹的事情居然会越闹越大,居然连这边的各个部落也忍不住想要出手了,要知道。遗迹这种东西说白了都是些埋在地下的老古董,特别是大灾变之前的遗迹,距今还不到一千年,很多时候那些所谓的大灾变之前的遗迹里除了一些破铜烂铁之外基本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

  “奥劳拉,如果你想参与的话。那么,两天后带着你们部落的暴熊战士到菲洽尔河口集合,灰鹰部落好歹也是荒原南部的鹰级部落,你可千万不要让灰鹰部落在你手下降格啊,要是变成灰鼠部落的话,那就不好了,哈哈哈哈……”在嚣张的大笑声中,努尔多和他手下的那一队骑兵又像风一样的离开了。

  在安静的站了几秒钟之后,奥劳拉摆了摆手,“回部落……”

  ……

  从这里到灰鹰部落,只是两公里不到的距离,不一会儿的功夫,浩浩荡荡的车队就来到了部落的外面。

  这个部落比库尔干村要大很多,但部落里面的建筑却和库尔干村的没有什么两样,都是些低矮的小木屋,高大的建筑和石质的建筑很少,如果按建筑的多少和密度来估算人口的话,张铁估计这个部落的人口大概在3万到5万左右。

  看到车队回来,部落里的许多小孩老远就从部落里跑了出来,兴奋的追逐着车队。

  “有盐了,我看到盐了!”

  “还有糖,那些箱子里装的是糖!”

  小孩们兴奋得大叫,特别是在车队里的几个人朝着他们洒出两把糖果之后,那些小孩叫得更欢快了。

  奥劳拉这个时候就像是一个明星,她走在车队的前面,接受着别人的欢呼,不时的向周围的人群挥动一下手臂。

  张铁随着车队走着,一边走一边观察着这里的环境,这个部落许多人家的院子里都饲养着牲畜,那些牲畜,大多数是麋牛,还有羊和其他一些东西。

  部落里有一些简单的加工作坊,最显眼的当然是沙棘酒的加工作坊,那沙棘酒的味道,张铁老远就闻到了,铁器加工作坊则浓烟滚滚,里面叮当叮当的传来一阵阵的敲击声,部分数量不多的加工成半成品的刀剑,飞矛,和一些生活用品挂在铁匠作坊的外面的墙上。

  在路边的一个院子里,张铁看到了部落里的许多妇女在鞣制着皮革。那些鞣制好的皮革一捆捆一堆堆的堆积成人多高的堆在那个院子里,只是一眼看去,张铁就差点跳起来,那些皮革的样子正是狼,个头比普通狼大上一圈的巨狼。皮毛颜色呈灰白色的荒原巨狼。

  要不是周围有那么一大群人,张铁差点要大笑出来,这些荒原巨狼的皮革说明什么?这就说明就在离这个部落不远的地方,就能狩猎到荒原巨狼,有了这些巨狼,自己的巨狼七力果还远么?

  “听说这里正在闹兽潮。怎么,这里的荒原巨狼很多么?”张铁用不经意的语气向旁边的塞顿问道。

  “嗯,是很多,不过我们早就习以为常了,部落里很安全,部落里的祭司在部落周围的土地上施加过血腥领地。巨狼不会闯到部落的范围内,灰鹰部落在这里生存了数百年,早就知道怎么对付这些畜生,每隔一些年,这里巨狼的兽潮就要爆发一次,给我们带来一些外快,部落里的战士白天的时候都带着小伙子们去狩猎荒原巨狼了。即能赚点钱,又可以锻炼人!”,塞顿根本没有想到张铁问这句话的意思,所以也没有什么心眼,直接把张铁想知道的都告诉了张铁。

  “对了,刚刚听那个人和奥劳拉的对话,奥劳拉在灰鹰部落里好像很有地位?”

  “奥劳拉的母亲是部落的祭司,奥劳拉的父亲是部落的族长,奥劳拉将要要继承部落族长的位置,这个部落就是奥劳拉的。你说她在这里有没有地位?”塞顿闷声说道。

  “啊!”这个答案着实让张铁吃了一惊,他没想到那个戴着面具的女人居然还有这种身份,“那她怎么还会去做赏金猎手,这个职业可是非常危险的,难道她的父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去冒这样的险吗?”

  “奥劳拉的母亲和父亲已经不在了……”塞顿的声音一下子低了下来。他看了张铁一眼,眼神中充满了沧桑和无奈,“人这一辈子很多时候必须去做一些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特别是处在一些特殊位置的人,在以前,奥劳拉的父母还活着的时候,奥劳拉只是一个天真漂亮的小姑娘,连虫子都没杀过一只,她小的时候,我送过她一只兔子,后来那只兔子死了,奥劳拉哭了整整两天……”

  在这个时代,一个女人,一个失去了最大依靠的部落继承人会面临什么问题,张铁只是在脑子里想想就大概知道了,这就像突然之间继承了大笔家产的小孩一样,总会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跳出来,想要把那个小孩该得的东西抢过来或者强行霸占——居心叵测的亲戚,刚刚好像已经遇到了一个,不知道除了这个还有些什么。

  突然之间,张铁有点同情起奥劳拉来。

  “那么你呢,你在这里又是什么样的角色?”

  “我是灰鹰部落族长的侍卫队长!”塞顿也终于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张铁终于恍然大悟,知道当初自己把奥劳拉制住的时候塞顿为什么会那么紧张了。

  “你现在很想让奥劳拉登上部落族长的位置?”

  “这就是我活着的意义,如果不是这样,早在二十年前,我就应该去死了!”塞顿寥落的说道。

  张铁的眼睛转了转,“那么,或许我们应该好好的谈谈!”

  “你别想玩什么花样?”塞顿左右看了看,小声的警告张铁。

  “其实你和奥劳拉都知道,我不是那种十恶不赦的人!”张铁也放低了声音,“如果不是因为误会,我的能力不会对你们有任何的威胁,自始至终,我对你们也没有任何的恶意,相反,我非常愿意帮助我的朋友,当然,不是以现在的身份和在这种状态之下……”张铁一边说或一边举了举自己的手,把自己手腕上的禁锢项圈让塞顿看了看。

  “我会告诉奥劳拉的!”塞顿小声的说了这句话之后,就不再理会张铁。

  张铁点了点头,还没有到绝望的时候,任何能改变他现在处境的机会,他都想试一试,刚刚他说的那些话,倒也并非都是假的,总之。如果合作对双方都有利的话,他和那个女人之间,还真没有解不开的误会。

  在部落里走了几百米后,张铁看到了位于部落中心广场位置的一座相对高大和气派的建筑,那栋建筑建在部落中心的一个土包上。地点最高,而且是用石材建成的,看起来也就多了那么几分气势。当然,这一切都是相对而言,同样的一栋建筑要是出现在怀远郡中仪阳城或者观星城那样的地方,那就显得土鳖了。

  在车队快要接近那个地方的时候。从那栋建筑里,同时走出来三个人,三个老人,那三个老人中左边的那个手上拿着一支奇怪的手杖,整个人头发胡子一片雪白,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张铁看到那个人的第一眼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不用说,张铁也知道那个人是谁——莫科长老,灰鹰部落的祭司。

  莫科长老看了张铁一眼,张铁身体中的那些爆骨针就动了一下,身体中的疼痛感一触即收,点到即止。让张铁心中一凛。

  莫科长老身边还有两个人,张铁不知道是谁,但能和部落长老站在一起的,想必也是长老一级的人物。

  车队就停在了那个土包的下面。

  奥劳拉径直朝那三个人走了上去,来到上面之后,和三个人说了几句什么,三个人就走进了那栋建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中间那个人转过去的时候,张铁感觉那个人的眼光在自己的脸上停留了一下。

  看到有人过来清点和搬运车上的东西。塞顿酒带着张铁离开了这里。在走了一会儿之后,两个人来到了一栋小木屋前。

  ……

  “你先暂时住在这里,不要乱跑,爆骨针的威力不是你能承受的,不要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晚上吃的东西过一会儿会有人给你送过来!”在说完这句话。而且叫了一个人守在小木屋的外面之后,塞顿就走了。

  张铁看了看这间简陋的小屋和门外那认真站着岗的年轻人,没有说什么,而是就在小屋里面的木板床上盘膝坐了下来,一道精神力瞬间就打入到了黑铁之堡中。

  “海勒,可以听到么?”

  “堡主大人,海勒随时听从你的召唤!”

  “你知道我想问什么?”

  “只要堡主大人进入到黑铁之堡,现在束缚着堡主大人的禁锢项圈我很弹指之间就能清除掉,但堡主大人身体内的爆骨针会有一点问题……”

  海勒传递过来的信息让张铁心中一松,同时又是一紧。

  “爆骨针有什么问题?”

  “要清除这种东西只要靠堡主大人自己,我无法代劳!”

  “靠我自己?我自己如何清除这种东西?”

  “堡主大人刚才不是试过了吗?”

  张铁想了想,突然心中一动,“你是说让我运转战气就能把爆骨针从我的身体内清除掉?”

  “不错,所谓的爆骨针,是冰雪荒原祭司的秘法,这种秘法植入在你身体之中的,并非是真正的针形的金属物体,而是祭司们利用精神力和本身修炼的特殊的战气凝结起来的一种能量体,爆骨针的本质其实是一种可以受人控制的活性能量,这种能量会给你的身体带来巨大的疼痛感和伤害,但却不是没有损耗的!”

  “你是说每次当我运转战气遭受爆骨针攻击的时候,爆骨针本身的能量也会在减弱!”

  “是的,爆骨针在伤害你的时候其本身的能量就在减弱!”

  “那如果爆骨针这么容易被破去,冰雪荒原的祭司们怎么用它来控制人?每个人岂不是只要能忍受痛苦就能把这个秘法给破了吗?”张铁一下子想到了关键的问题,既然这种东西可以用这么简单的办法就化解掉,那就好像失去了意义了。

  “理论上是这样,但实际上却没有那么容易,爆骨针每次在攻击一个人,让一个人感到巨大的痛苦的时候,虽然它的能量是在衰减的,但这种衰减却不会体现在它给人造成的感觉上,堡主大人能明白我的意思吗,如果一个人每次在化解爆骨针的时候都感觉到同样的巨大的痛苦,每次的痛苦都从来不会减少一点,那个人可以忍受多少次这样的痛苦,一次,十次。还是一百次,人的本能会让他选择远离痛苦,逃避这种看不到希望的挣扎!”

  “你的意思是爆骨针能量的作用原理有点像一个竖立起来的锥形的容器,里面装满了水,我在容器的底部接上一个水龙头。每次打开水龙头的时候,那水都源源不绝,它的流量在我看来是没有变化的,但容器里的水却是在逐渐减少,不到最后,我根本不知道那水是否已经流干?”

  “正确。就是这样,在那个锥形的容器里的水彻底流干之前,只要你把水龙头拧到特定的位置,你得到的径流量或者是痛苦,都是没有变化的,而且我相信。那些受到爆骨针控制的人,大概都不知道他们的每次运转战气这种自讨苦吃的反抗,其实都是在消耗着爆骨针的能量,这种秘法的存在原理,会让人看不到摆脱它的希望!有可能,甚至连施展这种秘法的祭司,都不一定知道爆骨针的能量会有可能以这种方式被消耗掉。”

  “我这样做会对我的身体带来损伤吗?”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点。铁胎果为你带来的对伤害的承受能力可以让你的身体承受住化解爆骨针带来的巨大伤害,你的初级恢复之躯则可以在你的身体遭受伤害之后快速的帮你恢复健康,在有这二者作为基础之后,用战气化解爆骨针也就成为了可能!”

  “如果是普通人会怎么样?”

  “以普通人的身体对伤害的承受能力和恢复能力来说,在遭受到像你这样的情况之后,99%的人在还没有完全把爆骨针的能量化解掉以后,爆骨针一次次给身体带来的伤害累积起来的效果,已经足以摧毁他的身体耗尽他的元气,轻松要了他的小命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奥劳拉说得没错,除了施法者本人以外,爆骨针几乎是无人可解的!”

  张铁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又有一种恢复了自由的感觉。“如果我要化解掉体内的这些爆骨针,需要用多长时间?”

  “你现在身体的最大承受能力是每天五次,每次的时间二十分钟,如果连续坚持下去的话,只要五天时间,你体内的爆骨针就能被彻底化解掉,我需要提醒你的是,在你彻底把爆骨针化解掉的那一刻,施法者会有感应!”

  “如果我现在就逃掉,体内的爆骨针是否会真的爆裂开来,一下子要了我的命?”

  “会的!”

  “再远也不行!”

  “是的,再远也不行,这东西就像是遥感水晶和电磁波,只要在同一个空间内,其感应范围,是没有距离限制的,就像很多双胞胎虽然远隔千万里,但一个身体不舒服的话另外一个也会有同样的感觉一样,这是一个道理!”

  “那么如果现在那个老头想要我的命的话那我岂不是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张铁问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真的和束手待毙差不多了。

  “没有那么糟糕,爆骨针的能量激发是有一个过程的,实际上它没有真正的爆炸那样剧烈,其能量完成剧烈释放的过程,大概会在40秒到60秒之间,真要到了那个时候,你就不顾一切的进入到黑铁之堡,不同的空间壁障可以切断那个人对爆骨针的感应和操控!”

  张铁终于舒了一口气,真要到了那个时候,也就只有这样了,先回到黑铁之堡,然后在黑铁之堡里面把爆骨针“消化掉”之后再出来。希望不要真的走到哪一步吧,真要那样的话,自己出来之后,恐怕只有马上改头换面离开冰雪荒原才算安全了。没想到这次来收获七力果的过程会惹处这么多的麻烦事情。

  似乎是知道张铁此刻的心情,在与张铁交流了半天之后,海勒终于给了张铁一个惊喜。

  “堡主大人不必担心,其实这个爆骨针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

  “好处?什么好处?”

  “因为消耗爆骨针能量的过程也就是你的身体在承受爆骨针攻击的过程,这个过程会快速的促进铁胎果的生长,我刚刚计算了一下,如果堡主大人彻底把身体内的那些爆骨针化掉的话,这一次至少可以让堡主大人得到三颗铁胎果!”

  居然可以得到三颗铁胎果,张铁愣了愣之后,终于大笑了起来……

  “还有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第一颗完成变异进化的沙棘树的种子,已经出来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9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