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三十一卷 第六章 慈母心疾

  h2>张铁9月13日回到家中,到了9月15日,也就是在张铁回到家里三天后,他的老妈病倒了。

  张铁老妈的这次病来得毫无征兆。

  就在张铁回来的第二天,也就是14日,那一大早,为了避免家里人笑话,和张铁折腾了一晚上的琳达,贝芙丽和菲奥娜三人还像往常一样早起,到主宅给公婆请安,然后一起吃早餐,那个时候张铁的老妈看起来也还正常。只是到了晚上的时候,一家人再次聚在一桌吃饭,张铁老妈的胃口就清淡了一些,少吃了一碗饭,当时大家都没在意,因为老妈的身体一向都好,谁都没想到15号早上,张铁老妈就病了,在早上吃早餐的时候,突然感觉头晕,一下子天旋地转,就坐倒在。

  张铁和张阳两兄弟都大惊,整个张家的宅子里也一下子乱了起来。

  ……

  15日中午,主宅张铁父母的卧室外面,张铁,张阳,还有两人的张铁的大嫂与琳达他们,都安静的等待着。

  整个怀远堂最好的医生已经入房为张铁的老妈诊脉看病,为了不影响医生看病,那原本围在房间里的众人都暂时出来,房间里,也就只有张铁的老爸在。

  张铁虽然已经是骑士,但却并不是医生,对怎么给人看病这种事,也并不精通。而作为丹药师的张阳,也只能算得上是半个医生,在自己老妈生病而两兄弟无法确认病因的时候,也只能把这种事交给最好的医生来做。

  “最近这段时间老妈的身体怎么样?”张铁问张阳。

  张阳苦笑了一下,“你知道,老妈的身体一直不错,再加上这几年中老爸和老妈一直吃着全效药剂,家里家外的各种事情也不需要老妈再辛苦操劳,我都不知道老妈怎么一下子就病了!”

  两兄弟正在说话,那卧室的门打开,张铁的老爸陪着一个头发胡子都已经雪白如银的医生和医生的女助手走了出来。

  “穆神长老……”看到张铁,那个医生和医生的助手不敢托大,连忙向张铁行礼致意。在怀远堂,只是这个长老的身份就足以压死人。

  “孙先生,我妈的情况怎么样?”张铁倒很客气,连忙走上前一步,着急的问道。

  “嗯,这个……”那个医生看了看周围,有些欲言又止。

  “那就到小客厅里再说吧!”张阳对着张铁使了一个眼色,张铁点了点头,对琳达几个人说道,“你们先和大嫂她们到房间里陪我妈说一下话,我随后就来!”

  几个女人互相看了看,进入房间。

  张铁,张阳,张铁的老爸张平和那个孙医生则来到了住宅的一间小客厅之中,孙医生的那个助手则在张家宅内仆役的带领下安排了去另外的房间暂时休息。

  在看到只有四个人的时候,那孙医生也就说出了实情。

  “老夫人的病并非身疾,而是心疾!”孙医生面色凝重的说道。

  这孙医生的年龄要比张铁的父母年龄都大,但因为张铁是家族长老,地位尊崇,作为家族长老的母亲,这孙医生也只有用老妇人的尊称。

  心疾?张铁,张阳,张平父子三人互相看了一眼,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孙先生,能否说得详细一点!”张平开口说道。

  “我刚才和为老夫人细细把脉,发现老夫人身体五脏诸脉并无异常,唯独心脉有忧结之相,此为终日担心牵挂所致!”

  “啊,怎么会?”张阳双眉一竖,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这孙医生的话几乎就是说老妈和他在一起的日子过得不开心,这让他完全无法接受,简直感觉就像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样,几乎就要爆发出来,“孙先生,我家家里的条件你也知道,这家里平日并无让我母亲操劳之事,在这家中,无论儿媳还是一干后辈子孙,在她面前都是乖巧孝顺,家里谁都不敢逆着她的意思去做什么事,我母亲平日在一干孙儿面前也是笑容满面,看起来很高兴,怎么可能还终日担心牵挂,心脉忧结?”

  “老夫人之病,并非生活不如意所致,而是心中时时牵挂担忧着什么人或什么事情,常年积累下来,才造成这心脉忧结,一朝爆发,才让老夫人浑身无力,精神不振,而且我观老夫人这心脉忧结之相,也并非短短两三年之内开始形成的,而是差不多已经积累了十年光景了。这十年之中,老夫人心中始终无法放下什么人或什么事,终日担忧,这才忧结成疾。”

  听到这话,张铁就陡然如遭雷击,一下子定住了,十年,自己889年加入诺曼帝国铁血营开赴卡鲁尔战区参战,一直到此刻,这时间,不刚好是十年么?

  孙医生认真的解释着,没有注意到张铁那陡然有些发白的脸色,还转头问张平,“尊夫人这十年之中,可常常夙夜忧思,放心不下某人或某事,这心病还需心药医,这心为身之主,心脉不畅,百病齐来,如果不能把老夫人心中牵挂之事解决,让老夫人彻底打开忧结开心起来,仅仅依靠药物之力,短时间或许可以让尊夫人的身体有所起色,但病根不除,时间长了的话,恐怕尊夫人的这病情还有加重的可能。”

  张平想说什么,在看了张铁一眼之后,也是常常叹了一口气,“多谢孙先生,我知道了,还请孙先生留下药方,我们就在家里先慢慢调理几日,如果有问题,我们再请孙先生来看看!”

  那孙先生点了点头,就在桌子上拿出药签写了一串药方出来,药方写好,张阳第一个接过,看了一眼药方,点了点头。

  “张阳,先送孙先生回去吧!”张平吩咐张阳道。

  张阳看了张铁一眼,点了点头,客气的把这孙先生送了出去。

  等房间里只剩下张铁和张平,张铁才把目光转向了他老爸,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问道,“爸爸……你说……这些年,老妈是不是每天都在担心我?”

  张平脸色一下子黯然下来,“你妈平日不说,可是晚上做梦的时候,都会经常喊你的小名,果果,果果的叫,有时候还会突然惊醒,你日日在外征战厮杀,从你当初离开黑炎城参加诺曼帝国与太阳神朝的战争之时,你妈在家里,就已经慢慢开始吃素,终日为你祈福,这事你妈还不让我告诉你,说怕你分心,在战场上更加的凶险,这些年中,只有你回到家里的那短短几天,你妈晚上睡觉的时候会睡得安稳一点,那一次你把琳达她们送到怀远郡,自己一下子消息全无的失踪了几年,那几年中,每天早上,你妈的枕头都是湿的,前天你回来,说起在塞尔内斯战区和在安普顿城外的遭遇和战斗,你妈回到房间的时候就流泪了,她说,如果这家中的富贵需要你去战场上九死一生的拼杀换来,她还不如去卖米酿,还能换你一个平安……”

  听着老爸的这些话,张铁的眼睛红了,眼泪汹涌而下,张铁都没想到,自己离家在外这些年,居然让母亲如此担忧,十年之间,都没有睡过几个安稳觉,居然忧结成疾。

  细细想想,这些年自己仗着有黑铁之堡在身,次次都在鬼门关之前转悠,在刀尖上跳舞,自己居然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老妈的感受,从来没有考虑过老妈在家里会为自己有多担心,实在是混蛋之极。

  父母恩重如山,自己枉为人子。

  曾经已经经历过一次丧子之痛的老妈,那每日又是该如何担心自己,担心自己能否再次活着回到她的身边。

  哪怕成为骑士,如果不能让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这些人感觉生活得幸福快乐,那自己终日在外拼搏厮杀,又有什么意义。

  门外已经响起了张阳回来的脚步声,张铁才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水,对着老爸笑了笑,“老爸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了,我会让老妈慢慢好起来的!”

  张阳推门走了进来,有些诧异的看了张铁脸上那还未完全消逝的泪痕一眼,接着就明白了过来,“孙先生已经送走了!”

  “你在家里,商团里的事情处理好了吗?”和其他普通的父母一样,这种时候,张铁的老爸也是先关心的问了一句张阳的工作。

  “嗯,金乌商团今天倒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只是前段时间商团里订购的一台差分机昨天已经到达抱虎港了!”

  对一个商团来说,能够开始用到高级的差分机帮助处理商团的复杂交易和各种信息,绝对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开始,一个商团不达到一定的规模,差分机那种高级,昂贵,同时又需要一大堆专业人手照顾的机器,绝对用不到。

  “老哥你把药方交给我吧,我去给老妈煎药吧,家里有我和老爸在,你去忙商团的事情吧!”

  张阳微微沉吟了一下,就把药方交到了张铁的手上,“好吧,那药方上的药家里的药库里都有,你照抓就好,你在家我也不多说了,这把差分机送来的商团是瀛州范家的商团,有范家商团的一个大掌柜亲自送来,这范家未来有可能还是咱们家的亲家,我不出面迎接一下有些不好!”

  “亲家?”张铁看了一眼张阳,“老哥你又要娶亲了?”

  “是你要娶范家的女人,不是我!”张阳笑了笑。

  “我?”张铁诧异了。

  “咳……咳……”张铁的老爸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两下,“这事是前些年在福海城我和你妈为你定下来的,原本想过几天再告诉你,等你妈好一点,让你妈和你说,先去煎药吧!”

  只是一门亲事而已,张铁也不多说,拿着药方就离开了小客厅。

  ……

  张铁亲自抓药,亲自煎药,最后端着凉好的药来到了老妈的房间,亲自服侍老妈把药吃下。

  “我这身体原本挺好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起床的时候就感觉不行了,人老喽!”喝完张铁的药,张铁的老妈用慈爱的眼光看着张铁,笑了笑说道。

  “老妈你说哪里话,我听说人要偶尔有点小病,这大病才不会来,医生说老妈你没事,只是最近这段时间休息的不好,有点耗神,只要这段时间在家里好好休养几天,就能好过来了!”张铁收起药碗,一脸轻松的说道,“反正这次回来,我以后也不东跑西跑了,有的是大把的时间在家里,等老妈你病好了,我还要等着老妈你做米酿给我吃呢,这些年在外面,每次想到老妈你做的米酿,就把我的馋虫都引得造反了!以前几个铜板一碗的米酿我舍不得吃,现在哪怕几百个金币也买不到一碗口味能比得上老妈你做出来的米酿,成为怀远堂的长老,连吃碗米酿的要求都得不到满足,老妈你说说,我这算不算命苦!”

  说到后面,张铁还故意愁眉苦脸的叹了一口气。

  张铁的几个嫂子和琳达三人都在,听张铁说得有趣,几个人都笑了起来,让房间里的气氛轻松不少。

  张铁的老妈也笑了,那眼睛里一下子似乎也多出了一种光彩,整个人靠着的身体直起来了一下,盯着张铁,“这次回家你不走了?”

  “除非老妈你赶我走,不然我是不走了,一定要把老妈你做的米酿吃个够,把这些年的都补回来!”张铁嬉皮笑脸起来。

  “你不是故意说话哄你老妈开心吧?”张铁的老妈认真的问道。

  张铁摊开手,“这太夏强大无比坚如磐石,整个国家太平无事,没有战事,那威夷次大陆早就成为一片绝地,没有什么好争的了,我还要去哪里?这些年我在外面打战打得也够了,其他人要和魔族去打去杀,就让他们去打去杀好了,反正我是不去了,这天下又不是我的,**那么多心干什么,天塌了还有个子高的人顶着呢,排队也轮不到我,反正家里现在什么也不缺了,我就在这怀远堂中做一个混吃不管事的逍遥长老,无事的时候就帮衬着老哥把金乌商团做好,老妈你说好不好?”

  “好,好,当然好,当然好……”张铁的老妈笑了起来,不知道是药的作用还是张铁话的作用,就这么短短的几分钟,张铁老妈的脸上就多了一丝血色,看起来有了一点精神,“你和琳达她们都年轻,你们还可以再多生几个,像你哥一样,这么大的一个家,就要孩子多了才热闹!”

  “老妈你放心,你这张家幼儿园的园长是当定了,老哥现在都七个孩子了,我说什么也不能输给老哥啊,不然我这面子往哪里放,是不是,亲爱的,晚上你们可不要偷懒!”

  琳达,贝芙丽还有菲奥娜的脸都被张铁说得通红,这两天晚上几个人哪里会偷懒,简直是太勤快了,就没有让张铁的那个木乃伊有闲下来的时候。

  这夫妻闺房之事原本不足为外人道,但没想到这个坏东西还在这里倒打一耙,偏偏又让三人无法解释,只能涨红了脸。

  听到张铁的这句微微有点带荤的玩笑话,张铁的三个嫂子的脸上也有了一丝红晕。不过这样的张铁,却会让一家人忘记他那高高在上的长老身份,让人觉得亲近,是一个可以和家里人开玩笑的小叔。

  张铁的老妈在张铁的脑袋上敲了一下,用又好笑又好气的眼光瞪了他一眼,“还好家里的孩子不在,这里都是结了婚的人,要不然让家里的孩子听到你这混话,还不把他们给教坏了!”

  “是,是,是,我以后多注意,以后多注意,老妈你现在可是在敲一个骑士的脑袋啊,要论战力,老妈你的战力绝对连魔帅都比不上!”张铁嬉皮笑脸的求饶。

  张铁的老妈似乎到这时才想起张铁的另外一个身份,微微楞了一下,然后房间里的所有女人都笑了起来……

  张铁老妈吃下的药有安神的作用,也因此,在吃下药几分钟,和张铁聊了几句之后,那困意袭来,张铁的老妈也就有了睡意,渐渐的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嫂子,你们和琳达就先去休息吧,晚饭就不要叫我了,我在这里守着就好了……”给老妈盖好毯子,张铁转头小声的对几个女人说道。

  那几个女人互相看了一眼,也不争,就各自安静的走出了房间。

  张铁让琳达三人和三个嫂子离开,自己则守在老妈的床边,用两只手握着老妈那一只操劳了几十年,即使到现在也难改粗糙的手,有些出神的看着老妈鬓角多出的那一缕白发,不知不觉,潸然泪下……

  这一刻的张铁觉得,只要能这样握着老妈的手看着老妈安详的睡去,比什么都有意义……

  什么圣战,地元界,魔族,三眼会,都他妈的给老子滚……

  ……

  此刻的太夏,依旧坚如磐石,但绝不是风平浪静,而是各处暗流汹涌,因为就在这远离太夏繁华中心的幽州之地,也颇不平静……

  17日,一艘长度达到500多米,通体宛如黄金铸成,霸气无比的龙形飞舟穿过高州地界,莅临幽州……R1152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