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23 第二十三章 迷魂阵

  要不是此刻自己的神智非常的清醒,眼前的场景,简直会让张铁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自己不是被赛内尔家族给俘虏了吗,此刻已经是阶下囚,怎么会有这样的待遇?

  如果此刻是呆在黑暗的牢房之内,张铁一点都不会感到意外,而眼前这个华丽非常的卧室,却让张铁的大脑微微顿了那么一下。

  也就是这一会儿的功夫,凑上来的那几个女人已经麻利的动起手来,帮张铁换起了衣服。

  张铁表面不动声色,任由那几个女人折腾着自己,暗地里,却连忙查看了一下自己身体的情况——战气已经被封住了,在调动的时候没有一点反应,身体的肌肉在那种舒服的状态下也有一丝酥麻的感觉,使不出多少的力气,就如同极致欢愉过后所拥有的那种短暂的疲惫感一样,而识海之中,自己的精神力也变得晦涩起来,就像一滩被冻结住的水一样,半丝都不能调动,显得非常的迟滞。

  总结下来,张铁发现自己此刻的能力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估计随意一个三四级的战兵就能把自己撂倒了。

  唯一让张铁放心的,则是识海之中那道与黑铁之堡联系的神奇拱门,依旧在那里,没有丝毫的变化,看来制住自己的那股力量,根本没有能力发现那道拱门的存在,记得那道拱门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好像会拥有隐藏自己的能力。

  “海勒,能听到吗?”张铁尝试和海勒用心灵联系了一下。

  “堡主大人,我可以听到!”海勒的声音响彻在识海之中,张铁彻底的松下一口气来,这些年的相伴,不知不觉,张铁已经把海勒和黑铁之堡当成了自己的一个巨大的依靠,只要还能和海勒联系,无论在多么危险的环境下,张铁都能迅速的镇定下来。

  这短短的一阵工夫,张铁整个人已经被那几个女人扒得只剩下一条裤衩,那几个女人笑着,用欣赏的眼光看着张铁那充满了力量与协调感的身材,拿过一叠崭新的衣服,帮张铁换上。

  张铁也没有拒绝,而是配合着把新衣服穿上,不管怎么样,衣服还是要穿的,在这种情况下,实在没有必要用自虐的方法来表现自己的气节,就算自己光着屁股,也不见得能让赛内尔家族的那些人掉下一根汗毛来。

  “我现在的身体是怎么回事!”张铁一边配合着,一边问海勒。

  “堡主大人的身体已经被人用秘法封印住了!”

  法克,又是这样,连上冰雪荒原的那次,这已经自己第二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了,但眼前的局面,张铁知道,绝对比冰雪荒原的那次还要凶险千倍,在冰雪荒原那一次,自己是落在了奥劳拉的手里,而此刻,自己是落在了三眼会的那些杂碎手上,两者根本没得比,只要想想自己在地下见到那堆积如山的骸骨,就知道赛内尔家族的可怕和残忍,自己落在这些人的手上,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

  “和上一次比起来这次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上一次严重,能不能化解?”

  “这是两种不同的秘法,上一次的爆骨针是冰雪荒原祭祀们的绝技,其核心能量来自于祭祀们修炼的精神力,爆骨针不仅封印了你的能力,施术者还能感应到你的情况,而这一次封印你能力的秘法的核心能量却是战气属性的,来自于十六级战灵柯泽强大的战气,那股能量直接把你身体点燃的明点封闭住了,所以你此刻的感觉就像身体的明点完全没有点燃一样,后者比起爆骨针更直接和霸道,但它和爆骨针比起来,却有一个不足,那就是施术者,也就是柯泽无法感应到你身体的情况!”

  听着海勒的话,张铁心中一下子就燃起了一个希望,“那就是说我现在的情况还是可以化解的喽?”

  “当然!”

  “我要怎么做?”

  “什么都不用做!”

  “什么都不用做?”张铁惊诧了一下。

  “是的,实际上你此刻对施加在你身上的战气封印也做不了什么,你只能等它的力量自行的消散和减弱,当你可以调动你的精神力的时候,你才可以加快这个进程。”

  “如果施加在我身上的这个战气封印会自行消散和减弱的话,难道柯泽会任由这样的事情发生吗?”

  “柯泽不会想到他施加在你身上的封印会自行的消散和减弱!”

  “啊,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你修炼的是大帝级的秘籍《无间鹏王经》,大帝级秘法的一个强大之处,就在于它的力量是无法被彻底封印和束缚的,你可以被杀死,但属于你的力量却不会被杀死,这是其他任何级别的秘法都没有的能力,就算王座级的都有可能被封印,但大帝级的却不行,这就是大帝级秘法的尊严!”

  “虽然你现在仅仅完成筑基,你所掌握的《无间鹏王经》的力量还很弱小,但你身体内的那股力量再怎么弱小,但其本质属性,却高高在上,唯我独尊,超越了所有大帝级以下的战气,是无法被低级的战气所完全束缚的,在弱小的状态下,它会被暂时压制住,但不会被永远的压制,它自己就有挣脱束缚和封印的能力!最多只需要一周时间,封印住你神宫明点的能量就会被消磨掉,你就可以恢复一点能力,你的精神力也可以再次被调动,至少可以让你随时进入黑铁之堡,你的神之符文也可以再次使用。”

  张铁没有想到,此刻让自己在绝境之中看到一丝希望的,居然是自己刚刚完成筑基的《无间鹏王经》所带来的力量,大帝级秘法的强大,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这次的任务完全就是一个针对自己的陷阱,由赛内尔家族通过三眼会的力量在幕后推动,想到三眼会居然能通过联军司令部给自己挖了一个坑,对自己的一切事情都了如指掌,张铁的心中充满了寒意,对威夷次大陆上人族联军的未来也充满了悲观。

  张铁不知道联军司令部中有多少人卷入到谋算自己的这场阴谋之中,但能在幕后推动这件事,而且把这件事做得滴水不漏让自己出了事情也找不到他们身上的势力,绝对非常的可怕,在这件事中,联军司令部的高层一定有人涉及其中,或许还不是一个人。

  三眼会的力量渗透得太厉害了,如果不把三眼会的力量彻底从人族联军中清除,塞尔内斯战区的局面迟早要崩溃,但三眼会的力量可以清除吗?张铁苦笑了一下,如果真的容易清除,也不用等到现在了。

  这次的遭遇,除了让张铁自己身陷险境之外,也让张铁对人族联军的高层彻底的失去了信任感。

  而当前最重要的,还是怎么活下去,然后脱离这里。

  在张铁搞清了自己身体的情况和处境的这段时间,张铁已经被那几个女人“折腾”好了。

  张铁最后站在镜子前,看着从头到脚焕然一新,穿着一身华贵而得体衣服的自己,平静的笑了笑,赛内尔家族如此对自己,肯定有所图谋,自己就看看那些家伙想玩什么名堂好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张铁问那几个女人。

  “这里是老爷你的居所,位于托克伊城太阳大道附近的一处庄园……”那几个女人还没开口,一个男人说着话就走了进来。

  张铁发现,看到那个男人,那几个侍女似乎有些害怕,连忙向他施礼,其中有两个侍女头都不敢抬,身体还在轻微的颤抖着。

  那是一个老家伙,看起来五六十岁的样子,穿着一身黑色的燕尾服,看起来像个管家,卖相不错,但整个人身上却充满了阴沉的气息,看都这个老家伙的第一个印象,张铁就像看到了一条已经开始掉毛,但仍然喜欢吃人的年老的豺狗。

  “地上的水怎么还没有擦干净,我是怎么教你么的?”一进到房间,那个老家伙就瞪着那几个侍女问道,就在房间的地上,刚刚那几个女人帮张铁洗漱的时候洒了一点水在地上,还没来得及擦去。

  “啊,我们……我们还没来得及……”

  一个女人正想用抹布去擦,却被那个老家伙一耳光抽在脸上,整个人被抽倒在地,想哭却又连忙忍住,而是连忙爬了起来。

  老家伙冷冷的看着那个女人,慢慢的走了过去,在那几个女人脸上每人都狠狠的抽了一耳光,一边抽一边还教训那几个女人,“不要忘记你们现在的身份,你们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些大小姐了,而是这里的女奴,要珍惜现在的机会,尽心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要让**心,想想那些和你们一样的女人成为血奴或是进入坟山的下场,你们就应该明白自己要怎么做了……”

  那几个女人被老家伙打得头都不敢抬一下,更不敢吱一声。

  张铁冷冷的看着这个老家伙在自己面前的表演,这个老家伙那些话与其说是对那几个女人说的,还不如说是对自己说的,这种指桑骂槐杀鸡骇猴的小把戏,张铁怎么会看不出来。

  不过这手段,对付普通人还可以,在自己面前来这一套,那可真是找错表演的对象了,老子砍下的魔族的脑袋都可以用车来拉了,还吃你这一套?

  “你是谁?”等老家伙表演完了,张铁才问他。

  “老爷,我是你的管家,我叫纳瓦斯……”老家伙对着张铁鞠了躬,神态似乎很恭敬,但眼神却很放肆,在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审视眼神看着张铁,那眼神之中,还带着一丝的戏谑和轻蔑,让张铁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你叫我什么?”在这个老家伙那放肆的目光下,张铁越发的平静了。

  “我叫你老爷!”

  “你是我的管家?”

  “是!”

  “这里谁最大?”

  “当然是老爷你了!”

  “那么,你走近一点,你说话我有点听不清楚……”张铁朝老家伙招了招手。

  老家伙走近了一步……

  张铁突然暴起,狠狠的一耳光就抽在了这个老家伙的脸上。

  “啪……”的一声巨响,房间里的几个女人都被这一下吓得连忙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脚面。

  那个老家伙也被张铁这一耳光抽懵了,脸上一下子就出现了一个巴掌印,随后就用一副要吃人的眼光看着张铁,整个人的气势一下子也凛冽了起来……

  张铁则是吸着冷气,甩着自己的手,就像看一条老狗一样的看着这个老家伙,毫不介意纳瓦斯那要吃人的表现,“嘶……没想到你这个老家伙的脸皮还挺硬的,我不喜欢你刚刚看我的眼神,所以给了你一耳光,算是提醒你一下,让你明白自己的身份,也让你好好想想赛内尔家族让你来这里是干什么的,你没意见吧?”

  张铁一提到赛内尔家族,那个老家伙身上的气势一下子就像被戳破的气球一样泄了下去,他低下了头,一下子似乎变得乖巧无比,“老爷你提醒得是,刚刚是我失礼了!”

  “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知道了!”

  “那抬起头来!”

  老家伙抬起了头,正想在脸上挤出一个笑容,张铁又是一耳光抽了上去。

  “啪……”的一声,老家伙的另外一边的脸颊上又出现了张铁的一个巴掌印,老家伙的嘴角边上一下子就出现了一丝血迹。

  “刚刚我感觉你好像在心里对我还有一些怨恨,这下还有吗?”张铁微笑的看着纳瓦斯。

  纳瓦斯几乎已经在咬牙切齿,“没有了!”

  “太不真诚了,你照照镜子看看,你那咬牙切齿的样子,几乎想要把我吞下去一样!”张铁说着,再次一耳光抽到了纳瓦斯的脸上。

  “你……”纳瓦斯似乎想要暴怒。

  “怎么,想对我动手吗,尽管来啊,我感觉你至少也是一个六级的战士吧,已经凝练出战气了吧,我此刻不是你的对手啊,你在害怕什么呢?”张铁冷笑着,直接一脚踹到了纳瓦斯的小腹上,把纳瓦斯踹得往后退了几步,差点跌倒。

  张铁此刻的战气和明点的力量虽然被封闭住了,但他本身那强悍的身体带来的力量,也和一个二十多岁的健壮小伙差不多,揍在人的的身上,那也是非常疼的,一个普通的六级战士不还手让张铁揍的话,打伤是正常的,打死都有可能。

  “过来……”张铁再次朝纳瓦斯招了招手。

  老家伙双眼像是要冒火一样的走了过来,张铁再次一耳光的甩了过去。

  这一次,张铁的手腕被老家伙一把紧紧的捏住了。

  张铁也不挣扎,在对着纳瓦斯笑了笑之后,就大声惨叫了起来,“啊,我的手,我的手要被纳瓦斯捏断了……救命啊,纳瓦斯要杀人了……”

  一听张铁的惨叫声,纳瓦斯的脸色一白,抓着张铁的手就像一下子抓着一根烧红的铁棍一样,连忙放开。

  张铁的叫声停止了,那只能动的手再次狠狠的一耳光抽到了纳瓦斯的脸上……

  只是半分钟的功夫,纳瓦斯的一张老脸就被张铁抽成了猪头,看着张铁那自始至终冰冷嘲弄的目光,纳瓦斯看着张铁的目光终于有了一丝恐惧,他终于知道,一头狮子,哪怕是已经被锁住,但狮子就是狮子,不是豺狗可以戏弄的。

  ……

  在暴揍了纳瓦斯一顿之后,张铁让纳瓦斯滚开了,自己则在房子里面转悠了起来,在转了一圈之后,张铁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自己被赛内尔家族软禁了。

  在软禁了自己的这处庄园之中,除了几个女人,就是纳瓦斯和一队面目冰冷实力强悍的侍卫,不用说,那些侍卫和纳瓦斯在这里的职责就是监视和控制住自己。

  而只要自己不想着出去,在这处庄园之中,张铁发现自己的行动几乎不受约束,就如同这里真正的主人一样,华服,美食,再加上一堆听话的女人,几乎可以满足自己的所有需求,庄园之中还有一个书房可以让自己进去阅读消遣。

  华族的古语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自己已经落在了赛内尔家族的手上,生死都由不得自己,赛内尔家族还摆出这么一个姿态来,这就说明,赛内尔家族在自己身上一定有所图谋,那图谋越大,他们才会容忍自己在这里越加的放肆,在此刻,对赛内尔家族来说,活着的自己,对他们更有用处。

  赛内尔家族想要图谋什么呢?

  张铁知道,赛内尔家族一定不会让自己等太久就会揭开这个谜底的。

  张铁是对的,在他醒来三个小时后,赛内尔家族的一个重要人物就到了他所在的这处庄园之中。

  来的人是斯卡拉。

  双方现在的立场完全是你死我活的完全两个敌对的阵营,但斯卡拉到来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来拜访一个朋友一样,气氛那是相当的轻松,两个人见面的时候,就在庄园的客厅之中,斯卡拉的穿着便服,身边也没有侍卫。

  “怎么样,在这里还习惯吗?”斯卡拉一脸微笑的说着,“有些措施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毕竟托克伊城不比别的地方,你应该能理解吧!”

  要不是已经在地下见识过赛内尔家族和面前这个人对付人族的残忍与无情,张铁说不定还真要被眼前的这个景象给骗了过去。

  “如果没有战争的话,这里的确不错,我想要的生活也就差不多是这样了。”张铁平静的说道。

  “这场战争不会永远持续下去的,这片土地一定会迎来新世界的秩序。”

  “这我赞同,魔族和你们被消灭是迟早的事情,那样的世界和秩序很让人期待。”张铁微笑着说道。

  斯卡拉看着张铁,双眼闪过一道厉色,但他没有发怒,而是笑了笑,“愿意和我去城外看看吗?”

  “看什么?”

  “看看你这次来托克伊城想看的东西,或许在看过那些东西之后,你的想法就会变了,我们也就有了进一步合作的基础!”

  “哦,是吗,那我倒真想去看看!我都等不及了……”张铁笑了起来。

  斯卡拉也笑了起来,“那好吧,我们现在就去!”

  这一刻,两个人都在笑着,但那笑容却在无声的摩擦出冰冷的火花……

  ……

  几分钟后,张铁走出了庄园,坐上了斯卡拉的汽车,那汽车直接驶向托克伊城的城外。

  坐在汽车里,张铁好奇的打量着这座被魔族占领的城市,就像掀开了一道冰冷而神秘的面纱……rs

  s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