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21 第二十一章 圣战到来

  影魔?这个词,张铁只是在传说之中听到过,这是一个曾经给人类造成巨大灾难的魔族,影魔们之所以称为影魔,就在于其拥有着最强大的变形能力,他们就像是变色龙,更像是海底的某些章鱼,天生就拥有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样子的能力,只不过影魔的这种能力比起变色龙和章鱼来又强大了许多倍,这是魔族所掌握的最诡异和危险的一种能力,只要他们愿意,他们可以在外形上变成任何人。

  阿比安大师是一个影魔。这绝对是一个可以让无数人震惊到让大脑一片空白的事实。这很出人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因为在人类的历史上,那些变成人类模样的影魔们曾经给整个人类带来过巨大而恐怖的灾难,当影魔们以人类精英的面目出现,一个个成为人类国家的总统,领袖和执掌着巨大权力的那些大人物时,这样一个抱着毁灭人类,让人类永远处于魔族统治秩序下的魔族站在人类权力巅峰上所能给人类带来的伤害,远远超出一个魔族的军团。

  除了可以随意变换自己的外形之外,影魔们还是最让人恐惧的的能力则还有一个,那就是掠夺融合别人的基因,是恐怖的基因掠夺者。

  影魔们是欺骗,阴谋,恐怖还有灾难的代名词。

  原来,让所有人都谈之色变的魔族,就一直在自己的身边,就一直在黑炎城,而且还是黑炎城的风云人物。

  那已经显现出自己魔族身份的阿比安大师一步步的向张铁走了过来,张铁不知道这样一个魔族以丹药师的身份出现在黑炎城到底有什么用意,但眼前,张铁知道。既然已经在自己面前显现出了原型,那么,站在自己眼前的魔族肯定是不会让自己活下去了,落在影魔的手上,或许。想轻松的死去都会是一种奢望。

  狭路相逢,不胜则死,新仇旧恨,只有一战!

  “杀……”张铁双眼怒睁,没有畏惧,而是再次向阿比安大师冲了过去。双拳如雷,身形如电,直捣阿比安大师的胸口,这一招,凝聚着张铁全身的精,气。神,是张铁所能发出的最强的攻击。

  显现出魔族身体的阿比安大师安静的站着,任由张铁的双拳轰在自己的身上,在双拳击中阿比安那布满了鳞甲的前胸的时候,张铁心中一喜,几乎就是眨眼的功夫,他手上和脚上铁血神拳的恐怖攻击就如同密集的雨点一样的倾泻到了阿比安的身上的各个部位——头部。脖子,胸口,小腹——一下子就攻击了近百下。

  阿比安大师依旧稳如泰山。

  怎么可能?张铁愣住了,在每一次的攻击落在阿比安大师身上的时候,张铁就感觉自己的攻击在似乎刚刚想要触摸到阿比安身体的时候就被什么力量挡住了,阿比安大师的身上,似乎有一件无形的盔甲一样,在把他的所有攻击都化为无形……

  阿比安大师身后的尾巴就像一只腿一样一下子抽了过来,扫中张铁的胸口,张铁就如同被踢飞的皮球一样。被抽飞三十多米,撞到身后的墙上,和墙上被他撞落的一些碎石一起掉了下来。

  张铁大口吐血,浑身骨碎欲裂,大脑里更是被撞得嗡嗡作响。眼冒金星,只是这一下,如果不是张铁吃过大堆的铁胎果,张铁知道自己绝对已经彻底失去了行动能力,有两根肋骨似乎已经断了,胸骨已经裂开,他挣扎着,喘息着,慢慢从地上爬起。

  “蝼蚁一样的人类啊,我得承认,在我所见过的所有人中,在你这个年纪,你是最强的,在所有八级的这个等级上,你也是我见过最强的,你身上所能拥有的力量,甚至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十一级的战师,你很让我惊讶,但等级之所以是等级,就是因为有些界限和鸿沟是无法跨越的,就像一只个头再大的老鼠,也不可能比一头刚刚出生的大象的体重更重,对于一个已经达到十四级,练出了护体战气的战魔级的高手来说,一个八级战士的攻击,哪怕就算你练成了铁血战气,哪怕就算你拥有远远超过你这个等级的力量,那也是无用的!不过你的这具身体倒让我越来越惊讶了!”阿比安大师那布满了鳞片,看起来已经非常狰狞和恐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一步步的向张铁走了过来。

  十四级?战魔?护体战气?当这几个词儿出现在张铁脑海中的时候,张铁只觉得自己心中一片冰冷,六级的差距,对现在的张铁来说,实在太大了,完全无法跨越。

  张铁尝试着与黑铁之堡联系了一下,发现在这个时候,自己的精神力非常的不稳定,刚刚那个家伙的那一记恐怖的声波攻击,直接穿透到自己的脑部,已经把自己的精神力绞成了一团乱麻,再加上后面这一下的撞击,自己全身都受到极大的震荡和冲撞,自己的精神力当然不可能独立于自己的身体情况而存在,所以此刻,自己的精神力完全就像在大脑中从马圈中逃脱的野马一样,一时根本难以聚集起来让它乖乖听话。

  后悔来找这个人报仇吗?张铁问自己,然而哪怕在这时,他的心中,仍然没有一丝的悔意,有些事,不得不做,他只是有些想不明白,一个十四级的战魔,为什么要隐藏实力蜗居在黑炎城。

  “我知道你此刻心里有什么疑问,因为对我们影魔来说,真正让我们发挥出最大能力的,并不是自己的战力,而是我们融入到人类社会中的能力,魔族并不缺少战魔级别的高手,在许多能力强大的人类的眼中,特别是骑士级的人类高手眼中,一个十四级的战魔和一个八级的战士基本上也没有多少区别,所以,我隐藏在黑炎城,为的就是能用丹药师的身份取得更大的权利和影响力。发挥比一个十四级的魔族战魔更大的作用!”

  张铁还没有把自己的疑问说出来,阿比安大师就像已经知道他心中的想法一样,把他想问的话说了出来,“知道了这些,那么你就乖乖去死吧。不要做无畏的挣扎,因为那会让过程更加的曲折,也会让你更加的痛苦,我感觉到了你此刻身上的生命源力澎湃无比,如果能把你吞噬,说不定就能让我一次完成第二形态的进化。像你这样的人,我期待了很久,终于才遇到了,到了我这个地步,要想遇到一个合适吞噬,吞噬后还能带给我大量的生命源力的人。已经非常的困难了,一般的人,我吞噬融合他们所付出的生命源力,也只是刚刚与我从他们身上获得的生命源力相等,那些人没有丝毫的价值。”

  张铁感觉到了,在此刻阿比安的眼中,自己就像是一块可口的点心。是一个难得的补品。

  “呸……”张铁吐出一口血唾,脸上出现了一个桀骜不驯的笑容,“想要吞噬我,你他妈的去吃屎还差不多!”

  说完这句话,张铁就再次冲了上去,这一次,对张铁来说,哪怕就是死,他也不会让眼前的这个杂碎高兴。

  藏在身上的匕首把张铁拿了出来,张铁用尽此刻的全身力量。把匕首像投掷飞矛一样的掷出,那匕首也如飞矛一样,瞬间划破音障,达到张铁所能投掷出速度的极致,

  匕首在阿比安大师的左眼位置停了下来。随后空气中才响起了剧烈的音爆声。

  阿比安大师的身上那无形的护体战气似乎波动了一下,随后又归于平静,匕首从阿比安大师的眼前掉落下来,然后被他用手接住,反掷了回去,音爆声再次响起——那匕首一点阻碍都没有就贯穿了张铁的左肩肩胛骨的位置,在张铁身上爆出一团血花,把张铁前冲的身形带得往后滑去,最后钉在了他背后的石墙上,张铁发出一声闷哼,半个身子一下子就被鲜血染红,整个人凄厉无比,但他眼中的战意却仍然在燃烧着,死死的盯着走过来的阿比安大师。

  这六级实力的悬殊,已经超过了张铁最大能力的极限,那是一条深不见底的鸿沟和看不到尽头的天堑。

  “我说过了,如果等级之间的巨大差距蛮力来弥补的话,那修炼还有什么意义!”阿比安大师说着,就慢慢走到了张铁面前。

  张铁伸出自己的右手,咬着牙,把左肩上的匕首拔下来,刺向阿比安。

  在这样的状态下,阿比安只是伸出他的一只怪爪一样的手,轻轻一扭,张铁的右手就咔嚓的一声,所有骨头一下子变得粉碎。

  张铁一脚踢出,他的脚如巨斧一样的划破空气,朝着阿比安大师的小腹下面踢去,阿比安大师那背后的尾巴伸过来,像蛇一样的缠住张铁的两只脚,咔嚓的一声,张铁的两只脚就断了,

  张铁吐血,单膝跪下,用一只断了的腿的膝盖顶在地上,稳住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倒下,阿比安大师只是伸出一只手,就卡住了张铁的脖子,把张铁的身子一下子抬离了地面,举到自己的眼前,看着张铁的眼睛。

  “像你这样顽强而又拥有巨大潜力的人很少见,只要你答应效忠魔族,成为我的血裔,我就给你一次机会,你以后可以拥有无尽的权力,拥有无数的女人,你可以享受世界的一切……”阿比安大师用那黝黑的眼睛盯着张铁,用冰冷的语气说道。

  “去……你妈的!”张铁一个凶猛的头槌砸在阿比安大师的脸上,阿比安没有事情,鲜血却从张铁的头上流了下来,他仰起头,咬着牙,再次一个头槌砸下,那血花从张铁的头骨上绽开,第三次次砸下,张铁的头骨碎裂,前额已经变形,阿比安大师的护体战气依旧纹丝不动,宛如钢铁。

  鲜血已经模糊了张铁的双眼,让张铁眼中的世界变得一片猩红。

  “既然这样,那么,你就去死吧……”看到张铁到了这个时候依旧毫不妥协,阿比安大师身后的那根尾巴像蝎子的尾巴一下从他身后翘了起来,那尾巴的尖端部位,一下子如锋利的针刺一样,绕到了张铁的身后。从张铁的颈部,一下子插入到了张铁脊椎之中。

  张铁的身体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在被那条尾巴刺入他脊椎的时候,张铁就感觉自己身体内的气血和能量,开始被那条尾巴抽走。

  “多么充沛的生命源力啊。你身上的生命源力,至少是和你同阶人族战士的二十倍以上,这真是魔神赐给我最好的礼物!”阿比安大师激动了起来,那狰狞的脸上出现了一个笑容,那长长的蛇信一样的舌头从他的口中伸出,开始舔舐着张铁头上流下来的那些鲜血。就如同品尝着无上的美味,

  阿比安大师的身上开始放出了红色的光,那红色的光带着浓重的血腥味,慢慢的就把张铁都包裹了起来。

  张铁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迅速的流失,这个过程,和他吃下七力果的过程完全相反。在那根刺入他脊椎的尾巴的抽取之下,张铁觉得自己身体的气之力,血之力,骨之力,髓之力,经之力,脉之力还有神之力正在不断的被抽取出来。融入到阿比安大师的体内。

  魔族口中的生命源力就是人身体内的这七股能量。

  阿比安大师身上的红光开始越来越盛,那包裹着张铁和他自己的血腥味也越来越浓,慢慢的,阿比安大师的额头中间,一只牛角一样额角状物开始慢慢的凸起来,阿比安大师的身后,也出现了一层骨膜,宛如蝙蝠的翅膀一样,在慢慢的生长着……

  阿比安大师兴奋得浑身颤抖,昂头发出一声恐怖的咆哮。

  张铁不知道阿比安大师的身上到底在发生着什么。这似乎是影魔的一种进化,但他却知道,自己的生命正在快速的流逝,自己很快就要死了,如果不是那些七力果。自己或许已经死了。

  那出于生命本能的挣扎,张铁的左手动了,摸向了腰间的双鱼剑,一道匹练从张铁的腰间暴起,在阿比安大师的颈部绕了一圈……

  “呵呵,没想到你还藏着这么一手,的确出人意料,但这是没有用的,这些普通的武器,根本不可能破开我身上护体战气的防御……”金鲤剑锋利轻薄的剑刃绕在了阿比安大师的脖子上,阿比安大师只是甩了一下头,那金鲤剑就从张铁的手上挣脱了,掉到了地上,阿比安大师用戏谑和享受的眼光看着张铁,任凭着张铁挣扎着,用唯一一只还能动的左手对他挠痒痒一样的做着攻击,徒劳的击打在他的身上,“挣扎吧,卑微的人类,恐惧吧,弱小的人类,你的鲜血中因为有了恐惧的味道会更加的甘美!”

  ……

  自己这一次要死了吗?意识慢慢的在张铁脑海中模糊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铁脑子一震,他清醒了过来,这是生命最后的回光返照,在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内的生命能量,已经被阿比安大师抽取得只剩下百分之十,而阿比安大师身上的气势,更加恐怖了,周围的血光,简直就像一个浓重的血茧一样要把他给包裹住,他的整个人,都虚弱无比。

  但就是在这虚弱中,因为精神力被抽取得过多,张铁发现自己识海中剩下的那些精神力,虽然还在不断的流逝着,但已经变得稳定了起来。

  阿比安额头上的那只独角正越来越大,看着那只独角,张铁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他只是本能的,就把他收藏在黑铁之堡中,那一根在野狼山谷试练时从河里的淤泥之中捞起来的角状物从黑铁之堡中召唤出来,拿在手上,然后把自己身上全部的铁血战气,注入到那根尖锐的东西上,一下子朝着阿比安大师的心脏位置扎了下去……

  那根尖锐的东西在张铁注入了铁血战气之后,整根东西发出一种濛濛的光,然后一下子毫无阻碍的破开了阿比安大师身上的护身战气,一下子扎入到了阿比安大师的胸口。

  阿比安大师身体一震,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张铁手上突然多出来,而且一下子就扎进自己胸口的东西,整个人一下子像是被锁定住一样,脸上充满了恐惧到极点的神色……

  张铁的身体也颤抖了起来,因为就在他拿着那根尖锐的角状物刺入阿比安大师的身体的时候,他的手心一热,一股汹涌庞大的能量就由那根角状物向他的身上传递过来,张铁感觉自己和阿比安大师这一刻被紧紧的锁死在了一起,谁都动不了分毫。

  这一刻,阿比安在吞噬着张铁,张铁刺入到阿比安大师的那根角状物则在更加疯狂的吞噬着阿比安,一个人类,一个魔族和一根奇怪的角状物之间,在这一刻,形成了一个互相吞噬的神秘循环。

  阿比安大师想张口,但却已经说不出任何的话,张铁同样也无法开口,他只感觉自己浑身越来越热,越来越热,周围包裹着自己的气血能量和红光越来越足,越来越足,渐渐变得越来越厚实……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张铁用最大的毅力让自己的精神力锁定了识海中的那道拱门——回去!

  ……

  阿比安大师遇刺消失的消息让他所在的那座城堡在三天后就差不多变成一座空城,出了这样的大事,害怕被牵连的城堡中的普通人眨眼之间就逃得一干二净,而在逃走之前,因为城堡里已经没有了做主的人,整个城堡里还值钱的东西也被那些离开的人搬了个底朝天。

  黑炎城都乱成了一团乱麻……

  七天后,一个人影像一片燃烧的火云一样御空而来,凝立在那座城堡的上空。

  看着脚下的那座城堡,赵元悲愤的发出一声长啸,一掌朝下打出——轰隆一声,黑炎城就像经历了一场地震,阿比安大师的整座城堡消失了,只在地面上留下一个百米深的巨坑,地下水汹涌的灌了上来。

  又几日后,从诺曼帝国帝都派来的一个由某位大人物和骑士级高手带队的高级别的调查组来到了黑炎城,当调查组的成员们站在那一片据说一个月前还是一座城堡的湖面边上的时候,一个个都作声不得。

  ……

  一个多月后,布莱克森人族走廊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掀起了恐怖的魔灾,被傀儡蠕虫控制的不死军团们如蝗虫一样的越过大地……

  第三次圣战爆发!

  ……

  圣战到来,大家的月票也赶紧到来吧,哈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9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