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5 第十五章 局势

  走入酒吧的莱因哈特目光只是微微一扫,在看到张铁背上背着的那个东西之后,就径直走了过来。wWw.

  张铁微有所感,回过头来,就看到了穿着一身上校军服的莱因哈特走了过来。

  自从上次两个人在摩格城见过一次之后,张铁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过莱因哈特了,这个时候再看见他,发现莱因哈特左边的脸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条两指多长的伤疤,那伤疤还没有好。而莱因哈特身上的气质,也更显得凛冽了。

  而对莱因哈特来说,再次看到张铁,他几乎都认不出来了,这不仅仅是张铁外表的改变,而是张铁身上气息的变化,他上次看到张铁的时候,张铁还是九级,身上的气息还没有压迫感,而这个时候,莱因哈特已经感觉到了张铁身上气息的那种压迫感,这种压迫感,是来源于两人修炼的同种属性的铁血战气之间互相的感应,没有修炼铁血战气的人,感觉不会有莱因哈特这么明显。

  张铁对着莱因哈特笑了笑,莱因哈特就坐在了他的身边。

  “伙计,再来一杯啤酒!”张铁给莱因哈特叫了一杯啤酒。

  莱因哈特仔细的打量了张铁两眼,“差点认不出来了!”

  “没办法,这样比较好一点,省得弄出什么乱子!”

  虽然许久未见,中间有发生了许多的事情,但两个人交谈起来,就像只是几天没见的朋友一样。一点都不生份,宛如聊家常一样的就聊了起来。

  张铁不说,莱因哈特也就主动的把张铁外表的改变归结到变装药剂之类的东西上了。

  “几个月前的事情是怎么回事?”莱因哈特在把推到他面前的啤酒一口气喝光之后。示意酒保再来一杯,然后才问张铁。

  “从一开始那就是一个陷阱,别人早就等着我去了,九死一生,最后还是侥幸逃出来了!”

  以对张铁的了解,莱因哈特甚至都没问张铁到底有没有投靠魔族,因为那根本不可能。只要是了解张铁的人就知道那是魔族的一个阴谋。

  “那些杂种!”莱因哈特狠狠得骂了一句,他知道张铁说的是真话,他也知道张铁是被诬陷。但知道归知道,但他却无力改变,因为不是每个人都了解张铁,绝大多数的普通人是非常容易受舆论和宣传左右的。所以此刻在塞尔内斯战区。已经有不少人受到魔族和三眼会宣传的影响,把张铁当成了投靠魔族的叛徒,开始唾弃和咒骂起曾经的塞尔内斯之鹰来。张铁这件事,在塞尔内斯战区,的确是对前线部队士气的一个巨大的打击。许多人就算不信也会怀疑,一旦怀疑就会动摇,一旦动摇那士气就难以再保持高昂的士气。如果张铁此刻以本来面目出现的话,绝对会闹出乱子。

  酒保又把一杯啤酒推了过来。莱因哈特再次一口喝干,然后把酒杯重重的顿在了吧台上。“房间已经订下了吗?”

  “还没有,没想到你来得这么快!”

  “我在路上就遇到了史蒂文森中校,他向我一说,我就跑过来了!”

  “这次也是碰巧,刚好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他们被魔化傀儡追击,就顺手帮了一个忙!”

  “那走吧,我重新带你去个地方,这里人有点杂!”

  张铁点了点头,把自己手上的啤酒喝光,然后丢下几个金币,就从吧台面前站了起来,跟着莱因哈特离开了猎魔人酒吧。

  莱因哈特没有开车过来,两个人也就一边走一边聊,出了酒吧之后,周围的街道上都没有什么闲杂的人,张铁也就可以向莱因哈特了解一些比较敏感的事情了。

  “晋云国的部队为什么从塞尔内斯战区撤离了?”

  “你知道沃尔夫城的事情吗?”莱因哈特并没有直接回答张铁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他一句。

  “沃尔夫城不是已经陷落了吗?”

  莱因哈特的脸上出现凝重的神色,“沃尔夫陷落的具体消息普通战士可能并不是太了解,而实际上,魔族的魔化傀儡军团几乎没有遭遇到什么抵抗就冲到了沃尔夫城之中,真正的战斗,是在城市里面打起来的。”

  这个消息也让张铁震惊不已,“怎么会这样?”

  “在魔化傀儡军团冲过来之前,联军司令部以换防的名义协调调动了驻守在城外的两个军团的驻守位置,在那两个军团接到的新的驻防区划地图中,有一个区域是重合的,就在那个重合的区域中,两个军团拿到的驻防区划地图却截然不同,两个军团的驻防区划地图显示的那个重合区域都由对方驻守,在这样的情况下,两个军团就都没有在那个地区派驻部队,而魔族的魔化傀儡军团,正是从那个地区插入了进来,一直长驱直入的打入了沃尔夫。在魔化傀儡冲到沃尔夫的时候,沃尔夫的两座城门是打开的,城墙上的防御装备几乎没有发挥出什么作用!”

  “三眼会?”张铁没想到,沃尔夫居然是这样陷落的,想到自己当初在沃尔夫的猎魔人酒吧遭遇的那一次暗杀,张铁就明白,三眼会隐藏在沃尔夫的力量实际上比他想象的要大得多。

  莱因哈特恨恨的点了点头,“沃尔夫的陷落,直接让人族联军损失了三个军团,驻守在城外的那两个军团在沃尔夫陷落之后,后路被断,就被四百多万的魔化傀儡军团包围了起来,最后两个军团100多万人冲出包围圈的,只有不到10万人,在沃尔夫城陷落之后,我们追查原因,发现是联军司令部发出的驻防区划地图在发下去的时候被人掉了包,在原本的驻防区划图中。那个重合区域是有明确的划分的,而被掉包之后的地图却闹出了乌龙,谁掉的包。已经查不到,有一个调查对象还在沃尔夫城陷落的时候死在了沃尔夫城,而当初做出两个军团协调调防决议的是联军司令部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一切的理由看起来都很充分,完全挑不出毛病,联军司令部的最高负责人霍华德上将在事发之后已经辞去了联军司令部总参谋长的职位,他的两个儿子也死在了沃尔夫城。出了霍华德上将之外,出了这么大的事,最后追查起来。居然连一个责任人都找不到,正是在沃尔夫陷落之后,晋云国的飞艇部队离开了塞尔内斯战区!”

  这样的结果,让张铁听得都心寒不已。在塞尔内斯战区。真正可怕的,不是那从北方冲来的魔族,而是隐藏在人族队伍中,实际上却在为魔族服务的三眼会的力量,三眼会隐藏得太深了,深到已经无法把他们与威夷次大陆的本土力量割裂开来,宛如附骨之蛆一般,三眼会最擅长的。就是把他们的最阴暗的一面,隐藏在最光明的地方。你知道三眼会的人就在那里,就在联军司令部,就是那些杂种在幕后做着手脚,但是你却找不到是谁,这才是真正可怕的。

  以怀远堂和晋云国几大家族的力量,都无法把隐藏在塞尔内斯战区的三眼会的力量纠出来,所以,在失去了水晶战堡之后,为了避免再次落入到三眼会的算计和阴谋之中,晋云国的飞艇部队干脆就离开了这里。

  晋云国飞艇部队的离开,在张铁看来,已经是在预示着塞尔内斯战区人族联军的防线已经无法坚持太久了。

  “晋云国的飞艇部队回国了吗?”

  “不是,晋云国的飞艇部队虽然离开了塞尔内斯战区,但却并没有彻底的脱离圣战,晋云国的飞艇部队现在正在诺曼帝国,在帮助着帝国完成完成人口的南下迁徙和转移。”

  看来,就连诺曼帝国也在做着撤离的准备了,以晋云国飞艇部队的数量和质量,如果开足马力的话,那1000多艘怒风级战争飞艇一次性就可以转移超过50万的人口,如果在不久的将来塞尔内斯的人族防线真的崩溃的话,那么,此刻转移50万人口,就等于在将来让魔族少了一个军团的魔化傀儡的兵力,从某个角度上来说,也就是间接消灭了一个魔化傀儡军团,或许,也正是综合考虑到了这一点,晋云国的飞艇部队才从一线转到了二线。

  那从北方涌来的几十个魔化傀儡军团让塞尔内斯前线的所有人都清醒了过来,知道魔族制造魔化傀儡的能力,人类如果想要取得这场圣战的胜利,那么,就必须从此刻开始,尽最大努力切断魔化傀儡的来源,而且,必须要把三眼会的那些杂碎从人族的阵营之中清除出去。这两件事情如果做不到,人族自己就会被自己的力量打败。

  “兰云曦呢?”

  “早在晋云国的飞艇部队离开塞尔内斯之前,兰云曦已经被调回了怀远堂,什么原因则不清楚,现在担任着晋云国飞艇部队指挥官的,是一个叫王虎的人!”

  王虎?张铁还有一点印象,而听到兰云曦没有事情,张铁则是彻底的放松了下来。

  “晋云国现在还有人在塞尔内斯战区吗?”

  “听说留下了很少的一部分,都是晋云国几大家族的精英和强战士以上的高手,但已经全部脱下了军装,不再是以军人的身份,而是以游侠的身份在塞尔内斯战区留了下来,没有人能知道他们的行踪。”

  “荷恩共和国的那些人怎么样了,他们在摩格城外还有一个滑翔机基地,那些人逃出来了吗!”

  对于荷恩共和国这样的小国家,莱因哈特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在魔族的部队围攻水晶战堡的时候,水晶战堡与摩格城之间的所有飞艇和滑翔机基地的驻守人员就已经撤离了,那些人此刻大概是已经转移到后方了吧。也多亏了水晶战堡拖住了魔化傀儡军团的主力才让后面的那些基地的人员快速的撤离了出来!”

  “我上次之所以落入到魔族和三眼会的陷阱之中,联军司令部的福德少将在其中有可能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或者直接就与三眼会有所勾连。那个家伙现在还在摩格城吗?”提到福德少将,张铁不由就有一种牙痒痒的感觉,那个家伙绝对知道一些有用的东西。

  “福德少将在你出事之后不久就死了!”

  “死了?”

  “是的。死了,你的那件事影响很大,联军司令部专门组织了人手进行调查,福德少将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后来有一天就突然传出了福德少将自杀的消息,当然,我们都清楚。像福德少将那样的文职将领,要让他被自杀的话,也非常的容易!在福德少将死后。联军司令部就再也查不出什么东西来了。”

  听到福德少将死亡的消息,张铁也就打消了自己心中的一个想法。原本这次回摩格城,张铁还准备抓住福德少将这条线索,把隐藏在联军司令部的三眼会的杂碎顺藤摸瓜的揪出来。这条线一断。张铁也没有办法了。

  “那联军司令部呢,现在由谁负责?”

  “自从沃尔夫城失陷之后,联军司令部就已经名存实亡了,此刻联军司令部的驻地除了仍然挂着一块牌子以外,已经没有几个人了。”

  联军司令部的现状让张铁心中感慨不已,“那现在在塞尔内斯的部队怎么办?”

  “现在摩格城和斯拉迪克还有两百多万的人族部队,除了残余的撤退到后方的飞艇部队和几支离开的部队以外,此刻所有还在前线的部队都各自占据一块地盘自行其是!”

  “啊。那岂不是要乱成一团?”

  “差不多,摩格城的情况要复杂一些,聚集在这里的部队也多。协调各种关系比较复杂,也相对混乱,而斯拉迪克却要好一些,哪里还有诺曼帝国的两个王牌军团,虽然也有一些损失,但损失还不大,在沃尔夫城失陷之后,我们的太子殿下,已经强势接手了斯拉迪克的管制权,几支人数不多的它**队,已经被太子殿下从斯拉迪克请了出去!”

  张铁知道,莱因哈特嘴上说的是请,但真实的情况绝对不是动动嘴皮子就可以把进驻斯拉迪克的其他国家的部队请出城的,诺曼帝国的军团在斯拉迪克占有人数优势,自然可以在关键时刻为了保证对大局的掌控能力做出一些强势的动作,但这样做也并不是没有后果的,就目前的情况看来,现在塞尔内斯前线各个国家的部队恐怕已经差不多是一盘散沙各自为政了,要不是还有魔族的大军在面前虎视眈眈,这些来自各个国家的人族军队自己说不定就要内讧起来。

  此刻的情况,虽然还没有内讧,但各个国家的部队彼此间的信任却已所剩不多,甚至在彼此心存忌惮,因为三眼会的存在,谁都当心对方是三眼会的人,在关键时刻和魔族联合起来里应外合的捅自己一刀,所以每支部队的指挥官都小心翼翼唯恐被人算计,这样的一堆部队,就算勉强聚集在一起,又怎么能够忠诚合作一起共抗魔族。

  听到这里,对晋云国飞艇部队的离开,张铁一下子又加深了一层认识,晋云国派来的主力是飞艇部队,飞艇部队无法完全脱离地面部队的支持而独自与魔族作战,飞艇部队在补给,护卫等很多关键环节都会依赖地面部队的配合,在塞尔内斯战区眼前的情况下,对晋云国的飞艇部队来说,一旦地面上的配合出现了问题,那整支飞艇部队转眼之间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或许,正是出于多方面的考虑,才让晋云国的飞艇部队被迫离开了塞尔内斯前线。

  在换了一个视角,把自己放在一个更高的位置上去思考问题的时候,张铁几乎一下子就把握和看清了以前没考虑过的一些东西。对晋云国的那些决策者来说,派部队来塞尔内斯战区,既是尽责,也是练兵,无论如何,那些决策者都不想把大堆的华族子弟的性命,抛洒在这离晋云国十万八千里的地方。这样干脆利落的决定,或许只有那些狡猾狠辣到极点的家族长老们才能做得出来,就算是让飞艇部队去帮助诺曼帝国完成人口迁徙和撤退,这背后。说不定也有什么一些不为人知的交易。

  “战区现在能出动的飞艇部队还有多少,我在从铁达尼克公国一路逃出来的时候,在塞尔内斯平原的北方。看到了很多的坟塔魔,那些坟塔魔几乎每天都能创造出大批的魔化傀儡来,如果不即使把它们摧毁,摩格城与斯拉迪克,绝对无法支撑太久!”

  “在摧毁托克依城外坟塔魔的战斗中,人族联军的飞艇部队损失惨重,后来两个月中又被翼魔的大部队伏击了几次。损失了好几个大队的飞艇,现在飞艇部队的实力,已经大不如前了。人族在塞尔内斯战区的制空权的优势,已经彻底失去了,战区此刻的飞艇部队的数量只剩下三千多艘,这些飞艇。都已经撤到了塞班共和国内的飞艇基地。现在只能勉强保证摩格城与斯拉迪克城后方部分空域的安全和对两座城市提供有限的空中支援,现在你让他们越过塞尔内斯平原的中线他们都做不到了!”说到后面,连莱因哈特这样的人,都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这圣战才刚刚开始,在威夷次大陆,魔族和三眼会几乎就把人族打得没有还手之力,这实在会让人产生一些悲观的感慨。

  张铁也沉默了,他也没想到。仅仅是几个月的时间,塞尔内斯战区的局势就会演变到今天这个程度。相对于铁板一块的魔族来说,这里人族联军的力量不仅弱小,而且还分散,分散了还极难统合,即使勉强统合在一起,也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人族联军司令部的名存实亡,其实是标志着威夷次大陆各个国家在第三次圣战中第一次人族联合阵线的失败。

  后面的各个国家要怎么办,要怎么和魔族对抗,张铁不知道,他也想不出什么有效的办法,这也不是现在的他能操心得了的,只是不可避免的,张铁对塞尔内斯战区的战局也悲观起来——现在的问题是,摩格城和斯拉迪克还能撑多久?

  莱因哈特直接把张铁带到了城中一个外表看起来非常上档次的花园式公寓的里面,在进入到五四层公寓的顶楼之后,直接丢了一串钥匙给张铁,“这里以前住着一些阔佬,那些人逃走之后,这里的房子就被征收了,现在在摩格城中,住在这些地方的都是军官,一般的士兵很少干来这些地方捣乱,这钥匙你拿着,就算有个在摩格城落脚的地方,我要找你的话也方便!”

  只是一套房子而已,这点东西对张铁和莱因哈特来说实在不算什么,张铁也没多说什么,就把钥匙接了过来。

  “对了,你想要去诺曼帝国和晋云国的飞艇部队汇合吗,你如果要去的话,我可以为你安排,明天就可以动身离开摩格城!”

  “不,我现在还不想离开这里,我一个人自由自在的挺好,而且我和塞内尔家族的账还没算完呢,魔族的那些杂碎我还没杀够呢!”在说道塞内尔家族的时候,张铁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莱因哈特笑了起来,然后突然问了张铁一个问题,“你现在几级了?”

  “五星战师!”张铁没有隐瞒。

  “好小子,真超过我了,我也才刚刚十级……”莱因哈特豪迈的大笑了起来,一只手拍着张铁的肩膀,一只手却朝着张铁伸了过来,“来,咱们试试,让我看看你小子有没有骗我。”

  张铁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伸出一只手和莱因哈特的手抵在了一起,只是几秒钟后,莱因哈特发出一声闷哼,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三步,那脸色也有些发白,隔了十多秒钟,才恢复了一点血色。

  “用了几成力?”烙印哈特问张铁。

  “八成!”

  “还跟我来这套,说实话!”莱因哈特板起了脸,瞪着张铁。

  只有这种时候,张铁才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抓了抓脑袋,“六成!”

  “哈……哈……哈,这还差不多,看来我们三十九师团铁血营真要出一个高手了!”莱因哈特一点都不介意,反而大笑了起来。

  “老大你不吃醋?”张铁这个也叫了一声莱因哈特以前在三十九师团铁血营所有人叫他的称呼。

  “屁,天下比我厉害的人多了,难道我还见不得我的兄弟比我厉害,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吃醋,我看你小子以后说不定能成为骑士。”莱因哈特摸着自己那会扎手的胡子,认真的打量着张铁,“说不得等过些日子我也去找个雷劈我一下,看看能不能战力大进!”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

  张铁看着莱因哈特从公寓的楼梯上走了下去,一直到莱因哈特离开了公寓,张铁才看了看自己的手,心里轻轻的说了一声——对不起啊,老大,刚刚其实我只用了三成的力量……

  ……

  打开公寓那道公寓的门,进入到房间,张铁发现房间里的一切都非常的考究,也很干净,最近一段时间似乎就没有人住过,除了那些家具沙发之类的陈设略微有些暴发户的奢华气质之外,几乎挑不出什么毛病。

  洗完一个澡之后,张铁就躺在了床上,用手枕着头,眼睛看着房间里没有打开的水晶吊灯,心里则琢磨着自己后面的打算。

  只要知道自己关心和在意的那些人没有事情,张铁心中的一块石头就落在了地上,塞尔内斯的战局演变到今天这个地步,实在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不过知道自己已经尽力了,做了自己该做的,张铁心中也没有什么压力,更没有什么杞人忧天的想法,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解脱的轻松感,晋云国的飞艇部队已经撤离,那么,自己在这里就更无拘无束了。剩下的时间,无论塞尔内斯战区的这条人族防线可以坚持到什么时候,自己只要考虑怎么利用在战区的机会机会提高自己的实力,怎么找塞内尔家族的麻烦就够了,无论战局怎么崩溃,自己想要逃的话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或许,在塞尔内斯战区做一个自由的游侠也不错!就利用这段时间,找个机会飞到海边痛痛快快的为黑铁之堡增加一次能量储备。

  对了,再干掉几个翼魔的话小树上的第一颗本源之果也就要成熟了,只要找到翼魔们的落脚地,这样的机会应该不难找。

  还有,自己现在可以寄魂驭兽的目标似乎还少了一点,只有一只雷隼和一头老鼠,到目前为止,自己也没有发现寄魂驭兽对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副作用,看样子,自己的胆子还可以再大一点,再找几个身外化身备用,这样也就可以应付更多的情况。

  想到身外化身,一个奇怪的念头突然出现在张铁脑海中,让他躺在床上的身体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激灵,《大荒经》上说除了人之外,一切生灵皆可以作为寄魂驭兽的身外化身,难道……魔族也可以……

  ……

  在那各种胡思乱想让人激动也让人害怕的奇怪念头中,张铁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

  这一觉,张铁睡得很踏实,几乎一觉就睡到了天亮,而等到醒来后,重新洗漱一番的张铁离开住所正准备出城,却发现,只是一夜之间,他已经出不去了,摩格城的城门封锁了起来,整个摩格城里城外的气氛,比起昨天来,一下子就紧张了何止十倍。

  摩格城外,一眼望去,那超过百万的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魔化傀儡军团的身影简直让人头皮发麻。

  在一声悠长而尖锐的角号声中,魔化傀儡开始向摩格城挺进,走在最前面的魔化傀儡开始是漫步,然后是小跑,最后则如潮水一样奔涌起来……

  摩格城下的大地开始发出轰鸣……(未完待续。。)RT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