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26 第二十六章 离塔

  进阶骑士,并没有让张铁在时间之塔的修炼发生什么改变,成为骑士,从某种意义上对张铁来说只是让他从一口深深的井中跳了出来,更加清晰的看清了外面的世界,井口的那一片天空,并不是整个世界,那只是一扇窗户,这个世界比他在井中想象得要大得多,那井口也不是最高的地方,那只是井底到地面的距离,那地面,有一个名字,叫做黑铁时代,能用双脚稳稳站在这个时代之上的,就是爬出井口的那些人,那些人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骑士!黑铁骑士!这是这个时代真正能够掌握自己命运的人,也是能够掌握许许多多还在井中的那些人的命运的人。

  但那只是开始,黑铁骑士是站在井口外面地面上的人,在那个高度,让他们可以理所当然的俯视着井中的所有生物,俯视着所有还在努力往上跳,努力向井口攀爬着的那些人。但对已经站在井口那块地面上的黑铁骑士来说,那个高度,除了可以用来俯视以外,在他们站在那地面之上看向远处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能眺望到更远处的高峰,那高峰,不止一座,让人只能仰视,每一座高峰都代表着千百万年之前出现在过这片大地之上的一个个文明时代的力量的巅峰,最高的高峰深入云端,刺破苍穹,深入到众神于那片神秘的星空之中建立的神国之中。

  张铁没有俯视,也没有仰视,他选择平视——在眺望了一眼远处的某一座山峰之后,爬出井口的他慢慢的调整着呼吸,慢慢的站直了身体,然后坚定的,一步步的,向着他所看到的一座山峰走去,比起从井口爬山来的这段距离,下面的路程,更是一段漫长而艰难的征途。

  骑士之下的等级实力以点燃明点的多少来划分,但在骑士之上,想要进阶,那每一座高峰,代表的都是一个新的元素与领域的脉轮的凝聚,要凝聚一个新的脉轮,其过程之复杂艰难,更是点燃全身明点的百倍之上,许多的黑铁骑士,哪怕活了几百岁,一辈子也就困在这个阶位上,没有凝结出第二个脉轮,无法再进一步。

  ……

  五年的时间眨眼间就过去了……

  有一天,张铁一觉醒来,发现那封闭了十五年的空间之中,一下子多了一个出口,那是自己十五年前进来的入口,那水晶墙壁上的符文,也不再像光一样的流动,而是停止了下来。

  张铁眨了眨眼睛,再眨了眨眼睛,然后从水晶床上爬起,拍拍屁股,就朝着房间的那道门口走去。

  穿过那道能量膜,走出这个房间的时候,张铁想到了什么,然后突然毫无征兆的一拳打在房间的墙壁上,房间内就像炸响了一个闷雷,整个房间都震动了一下,水晶墙壁内的符文放出剧烈的光华,把张铁拳头上传来的可怕的力量和破坏力化解,半响才沉寂了下来。

  张铁看了看,打了个哈欠,伸了一个懒腰,就重新走入那条万花筒一样的水晶过道中。

  来到时间之塔那道几十米高的水晶之门的门口,张铁伸出一只手,轻轻一推,那门就打开了。

  张铁走出了水晶之塔,身后的水晶之门自动关上,下一次开启,那就要等到六十年之后了。

  ……

  这个空间的什么都没有变,还是十五年前……不,还是两周之前的样子,张铁站在时间之塔的入口处,看着那远处的山脉,看着空间顶部发出的那红色的光,感觉自己又回到了真实的世界之中,张铁的心慢慢的活络了起来,像发芽的种子和破茧而出的蝴蝶,再次面对着这个真实而鲜活的世界。

  一丝久违的笑容出现在张铁的脸上。

  曾经自己一睡三年,彷如一日,而今天自己过了十五年,这外面只是过了十五天,这世间还真是奇妙。

  心中激动,张铁直接就扯着嗓子大声唱起了一首歌,那洪亮的歌声,带着一股奇怪的华族的特有古语的腔调,奔放热烈,就如同张铁此刻的心情,直接在整个地下空间响起,那空间巨大的回声作用,就像一个大剧场,直接把张铁的歌声往四面八方传递开来……

  ……

  地海之中,在这个空间中憋了一肚子火的那个魔族骑士此刻正在和海中一头巨大的水怪在较量着。

  这两周,这个空间内陆地上大一点的动物都被这个魔族骑士杀了个精光,在陆上杀无可杀之后,魔族骑士又把战场转移到了海中,然后就在三天前,他在海中遇到了这么一个大家伙。

  这个大家伙是一条五十多米长的体型狭长的怪鱼,浑身披着厚厚的鳞甲,鼓着一对冰蓝色的眼珠,牙齿锋利,杀气腾腾,其吐出来的水箭可以射到千米之外,洞穿金石,其本身的鳞甲也有着超强的防护能力,普通的打击根本奈何不了它,而且这水怪在水中的速度还迅捷无比,狡猾非常,那魔族骑士在水中都追不上它,一旦与魔族的骑士交锋失利,它马上就逃到水下,钻到它那狭窄的洞中,同时在水中释放出剧烈的毒素,让魔族骑士无可奈何。

  与这个大家伙断断续续的纠缠了三天,那个魔族骑士都没有把这条水怪拿下。

  开始的时候,魔族骑士只是想拿这条水怪出气,而等那个魔族骑士发现这条水怪非常难缠,而且可以释放出一种连护体战气都能腐蚀的剧毒物质之后,那个魔族骑士心中已经有了其他的想法。

  这样的魔兽,不知道在地下生活了多少年,等级非常高,其本身的血肉通常会含有非常高的气血能量,是从来不挑食的魔族骑士的大补之物,而它身体中的毒囊或毒腺,对魔帅大人来说更是珍贵,这个魔族的骑士已经下定决心要把这个水中的魔兽干掉。

  在总结了前两天的经验之后,这个魔族骑士今天已经准备了一套战术,如果顺利的话,这个水怪今天应该再难以逃出去了。

  眼看那个水怪今天吐出的水箭已经超过了一百多支,那水箭的速度和威力正慢下来,同时也预示着那个水怪的体力在逐步耗尽,逃跑的时候速度必然要慢下来,魔族的骑士心中暗喜,然后就在这时,一阵歌声传了过来……

  “大雁雁回来又开了春,

  妹妹我心里想起个人。

  山坡坡草草黄又绿,

  又一年妹妹我在等你……”

  那歌声传来,正在与魔族骑士纠缠着的那条水怪浑身一抖,似乎非常的恐惧,想都不想就一头重新扎入到水下,如丧家之犬一样拼命的往自己的老巢逃去,连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速度快如闪电……

  魔族骑士也呆住了,他没有什么艺术细胞,自然分辨不出这首歌声的好坏,他只听得懂这歌声唱的是魔族死敌华族人特有的华语,而且这歌声中包含着一股巨大的力量,如打雷一样,从这个地下空间高出的穹顶上反射了下来,更让他一惊的,是这个空间里居然还有人,那个人居然还有心情在唱歌?

  魔族骑士第一时间就想起了他两周前追杀的那个人,魔族骑士双眼厉色一闪,整个人的身形如流星一样,直接往歌声传来的地方飞去。

  “牵牛花开花在夜里,

   哥哥我有个小秘密。

  日头头升起来照大地,

   看得清我也看得请你。”

  那歌声就是最好的导航,魔族骑士飞行在空中,越听越惊讶,因为那歌声的来源,居然就是时间之塔的方向。

  ……

  张铁唱着歌,坦然的看着远方的天空中,那个魔族骑士的身影如流星一样的朝着这里飞来。

  “大雁雁南飞秋声声凄,

  慌了责任田你富了自留地。

  白花花的大腿水灵灵的逼,

  这么好的地方留就不住你。

  哎呀……呦……哎呀……呦,

  留呀么留不住你……”

  一曲奔放的华族古歌《信天游》唱完,张铁满足的在歌声的最后发挥提高了五个八度,以饱满热烈的情绪和一个漂亮的高音花腔把那一首歌来了个完美的结尾。

  “你”字余音刚落,那魔族骑士也刚刚飞到了时间之塔面前,在真正看到张铁好生生的站在那时间之塔面前的时候,那个魔族骑士的震惊完全写在了脸上。

  魔族骑士凝立在空中停了下来,比张铁的位置高出二十多米,居高临下的看着张铁,眼中闪动着残忍的红光,还有一丝惊诧。

  “有幸作为我美妙歌声的第一个听众,你应该来一点掌声嘛!”张铁用调侃的语气轻松的说到。

  那个魔族骑士没有听出张铁话中的那份嘲弄,而是飞快的看了一眼周围,在发现周围没有任何异状,而且自己面前的张铁根本无路可逃之后,魔族骑士狞笑了起来,“这一次,我看你还往哪里逃?”

  张铁平静的看着那个魔族骑士,笑了笑,“嗯,这个时候,这句话应该是我的台词才对。”

  那个魔族骑士没有理会张铁,更怕张铁有什么手段,也不多说,而是刹那间就出现在张铁面前,一拳就向着张铁的脑袋打过来……

  追杀张铁被水冲到这里,遇到时间之塔没有想到却被一只虫子搅黄了,那个魔族骑士的心中,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再次看到张铁,那个魔族骑士觉得不亲手把张铁虐得死去活来,根本无法化解他心中的怒火。

  那个魔族骑士已经想好了,这一次,他要让张铁醒着看着自己把他身上的血肉和四肢一点点的撕下来…

  魔族骑士那堪称恐怖的一拳没有打到张铁的脑袋上,而是被张铁的一只手掌挡住了,打到了张铁的手掌的掌心之中,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张铁的手纹丝不动,骑士的拳头却再难寸进。

  然后还没等那个魔族骑士反应过来,张铁一脚踹出,踢到了魔族骑士的小腹上,魔族骑士就像被射出的炮弹一下,倒飞出百米之外,撞倒几颗大树才落了下来。

  张铁的身体慢慢的从地上飘了起来,整个人的身体凝立在虚空之中,站定,看着魔族骑士的眼神慢慢变冷,一股强大的气息出现在张铁身上……

  刚刚那一拳几乎就让他的护体战气崩溃的那个魔族骑士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轰……”张铁朝着骑士飞了过来,因为速度太快,那身体在空气中都摩擦出剧烈的爆音。

  “不可能……”魔族骑士怒吼了起来,整个人不退反进,整个人像炮弹一样的再次朝着张铁冲去。

  骑士之间剧烈的碰撞就在空中开始……

  ……R1152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