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三十一卷 第七章 大戏开场

  那500多米长的龙形飞舟穿州过界,宛如金龙破空,迅捷如箭,霸气无比……

  飞舟头部龙口位置,是一块巨大的极品天然水晶打磨而成的水晶晶罩,隔绝风雨气流,却又不阻碍人的视线。

  此刻,就正有两个人站在那晶罩之内,手握酒盏,俯瞰着下面的山川大地,白云苍狗……

  “已经过了燕归山脉,这下面的土地,应该到了幽州地界了吧?”说话的是一个年轻人二十多岁,身穿白衣,腰悬长剑,剑眉星目,语气虽然平淡,但眼神之中,俯瞰着下面的土地,却有凌云傲气。

  “苍梧兄第一次来幽州吗?”旁边的那个年纪与其相仿,身穿蓝双眼狭长的男子偏过头来笑着问道。这个身穿蓝衣的男子年纪也不大,不过一笑起来,因为他那狭长的双眼,却给人一种心机深重的感觉。

  “确实是第一次来!”那个白衣青年淡然的说道,“这下州之地,难有精彩人物,除了这万里山河略有可观之处外,其余人等,确实无趣得很。”

  “以苍梧兄之情志,普通人物的确难入苍梧兄的眼目!不过苍梧兄所言这下州之地难有精彩人物却也未必,这次幽州提格建制,为了争夺这幽州刺史与一州之中的众多官位,这幽州的本地豪强宗族之中,说不定会出现一些精彩的人物!”白衣青年眼中精光一闪。“天奇兄似乎意有所指!”

  “我听说那长风伯爵张太玄为了争夺这幽州刺史之位一直在地元界征战,已经积功累累,其人身上觉醒数种强大的先祖血脉。无论是符文炼器之术还是其修炼的《破日经》都已经达到一个非常境界,这样的人物,难道算不上精彩?”

  白衣青年嘴角出现一丝哂笑,“长风伯爵一脉,只有当初的怀远公声威赫赫,算得上是一个人物,怀远公之后。长风伯爵一脉在太夏早已经泯然于众,怀远堂在威夷次大陆经营多少年。也只在威夷次大陆偏安一角,半个次大陆都没拿下,这次圣战开战不到十年,怀远堂就已经退缩回太夏。虽有狡兔三窟的精明,在这幽州短短时间就另立阳河郡,让人刮目相看,但总少了一丝怀远公当初的霸气,怀远公当年在太夏上四军的神策军中都能官拜征西大将军,而今他之后人,在太夏,却只能来这下州之地争夺一个刺史,不过五品之位。这张太玄倾家族之力如今也还未成为大地骑士,观其三功,实在普通。纵有才情,也不过是一州之格局而已,或可出彩,精彩则稍逊!”“那灵枫郡陆鼎芝如何?此人三十岁不到就进阶骑士,前些年此人为少府钟官令,镇守金岩次大陆。颇有建树,听说颇得少府卿洪大人赏识。灵枫郡陆家在这幽州也是根深蒂固的地方豪强,前段时间还放出话来,这次幽州提格建制,那刺史之位陆家势在必得,此人难道不算精彩?”

  “听说陆鼎芝出生之时就觉醒先天血脉,有芝兰之香,这才被家族长辈取名鼎芝,陆鼎芝年轻时风华正茂,原本该大有可为,进入地元界建功立业,可惜其人竟然进入少府作了一个铸钱之官,那金岩次大陆不过只有一群蛮夷土人,连骑士都凤毛麟角,各个仰慕我太夏神族威严,听话得很,处处歌舞升平,陆鼎芝在那金岩次大陆,就像太上皇一样,这些年的钟官令做下来,年轻时的锐气锋芒早已消磨大半,也不过是一个守成之辈,灵枫郡陆家在幽州经营多年,或许可压阳河郡张家一头,但这陆鼎芝,于自己身外之物依仗过多,反而失了一些大丈夫的气概,有何精彩?”白衣青年不屑的说道。

  “那东河郡谷家谷青云如何,整个幽州,如要论名声,这谷青云可以算得上是大名鼎鼎了,这谷青云16岁就进阶战灵,被认为是百年不遇的天才,被执天阁的长老破例收为弟子,当年谷青云进入执天阁可谓是轰动幽州,这些年幽州不时有谷青云的消息传来,每个都引起不小的震动,有消息说谷青云已经进阶骑士,此人难道不算精彩?”

  “小时了了,大未必佳,那谷青云如何,等他有本事砍下十个以上魔族骑士的脑袋再评价也不迟!”

  蓝衣青年叹了一口气,“听苍梧兄这么一说,我都不知这次幽州之行还有何意义了!”

  “我也觉得无趣!”白衣青年也摇了摇头,有些遗憾的说道,“前几日听说那以恐怖尸毒瘴覆灭了整个威夷次大陆的黑袍骑士哥拉斯出现在黑炎次大陆,又以那恐怖的尸毒瘴把黑炎次大陆的魔族占领区变成了一片死地,一下子让黑炎次大陆的魔化傀儡军团遭到毁灭性的打击,还在黑炎次大陆击杀了一个魔族骑士和覆灭了两个三眼会家族,我正准备动身前往黑炎次大陆看看那哥拉斯到底是何方神圣,会一会这个人,没想到却接到师门命令,要护送着这浑天宝球来这幽州,所以哪怕再无趣,也只能来了!”

  “原来苍梧兄眼中的精彩人物,却是黑袍骑士哥拉斯那一级的人物!”蓝衣青年恍然大悟,“不过这哥拉斯的确有过人之能,仅仅是他手上掌握的那恐怖的尸毒瘴,就足以让震动天下,成为魔化傀儡和魔灾的克星,这天下间,除东方大陆之外,奇人异士实在太多,像哥拉斯这样成为骑士的巫毒丹药师,就是太夏也不多见,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他这次到黑炎次大陆这么一闹,各个次大陆露出头来的那些三眼会家族恐怕都寝食难安,如芒在背,这个人恐怕要成为魔族的眼中钉肉中刺。必欲处之而后快!”

  “你怎知那哥拉斯不是太夏华族之人,那所谓的哥拉斯只是一个迷惑别人的面具?”白衣骑士突然问出这么一句。

  蓝衣青年那狭长的眼中精光一闪,“莫非……”

  “我师门之中。有一个长老曾在西方大陆行走多年,于巫毒之术颇为精通,也对西方大陆众多的巫毒丹药师及其流派也知之甚详,几个月前,他亲自到过威夷次大陆,采集威夷次大陆的月魔瘴做了一番研究,在研究完月魔瘴之后。那为长老断言,西方大陆绝对没有任何一个巫毒丹药师和派系能培育出如此恐怖的尸毒瘴。这哥拉斯,绝对是巫毒丹药师中不世出的大宗师级的人物!”

  “啊,原来如此!”

  “在圣战之中,能以一人之力。覆灭一个次大陆,让魔族和无数巫毒丹药师都为之疯狂,让三眼会闻名变色,以一个月魔瘴就能克制住魔族手上的傀儡蠕虫,使其不敢再肆无忌惮,如此人物,虽然正邪难辨,但其精彩却毋庸置疑,大丈夫当如是也!”白衣青年豪气干云的说道。

  ……

  就在这两个年轻人站在飞舟龙头之上指点江山的时候。另外两个老人却在飞舟内部的一个房间之中品茗对弈,意态悠的沉浸在那黑白色的世界之中。

  “年轻人啊……”老者微笑着摇着头,抬手在棋盘上落下颗白子。

  “我们当初不也一样么。一个个粪土当年万户侯?”另外一个黑面老者也宽容的微笑着,思考片刻,落下一颗黑子,“没有这一代又一代意气风发的年轻人,我泱泱太夏,还有什么生趣。难不成都要我们这些老骨头去站到前台去唱大戏么,我看你天机门的几个新秀之中。苍梧此子可堪大用,很对我的胃口,不如把他借给我几年,以后我还你们一个中州刺史!”…

  “锐气太甚,还要磨一磨!”说着话,老者又在棋盘上落下一颗白子。

  “要磨也要丢到地元界,让他护送着这浑天宝球来这幽州做什么!这幽州只是一个下州,就算我要在这幽州的几个土财主中选刺史借用了一下你们天机宗的宝贝,但那张王赵李谁做刺史关你天机宗鸟事?你天机宗敢把手伸到我的地盘上来,信不信我带兵砸了你们的鸟窝?”那执黑子的老者一下子瞪起了眼睛,一下子威势慑人,宛如煞神。

  执白子的老者却抚着胡须微笑不语,完全不吃这一套。

  看着那个微笑不语的老者片刻,执黑子的老者终于放弃的叹了一口气,脸上威势全消,有些狡猾的转动了一下眼珠,“算了,这天下的事情,都被你们天机宗的鸟人算干算净了,从来就没有见你们吃亏的时候,我这次倒要看看,你们能在幽州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搞出什么名堂来!”

  只是十多分钟后,棋盘上,那一条黑龙就要被斩杀,那个执黑老者捏着棋子,眉头已经皱成了一个川字,突然,那老者指着窗外,“啊,燕飞晴那个婆娘来找你了……”

  执白老者面色微微一变,转过头,什么都没有,正暗道不好,然后就突然听到了一个打雷一样的喷嚏声,让整个飞舟差不多都震动起来,转过头,那整个棋盘和棋盘上的水晶棋子已经全部粉碎,执黑的老者揉着自己的鼻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个……天上风大,有点感冒,不小心打了一个喷嚏,把这棋盘和棋子都废了,不如我们重新来一盘……”

  执白的老者胡须都气得颤抖了起来,整个人怒火中烧,用一只手指着那执黑老者,“程老匹夫,欺人太甚,脉轮三转你还会感冒,刚刚你已经输了,愿赌服输,十斤贡品落霜茶叶,少一钱我和你拼命……”

  “刚刚还未分出胜负,我棋盘上大龙还在,怎么你就赢了?”那执黑老者也梗着脖子说道。

  “那棋局如何,我还记得,我们一子子的重新摆出来再接着下!”

  “哈哈,你记得我可不记得了,我这个人记性不怎么好,我怎么知道你重新摆出来的棋局会不会欺我记性不好故意占我便宜……”执黑老者打着哈哈,准备一赖到底。

  执白老者身上已经出现了强大而危险的气息,“你信不信我一脚踩碎你这破飞舟!”

  “你踩好了,一艘飞舟而已,我家里多得是,反正你们天机宗的浑天宝球还在这飞舟上,要是这飞舟坏了,那浑天宝球掉下去有什么闪失,那可不怨我了!”

  执白老者忍无可忍,一拳就打在那执黑老者的眼眶上……

  捱了一拳,那个执黑老者的一只眼睛的眼眶就变成了大熊猫,不过执黑老者却不生气,而是哈哈大笑,“好了,这一拳就抵十斤贡品落霜了,你要不愿意,那我给你十斤贡品落霜,这一拳就算你欠我的,我什么时候想要就什么时候砸回去……你看……咱们接着来……”

  执白老者气呼呼的盯着执黑老者看了半天,最后还是坐下,那执黑老者只是嘴唇动了动,那房门就打开,马上就有人送进来新的棋盘和棋子,两个人重新下了起来。

  ……

  那飞舟在天上的速度很快,每小时将近可以飞行上千公里,在进入幽州地界之后,飞行了两个小时之后,那飞舟之下,就出现了一片景色秀丽水草丰茂的平原和山川,一座宏伟的城池就出现在那平原之上。

  那是一座大城,一座真正宏伟的大城,是整个幽州到目前为止唯一的一座甲级大城,也是幽州的州府,幽州城。

  整座幽州城,方方正正,宛如一方玺印,四面城墙,长宽各有40公里,仅仅城内的面积就高达1600平方公里,那高高的城墙,高度则在70米以上,城墙之上布满了强大的城防设备,甚至大型飞艇都可以直接在城墙上起降,这样的雄城,矗立在这平原之上,镇压四方,威势无两。

  幽州城建好不到五年,这座城市的建立,也标志着幽州正式提格建制,由荒州晋升为下州,正式纳入到了太夏的统治版图之中。

  这座城市,如果是在威夷次大陆或者其他地方,绝对可以让任何的国家和家族为之骄傲不已,而在太夏,在幽州,在飞舟上那个执黑老者的口中,这个地方,得到的评价就只有四个字——鸟不拉屎。

  那500多米长的龙形飞舟在幽州城的城中的一个位置无声无息的落下,早已经等候在这里的城内的官员早已经齐聚在了那飞舟舱门的两侧,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出。

  飞舟舱门打开,那个刚刚在飞舟上下棋的黑面老者就出现在舱口,一股强大到极点的气息瞬间就笼罩了整个幽州城。

  此刻的那个黑面老者,身穿一身火红的麒麟衮龙服,腰上扎着巴掌宽的一根紫金符文玉带,整个人威严无比,哪里还有刚才在飞舟上下棋时的模样。

  老者那如电的目光一扫,整个幽州城中的所有官员连忙一鞠到地。

  “拜见督宰大人!”b

  b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