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4 第十四章 意外人物

  要不要继续跟着塞内尔家族寻找机会还是等自己实力够了直接过来把赛内尔家族连根拔起?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身外化身有很多的好处和方便,也有不方便的地方。

  在身外化身的过程中,自己的本尊会处在一种类似龟息和某些动物冬眠一样的神奇状态之中,在这种状态中,自己本尊的身体不能动,就像在睡觉一样,一两个月不吃不喝都没有问题,唯一的麻烦是,在这种状态下,自然也无法修炼。

  耐心可以换来机会,但同时也会消耗大量的时间成本。

  十多天的时间,如果要用来修炼,已经可以做很多事情,让自己的能力可以再次提高了。这个时间,如果用来修炼大荒无尽藏真言,那么万灵塔第四层的真言积累数量已经可以达到60万遍以上,打开第四层万灵塔的工作,差不多就完成了一半。而用这点时间来点燃明点,那么,在无漏果的作用下,自己最少可以点燃两个明点,距离十二级的大战师又更进一步。

  小树上刚刚获得的那颗翼魔的本源之果还没有下肚,从斯卡拉身上获得的那本来自太夏血魂寺的秘籍《摄魂禁断大术》还没有修炼,如果换个目标,比如说自己把目标集中在那些铁甲魔身上的话,这些日子,说不定自己已经找到机会,干掉大把的九级铁甲魔,把另外一颗铁甲魔的本源之果都弄到了。

  这个问题让张铁重新缩回到那个小洞里纠结了起来,要是一直这样下去,他恐怕就算等到魔化傀儡军团把整个布莱克森人族走廊占领后都不一定能找到机会,那要多长时间,一年?还是两年?

  正在张铁思考着这个问题的时候,辎重车旁边的两个稍微小一些的声音传来,说话的是塞内尔家族的两个家族武士,负责押送辎重车。

  “过了斯坦赛城,前面就应该是塞班共和国的首都迪里波里了吧?”

  “不错,过了斯坦赛,再渡过前面的涅康河,我们就到塞班共和国的首都了!”

  “可惜,从前锋军团传来的消息看来,迪里波里现在的情况估计也和斯坦赛城差不多,整个塞班共和国能抵抗的力量,都退缩到了诺曼帝国,不断南撤,基本就没有敢挡在我们大军前面的!”

  “呵……呵……这不正好吗,我们只要追着他们打就好了,看他们能跑到哪里去?”

  “不过这也挺无聊的,没有征服感,我们好久都没有收获什么战利品了,也没看到那些新鲜漂亮的女人了……”说到这里,这个声音吸了吸口水,“真是怀念在公国的那些日子!”

  “只要我们的速度够快,我就不相信,这片大陆上的所有人都能跑掉,因为魔灾,诺曼帝国的人到此刻都没有完全撤完!”

  “所以我们一定要拿下诺曼帝国,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获得兵源,食物,漂亮的女人,还有大把大把的财富!”

  “嘿嘿嘿……”

  听了这些话,张铁一下子下定了决心,在魔族军团打到诺曼帝国之前,如果自己还是找不到下手的机会,那就先离开塞内尔家族,先找个地方吃果果提升实力再说,千万别在塞内尔家族这一颗树上吊死,反正等自己实力提高了,以后有的是收拾塞内尔家族的机会。

  这次的行动就算失败也没什么,因为老天不可能永远让一个人顺风顺水不经历一点挫折。

  这么想着,张铁就下定了决心,这决心一下,张铁整个人就轻松起来,安心的趴在牛车顶部木质横梁的小洞里,看着外面的大雨发着呆。

  在那虫子的视角中,这下雨的场景与人比起来决然不同,就如同此刻,这天上下的,已经不是雨,而是水弹,每个水弹都有自己的脑袋大,密密麻麻的落下来,砸在地上,像炮弹一样,砸出一个个的土坑,那些细碎的尘土和沙砾飞扬起来,又落下,飞扬起来,又落下,不一会儿的功夫,脚下的地貌就改变了,大地变成海洋,无数的河流与湖泊就诞生了,那些野外的植物和小草在那漫天的水弹的洗礼下,变得充满了韵律和节奏感,树叶在抖动着,小草在抖动着,似乎在用一种奇特的方式在与这个世界在交流着……这眼前的一切,构成一幅难以言说的奇景,把张铁带入到一种奇异的意境之中。

  这样的景象,作为人,又怎么可能看得到。

  不说那外面的大雨,就连此刻张铁安的家,也别有新意,那是在一辆辎重车顶部的一个结部件中,既隐蔽,又安全,还可以防雨,只要不是有人爬到车顶上来把车顶拆下来检查,基本不可能发现这么一个小洞,这个小洞,也就是张铁的临时居所。住在这个小洞里的这几天,竟然让张铁想起了他在野狼山谷的那个树屋,

  如果没有魔化傀儡,没有战争,这几天的行程对张铁来说完全可以算得上是一场难忘的旅行,以人的视角旅行和以一只甲虫的视角旅行,哪怕走的是同一条路线,对后者来说,其经历的,简直就像来到另外一个世界一样,什么东西都充满了新鲜。

  这就是生命的奇妙。

  在每一个生命的眼中,哪怕是一只虫子,这个世界,也是那样的精彩,充满了无限的可能与生机。

  谁又有权利去剥夺另外一个生命感受这个世界精彩与新鲜的权利呢?

  ……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辎重车停了下来,接着车子抖动了一下,有人跳上车来,掀开了车上的防水油布,开始冒着雨把车里的那些东西搬下去,外面也开始嘈杂起来。

  这是大军要开始扎营了。

  那些毫无感觉的魔化傀儡们只要扎堆挤在一起就可以过夜,一路上看到什么就可以吃什么,而对统领着这些魔化傀儡军团的三眼会家族成员与他们手下的那些走狗来说,要扎营的话,起码的营帐这些东西还是要扎起来的,他们吃的那些东西当然也不能像那些魔化傀儡一样百无禁忌,普通的三眼会家族成员的手下在行军期间至少要吃一点行军干粮,而像巴蒂,休尔斯还有昆廷长老这样的人,哪怕在行军的时候,各方面依然保持着较高的水准,无论吃的喝的还是住的都非常的讲究。

  张铁曾经想过要给赛内尔家族的那几个杂碎下毒,因为这对他此刻来说是最方便的,但后来发现,包括柯泽,昆廷等几个人主要人物在内,他们平时所吃的食物,都非常的讲究,除了在端上来给他们吃之前会有专门的人试吃和识毒以外,他们的餐具,包括喝水喝酒用的酒杯和器皿,还有用餐时使用的刀叉,居然都有着识别有毒物质的能力,这让张铁随身带着的几种毒药也没有了用武之地。

  等外面的嘈杂声小了下来,雨也差不多停了,看到天色将黑,张铁也就从辎重车上面的那个“临时住所”钻了出来,弹出背上的翅膀,开始“巡视”起周围的环境来。

  和以往一样,辎重车被放在了那一片帐篷营地的后方不起眼的地方,在那片临时营地与密密麻麻的魔化傀儡之间,还竖起了一片栅栏,巴蒂,休尔斯的帐篷依旧紧紧的围绕在昆廷长老的帐篷两边,柯泽住在主帐之中,也挨着他们,张铁飞出来的时候,刚刚看到那两个家伙和昆廷长老一起走进主帐,和他们一起走进去的,还有控制着中部军团的另外一个三眼会家族亚瑟家族的一名联络官。

  亚瑟家族来源于北方沦陷区第一批沦陷的17个人族国家的维罗夫联邦,这个家族,在近一百年中,出过三个联邦总统,整个家族还控制着维罗夫联邦最大的军工联合体,是维罗夫联邦的豪门,而谁又能想得到,就这样一个家族,会是三眼会家族呢,魔族军团之所以能快速的拿下维罗夫联邦,和亚瑟家族在维罗夫联邦的搅风搅雨是分不开的,亚瑟家族的底蕴要比赛内尔家族深厚很多,张铁上次干掉的那个骑士,也就是亚瑟家族的供奉骑士,在那个供奉骑士“消失”之后,亚瑟家族又调来了一个骑士,这个骑士是亚瑟家族的家族骑士,也是张铁上次在摩格城干掉斯卡拉之后看到的那个人。

  既然亚瑟家族的联络官在,那么,帐篷里商量的事情肯定是明天的进军的线路问题,这样的事情,张铁已经悄悄的去听过几次墙角,发现听到的东西都没有多少价值,反而还会让自己有可能暴露,所以此刻,张铁也就懒得再过去了。

  扎营的地方就在斯坦赛城的南边,远处似乎有一条河,耳朵之中可以听得见水声,张铁心中一动,就朝着那条河飞了过去。

  那是一条大河,河面有两百多米宽,河水湍急,因为下雨的关系,岸边的河水稍微有点浑浊,那河里原本似乎有一座铁桥,但那铁桥已经被人完全破坏,除了裸露在河两岸的两处残缺的桥墩之外,河面上已经看不到任何东西,一切空空如也。

  取代那铁桥的,是此刻横跨河面的十多架铁索桥,铁索桥上铺着由铁线串联起来的一块块木板,或许对普通人来说要在这么宽的河面上架一座铁索桥会很困难,但对拥有骑士的军团来说,架设铁索桥却非常的简单。那铁索桥或许无法通过装甲车之类的重型装备,但是通过普通的车马却一点问题都没有。

  看到那结实的铁索桥,张铁想在过河时候找机会动手的想法也就断了。

  难道自己真的找不到机会,想要铲除塞内尔家族真的只能期待将来了吗?

  张铁有些郁闷的想着,在绕着河边飞了一圈之后,就重新往营地飞去。

  那个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这个世界上,也往往会有一些出乎你意料,让你想象不到的事情。

  还没有飞到营地,张铁就听到那片营地里传来一个包涵着无尽霸气的雷鸣般的声音,“塞内尔家族家主柯泽是谁?”

  这个声音一听在张铁的耳中,张铁就愣住了,因为这个声音让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而且这个声音一出现在张铁的耳边,一张严肃威严的面孔就隐隐的在张铁的脑海之中浮现出来……

  怀远堂,穆雷长老……

  张铁的身子一抖,差点从空中掉下来,怎么会是他?

  在稍微镇定了一点心神之后,张铁连忙就向着他刚刚离开的那片营地冲了过去……R1152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