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2 第二章 误会

  所谓的镇国骑士,也就是相当于国家级别的供奉骑士,只不过供奉骑士效力的是那种还未建立国家的家族,而镇国骑士,效力的都是国家或者是皇室。像赛内尔家族那样,如果将来魔族彻底占领了布莱克森人族走廊论功行赏,赛内尔家族可以控制一个国家的话,那么,那个曾经为他们家族效劳的供奉骑士也就有可能成为镇国骑士,当然,也有可能成为一名军团长。

  任何一个骑士,在布莱克森人族走廊,如果要任职的话,基本都是军团长级别起步,但在布莱克森人族走廊的很多国家,其国家所拥有的军队数量和都在三四十万人以下,国家没有实力组建和养得起军团,这样的国家,如果能拉拢到一个骑士为其效力的话,因为这个骑士无法出任军团长这样的职位,所以,这样的骑士也就成了所谓的镇国骑士。

  镇国骑士是一个相当于终身元帅一样的荣誉称号,更是一个国家的最高战力,拥有镇国骑士的国家,实力比起那些没有骑士的要强很多,但比起能组建军团的国家则又要弱一些,这些国家是站在布莱克森人族走廊中游的力量,也是最多的力量。

  塞班共和国就是这样的国家,雷姆兰帝国也是这样的国家,只是塞班共和国的镇国骑士牺牲在了摩格城外,而雷姆兰帝国的镇国骑士却挡在了张铁面前。

  而还有一些国家和势力,拥有几十万的军队,但却无法吸引到骑士为其效力,这样的国家数量则是布莱克森人族走廊最多的,整个布莱克森人族走廊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国家,都是这样的国家,像曾经的安达曼城邦联盟,现在的自由商业联盟,十字星商业联盟,荷恩共和国,铁达尼克公国,还有哪个奇葩的神圣金兰花帝国等等,这些国家,都是没有骑士守护的国家。

  像诺曼帝国和晋云国这样可以组建军团级别的国家,在整个布莱克森人族走廊,都属属于站在第一序列的强国。特别是像晋云国这样的华族国家,几个华族豪门都能拉得出骑士来的,其骑士级的高端战力的数量更是冠绝整个布莱克森人族走廊。晋云国的强大,也就是这个时代华族强大的一个缩影。

  张铁没想到雷姆兰帝国的镇国骑士会挡在自己的面前。

  刚刚那个骑士的一剑,显示出那个骑士不弱的实力,在所有骑士级以下的人眼中,那样的一剑,可以在两百米外就让人灰飞烟灭,可谓强大无比,让人敬畏,而在张铁眼中,也只是不弱而已,那个骑士的实力比起刚刚被他干掉的那个魔族骑士,似乎还要差上那么一点。

  进阶骑士之后,张铁的眼光也一下子拔高到了骑士的水准,不知不觉,就开始用骑士的眼光和心态来看待一切。

  在那每秒差不多200米的急速飞行中,看到剑气从自己的前面横空扫过,张铁刹那之间就停了下来,在极动和极静之间瞬间转换,动静自如,如行云流水一样。

  看到停下来的样子,那个阻挡在张铁前面叫迦雷的骑士眉头跳了跳,一颗心也瞬间沉了下来……

  张铁此刻所显露出的那年轻至极的外貌,更让那个叫迦雷的骑士心中警觉。

  此刻张铁的样子,也就是他本来的真实面貌,在与张铁熟悉的那些人中,经常能见到张铁,似乎没有感觉出张铁外貌的特别,因为张铁看起来也就是黑炎城时候的那个样子,除了体型有些变化,长高了一点,变得更加强壮精悍之外,他的外貌,似乎就完全没有变过,就是十六七岁的模样,带着青春年少的气息,似乎半点也不见变老的样子,而在迦雷这种第一次看到张铁的人的眼中,张铁的样子,则堪称“妖异”,十六七岁的骑士,怎么可能?

  也因此,迦雷更加确定这个身份不明的骑士在故意把自己的真实面貌隐藏了起来,这样的一个骑士,隐藏着自己的面貌,把自己装扮成华族,已经用心险恶,千里奔袭雷姆兰王国的首都,想要干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这样的一个强大恐怖的骑士,如果任由他冲到雷姆兰帝国的首都,那将是一场真正的灾难。

  在圣战之中,敌方骑士千里奔袭,毁城灭国的事情可不是没有发生过,这也是骑士的恐怖之处,除了骑士,几乎没有任何可以阻挡住骑士的力量。

  就在此刻,雷姆兰帝国首都圣曼尔城的皇室,已经启动了避难程序,所有的皇室成员都在紧急疏散中……

  ……

  “你要干什么?”自己正在赶路,莫名其妙的被人用强势的姿态拦住了,张铁当然有理由不高兴,说话的声音也沉了下来。

  “雷姆兰帝国虽然只是一个小国,但阁下想要血洗雷姆兰帝国的首都伯坦城,除非能踩着我的尸体过去,除非我死了,整个雷姆兰王国,都在我的守护之下……”迦雷肃穆的说道,把手上的长剑一横,身上青色的战气狼烟一下子从冲天而起。

  随着迦雷骑士身上的战气狼烟冲出,在他身后数里之外的那些大大小小的战争飞艇就像收到了信号一样,开始改变着阵型,那阻挡住张铁的巨网阵,慢慢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球形阵,在飞艇部队呆过不短时间的张铁自然清楚那飞艇部队改变阵型是什么意思,这是飞艇部队要在空中抱团死战的标志,那大大小小的战争部队用球形阵在空中对上一个骑士,这悲壮的气息一下子就扑面而来。

  说实话,如果这个叫迦雷的骑士此刻来上一句“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的劫道黑话张铁都不会有太大的意外,但偏偏,这个骑士说自己想要血洗雷姆兰帝国的首都伯坦城,这让张铁一下子目瞪口呆哭笑不得,这是哪儿跟哪儿啊,自己只是在赶路,怎么莫名其妙的就有这种事情栽赃到自己的脑袋上?

  既然是误会,张铁心中的那一丝不快也就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迦雷骑士,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只是在赶路而已?”张铁平静的说道。

  “哈哈哈……”那个叫迦雷的骑士大笑了起来,然后用愤怒的眼神看着张铁,“赶路?这可是我听过最好笑的借口,你身为骑士强者,为何还要说出这样可笑的话语来,真当雷姆兰帝国没有一个能够阻挡你的人吗?你在两个小时前穿过卡雷山脉,越过巴林城然后强行奔袭千里一路向伯坦城飞来,气势汹汹,这叫赶路么?伯坦城之后两千里之内就是圣母湖,再也没有其他的人族城市,阁下可千万不要说你可以一口气飞过三千公里就为了赶路啊?整个布莱克森人族走廊,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可以一口气飞越2000公里以上的骑士?两个小时不到就跨越千里,以这样的速度朝伯坦城飞来,不是强袭是什么?”

  迦雷的话张铁心中一震,一下子发现了问题所在——这个……这个……骑士难道不都是可以飞吗?自己也没有觉得用飞行的办法赶路有什么问题啊,轻松得很,怎么在迦雷的口中,这骑士飞越千把公里的距离好像非常的了不起一样,自己一路用正常的速度飞来,在别人的眼中,就成了气势汹汹?就成了目标直指伯坦城的强袭血洗?

  难道……难道其他的骑士虽然也可以飞行,但却没有这样的飞行能力?伯坦城是布莱克森人族走廊南方最靠卡雷山脉的重要空中交通枢纽之一,所以自己朝着伯坦城一路飞来,才被人误会?才会有雷姆兰帝国的镇国骑士率领着那些飞艇部队兴师动众的堵在自己面前?

  张铁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一个非常低级的错误,刚刚进阶骑士,他以为骑士都这样,因为都可以飞行,所以理所当然的想飞到哪里就飞到哪里,他自己能这样,就理所当然的认为所有骑士都这样。

  张铁差点忘了,自己修炼的,可是大帝级的秘籍,这个世间从来没有人修炼过的《无间鹏王经》。

  这个世间,大帝级的秘籍总共也只有两本,《轩辕神变经》是太夏华族轩辕大帝一族修炼的,那修炼《轩辕神变经》的可能不止一个人,而《无间鹏王经》可是到现在为止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修炼到十一级以后。

  这次回怀远堂,要和怀远堂的长老们摊牌,自己进阶成为骑士的事情,根本瞒不住,而且这也是自己重回怀远堂的底气,既然瞒不住,那张铁也就坦然面对,但让别人知道自己晋升为骑士一回事,要是暴露了自己修炼的《无间鹏王经》,那可真要引起滔天巨浪了。

  霎时间,各种各样的念头在张铁的脑海之中闪过,要不想成为众矢之的,那自己飞回怀远堂的想法,看来是要泡汤了,自己真要如此一路嚣张穿越上万公里的飞回去,恐怖以后下半辈子都难得安生了。

  看到张铁不说话,叫迦雷的那个骑士越发肯定自己说的没错,他看着张铁那张年轻得过分的脸,冷笑着,“既然都是一战,阁下又何妨把自己的本来面目露出来让我看看,听说三眼会中也有几个强大的骑士,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再藏头露尾可就有损骑士强者的尊严了,把自己装成一个少年,也亏你想得出来。”

  张铁有些无奈的揉着脸,自己假装别人,从来没有人能识破,这露出一回真面目,反而有人不信了,这一切,还真是充满了戏剧性。

  张铁叹了一口气,平静的看着雷姆兰帝国的镇国骑士,“迦雷骑士,阁下大概是误会了,我叫张铁,这就是我的本来面目,我是晋云国怀远堂的人,这次来伯坦城,也是想在伯坦城乘坐飞艇回怀远堂!”

  听张铁这么一说,轮到那个叫迦雷的骑士呆住了,张铁对他说的这话,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只是瞬间,迦雷就反应了过来,他哈哈大笑,“晋云国怀远堂有你这么年轻的长老么?你说你是人族的骑士,能把你的骑士晶牌拿出来让我看一眼么?”

  “什么骑士晶牌?”张铁有些莫名其妙。

  “装得真像!”迦雷骑士冷笑,“既然是怀远堂的骑士,你不会告诉我你还没有上过光明之山吧?”

  刚刚晋升骑士的张铁对骑士的世界完全一无所知,根本不知道这个迦雷所说的光明之山与骑士晶牌到底是什么。

   “我刚刚晋升为骑士,正要赶回家族,还不是怀远堂的长老,也没有什么骑士晶牌!”

  张铁那镇定的气势,还有平静的语气,一下子就让迦雷狐疑了起来……

  如果张铁真是三眼会或者魔族那边的骑士,要突袭伯坦城的话,那么他此刻应该速战速决才对,根本不会和自己在这里坦然的说这么多的话,因为时间拖得越久,对他越不利,越有可能被后面赶到的人族骑士包围在伯坦城之中,自己和他说这么多话,也是想尽量拖延一下时间,只要能再拖上几个小时,自己的一个朋友,也就要到了。

  想到自己赶来的那个朋友,迦雷骑士用一种老辣的眼光盯着张铁,突然说道,“既然你要到伯坦城,那么,不介意我们用飞艇送你一程吗,用华族的话来说,也让雷姆兰帝国尽一下主人的礼仪?”

  张铁微微一笑,已经猜到了迦雷的用意,既然不是敌人,那么乘着这个机会,他也刚好有些问题想跟这个人族骑士请教一下,以免自己再露出什么马脚。

  “好吧,不知阁下的旗舰是那一艘,赶了这么长的路,我也有些累了,刚好想要休息一下!”张铁坦然大方的说道。

  迦雷深深的看了张铁一眼,虽然还有一些警惕,但那身上的战气狼烟,已经一下子收了起来。

  “跟我来吧!”

  说着这话,迦雷就向着远处的飞艇部队飞了过去,速度大概每秒百米左右。

  张铁隔着迦雷差不多有一百米的距离,也不急不慢的飞了过去。

  迦雷一边在飞一边注视着张铁,暗暗警惕着,发现张铁完全一副不急不躁的样子,迦雷心中一动——难道这个人真的是怀远堂的骑士?可这也太年轻了啊,自己这几年可从没听说过怀远堂中有这么年轻的战灵级的高手,听说怀远堂的公主兰云曦去年也好像才十二级,还在塞尔内斯战区服役过,是晋云国飞艇部队的指挥官。张铁,嗯,奇怪,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人说过……

  “阁下知道兰云曦吗?”飞在前面的迦雷试探的问了一句。

  张铁楞了一下,没想到这个迦雷居然也知道兰云曦的名字,“她是我师姐!”

  ——还是我预定的老婆,这后半句,张铁在心里念了一遍,没有说出来。

  “你们认识?”

  “很熟!”

  ……

  雷姆兰帝国的飞艇部队看着迦雷和张铁一起往飞艇部队这边飞来,两个人也不像是战斗的样子,而且迦雷飞在前面,张铁飞在后面,飞艇部队也就没有开火——当然,就算开火,那飞艇部队的火力对骑士来说也可以基本无视。飞艇上蒸汽弩炮的威力,基本上不可能击碎骑士的护体战气,所有依靠蒸汽为动力的武器中,只有大型的城防蒸汽武器,比如说蒸汽离心炮

  这种强大的武器系统,会对骑士有那么一点威胁,但也只是一点而已。

  迦雷骑士直接带着张铁飞到了一艘巨大的怒风级飞艇的外甲板上,张铁也坦然的落了下去,实力就是自信,张铁也不用担心雷姆兰帝国的这些人能在自己面前玩出什么花样。

  两个人几乎刚刚落到甲板上,那飞艇之中,几个军官一下子就冲了出来。

  其中的一个雷姆兰帝国的飞艇军官看到张铁,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大吃一惊,“啊,张铁阁下!”

  那个飞艇军官一出声,不仅是张铁愣住了,迦雷愣住了,周围的几个军官同样愣住了,一个个都把诧异的眼神投到了那个年轻军官的身上。

  “你认识我?”张铁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那个军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摩格城中,三眼会对阁下的炸弹刺杀失败之后,我亲自看到阁下拉着一车翼魔的脑袋游街,我还记得那一天的情景,那一天,压抑的摩格城都沸腾了。后来有一次,我率领雷姆兰帝国的飞艇支援编队往塞尔内斯战区运送物资,遭到翼魔的伏击,正在危机的时候,当时也是阁下驾驶着那架独一无二的风语者滑翔机及时出现,把伏击我们飞艇编队的那些翼魔干掉了,当时我就在飞艇上,阁下在离开的时候,还对着我们摇了摇翅膀,当时的情景,我现在想起来还历历在目。这样的事情,阁下在塞尔内斯战区做过许多,或许阁下已经忘记了,但我和我手下的兄弟们一直没有忘记。后来塞尔内斯战区那边传来了一些不好的消息,三眼会的那些杂碎诬陷你,说你被魔族俘虏以后投靠了魔族,但所有在塞尔内斯战区战斗过飞艇部队和滑翔机部队的的兄弟们都不相信,所有看到过阁下拉着一车翼魔脑袋在摩格城游街的人,所有和阁下一起战斗过的人,所有看到过阁下与魔族战斗过的那架伤痕累累再也无法飞上天空的滑翔机的人,没有一个相信。翱翔守护着整个塞尔内斯上空的赛尔内斯之鹰,会被卑鄙的阴谋折翼,但绝不会在魔族和三眼会的面前低下那骄傲的头颅。”

  这个军官的一席话,差点把张铁说得掉了眼泪,旁边的军官和迦雷骑士也都耸然动容,哪怕塞尔内斯的人族防线今天已经被魔族攻破,但曾经翱翔在整个赛尔内斯战区的塞尔内斯之鹰,却是流传在整个布莱克森人族飞艇部队中的一个不朽的传奇,是所有能够驾驶滑翔机的人族战士的骄傲,无人能够超越。

  说完这些话,那个军官啪的一个立正,就对着张铁敬了一个庄重的军礼,“欢迎张铁阁下登临雷姆兰帝国皇家飞艇部队旗舰圣母湖号……”

  张铁什么话都不说,只是郑重的向这名军官回敬了一个军礼……

  迦雷骑士的眼睛在张铁和那个舰队军官的脸上扫过,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命令舰队,解除警报,返回伯坦城……”R1152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