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3 第三章 斩杀强敌

  购物中心的楼顶上,张铁看着斯卡拉,在张铁的眼中,斯卡拉看到了一种从容和强大的自信……

  那从天上纷纷扬扬落下的翼魔的尸体和血肉似乎是张铁此刻实力最好的证明,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以这样的手段,瞬间干掉在天上的这么多的翼魔,哪怕换了斯卡拉,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没有这个能力。 。张铁所使用的那种可以回旋的飞斧是一个因素,但是能把那种武器用到这种境界的,斯卡拉还从来没有见过。

  九级和十级的翼魔在张铁面前,眨眼之间就被他屠狗杀鸡一样的清理了干净。

  一个几天前差点就被自己干掉的家伙这个时候还能如此镇定的站在自己面前,一定有所依仗,斯卡拉的心中闪过一丝危险的感觉,但这个感觉眨眼之间就被他自己粉碎了,无论如何,就算几天不见,斯卡拉也不相信张铁能有多大的变化,了不起晋升一级而已,但那又怎么样,十三级的蒂尔席丽斯再加上一个十一级,大不了十二级的张铁,又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如果不是蒂尔席丽斯那个女人的巫毒之术实在是恐怖,让自己有些忌惮,再加上她那诡异的步法,自己早就把她拿下了,也不会等到现在,至于张铁,斯卡拉冷笑一声,他背上的飞斧或许厉害,但想要靠着那点东西对付自己,确还嫩了一点,只是他刚刚从楼上下来那一步的身形实在太快,居然连自己都没看清楚。或许,是自己刚才的精神和注意力大半都集中在蒂尔席丽斯的身上,这才稍微疏忽了一点吧。

  张铁这个家伙素来狡诈危险。他以这样的方式出场,或许就想给自己压力,让他把这个女人救走而已。

  蒂尔席丽斯眼中的那道亮光没有逃过斯卡拉的眼睛,看到蒂尔席丽斯脸上的神色,他更以为双方早就认识,或者有什么亲密的关系,张铁才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想把自己惊走。在雾月之森个,也是张铁先出现这个女人接着就来捣乱,这个时候。这个女人遇到危险,张铁也跳了出来,看来这两个人的关系似乎并不一般。

  这么想着,斯卡拉慢慢的镇定了下来。他看了看张铁。再看了看蒂尔席丽斯,心中反而还有一种可以一次把两个麻烦同时解决的感觉。

  当然,如果张铁此刻知道斯卡拉是怎么想到,一定会忍不住的翻上两个白眼,斯卡拉这样的人太聪明了,但就是因为太聪明,有时候反而会把简单的事情想得太复杂。

  其实张铁只所以下来,只有一个原因。因为张铁觉得在这种时候,正是干掉斯卡拉的最好时机。或许自己此刻一个人与斯卡拉对上的话还不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是如果再加上旁边这个强大的巫毒丹药师,此刻的斯卡拉,在张铁眼中,已经差不多相当于死人了。

  “哈哈哈……”在短暂的意识活动后,斯卡拉笑了起来,并没有因为那些翼魔被张铁干掉有什么大不了的,斯卡拉微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脚步,让三个人再楼顶上站成一个三角形的方位,这样不会让自己处在那种腹背受敌的的困境之中,张铁的飞斧虽然不可能轻易的把他干掉,但其威力也不容小觑,让他不得不防,“看来我今天的运气不错,塞尔内斯之鹰和塞尔内斯之蛇两个人族的英雄人物都被我碰到了,这次不管是把你们两个干掉还是抓住,我得到的奖励都应该不少了!”

  “白痴!”张铁果然对着斯卡拉翻了一个白眼,然后也不看斯卡拉的脸色,而是直接对着蒂尔席丽斯说道,“美女,看在上次我们坐在一张吧台上喝酒的份上,今天就一起把这个杂碎干掉怎么样……”说完这个,张铁就像看一具尸体一样的在斯卡拉的身上打量了一下,特别还在他的腰间和手指戴着的几个戒指上盯了一眼,“我也不占你便宜,这个家伙身上的东西我们平分,你可以先挑!”

  因为干掉了翼魔,张铁心情不错,所以也难得“大方”了一把,而且前些日子收获了两个骑士的东西,让张铁的眼光也不知不觉的高了起来。

  听到张铁这么说,斯卡拉越发觉得张铁是在虚张声势,眼睛微微眯起,嘴角挂起了一丝冷笑,心里杀意更甚,在那天城破的时候,自己就被张铁耍了一次,同样的坑,自己怎么可能跌到第二次。

  “你是塞尔内斯之鹰?”蒂尔席丽斯看着张铁问道。

  “不错!”

  “怎么证明?塞尔内斯之鹰是华族……”

  张铁抓了抓头,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小心,“嗯,那一次差点栽在了塞内尔家族的手里,所以再回到塞尔内斯战区之后我用了变装药剂……”张铁撒了一个小谎,“想要证明的话,其实最简单,一起把这个家伙干掉我想就是最好的证明了!”

  蒂尔席丽斯的眼神一动,点了点头,“好!他右手中指上的那个戒指归我!”

  “没问题!”张铁挥了挥手,大度的说道。

  听着两个人居然当着自己的面把自己当成尸体 ,还一本正经的开始讨论起自己身上战利品的分配来,斯卡拉怒极而笑,“好,就让我来看看你们两个人怎么来要我的命……”

  斯卡拉说完,就主动发起了进攻,冲向张铁,在斯卡拉看来,在这种情况下,先把较弱的一个解决掉是最好的选择,而且张铁隐隐约约让他有点不安,他也想亲自用拳头证明一下自己的判断。

  斯卡拉一动,三个人之见的战团就再次拉开……

  而比起几天前,这个时候再面对着一脸杀意冲过来的斯卡拉。张铁的心中却已经是另外一番感受。

  几天前遇到斯卡拉冲过来的时候,张铁只觉得斯卡拉的身影如电,整个人的身上带着一种无懈可击的强大气势。对他的下一步的动作和出手的时机,自己简直完全无从把握和判断,而这个时候再看斯卡拉,虽然斯卡拉的动作和气势比起几天前来并没有丝毫的减弱,而且因为斯卡拉心中的杀意,他朝着张铁冲过来的时候更加的坚决和果断,但看在张铁此刻的眼中。斯卡拉却已经没有了几天前的那种威胁,斯卡拉的动作,在张铁看来。如果只要一个字来形容的话,那就是——慢!如果用两个字形容那就是——很慢!

  在张铁所拥有的骑士意识的眼里,斯卡拉的动作不仅慢,而且也不再无懈可击。而且因为慢。整个人气势尽失。因为在人的感知之中,不论对方有多强大,但对方的速度在自己眼中慢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那么,那个人也就对你失去了威胁,更谈不上什么气势了。所以,一个胖子为什么在万圣节装鬼都吓不到人,因为他的体型。就让大家可以感知到他的速度,自然吓不到人。

  在一个骑士的眼中现在的斯卡拉是什么样的。那么,在此刻的张铁眼中斯卡拉就是什么样的,曾经犀利恐怖的十四级的战魔,绝对想不到,就在他认为最弱的那个人眼里,他已经沦落成了万圣节晚上打扮成鬼怪的胖子。

  在斯卡拉还离着张铁十多米的时候,十四级战魔的强大战气攻击掠过了张铁的身体,就在斯卡拉以为已经把张铁干掉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战气掠过的只是张铁的一个虚影,而张铁,在战气临身的时候,只是轻轻往旁边跨了一步,就轻松的避让过了自己的第一次的攻击。

  怎么可能?

  斯卡拉差点以为自己眼花,张铁的反应和速度,让斯卡拉都恍惚了一下,那跟着斯卡拉动起来的蒂尔席丽斯也被吓了一跳。

  “太慢了……”张铁对着斯卡拉摇了摇头,脸上带着嘲弄的笑容。

  “死!”斯卡拉一声怒吼,连续两道战气隔空击出,整个人的身体瞬间一扭,避开蒂尔席丽斯从侧面发出的一道犀利的战气攻击,对那个女人发出的任何攻击,斯卡拉不敢掉以轻心,哪怕是战气,对一个巫毒丹药师来说,其战气中,也有可能蕴藏着某种剧毒,完全不能用身体去触碰。

  张铁的身影再次从斯卡拉的两道战气攻击中穿过,就在斯卡拉发现不对的同时,张铁的拳头上的一道战气轰击,就已经飞临斯卡拉的腋下。

  太快了,快到给斯卡拉的反应时间都没有,就只能仓皇的用他自己的拳头连忙封住。而且那道隔空的战气攻击不仅快,它所攻击的地方,正是此刻斯卡拉的身体上的一个破绽,这个破绽,攻其必救,但就算是斯卡拉想救,因为其角度和时机的把握,也让斯卡拉在仓促之间最多能发挥出自己三成的实力来。

  砰的一声,斯卡拉化解了这一击,但整个人,也被这一击震退了三步。

  然后不等斯卡拉反应过来,那如雨点一样的战气轰击就连绵不绝的落在了斯卡拉的身上……

  这一刻,斯卡拉简直已经不是震惊,而是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

  张铁的身形太快,快到斯卡拉以为自己面对的,不是张铁,而是自己的父亲……

  张铁的身形不仅快,那拳法也犀利恐怖到了极点,那每一拳,几乎都是朝着自己身上的破绽和进攻的关键节点上轰击而来,让他不得不狼狈应对……

  张铁那战气轰击的威力或许还没有自己的强大,但也非常的难缠,斯卡拉虽然每次都可以把张铁的战气轰击击溃,但只要那战气离体一近,就算粉碎了张铁的战气攻击,那战气当中的一股奇异的破坏力,还是会向斯卡拉的身体方向侵袭过来,一次两次还没觉得有什么,次数一多了,斯卡拉的皮肤上都感觉到一种焦灼的,像被烧红的针刺到身上的那种疼痛感——铁血战气,斯卡拉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在整个布莱克森人族走廊。只有大名鼎鼎的铁血战气才会有着这种强大的侵蚀能力。

  这种感觉很难受,但让斯卡拉更难受,难受得几乎想要吐血的。是因为斯卡拉发现,在张铁开始攻击之后,自己一下子就完全成为被动挨打的那个人。他的攻击的威力比张铁强,但他的速度没有张铁快,他的攻击打不到张铁,但张铁的攻击却可以击中他。

  开始的时候,斯卡拉还能还击两次。慢慢的,斯卡拉发现自己想要还击都变得困难起来。他对张铁的每一次攻击,都像是一个莽汉搬着一块巨石去砸苍蝇一样。要是能砸到,固然可以瞬间就让张铁粉身碎骨,但问题是,能砸到吗?楼顶被斯卡拉威力强大的战技弄得一片狼藉。就像要被拆迁一样。而张铁却一根汗毛丢没掉下来。

  怎么会这样?张铁的速度为什么会这么快?张铁为什么可以发现自己行动和招式间的破绽?他的拳法和战技,也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这样的速度,这样的能力,这样的战技,根本不应该出现在几天前差点被自己干掉的张铁身上,这几天的时间,在张铁身上发生了什么?

  这个时候。斯卡拉想到了塞尔内斯平原上那些被动作灵巧的野狼撕碎的一种叫土牛的动物。土牛虽然力大无穷,角也很锋利。但是因为它的速度太慢,身体没有野狼灵活,所以这种动物常常会成为那些野狼的美食。

  自己成了土牛,张铁成了野狼,蒂尔席丽斯依然是那条恐怖的毒蛇,在发现了张铁拥有困住和撕咬自己的能力之后,蒂尔席丽斯的步伐更加飘忽的游走在自己也张铁战斗的边缘,攻击的频率变少了,但却更具威胁,而且慢慢的,随着两个人配合得越来越默契,斯卡拉的压力陡然增大,眨眼之间就陷入到绝境之中……

  这个时候,不是问为什么的时候,而是要考虑怎么活下去……

  一道战气的光华从斯卡拉的身上冲了出来,瞬间冲出几十米高,那光华中, 显现出一只浑身燃烧着烈焰的魔豹的形象……

  这是张铁第一次看到斯卡拉的战气图腾,对所有十级以上的修炼者来说,不是每个人都拥有战气图腾,许多人的图腾就是“白板图腾”,但斯卡拉的身份,显然是可以拥有战气图腾的那一类人。

  “这个家伙坚持不住了,他在召救兵,在他的救兵到来之前,抓紧干掉他……”张铁大叫了一声,拳风陡烈……

  两分钟之后,斯卡拉大叫一声,拼着硬挨了张铁一拳的代价,整个人的身体横飞而出,就从购物中心的楼顶上跳下。

  张铁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斯卡拉从自己的眼皮底下逃走。

  背上的九把飞斧瞬间就从张铁的手上抛出,如巨网一样的罩向斯卡拉,飞斧飞旋之声大作,宛如雷鸣……

  强自压住住自己脏腑的震荡,斯卡拉几拳就把张铁投掷出的飞斧扫荡开来,那飞斧非常的讨厌,想杀他不可能,但每一把飞斧,都似乎算准了他要经过的路线一样,挡在他的前面,那斧头上的力量,也绝对要他认真对待。

  刚刚扫落完飞斧,斯卡拉突然觉得右腿小退一麻,然后瞬间身体奇寒如冰,一根无声无息牛毛一样的细针就在他扫开那些飞斧的时候,已经贴着地面,从他小退的护甲的缝隙中钻了进来。

  是那个女人……

  斯卡拉看了蒂尔席丽斯一眼,发现那个女人看着自己,脸上带着一丝嘲弄的冷意。

  追杀了这个女人这么多天,斯卡拉一直到现在才知道那个女人原来还会释放暗器,而且是这样的无声无息,根本不知道何时释放的,让人防不胜防。如果是自己单独和这个女人较量,这个女人的暗器根本不可能伤到自己,可此时……

  斯卡拉突然想到,张铁第一次抛出飞斧的时候那飞斧的声音似乎完全是无声的,刚刚那飞斧的声势那么大,难道是故意混淆自己的判断力……

  一个巫毒丹药师的暗器?完了,这个死女人……

  斯卡拉双眼瞬间通红,就朝着蒂尔席丽斯扑去,“我杀了你……”

  他的身体想动,但全身的战气却陡然一乱,就像被冰冻住,让他的身体也在那十分之一秒的时间内微微一滞。

  就这么一点时间,一点破绽,对此刻的张铁来说,已经够了,而且在张铁的眼里,斯卡拉的脸色几乎瞬间就变成了暗绿色,整个人的气息也一乱。

  “死!”

  七道铁血神拳的战气瞬间就震碎了斯卡拉的盔甲,轰入到了斯卡拉的身上。

  斯卡拉口中鲜血狂喷,张铁的双手抓过一把飞旋而回的飞斧,整个人的身形如流光一样的越过斯卡拉……

  张铁的速度太快,力量太猛,以至于他越过斯卡拉之后,一直在二十米之外,用斧刃划地,在那钢筋混凝土的地上拖出了一条长长的壕沟之后,才停了下来……

  一切瞬间停止……

  张铁回头像斯卡拉看去,斯卡拉也看向张铁,斯卡拉的嘴唇动了动,似乎在问为什么,但终于没有问出来,而是从头到躯干,整个人的身体一下子断成了三截,一下子散落在了地上。

  干掉了斯卡拉?终于干掉了斯卡拉?张铁微微楞了一下,一直到此刻,似乎都有些不相信自己居然亲手把斯卡拉干掉了……

  一道流星一样的光影从远处飞来,已经跃过了摩格城南边的城墙,离这里不到三公里,看到那道光影,张铁脸色一变,瞬间收回飞斧,冲到斯卡拉的身边,眨眼的功夫把斯卡拉手上的戒指和身上的东西扒了下来,对着那个女人叫了一声,“快走,魔族的骑士到了!”

  那个女人看着张铁,眉头微微皱了皱,然后脸色一红,一丝血迹从口中流出,似乎一口气终于泄了下来,然后整个人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我靠!

  张铁冲到那个女人的身边,二话不说,抱起那个女人就跑……(未完待续。。)u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