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28 第二十八章 寄魂驭兽

  张铁被单独关押在一间狭小的囚室之中,那囚室的外面,就是刑室,在这里,唯一让张铁可以感知时间的,就是囚室与刑室墙壁高处那几扇不比拳头大上多少的小窗中透出来的光线。

  整个刑室和囚室里除了张铁之外,就只有纳瓦斯和几个每天负责折磨他的狱卒。这里已经不是自己第一次醒来时候的庄园,但是究竟在哪里,张铁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这里一定就在托克依城附近。

  在这里仅仅三天,张铁就已经被折磨得体无完肤,每天都要昏迷几次,两只手上的十根手指断了三根,脚上的指甲被拔去了四片,一只左脚的小腿上的骨骼更是在一种名为碾棍的刑具之下破碎成了很多块。

  换了任何一个人,在这样的折磨中,早已经崩溃了,但张铁没有。

  赛内尔家族想要获得的是全效药剂的制作方法,张铁知道,自己一旦松口,等待自己的就只有死亡。

  ……

  第四天,纳瓦斯把一根根烧红的钢针从张铁的十根手指的指甲之中插到了张铁的肉里,张铁的浑身颤抖着,在那难以形容的痛苦之中,大叫了一声,然后昏迷了过去。

  在张铁昏迷过去的时候,他记得刑室墙壁上的一个透气口中还有亮光传进来,而等他被一盆水泼醒的时候,刑室墙壁上的一个透气口中已经没有任何的光线。

  张铁不知道自己这一次昏迷了多久,只知道外面此刻一定已经天黑了,双手的十指已经痛苦到没有任何的知觉,就像已经不属于自己一样。

  “你的骨头还真是硬!”纳瓦斯冷笑着走到张铁面前,刑室中火炉的红光把他的脸色印得如同魔鬼一样的狰狞,他粗暴的揪起了张铁的头发,“怎么样,想要说点什么吗,要不然下面还有更好玩的!”

  “去……你妈的!”张铁抬起眼睛,虚弱的说道,此刻的纳瓦斯,在张铁的视线之中,已经开始模糊和晃动起来。

  纳瓦斯冷笑了一下,放下张铁的头发,转过头看着一个把皮鞭浸泡在水桶里的狱卒,“桶里加盐了吗?”

  “啊,没有……”

  “笨蛋,这个时候他的身体有些伤口刚刚准备要结疤,在水里加上盐,这样鞭子抽上去才疼,会让他的全身的伤口像是要着火一样,铁打的人都受不住,还不快去!”

  狱卒跑去拿盐,然后很快就回来,倒了一包盐在水桶里面,开始用鞭子搅拌起来。

  几分钟后,在那狱卒挥汗如雨的鞭刑之中,张铁身上血肉横飞,但始终一声不吭,到最后,看到了连那狱卒都挥不动鞭子了,纳瓦斯才让狱卒停下,检查了一下张铁的情况,让狱卒给张铁灌下了一点盐水和药剂,就重新把张铁丢到了牢房之中,还在张铁的脖子上扣上一副合金制造的锁具,那锁具的一端是一根铁链,固定在牢房的一面墙上,限制着张铁的活动能力。

  “今天把他折腾够了,明天我们再继续,这小子还真能挨,都四天了,我以前还真没有见过能一次挨三天以上的。”纳瓦斯和狱卒嘀咕了一声。

  哐啷一声,囚室的门被锁了起来,随后刑室的门也被锁上了,整个囚室之中,就只剩下张铁一个人。

  良久之后,被丢在地上的张铁才睁开了眼睛,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慢慢的恢复之中。

  到了晚上,初级恢复之躯的效果开始显现,让张铁的身体可以用更快的速度开始恢复,这也是这几天张铁能够支撑下去的最主要的原因,赛内尔家族可以封印他的明点,但却无法封印他的初级恢复之躯,因为后者的能力,已经是他身体的一种本能。

  张铁趴在地上,连站起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等待着身体慢慢的恢复一点元气,为了不至于让他在受刑过后没有恢复的能力或者是饿死,纳瓦斯每次都会给他灌一些盐水和一种非常低阶的营养恢复药剂,有时还会扔给他几片冷面包。

  张铁的脸贴在那冰冷的地面上,看着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一只老鼠贴着地面跑到自己面前,嗅了嗅,抖动了两下胡须,似乎是想查看一下张铁的情况,不知道是不是发现张铁不能吃还是张铁身上有着万灵塔的气息,那只老鼠也没动张铁,就在牢房里转悠了起来,最后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块掉落的面包屑,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在那只老鼠吃着自己晚餐的时候,张铁突然感觉自己肚脐位置的神宫明点开始慢慢的发起热来,而且越来越热,只是十多分钟的功夫,神宫明点哪里就像撕破了一层束缚一样,一阵奇异而轻松的感觉随即传遍了张铁的全身。

  张铁知道,自己的神宫明点突破塞内尔家族加之在自己身上的束缚了。

  神宫明点的突破给张铁的身体带来了全新的能量,让此刻的张铁感觉自己就像重新又点燃了一次神宫明点,再次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一级的菜鸟战兵一样。

  虽然是菜鸟战兵,但这个时候,这个菜鸟战兵的能力对张铁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

  张铁刚刚想要用双手撑着地让自己爬起来,突然脸色一白,两只手上十根手指传来的那巨大的痛苦让他的额头一下子就滚上了一层汗珠,只是这一下,就差点让他重新跪倒在地,他咬着牙,用肘部抵在地上,挣扎着爬起,最后一屁股坐了起来,刚刚想习惯性的靠在墙上,那肩背上的伤口和那冰冷的墙面一接触,张铁的整个身体又不由一抖,连忙让自己的背部离开那墙面……

  张铁大口的呼吸着牢房内那污浊的空气,整整好几分钟,在手上和肩背上的疼痛稍微缓解了一些之后,他才闭上了眼睛,仔细的探查起自己身体的情况。

  神宫明点依旧是那个神宫明点,在那个明点之中,由鹏王种子符化成的那根灵羽依旧光辉灿灿,展示着大帝级秘法那难以亵渎的尊严,似乎根本没有收到什么影响,神宫明点此刻就像一朵温暖的火焰,在张铁那冰冷的身体中发出灼灼的光华,给张铁带来无限的温暖和希望。

  在神宫明点突破了束缚之后,张铁发现自己识海之中原本似乎被凝固住,让自己难以调动分毫的那些精神力也可以动了,不光那些精神力再次活跃了起来,就连识海中的神之符文和万灵塔的感应也再次清晰而鲜明了起来。

  张铁心中一动,黑铁之堡中的全效药剂一下子就被张铁搬运了一大口到自己的口中,被他咽了下去,随后又是几大口,张铁一直给自己灌了差不多相当于四支全效药剂的分量之后,才停了下来……

  全效药剂一进入到张铁的肚子里,那强大的功效,一下子就开始发挥出来……

  饥饿感开始从张铁身上消失,寒冷的感觉开始从张铁身上消失,身上的疼痛感也大幅度减轻,今天遭受了重创的十根手指开始像泡在暖水壶中一样的开始缓慢的恢复。

  张铁重新站了起来,虽然有点艰难,但还是站了起来,他摸了摸自己脖子上戴着的那个限制自己行动的金属锁具,扯了扯连接在锁具上的那根粗壮的铁链,扭了扭头。

  “海勒,在这样的情况我能进入黑铁之堡吗?”张铁问海勒。

  “不能,那副锁具和铁链此刻对堡主大人来说就像是穿在你身上的衣服一样,和你身体的联系非常的紧密,如果你要强行进来的话,也会把它们一起拖进来,但它们本身在外面是固定在牢房的墙壁上的,所以堡主大人要在这种情况下进入黑铁之堡的话,在进入黑铁之堡的那一瞬间,锁具和铁链上的拉扯力就会扯断你的脖子!”

  妈的,张铁暗骂了一声,赛内尔家的这些杂碎,至于吗,老子都被你们弄得和普通人一样了,居然在牢房里都要限制老子的行动。

  “能有办法吗?”

  “只能用钥匙把锁具打开或者把铁链锯开。”

  张铁心中一动,想到黑铁之堡里面的那些工具,手上一动,一小条锯片就出现在他的手上,他看了看牢房和囚室里的情况,发现没有人注意,就在那根铁链上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地方,忍住手上巨大的疼痛和不适感,用两只手合掌夹住那条锯片,开始悄悄的锯起来。

  这一锯,张铁才发现,那铁链似乎也是由一种高级的特殊合金打造而成,其坚固的程度,远远超过他的想象,他用手上的那条锯片锯了十多分钟,那铁链上居然连一个痕迹都没有留下,而他的手,因为刚刚受过重创,哪怕喝下全效药剂也不可能好得这么快,短短的十多分钟,张铁弄得大汗淋漓脸色苍白,最后两只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那锯片一下子夹不住,一下子就从手上掉了下去,在牢房里发出一声轻响……

  那正在吃面包屑的老鼠被吓了一跳,一下子就钻了到了牢房一个阴暗的角落中——那里,似乎有一个狭窄的下水道的入口。

  在那声轻响响起来的时候,张铁就知道要糟,他连忙蹲下,把那条锯片丢到了黑铁之堡,自己也装作受伤的样子扑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果然,隔了几秒钟,刑室外面的铁门就被人打开了,只听脚步声,张铁就知道一个狱卒走了进来,似乎也是听到动静进来查看一下情况……

  张铁假装痛苦的在地上扭动了一下,让拴着自己的链子发出一声轻响。

  “杰夫,什么事?”刑室外面有人含糊不清的喊了一声,嘴里似乎咀嚼着什么东西。

  “啊,没事,这小子动了一下,让铁链在地上摩擦了一下!”进来的那个人回应道。

  “不要大惊小怪的,这个小子在牢里,我们两个看着,难道还能跑了,快回来吧,这些酒菜冷了就不好吃了!”

  进门来的那个叫杰夫的家伙嘀咕了两声,然后又锁起门来出去了。

  张铁一直听着那个人的脚步声走开,最后听到的是一串钥匙丢在桌子上的声音……

  不知道为什么,那钥匙丢到桌上的声音落在张铁的耳朵里,却让张铁的脑袋里突然一空,一下子似乎有什么念头如银瓶乍破一样的出现在张铁的脑海之中。

  张铁激动了起来,知道这就是自己唯一的机会。

  在这样的处境下,这样的方法,绝对值得试一试。

  几分钟后,张铁重新慢慢的盘腿坐了起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双眼看着刚才那只老鼠消失的地方,双手掐了一个手印,口中开始念念有词。

  不一会儿的功夫,刚刚那只出现在房间里的大老鼠就重新从那阴暗角落的下水道中钻了出来,滴溜溜的跑到张铁面前,坐在地上,乖巧无比的一动不动的看着张铁。

  罢了,老鼠就老鼠吧,希望大荒门的秘技有用吧。

  张铁苦笑了一声,识海中的万灵塔一动,在他的手指摸上那只老鼠的脑袋的同时,万灵塔第二层最神秘,可以控制所有一级以下生物,代表着《大荒经》最精髓也是最强大内容的一个大荒印契就落在了那只老鼠的身上。

  一刹那间,张铁感觉自己身上似乎流失了一点什么东西,飞入到了那只老鼠的身上。

  在下一秒钟,张铁就被吓得跳了起来,发出吱的一声叫声……

  因为,在下一刻,他就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仿佛就像是灵魂出窍一样,他看到了他自己,就坐在了他面前。

  坐在张铁面前的那个自己看起来无比的高大,浑身伤痕累累的盘腿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哪怕张铁这一辈子照过很多次镜子,但这样的视角和这样的体验,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张铁心中充满了震撼。

  难打我死了吗?张铁心中升起了一个疑问。

  这个疑问刚刚升起,张铁就反应了过来,他不是死了,而是变成了那只老鼠——不,不是变成了老鼠,而是他的整个人的意识和感知状态,被转移到了那只老鼠的身上,在此刻,他就是那只老鼠,那只老鼠也就是他,他的本尊仍在,但却多了一个分身。

  这就是寄魂驭兽,身外化身之秘法,远古人族的大道,实为秘中之秘,奇中之奇——东方大陆的大荒门因此而兴,也因此而亡,张铁瞬间就明白了,整个人一下子激动起来。

  此刻,如果张铁能看到能看到那只老鼠的表情,他就会发现,原来一只老鼠,也会惊讶和震惊……RS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