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4 第十四章 名声

  张铁当天晚上是在莎柏琳娜的帐篷里过的夜。

  第二天一大早,他醒来,然后怀里搂着莎柏琳娜,这是张铁长这么大第一次搂着一个女人睡了一觉,什么都没干。

  在昨天晚上来到莎柏琳娜的帐篷的时候,莎柏琳娜身边的几个侍女服侍着张铁洗了一个澡,然后他就躺在莎柏琳娜的床上,和莎柏琳娜聊着天,最后就睡着了。

  虽然张铁知道要是自己出去说搂着一个女人睡了一晚上什么都没干,估计没有人会信,他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事实的确就是如此。

  在野熊部落和很多人的眼里,莎柏琳娜是一个浪女,有着无数的绯闻和男人,莎柏琳娜的闺房和帐篷,也有许许多多的男人曾经出入过,甚至睡在她的床上,但实际上,莎柏琳娜至今还没有被男人碰过。

  莎柏琳娜的秘密,是他们部落祭祀给他的一种无色无味的**香和服侍她的那几个侍女,那些自以为受到莎柏琳娜垂青的男人,在来到她的闺房和帐篷之后,不知不觉的吸入了那种可以让人产生幻觉的**香,然后身不由己,和莎柏琳娜的侍女欢好一晚,最后则成全了莎柏琳娜浪女的名声。

  很少有女人会喜欢自己有这样的名声,莎柏琳娜却是例外,按照她的说法,只有这样,她的婚姻才可能由她自己做主,要不然的话,早在她十八岁的时候,她就已经成为了冰雪荒原上又一个强大部落之间的联姻物品。成为了一个已经有着四个妻子的五十多岁老男人的第五个妻子。

  她在野熊部落的好几个亲姐妹,都没有逃脱这种命运。在以前。还不断有人上门提亲,她的父亲,野熊部落的族长也有很多的想法,但是在她浪女的名声开始响彻整个冰雪荒原后,上门提亲的人就没有了,他的父亲也断了用她和其他强大部落联姻的想法,因为把这么一个女儿嫁给别人,那就不是结亲。而是结仇了。

  冰雪荒原上的斯拉夫人虽然对贞操的观念没有华族那么强,但无论是谁,只要是有一点自尊的男人,都不可能想要娶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做老婆。特别是在女人结婚后,冰雪荒原上的男人对于女人的忠贞同样非常看中,而莎柏琳娜那强悍的名声和风流事迹,绝不会让任何一个男人相信在结了婚后这样的女人会是一个贤妻良母。

  像莎柏琳娜这样的女人。从她一出生,她长大后的命运就不是能由她选择的,她的家庭给了她锦衣玉食的生活和尊贵的地位,所以她也有责任为享受这样的生活和地位把自己奉献出去。

  莎柏琳娜是一个叛逆的人,所以她选择了一条特别的道路,以自污的方式来求得自由。

  这是莎柏琳娜最大的秘密。除了她身边的几个心腹和那个是她老师的野熊部落的圣女祭祀,张铁可以算得上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男人。

  当然,张铁也是第一个搂着睡觉的男人。

  体内的生物钟定时就把张铁唤醒了,张铁醒来的时候,莎柏琳娜还睡得正香。宽松柔软的睡袍把她那侧卧着的成熟女人的曲线完美的展现了出来,特别是臀部到腰部之间那突然收紧的下滑。看起来美不胜收。

  因为是抱着这个女人睡觉,和张铁一起每天早上都用嘴顽强的姿态醒来的飞矛自然而然的就隔着两层轻薄的丝绸布料,顶在那个女人那柔软臀部的缝隙之间。

  女人似无所觉,但醒来的张铁在发现这个情况以后,倒莫名有点冲动和刺激的感觉。

  张铁想到了唐德那个混蛋和他说过的一个在华族中流传的“禽兽不如”的故事,然后笑了笑,就轻巧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张铁也不知道男女之间是否有纯粹的友谊,他和莎柏琳娜之间的关系从一开始就有些暧昧,而昨晚又升温了一大截,对两个人以后会发展到哪一步,他也说不准,但此刻,他觉得其实就这样什么都不干,抱着这个女人睡上一觉也挺好的,这让双方都感觉到自在一些。

  外面的天色还有些黑,醒来的张铁原本想这个时候就离开,但想想这个时间离开这里好像又有一点奇怪,如果自己昨晚真的和莎柏琳娜之间发生了什么的话,这个时候离开或许就有点早了,而且这个时候回到灰鹰部落的话好像也没有什么事。

  这么想着,再次看了一眼莎柏琳娜那引人犯罪的曲线之后,张铁干脆就大方的就盘膝坐在莎柏琳娜的床上,开始用铁血战气消磨起身体内的爆骨针来。

  这个过程的痛苦程度,让张铁刚开始没多久全身就开始冒汗,这样的锤炼,时间虽然不长,但却在短时间内,让张铁的身体对疼痛的承受能力又提高了不少……

  二十分钟后,张铁结束了第一轮的磨练,在休息了几分钟后,感觉自己的身体又恢复过来了一些,张铁则开始了第二轮。

  第二轮一完结,张铁连坐着的姿势都没变,想都没想就进入到魂劫之境中,开始了最近这段时间每天早上“死上两次”的修炼。这样的修炼,一天两天看不出有多少变化,但是时间一长,这种在生死关头用生命锤炼出来的战斗意识和战技就开始放出夺目的光彩,没有在魂劫之境中日复一日的积累和提高,昨天晚上张铁使用那把超重战锤就不可能带来那样炫酷华丽到极点的死亡之舞。

  做完这一切,张铁睁开眼,就看到莎柏琳娜手拖着脑袋,斜躺在床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

  “没想到你这么勤奋!”

  “你没听说过么,天才就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再加上百分之一的灵感!”张铁假装一本正经的说道。

  莎柏琳娜笑了起来。翻身从床上坐起,用一根手指戳了戳张铁的胸膛。“那么,我的天才,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下床了,经过昨晚,我估计整个营地的人都知道莎柏琳娜这个浪女又刷新了一项纪录,终于和一个连十八岁都不到的少年上了床了!”

  张铁笑了起来,“我无所谓,其实这样也挺有意思的。就当帮你一个忙好了,以后还需要我这样帮忙的话,尽管开口,千万别和我客气,就是再过分一点的忙,我也帮定了!”

  “你不怕奥劳拉吃醋吗?”莎柏琳娜的眼睛一转,问了一个问题。

  “吃醋?”张铁眨了眨眼睛。“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和她之间根本没什么,一直到现在我连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呢!”

  “骗鬼去吧,你要和她没什么的话,你会甘心成为她的俘虏吗,我听人说过。奥劳拉其实是一个大美人,长得比她母亲还要漂亮,她只是不想因为自己的美貌影响她在灰鹰部落的权威,也想少几个打她主意的人,这才戴上那个面具。以前听说她一直讨厌男人,现在看来。传言未必完全都是可靠的哦!”

  “是这样吗?”张铁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有些事情,还真是解释不清。

  “不过你现在不用担心了,经过昨晚的死亡游戏后,有你这个心狠手辣的护花使者在,现在还敢打奥劳拉主意的人,应该不多了,真要想打奥劳拉主意的人,现在都该认真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了,能随便用一支飞矛就能灭杀一个十级强战士的人,可不是谁都有资格得罪的!”

  “呵……呵……”张铁傻笑了几声,完全不知道说什么。

  “我也算沾了一点光,现在大家都知道你是我的入幕之宾,一个声名狼藉的浪女有了你这么一个"qing ren",愿意娶我的人那就更少了!”莎柏琳娜居然也高兴了起来。

  “那你是我的"qing ren"吗?”张铁问莎柏琳娜。

  “你说呢?”莎柏琳娜琳娜妩媚的看了张铁一眼。

  “应该是吧,毕竟不管怎么说,我都是第一个和你睡觉的男人啊,嘿……嘿……”张铁厚着脸皮说道。

  听到张铁这么说,莎柏琳娜居然有些脸红,“你这个小混蛋!”

  “小姐,沐浴的水已经准备好了!”莎柏琳娜的一个侍女这个时候走到了床边,隔着外面的帷帐,提醒了里面的两个人一句。

  “怎么,你早上要洗澡吗?”

  “刚才看你练功的时候出了一身汗,这是为你准备的!”

  “一起洗好了,反正昨晚在你这里也洗过一次,我发现你这里的浴桶挺大的,里面只坐一个人的话太浪费了!”

  “哼,小混蛋,你想得美!”

  ……

  张铁昨晚穿的那套衣服,因为沾染了太多的鲜血,在昨晚换下来之后就被莎柏琳娜给丢了,在莎柏琳娜的帐篷里干干净净的洗漱了一番之后,换上了一整套莎柏琳娜为他准备的蓝色的武士服,张铁才神清气爽的走出了莎柏琳娜的帐篷。

  此刻的野熊部落的营地所在,随着第一缕阳光出现在地平线上,整个营地所有人都在准备着今天的早餐,在早餐之后,大家就要拔营,前往遗迹入口,完成封锁。

  今天一定会有战斗,或许还会有人牺牲,所以每个战士都在准备,整个营地的气氛虽然谈不上紧张,但也绝对没有前两日轻松,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还拖拖拉拉。

  和昨天一样,莎柏琳娜身边的一个侍女陪着张铁,一直把张铁送出了野熊部落的大营。这一路上,张铁走到哪里,哪里的战士就会转过头来看着他,眼光之中充满了敬畏。

  张铁知道,自己昨天晚上的事情绝对已经传开了,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自己昨晚的表现,已经可以让自己在这里收获足够的尊重。

  能轻易干掉三名九级战士,能用一支飞矛瞬间就把一个强战士灭杀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已经有资格去坦然面对这样的敬畏眼神。

  这样的感觉,其实挺不错的。让张铁的虚荣心在这里狠狠的满足了一回。

  ……

  “啊,昨晚上弄出那么大动静的就是这个少年吗。看起来不像啊,就他那胳膊,能轮动爆熊之锤吗?”

  在走过一片营帐区的时候,旁边有轻微的议论声传来,那声音虽小,但还是清晰的传到了张铁的耳中。

  “你知道个屁,你以为高手都是在比体重和年龄吗,你这样的家伙。恐怕一百个冲上去还不够人家杀的!”

  “听说这个人是个通缉犯!”

  “那是背了别人的黑锅,甘谷拉公子昨天晚上已经表示,要派人去艾斯基尔城,让艾斯基尔城的警察局重新调查和审视这个人的通缉令!”

  “那是什么意思?”

  “笨,这样一来,灰鹰部落还有理由把这样的人留住吗,听说他昨晚可是在莎柏琳娜的帐篷里呆了一晚哦!”

  “啊。原来是这样!”一个声音恍然大悟的说道。

  张铁听了,只是笑了笑……

  ……

  野熊部落的营地门口,甘谷拉身边的一个侍卫早已经牵着一匹强壮高大的犀马等在了那里,那匹犀马的背上,有一个特制的武器挂架,张铁昨晚使用的那把恐怖的战锤。就挂在那匹强壮高大的犀马身上,除此之外,那匹犀马的另外一边,还挂着一个矛囊,矛囊里面有二十多支的金属飞矛。还有一套盔甲。

  这是昨天晚上甘古拉说要送给张铁的东西。

  看到张铁出来,甘谷拉身边的侍卫和张铁客气的说了两句话。就把那匹强壮高大的犀马的缰绳交到了张铁的手里。

  在拉着那匹犀马回到灰鹰部落营地的路上,张铁同样发现有不少人在远处对着他指指点点,不过敢上来找碴的,却一个都没有。

  拍死一只老虎,苍蝇们就都消停了,这个时候,再也没有人觉得那5000个金币,有多诱人了。

  张铁回到灰鹰部落营地的时候,在灰鹰部落营地门口站岗的几个战士,一看到张铁到来,一个个马上肃立站好,用尊敬和略带激动的眼光看着张铁,啪的用自己的右手锤到左胸的皮甲上,给张铁敬了一个礼。

  留在灰鹰部落营地里的战士们也听说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不管怎么说,不管张铁现在的身份是什么,张铁昨天晚上完全是为灰鹰部落的荣誉出战,把侮辱和蔑视灰鹰部落的人的脑袋给砍了下来,放到了奥劳拉的面前,仅仅凭借这一点,张铁就已经能获得所有灰鹰部落战士由衷的尊重。

  萨伦彻底消停了下来,张铁看到他的时候,他几乎不敢和张铁对视。

  不知道为什么,奥劳拉在今天早上看到张铁的时候,态度更加的冷淡,看到张铁,只是冷哼了一声,竟然连话都不说一句就钻进了自己的营帐,这让张铁有些摸不着头脑,张铁想不通,昨天晚上这个女人还对着自己掉眼泪的,怎么今天一早,就又变成冰山了呢。

  这女人的心,真是不可捉摸啊!

  ……

  两个小时后,在一阵阵的号角声中,吃完早饭的各部落战士开始拔营,用吹起来的兽皮皮囊一个个连在河上拴上铁链架上木板开始渡河,然后数万部落联盟的大军就如同潮水一样,向着遗迹入口所在的位置席卷而去。

  所有部落中,只有血狼部落没有过河,在失去主事者和几个高手的情况下,血狼部落直接退出了这次冰雪荒原东部各部落的联合行动,灰溜溜的踏上返回部落的行程。

  看着血狼部落千多人的队伍朝着另外方向远去的身影,张铁知道这件事或许还没完,血狼部落会不会善罢甘休还不好说,但这有什么关系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

  骑在犀马上,只是不多的时间,张铁就看到了一条巨大的海德拉冰川裂缝,还有那越来越多的拓荒者惊慌失措的面孔……

  张铁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9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