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20 第二十章 神脉降世(二)

  正常人怀孕十个月就会出生,而张铁的三个老婆一怀就是满满的十二个月,这件事一直是张铁老爸的心病,生怕那几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事情,如果是常人遇到这样的事,那肚子里的孩子,绝大多数有可能已经是死胎或者发育有问题,也因为这个事情,张铁老爸的心中一直有些提心吊胆的。

  要不是已经请过很多有名望的医生来诊过脉,从三名孕妇的脉相上判断肚子里的胎儿一切正常,而且张铁也事先有所提醒的话,那早在两个月前,张家的人可能就要让琳达三人去做剖腹产了。

  此刻,听到那孩子第一声响亮异常的啼哭,张铁的老爸心神刚刚一放松,接着就听到了屋子里医生和女人们的惊呼声,这一惊一乍之间,把张铁的老爸吓了一跳,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差点就想要冲进屋里。

  张铁的老爸没有冲进去,但却有些急躁的走到房门外面,紧张的大声的问道,“里面没啥事吧!”

  一直隔了几秒钟,里面才传出张铁老妈故作平静的声音,“没事……是琳达生了,男孩,母子平安……”

  “啊,没事就好!”张铁老爸的心一下子就落到了肚子里。

  张阳也有些紧张的站到了门口,相比起张平,在吃下了张铁送给他的掠夺之果后,其真实实力已经是橙袍丹药师的程度了,作为一个可以用鼻子就分辨出近千种药物和原材料的丹药师,他的嗅觉要比他老爸灵敏得太多。只是刚刚站到门口,他就嗅到了房间中传来的一个非常浓郁的特殊香味。

  如果是张铁在这里,嗅到那股香味的话。他就知道那是无漏果的香味,这也是他以无漏之身播种生命所拥有的一个特征。

  不知什么时候,一直闭着眼睛守在房间外面的保罗的双眼睁开了,那原本宁静的眼中闪动着神秘的精光。

  而此刻,就在这栋主屋外面的花园里,当那第一声孩子的啼哭声传来的时候,一个修剪着花草的老花匠的动作也突然一滞。在保罗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个老花匠却闭上了眼睛,然后脸上慢慢的就浮现出一个震惊的神情。

  ……

  此刻的产房之中。随着琳达的顺利生产,一股浓郁的特殊香味就散发开来,在这股香味之中,几乎无法嗅到产妇生产时的那种血腥味。帮助琳达顺下生下孩子的医生。助产师,护士,张铁的老妈,还有陪伴在琳达船边的张铁的大嫂,索妮雅和几个帮忙的女仆,这个时候看着琳达生出来的那个男婴,再嗅着那奇异的香味,所有人都呆住了。

  除了张家的人之外。没有人知道琳达生的那个孩子已经在娘胎里呆了十二个月,但是那个孩子一出来。所有人就都感到了那个孩子的与众不同,除了房间里的异香,那个孩子的身上所显现出来的东西则更加的奇异。

  一般的孩子,刚出生的时候眼睛还无法睁开,而琳达生下的这个男婴,随着他的第一声啼哭,他的眼睛就睁开了。

  看到那个男婴的眼睛,所有人都惊呼了起来。

  那是一双什么样美丽神奇的眼睛啊!

  纯净剔透如万年的冰雪,更像是美丽无比的宝石,那男婴的眼珠开始的时候是黑色的,随后就开始像彩虹一样的不断变换起来,先是红色,然后是橙色,接着是黄色,绿色,蓝色,紫色,看着那双美丽的眼睛在变化着颜色,所有的人,就像看到一条灿烂的星河在那男婴的眼中转动,抱住男婴的那个女医生,几乎完全呆住了。

  除了男婴的眼睛以外,那个男婴头上的头发的颜色也在不断变换着,开始是是黑色的,像张铁,随后又变成栗色的,像他妈妈琳达,然后又变成火红色,蓝色,也如彩虹一样的变换起来。

  在头发开始变化颜色之后,那男婴宛如白玉一样的皮肤也隐隐透出一股光彩,像彩虹一样的变化起来。

  抱住那个男婴的女医生感觉自己就像抱住了一道馨香绚烂的彩虹。

  ……

  就在所有人发呆和不知所措的时候,琳达床位的旁边数米之外的另外一张产床上,只是刚刚隔了五分钟,随着贝芙丽的一声低沉的嘶喊,一声响亮的婴儿的啼哭声响起,又是一道浓郁的香气在房间中弥漫开来,第二道彩虹诞生了。

  再过了五分钟后,同样是在那奇异的香味之中,菲奥娜生下了第三道彩虹。

  看着这三个非同一般的婴儿,房间里请来的那些医生护士全都震惊无比,连看张家人的眼光都变了……

  ……

  半个小时后,张家此刻能做主的两个男人都一脸凝重的在书房里你看我我看你的,哪怕以张阳的沉稳,这个时候也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

  “张阳……你看……你看这事能遮过去吗?”张平说着,那脸上完全是一副又惊又喜又有几分顾忌的样子,“家里的人好办,那几个医生护士能不能用钱让她们不要到处乱说……”

  张阳也表情凝重,“如果是一个两个还好办,这次三个弟妹一起临产,我们请来的医生,护士总共就有三组,一共十八个人,刚才在房间里,那些人都看见了,想要她们不去主动宣扬很好办,但要完全让她们守口如瓶,和谁都不说,那就难了,除非……”说道“除非”这两个字的时候,张阳顿了一下,然后自己就摇起了头,没有把下面的话说出来,脸上也出现了一个苦笑,“除了那些医生护士,那两个福海城的籍官还在客厅里坐着呢!”

  “那,咱们能不能先不让那三个孩子入籍。让籍官走呢?”张铁的老爸满怀希冀的问道。

  “恐怕不能!”张阳摇了摇头,“那三个孩子身上带有华族血脉,父亲是华族。又是在太夏出生,按照太夏的法律,那三个孩子一出生就已经入籍太夏,算是真正的太夏华族人丁了,我们从怀远郡来的这些华族人现在反而只是化籍,纳税三年后才能入正籍,除非我们现在立刻就能找到三个可以顶替那三个孩子的男婴。而且还要让那十八个医生护士一起冒着死罪的危险在这个时候给我们做伪证,否则,那籍官是要亲自来认定一番的,不管说什么也推不过去……”

  “张铁哪个混小子。人不在家里,也要闹出这么多的事情!”无奈之下,张平只有把气撒到了张铁的脑袋上,原本琳达她们三人怀胎十二个月这件事已经是张家的秘密。包括家里的佣人在内。所有人都被下了封口令,张平只觉得孩子能顺利生下来让这事过去就好了,可哪里想到,那三个孩子生下来,闹出的动静居然更大,那满室的异香还有那三个孩子身上如彩虹一样变换的颜色,简直让人心惊胆颤,如果换做是以前。一家人隐姓埋名在什么穷乡僻壤的生下这么几个小子来就罢了,大不了一家人省吃俭用成全他们。以后怎么样也就看他们各自的造化,而此刻,偏偏是来到太夏就闹出这么大得动静,张平都不知道要怎么收场,更怕会给那三个孩子带来什么伤害。

  父子两个人互相看了看,也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这样的事,连张铁都料不到,张铁只知道那孩子生下来就带有自己的幻瞳和精准投掷两个血脉,哪里会想到那个幻瞳血脉在生下来的小宝宝身上会以这么夸张的方式显现出来,让家里面的人连个准备都没有。

  “罢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把那两个籍官请来吧,如果太夏真呆不下去,大不了,我们一家人再找一个其他的地方安身而已!”张铁老爸最后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

  也只能这样了,张阳点了点头,出门吩咐管家带那两个籍官到产房去看一下张家的那三个小家伙……

  ……

  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那三个刚出生的小家伙身上的异状已经消失了不少,皮肤的颜色稳定在一种宛如白玉一样的状态上,只有头发和眼睛还在如彩虹一样的变幻着,别的婴儿刚刚出生之后大多数都是呼呼大睡,那三个小家伙却精力充沛异常。

  琳达三人的状态也非常好,三个人都是顺产,而且过程非常之顺利,三个人感觉都没有遭受多少痛苦就把孩子顺利的生下来了,刚刚生下孩子不久,那孩子一哭,听到孩子的哭声,刚刚成为母亲的三个女人的**就像听到命令一样的自然而然的涨了起来,奶水像打开了水龙头的泉水一样的自然而然的就开始往外面冒,三个小家伙也就大口大口的吃下了各自妈妈身上那甘甜的初乳。

  吃过一次奶后的三个小家伙更睡不着了,一个个躺在襁褓之中,就在妈妈的身边,瞪大了美丽的眼睛,好奇的看着这个世界。

  福海城的那两个籍官来到产房的时候,产房里那浓郁的香味还未全部消散,那两个籍官,也是女人,一个三十多岁,一个五十多岁,穿着朱红色的,带着喜气和吉祥意味的制服,看到两个籍官进门,琳达三人都有些紧张的把三个孩子连忙搂到自己的怀里。

  两个籍官脸上的表情既好奇又凝重,在进房间之前,她们已经和那接生的医生护士们了解过了情况,如果不是那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绘声绘色的把刚才产房里的情况说了一遍,两个人都不会相信会有这样的异相。

  但是一进入产房,嗅着那股从来没有闻到过的特殊的香味,再亲眼看到那三个男婴如彩虹一样变化的眼睛和头发之后,两个籍官就都知道哪些医生和护士们说的是真的。

  两个籍官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的神色,两个人互相点了点头,其中年长的那个对张铁的老妈开了口,“这样的情况,需要由我们的籍正大人亲自前来检验,我去请籍正大人。请你们稍等!”

  张铁的老妈也没想到事情到了这里居然还没完,居然连福海城的籍正都要亲自前来,但此刻的情况。也由不得她说什么,只能让那个女籍官快步离开了。

  那一个籍官先走了,另外一个年轻一些的籍官却留在了房间之中,非常刚脆的就坐在房间里,目光灼灼的看着那三个小家伙,似乎就像怕有人当着他的面把那三个小家伙掉包了一样。

  “在籍正大人来到这里之前,请让无关人等不要接近这里!”那个年轻一些的女籍官对张铁的老妈说道。

  “我的这三个小孙子没事吧!”张铁的老妈担忧的问了一句。

  “请老夫人放心。不会有事的!”那个籍官笑了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在平复一下自己紧张的心情。“要有事也是好事!”

  听到这里,张铁的老妈和琳达三个人,那悬着的心稍微放了下一些来。

  ……

  差不多等了四十多分钟,福海城的籍正大人终于到达了张家的这片庄园。作为这里的主人。地方官员上门,出于礼貌,张阳和张平都亲自去迎接。

  那黑色的官车几乎才刚刚停稳,一个七十多岁,浑身还带着酒味,穿着一身朱红官袍,相貌堂堂留着一把飘飘欲仙的雪白胡须的老者就迫不及待的从车门里跳了出来,“那生下来满室皆香身有异相的孩子在哪里。在哪里,快带我去看……”。

  张阳对着老爸无奈的笑了一下。只能带着籍正大人进了屋子。

  ……

  就在产房里,在张家人的注视之下,福海城的籍正大人小心翼翼的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一个有着奇异花纹的盒子,然后从盒子中拿出像是一根五颜六色的东西,那个东西的一端是由篆刻着各种符文的金属和各种颜色的小块小块的水晶组成,另外一端则是一根牛豪一样的细针。

  籍正大人拿着那个东西,在琳达紧张的注视中,轻轻的在琳达的孩子的一根手指上刺了一下,挤出一点芝麻粒一样大小的鲜血,然后就把那一小滴鲜血吸入到了那个针形的东西内。

  只是过了十秒钟,籍正大人手上的那根五颜六色的东西上面,有一块紫红色的水晶就开始亮了起来。

  “啊,这个孩子身上有一道先天大圆满的荒级的先祖血脉,很好,非常好……”籍正大人激动了起来,拿着那个东西的手都微微有些颤抖,“不对,应该不止一道,荒级血脉没有这样的能力……”

  籍正的话音刚落,那根五颜六色的东西上面,最顶部的那一圈金色的水晶块一下子全部亮起,籍正大人的声音一下子又提高了一个八度,整个身子都差不多要颤抖了起来,“啊,还有一道先天神脉……天啊,神脉……我不会看错吧,居然是先天神脉,从未出现过的先天神脉……”

  在那个东西下面的一块白色的水晶亮起来的时候,籍正大人简直就像看到偶像的小女生一样尖叫了起来。

  “什么……还是无漏之体……”

  等福海城的籍正大人把那三个小家伙都用他手上的那个奇怪的东西检测一遍,发现三个小家伙居然都拥有同样体质的时候,福海城的籍正大人突然看着屋子里的众人傻笑了两下,然后身子一歪,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张阳等人吓了一跳,要是福海城的籍正大人在自己家里出事那还了得,张阳的反应很快,连忙跳了过去,把籍正大人扶好,一只手的在籍正大人的头部,背部几个地方或按或拍或揉的弄了几下,籍正大人才幽幽的醒了过来,醒来的籍正大人看到张阳,一下子双眼放光的就紧紧抓住了张阳的手臂,“你是那三个孩子的父亲吗,老朽家中还有一个小女儿,年方十六,也是花容月貌,贤良淑德,有旺夫之相,而且尚未许配人家,本人家业颇丰,在福海城外有良田私地五万多亩,还参股福海城的一个大海商,你如愿意娶我小女儿,那五万多亩的良田私地和参股海商的股份将来就算她的嫁妆如何?”

  这突然的变化,不说是张家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没有反应过来,就连那两个女籍官。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偏过头去,不过那女籍官的头虽然偏过去了,年轻的那个女籍官却也在悄悄的打量着张阳。眼中闪着一种特别的光彩。

  张阳一瞬间也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籍正大人,这三个孩子的父亲是我兄弟,我是他们的大伯!”

  “啊,你兄弟,你兄弟在哪儿?”那刚刚还晕倒的籍正大人一下子又敏捷无比的站起,在屋子里四下打量。

  “我兄弟此刻远在威夷次大陆与魔族征战。并不在太夏!”

  听到这样的回答,那籍官微微楞了一下,不过眼中却光彩更甚。只是微微转了一下眼珠,他一下子就丢开了张阳的手臂,重新抓住了张铁老爸的手臂,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亲家公,你们家里真是虎父无犬子啊,我一看亲家公就觉得有缘,这门亲事就这么订下了,等你那儿子回到太夏,就让他们缔结百年之好,你看如何?”

  “这个……”

  “啊,既然亲家公不反对。那就这么说定了,今日事了。我还有公事在身,那就先告退了!”

  福海城的籍官面容一整,还不等张铁的老爸说什么,就匆匆忙忙的走了,连给张铁老爸说话的机会都没有,那两个女籍官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连忙跟着她们的籍正大人离开。

  张铁的老爸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和人物,这才刚刚张嘴想着怎么回答,那边人已经走了。

  “我刚刚……什么都没说啊!”张铁老爸有些委屈的看着张铁的老妈。

  张铁的老妈镇定了一下心神,这种时候,反而比张铁的老爸看得更开,“没关系,等张铁回来再说吧!”

  “啊,刚刚那个人为什么非要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张铁呢?”已经成为母亲的菲奥娜依旧天真浪漫得很,那心性还有着少女一样的娇憨,并未看出别人的用意,只是本能的觉得有些不高兴。

  “傻孩子!”张铁的老妈走了过去,轻轻的拍了拍坐在床上的菲奥娜和她怀中的那个宝宝,“你没有听说过华族的一句话么?”

  “什么话?”

  “母凭子贵!”张铁的老妈的目光落在了菲奥娜怀中的那个小张铁的身上,脸上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

  菲奥娜露出思索的神色,而琳达和贝芙丽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一下子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那个人刚才所说的,似乎是自己的孩子的身上,有着几种很特别很稀有的某种潜力和能力吗,而那能力,似乎是他们的爸爸给予的……

  虽然已经有了一些心里准备,但是当天晚上福海城城牧的亲自登门拜访,还是让张家的人吃了一惊。

  城牧登门拜访,居然还带了礼物,一直到城牧走后,张阳用遥感水晶把张铁做爸爸的消息发给了他……

  这一天,是黑铁历895年3月22日——塞尔内斯战区人族防线摩格城被魔化傀儡包围的第七天!

  也就是从今天起,张家的这座院子热闹了起来,张铁的三个孩子同时出生时所拥有的那些异相的传闻,开始在整个福海城甚至瀛州境内流传开来……

  福海城的籍正大人第二天居然就托人送来了他小女儿的庚帖,这让张铁的老爸和老哥都有些无语,按华族的传统,送庚贴差不多就是相当于亲事已经确定下来的节奏了。稍微让张铁老爸和老妈有点安慰的是,在那庚贴之中,还夹带着一张女孩的照片,照片上的那个女孩,看起来的确是花容月貌,而且还有着一股贤淑内秀的气质,也因为那张照片,张铁的老爸老妈考虑了一下,就没有把庚贴退了回去。

  而无论如何,张家的人还是低估了张铁的那三个孩子身上与生俱来的所拥有的强大的先天血脉和体质在太夏所带来的震撼……

  ……

  那最先地震的,就是怀远堂……

  ……

  ps:张铁都当爸爸了,大家把恭贺张铁的月票砸来吧……(未完待续。。)u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