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三十一卷 第五章 夜曲(两章合一)

  晚上,张家的饭厅之中,那巨大的圆桌上,张家所有人聚齐,这一顿饭,从晚上七点开始,一直吃到十一点,许多菜热了都不止一遍,气氛仍旧热烈无比……

  到十点的时候,张家的下一代已经被保姆和佣人们带去乖乖睡觉了,那饭厅之中,也就只剩下张铁的父母,急急忙忙赶到家中的张阳和两兄弟的诸位妻子。

  这几年的时间,张阳再接再厉,又为张铁新添了两个侄儿和一个侄女,那三个孩子都是在太夏所生,那侄儿一个就取名叫张承太,一个就取名叫张承夏,那侄女就取名为张诗晴,至此,张铁的老哥已经有七个子女,五子二女。再加上张铁的那三个小子,张家的下一代,已经有了十根苗。

  张承太由大嫂王蕙珍所生,张承夏则由二嫂陆诗韵所生,张诗晴则由三嫂王华音所生。

  张阳在太夏这些年中一直忙于金乌商团的生意,倒是并未再娶妻,张铁嫂子的数量倒也没有增加。

  有这十个孩子在家中,倒排遣了张铁父母的许多寂寞。

  对张铁,所有人最好奇的自然是张铁为何能如此年纪就晋升骑士。

  听到张铁的老爸问起这个问题,包括琳达,贝芙丽,菲奥娜和张铁的大哥与大嫂在内,一个个都用好奇的眼神看着张铁。

  这里没有外人,张铁也就说起了安普顿之战的大致经过。

  当然。这所谓的经过张铁也用春秋手法简化了许多,那些危险的遭遇,张铁就一笔带过了。连被魔族骑士追杀这种九死一生的经历,张铁也只用一句与魔族高手纠缠,掉入到地河之中就带过,说到那时间之塔,张铁着重说的也是这时间之塔的神奇,那在时间之塔中一个人修炼的寂寞与煎熬,则是只字未提。

  听着张铁讲起这些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所有人感觉就像在听张铁讲着一个皆大欢喜的骑士小说。

  “你说……你一个人……在地河之中漂流了几百公里,然后还在那时间之塔中呆了……十五年!”张铁说完。张铁的老妈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的问了张铁一句。

  看到老妈脸色有异,张铁也故作大大咧咧的说道,“啊,差不多吧。那在地河之中漂流也挺好玩的,在那时间之塔里我每天都在修炼,时间过得飞快,具体多少年,我都有些记不清了!”

  张铁一说完,张铁的老妈看着张铁,那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倒一下子把张铁弄得有些手足无措。

  “啊,老妈。你怎么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张铁连忙安慰。

  张铁的老妈连忙擦了擦眼泪,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我没事,现在时间晚了,我有点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张阳还想说什么,张铁的大嫂悄悄的在旁边扯了扯他的衣服,给他使了一个眼色。张阳看了看琳达三人,也一下子醒悟了过来。“对,现在天色也不早了,张铁你今天刚回来,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你就早点休息吧!”

  琳达三个人脸色倒是微微有些害羞的红了一下。

  “咳……咳……”张铁的老爸威严的咳嗽了两声,环视了一周,“嗯,我和你妈今天也有点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看了看琳达三人那有些娇羞的脸色和身上那诱人的少妇风情,张铁也是心中一热……

  张铁的老爸一锤定音,一家人也就各自散去。

  ……

  在这张家大宅之中,一家人虽然住在一道门中,但为了避嫌,特别是张铁常年不在家,一家人也是各自分开的,张铁的老爸老妈住在正屋的主宅,这里也是一家人吃饭聚会举行各种家庭活动的地方,张阳一家则住在正屋主宅的左边的院子里,也有自己的门户,而琳达三人则住在主宅右边的院子里,琳达三人院子里的侍女侍卫,也是张铁原来安排在金乌堡中,从金乌堡带来太夏的索妮雅,鲁诺和保罗等人。

  原本在金乌堡中的52个瓦尔纳帝国的女仆,这个时候,还留在张铁身边的只有精挑细选出来的二十一人,其他的人,这些年里都被琳达三人赐予了自由之身,许多女仆,都嫁给了张铁身边的闪灵族的侍卫,组建了家庭,就在这金阳城中定居下来。

  索妮雅是张铁内宅的仆役长,鲁诺是侍卫长,而保罗则承担了管家的角色。

  张铁的内宅,是一栋连院子在内占地超过十亩的豪宅,和张阳的宅子一般大小,规制也一样,就是住上一两百人也不嫌拥挤。

  这些年,张铁虽然不在家,但通过张阳,张铁对家里,特别是琳达三人身边的一切事情,也都了如指掌。

  ……

  张铁离开主屋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黑,双月如勾高悬,主屋外面的院子里,已经亮起了院灯,那花园草丛之间,传来一片虫鸣,几队张家的护院侍卫正精神抖擞的在院子里巡逻着,琳达三人带着张铁穿过回廊,向张铁的内宅走去,从回来到现在,张铁还没进过自己的内宅。

  到了晚上,这回廊之中的萤石灯也变得朦胧了起来,和三个女人并排走在一起,张铁的右手搂着琳达,左手则拉着菲奥娜的手,把贝芙丽夹在中间,心中充满了感慨。

  “这些年,我不在家,这家里里里外外的事情,辛苦你们了!”

  这句话,从在主宅见到三个女人到现在,张铁才找机会说出来。

  琳达三个人都没想到张铁和她们三个人单独说的第一句话会是这个,这样暖心的话听到耳朵里。三个女人心中都涌一种莫名的感动。

  这个男人在伏尸百万的战场上与魔族征战厮杀,历经艰辛,这回来。见到自己的女人,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女人在家中的辛苦。

  三个女人正在感动之中,那张铁的下一句话,就暴露了他的流氓本性。

  “今天晚上我会好好补偿你们的,让你们吃个够!”

  说着话,张铁的那一双怪手,就在三个人的美臀上动了起来。让三个女人的气息陡然一乱。

  “到房间再说好吗,这里……会被人看见!”琳达有些害羞的扭了扭腰。

  会被人看见?张铁看了看这充满了华族建筑韵味的回廊。哈哈一笑……

  华族建筑中的回廊都是曲折迂回,在回廊的两边,都有假山松竹之类的园林建筑包围着,虽说是回廊。但处处都含而不露,显得别有韵味,整个回廊中,只有两边那些花瓣形与菱形交错的廊窗可以让人从远处看到回廊中的人物,但那些廊窗的高度都是在人的胸口以上,在远处看着,会有一种人在画中走的感觉,充满了诗情画意,自己的手在干什么。除非有人敢跟在自己的身后,否则那远处的人是绝对看不见的。

  作为骑士,自己会不知道有没有人跟在自己身后吗?

  这琳达让张铁喜欢和着迷的地方。就是这成熟美丽之中透露出来的婉约的女性气息。

  “我就说他一定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你看这手法,他以前从来没有在我们身上用过,而现在则这么熟练,难道成为骑士连挑逗女人的本事也会变厉害么?”菲奥娜媚眼如丝的看了张铁一眼,微微有些喘息的在贝芙丽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那声音,刚刚好可以让张铁和琳达一起听到。

  张铁的手微微一僵。三个女人互相看了一眼,一起笑了起来……

  ……

  那张铁内宅的里面,虽已经夜深,但内宅里的所有人都在等着张铁的到来,看到张铁从回廊中走出,走进内宅大门的时候,这些人一起单膝跪下,对张铁行礼。

  张铁的眼光从跪在最前面的保罗,鲁诺,还有索妮雅的身上扫过。

  保罗身上的气息,更显得淡泊和深邃,张铁在保罗的身上一扫,就有些诧异的发现,此刻的保罗,居然已经十一级,快要进阶十二级,这样的速度,着实令张铁感到有些惊讶。

  相比起保罗来,那一队留下的闪灵族侍卫的进度则还在张铁的意料之中,鲁诺进阶到了八级,其余的几个侍卫则在五级到七级之间。

  索妮雅依旧美艳,她留了下来,她的妹妹却离开了内宅,恢复了自由之身,组建了一个家庭,不过依然在为金乌商社效力。

  “这些年你们的表现让我很满意,大家起来吧!”张铁平静的说道。

  所有人站了起来,一个个有些激动的看着张铁,张铁成为骑士的消息,对这些跟随着他的人来说,同样意义非凡。

  琳达三人先回房,张铁忍住马上挞伐三人的冲动,让内宅中的其他侍卫和侍女去休息和回到自己的岗位,自己则让索妮雅,鲁诺,还有保罗三人留下,要和他们单独谈话。

  ……

  索妮雅带着张铁来到了内宅的书房之中,张铁要在书房里单独接见三人,第一个走进书房的,是鲁诺。

  能被张铁在这种时候第一个召见,鲁诺很激动。

  在勉励了鲁诺几句之后,张铁在书房的桌子上,拿起纸笔写起了东西。

  “这上面的名字和地址是我以前在威夷次大陆的一些朋友他们几年前来到太夏所留下的地址和联系方式,你明天就带着几个手下按照这个地址上的地方去和他们联系,这几年的时间,他们或许已经不在这个地方了,但应该还能找得到,找到他们以后,就告诉他们,我回太夏了!”张铁递给了鲁诺一张纸条,那纸条上,有巴利等神恩兄弟会成员的名字还有张铁最后一次知道他们消息所在的地址——太夏归州安平郡曙光城。

  归州是中州,整个太夏面积最大的中州,距离幽州超过十五万公里,那归州,是太夏聚集着最多外族人的地方。那些因为各种原因从各个大陆或者次大陆来到太夏的外族人,那些条件优渥的流亡的皇室贵族和暴发户们,许多都喜欢到归州去生活。那归州,如果用大灾变之前华族的一个词语来解释的话,就是太夏最大的洋人街。归州的人口超过百亿,其中归顺太夏的外族人,就将近有占了一半。

  张铁现在也不知道巴利他们是否还在归州,过得怎么样,这次回来。张铁就想先与巴利和神恩兄弟会的那些人联系上,告诉巴利等人。自己回来了。

  时间会改变很多东西,但也有些东西,却不会随着时间而改变,张铁相信。只要知道自己回来,巴利那些家伙,无论如何都会来太夏和自己再见上一面。

  张铁心里有一些打算和想法,有些事情,就等见到巴利他们的时候再说。

  曾经的年少轻狂,会被时间磨去所有的棱角,变成记忆中难忘的回忆,如果巴利等人现在已经甘心过着平凡普通的生活,那自己也不会去破坏他们的那份平静。而会祝福他们,而如果他们那颗不甘于平庸的心还在胸腔里面跳动着,那神恩兄弟会。就是自己在太夏要发展扶持的第一个势力和帮手。

  作为怀远堂的家族长老,很多时候,不依靠家族不行,而完全依靠家族也不行,不光是自己,怀远堂中的各个家族长老其实也都有自己的势力和人脉圈子。其中最大的一个势力和人脉圈子。就是长老们在怀远堂的出身,怀远公当初遗留的怀远堂的八房的分支。就是天生打在长老们身上的烙印。在自己进阶骑士之前,这怀远堂曾经的金海城一脉,如今的金光城一脉,就是以穆元长老马首是瞻,那城主一职,一直到现在都是由穆元长老的直系后人担任。其余的,穆恩长老出身仪阳城一脉,也是长房族长一脉,穆雷长老出身观星城一脉,穆安长老出身台安城一脉,穆雨长老则出身齐海城一脉。那各城之中,城主职位基本上都是各长老的后人在担任,除此之外,长老们的各自家族也经营着各种商团和生意,有着自己的利益需求。没有骑士主持大局的怀远堂中的其余支脉,就都只能依附于长房族长一脉。

  成为骑士想要再进一步,那所需的修炼资源和消耗,仅仅坐在长老宝座上,靠家族的那点供养,是完全不够的。对家族长老,家族只能一视同仁,所有的待遇互相看齐,这一看齐,那修炼资源也就稀少了,家族不能偏心向某个长老倾斜,所有的一切,很多时候,还是需要长老们自己筹谋争取,这要筹谋争取,就要建立和发展自己的力量,就要到外面去争夺,和外面的骑士与势力竞争,这在客观上,也保持了一个家族内部的活力生机还有创新和野心,这是一个家族存续和发展下去的最核心的动力——作为家族长老和族长的人都在奋斗,都在拓展着家族的实力,其他人,还有什么理由和资格躺在祖辈的功劳薄上吃老本。

  除了怀远堂之外,当初晋云国与太夏的各个豪门家中中的情况也大抵如此,哪怕成为一个家族的长老骑士,地位尊崇,但也没有人能躺着不动就等着家族把自己需要的一切摆在自己的面前,所谓的骑士,所谓的长老,才是家族与豪门之中的大争之器。

  张铁知道自己成为骑士,既让金海城一脉在怀远堂中实力大涨,影响力大增,同时,自己也和穆元长老在金海城中形成了某种竞争关系。

  穆元长老收自己的三个儿子为徒弟,这绝不是仅仅看在那三个小子的天赋和血脉上仓促做出的决定,更深一层的意思,是与自己在金海城中的某种和解与妥协。

  成为家族长老之后,张铁也从来不过问金海城中的一切事物,连他们家在这金光城中入股,成为城东张铁都不多说一句话,完全把这件事交给了老哥张阳,这就是张铁的回报和态度。

  作为骑士,随着对怀远堂和家族了解得越深,在看待许多问题上,张铁也有了更深的角度和不同的思维。

  这次回到太夏,对张铁来说,是要建立自己在太夏的班底和影响力的时候了。

  那神圣冰岛王国是自己手上的一张牌。但这张牌对整个太夏来说,实在太远了一点,太微不足道了一点。而且还有些鞭长莫及的味道,张铁也不打算把它翻出来,因为哪怕知道这张牌就在自己手里,自己在金权道中,也就只能混一个暗金大掌柜的职位而已,这个职位其实也算不上多高。

  所以,这次回太夏。对张铁来说,等于是一个新的开始。一切都要从头开始,一步步的来。

  感觉深受重用的鲁诺在对着张铁敬了一个礼之后,挺着胸膛离开了书房。

  鲁诺离开,索妮雅随后走了进来。两手交叉垂在小腹下面,娴静的站在张铁面前。

  “主人!”一直到今天,这个美丽的瓦尔纳帝国的女奴头领,对张铁的称呼,依旧保持着当初的称呼。

  几年不见,索妮雅同样变得更加的漂亮和成熟了,整个人透露着一股安静与明丽的气质。因为人种的关系,瓦尔纳帝国的女人的腰胯部位的髋骨会显得特别的突出一些,而腰部又会显得很纤细。这会让她们的身段显得特别的婀娜,臀部特别的浑圆,臀部以上和臀部以下的线条对比明显。凹凸分明,那黑白搭配的女仆仆役长的长裙穿在索妮雅的身上,别有一番味道。

  张铁用纯粹男人的欣赏目光上下打量了这个女人一遍,“这几年你的忠诚让我很欣赏,作为回报,我可以满足你提出的一个要求!”

  “我没有别的要求。只要能永远在主人你的身边,为主人你服务。我已经满足了!”索妮雅垂下自己的目光,安静的说道。

  索妮雅的话让张铁微微一愣,作为自己的家臣,索妮雅等于放弃了一个改变自己命运,走向更高位置的机会,这几年,随着自己成为家族长老和金乌商团的生意越做越大,无论是自己这里还是金乌商团那边,都有更高更好的平台与发展机会给自己身边的人展示,而索妮雅居然想都不想就放弃了。

  “你真的想好了吗?”

  “这就是我的要求,如果主人没有别的吩咐,我就出去了,不耽搁您的时间!”

  看着索妮雅那闪动着悄然避开自己的目光,那强大的骑士之心感觉着这个女人从走进书房开始就变得剧烈和紧张起来的心跳,张铁一下子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在经历了这么多的女人之后,对于女人,张铁自问已经了解得不能再了解了。

  张铁都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索妮雅的一颗芳心,居然已经悄悄的系到了自己的身上。

  沉默了一下,张铁从书桌后面站起,慢慢走到了索妮雅的面前。

  随着张铁的靠近,索妮雅虽然外表镇定,但张铁却可以感觉到她的紧张。

  张铁轻轻的抬起了索妮雅的下颌,让索妮雅抬起了头,看着那一双纯净美丽,跳动着一股幽幽火焰的琥珀色的眼睛。

  被张铁的手指接触到,索妮雅浑身都战栗了一下,那高耸的胸部却开始因为加快的呼吸起伏起来。

  张铁的手指轻轻的从索妮雅那秀气的下颌慢慢的滑到了她的双唇之上,轻轻的摩挲着……

  索妮雅的眼神迷离起来,她轻轻张开嘴,把张铁的手指轻轻的含入到口中,极有技巧的吸允舔弄起来,那灵巧的舌头,柔软,湿润,带着一股她香唇之间的香甜气息,灵巧的在张铁手指的指缝之中滑过,快速的摩擦着,调皮的打着转,只是一根手指享受的温柔滋味,让张铁整个人都有一种触电的感觉。

  只是刹那的功夫,张铁就感觉自己身体的某个部分一下子坚硬膨胀到了极点,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收回了自己的手,“你什么时候发现喜欢上我的!”。

  “我不知道……从主人你在奴隶市场让我穿上衣服,不再把自己的羞耻和身体展示给别人,把我从奴隶市场带走的那一天,你就开始开始出现在我的梦中……每次能在梦中见到你,都是我最幸福的时候……”索妮雅的眼中开始出现了泪光,“因为我长得比别人漂亮,从成为奴隶的那一天,我就在开始学习着取悦男人的技巧,为了把我卖上高价,虽然还没有男人碰过我,但我的生育能力已经被人用药物给摧毁了,我是一个不幸而又下贱的女人,原本的宿命就是成为男人们的玩物和让男人们喷洒jy的容器,是主人你让我感觉到了做人的尊严,也是主人你改变了我妹妹的命运,所以我现在很满足,只要能在主人你的身边,还能为你做点事,我的人生才有意义,不要赶我走好吗?”

  索妮雅泪流满面。

  看着这个女人那泪眼模糊的双眼,张铁捧着索妮雅的脸,轻轻把索妮雅脸上的眼泪擦去,这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索妮雅,你是不幸的,但不下贱,你很干净,真正下贱的,是那些想要把你变得下贱的人,你的不幸,也不是你造成的,而是命运的安排,你想留下就留下吧,以后就留在我身边,我以后不会再让你走了!”说完这些,张铁就在索妮雅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这一下,让索妮雅的浑身再次激动得颤抖了起来,沉浸在张铁的那一吻之中。

  这一吻,对索妮雅来说,似乎是只有梦中才会出现的场景,在张铁吻上她的时候,她情不自禁的紧紧抱住了张铁,把头埋在张铁的胸口。

  张铁没有动,一直到一分钟钟之后,他才轻轻拍了拍索妮雅的屁股,“好了,今晚早点休息,出去吧,把保罗叫进来!”

  索妮雅睁开眼睛,主动后退了一步,刚刚的那一抱,似乎让她整个人汲取到了一股强大的能量一样,整个人的身上又出现了那种安静的气质。

  在擦干脸上的泪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之后,索妮雅对着张铁笑了笑,推门走了出去。

  指间那*的感觉似乎还在旋绕,胸口衣襟上还残留着一点未干的泪痕,再看着索妮雅那优美性感的背影,张铁都有些迷糊了,不知道刚刚自己那一吻到有没有错。

  这是一个戴着面具生活的女人,其他人只能看到她的一面,自己却连另外两面都看到了。

  张铁摇了摇头……

  下一个进来的,是保罗……

  ……

  张铁和保罗密谈了差不多十多分钟,最后才离开书房。

  这十多分钟两个人谈了一些什么,就再无第三个人知道了。

  张铁离开书房的时候,其他的人都依旧离开,只有索妮雅还安静的等在书房外面,坚守着自己今晚最后的职责——把第一次回家的张铁带到琳达她们三个人的房间。

  这内宅中的上下三层楼的房间几乎有七十多个,第一次来的人,可不一定能摸得清地方。

  张铁看了索妮雅一眼,发现索妮雅的脸上已经彻底恢复了恬淡和宁静。

  书房在一楼,琳达三人的房间在二楼,索妮雅手上拿着一个铜质的灯盏,带着张铁从一楼穿到二楼,这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什么话,但两个人之间,却似乎有一股别样的气息涌动着。

  在这内宅之中,琳达三个人的卧室都连在一起,张铁来到二楼,推开她们卧室房间的门,就听到了卧室里浴池里传来的戏水声。

  随手关好房门,张铁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一边朝浴池走去一边就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等走到浴池门口,张铁已经变得赤条条……

  张铁走进浴池,不到两分钟,那浴池之中就开始有*蚀骨的声音传来……

  ……(未完待续)R466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