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三十一卷 第二十八章 幽州之虎(九)

  张铁在奔跑,像风一样的在那方圆十六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奔跑,追逐着他的十一名魔族骑士,就像十一只在追逐着猛兽的猎鹰一样,在追逐着张铁的脚步。

  浑天宝球之内,张铁依然可以清楚的看到陆家和张家的总积分,那369分与323分的对比,深深的刺痛了张铁的眼球。

  两百多公里外,陆家长老最后留下的一道横贯天地的血红色的战气还未彻底消散,看着那道战气,张铁只能在心里苦笑,他不知道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陆家积分上那突然翻动上去的30分,却让张铁知道,就在刚刚,陆家的那一个长老击杀了6个魔族骑士。

  怎么击杀的,这已经不重要,因为就在那片刻之间,张铁的周围,闪过五道黑色的光华,整个地元界中的魔族骑士都加入到了追击张铁的轰炸机的行列之中,凡是张铁所过之处,成片的攻击就从天而降,将那地面上炸出大片大片的坑洞来,声势非常骇人,而张铁,就像游走在暴风与怒涛之中的海燕,每一次,都会毫发无伤的从那些轰击之中跳脱出来,把一干魔族骑士耍得团团转。

  张铁知道这一次,陆家算是给自己出了一个真正的难题,原本张铁觉得自己要是接下来再击杀4个魔族骑士,会不会让自己显得太特别,就在他下定决心之后,陆家的那个长老又给他开了一个玩笑。让这个击杀的数字,从4变成是10,这让张铁有一种玩华族的绕口令玩崩了的感觉。

  要让张家的积分超过陆家。要让张太玄拿下幽州刺史之位,此刻的自己,就要在接下来,击杀至少十名魔族骑士。

  对任何的黑铁骑士来说,这都是一个看似无法完成的任务和考验。

  对张铁来说,他此刻正在思考的,并不是自己能不能击杀这10名魔族骑士的问题。而是自己要暴露多少底牌的问题。

  为了怀远堂,为了张家。有些付出还是值得的,但有些底牌,这个时候,却还不是要翻出来的时候。自己初到太夏,这个时候,自己在幽州已经很扎眼了,要是翻出的底牌太多,让自己在整个太夏都变得扎眼起来,那就不是张铁想要的了,在很多时候,低调,给自己保留一点别人不知道的东西。绝对是一种伟大而必要的生存智慧,那华族古话说的出头的椽子先烂,可不是没有道理的。张铁可不想做那根出头的椽子。

  此刻的张铁。正在飞奔之中,那新加入的5个魔族骑士追来,也只是让张铁把自己的骑士之心再多分出五分出来,牢牢的盯着那5个魔族骑士而已。

  没有人能知道张铁此刻究竟在什么样的状态之中,要是白虎台上围观的那些人知道张铁此刻处于什么样的状态,绝对要吓傻一大片的人。

  此刻的张铁。正在一心十二用,那追击着他的十一个魔族骑士。每个魔族骑士的一举一动都被张铁牢牢的锁定,每个魔族骑士的速度,高度,方位,还有出手的攻击,都无一例外的在张铁的密切关注之中。

  说实话,这种感觉,虽然说出去会非常骇人,甚至没有人相信,但对张铁来说,却简单得很,因为他发现,只要把那十一个魔族骑士当做元素界的十一个颗正在快速飞舞的元素晶体就可以了,要把握这些魔族骑士们的动向和行动,其实并不困难。

  除了这十一个骑士之外,张铁还分出了“一心”,在密切的注视着周围的地形。

  在这种状态下,所有魔族骑士的信息,还有地元界地面上的所有地形信息,甚至还包括风速这些因素,每时每刻都高速的汇聚到张铁的大脑之中,这两方面的信息结合起来,在他那强大的骑士意识的处理分析之下,输出最优的方案——让跑动中的张铁的速度,步伐,方位,落点,高度等等这些因素,每时每刻都处在一步一景的状态之中,任他惊涛骇浪,我自闲庭信步。

  这一次,张铁第一次在众人面前把自己的夸父血脉,一步一景,一心多用,还有强悍的体力与骑士意识结合起来,在地面上,再次展现出恐怖超凡的能力,震惊全场。

  ……

  白虎台内……

  看着那浑天蜃景内的场景,许多人的眼睛都不眨一下。

  对所有人来说,原本这种单纯追击的场面如果时间一久的话,所有人都会感到厌烦,但是这次不一样。

  开始只有六个魔族骑士追击着张铁的时候,许多人还没感觉出来,而当那追击张铁的魔族骑士达到十一人之后,在那瞬间就提升了一倍的攻击密度下,张铁身上的特异之处慢慢显露了出来。

  十一个魔族骑士强悍的战气攻击如密集的雨点一样落在张铁周围的地面上,炸起一堆堆巨大的烟尘,把张铁所经之处地面上的一切附着物都摧毁,就在这充满了暴虐与破灭气息的场景中,那一次次,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张铁一定在劫难逃的时候,张铁却一次次毫发无伤的从那密集爆裂的战气攻击之中再次踏步而出,宛如传说中涅槃的凤凰一样,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

  张铁的每一步落下,每一次的脚抬起,都充满了一种难言的韵味和意境,无论那时机还是地点,都落在了那整个场景之中最微妙,最唯美,最让人感觉风轻云淡的那一点上,在张铁的一脚落下之后,那整个画面中,不知道为何,就会陡然生动灿烂起来,如在一片淤泥之中有莲花破水而出,瞬间绽放一样,只是看着,就会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那已经不是奔跑。而是舞蹈,是风与闪电结合起来的舞蹈。

  说张铁是风,他的夸父之步踏在地面之时却有雷霆之声。如巨锤敲击着大地。

  说张铁是电,他的身形有时候却似快实慢,如雾幻化。

  浑天蜃景之内,张铁步步莲花,每走一步,都会把旁观者带入到舞者所感受到的那一步一景的风景与画面之中,万花从中过。片叶不沾身。

  看着那无聊的追击,所有人都会厌烦。而看这样的舞蹈,所有人如痴如醉。

  ……

  “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刚刚那一步。怎么可能就踏在哪里,他怎么可能就出现在哪里?”,白虎台内,朝阳郡严家的一个长老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张铁的身影,喃喃自语的说道,一脸的激动。

  “难道他背后长着眼睛,不对啊,就算是他背后长着一双眼睛也不可能做到这一步,这就算再多出一双眼睛来也不够啊。就算是他的骑士之心再强大也不可能做到这一步,那十一个魔族骑士,怎么给我的感觉反而像被他牵着鼻子走一样。怎么回事?”邢北郡西门家的一个长老苦恼的揪着自己的头发。

  “不对,不对,夸父血脉我以前见过,就算是夸父血脉也没这么夸张,他的步法之中,别有意境。一定还夹杂着别的什么东西……”密云郡李家的家主叫了起来。

  “你们真的觉得他只是在跑吗,哼……”郭红衣的双眼同样死死的盯着张铁。冷冷的开了口,那句话的末尾,依旧夹杂着她招牌似的一声不屑的冷哼,“他此刻看似没有出手,但他每跨出一步,都是在战斗,他在用奔跑战斗,在用奔跑掌握主动权!”

  战斗?用奔跑在战斗?

  所有人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有的人似乎还有点迷糊……

  “啊,怎么可能……”

  就在那一片嘈杂声中,督宰大人的旁边,天机宗的长老看着那张铁的身影,突然转过头,提出一个问题问他的弟子,“《易经》的三易——不易、简易、变易,如何一体三用,在战场上,以变易之道,化被动为主动,以简易之道,以简制繁,以不易之道,如天行健,你可明白了?”

  那周围的俱是骑士级的人物,天机宗长老的这句话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因此这话一说出来,所有的人俱是一静。

  “变易者,在骑士的对战之中,那落于地面者原本是处于不利的位置,但这不利并非是绝对的,在某些时候,这不利也可以化为有利,就如同两个拳手对决,原本被逼于墙角者会非常的被动,失去腾挪的空间,但如果是一个人面对一群饿狼或者被围殴,那主动退回墙边,却可以免去腹背受敌之险,那墙还是墙,那地面还是地面,敌变,时变,其作用亦变,墙无恒墙,低无永低,善守者,就藏于九地之下,攻即是守,守也是攻,高可凌下,也可屈下,此为变异之道!”天机宗的弟子思考片刻,就流利的答道。

  天机宗的长老点了点头,“不错,那简易呢?”

  “以一跑制万敌,一个越跑越强,在跑中以逸待劳,如猛虎入深山,其余越跑越弱,战气体力油尽灯枯,如鱼虾临旱地,只是简单的一跑,杀敌于无形,攻守之势瞬间转化于不知不觉之中!”

  “不易呢?”

  “不易者,天。圣人者,观天之行,执天之道,观吾并万,复以作物,君子学而实习之,如天行健,自强不息!”

  所有人心中瞬间大亮,再看那浑天蜃景之内的那个人,一个个都在心中暗叹——如此人物,如此人物,想不到我幽州也有如此人物。

  ……

  两个小时后,奔跑中的张铁在路过一个在地面上的小型兵器库的时候,从兵器库中快速的拿起了一个盾牌,抽出了一把长剑,他下一步离开了兵器库的时候,那个兵器库,瞬间就被一片从天而降的攻击笼罩,在巨震之中,变为一个巨坑……

  此刻,那追击着他的十一个魔族骑士一个不少,但那些魔族骑士,却已经不是两个小时前的那些魔族骑士了。

  为了追上张铁,那些魔族骑士在高速的飞行和不断的攻击之中,一个个的战气体力,都已经慢慢到了临界点,追击张铁的这两个小时,对这些魔族骑士来说,也和战斗了两个小时差不多……

  这浑天宝球内的魔族骑士,虽然战力与魔族骑士相仿,但毕竟不是真的魔族骑士,他们的智慧和应变能力,和真正的魔族骑士还有一点差距,就是这点差距,既然这次争夺幽州刺史的规矩之中没有禁止自己不准利用,那么,张铁就不客气了……

  天机宗的长老,在这个时候,则把一个形状奇怪的玉牌,悄悄的递给了自己的弟子。

  那到那个玉牌,那个天机宗的弟子就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没有一个人注意,只有督宰大人转过头来看一眼,天机宗长老的嘴唇动了动,似乎说了一句什么,督宰大人也就不再说话……

  ……

  几分钟后,张铁的身上,一道强大的剑气狼烟冲天而起,与此同时,那消失在张铁身上的三昧力量的光环再次出现——张铁再次给自己加持了三昧力量……

  张铁怒吼一声,如猛虎入羊群,冲入到了那十一个魔族骑士之中……

  只是几分钟后,一个魔族骑士的身体在张铁的剑光下被绞得粉碎……

  328分,张家的积分开始往上跳动,整个幽州城的所有人的心脏也开始往上跳动起来,怀远堂中的穆雷长老几乎要从地上一跃而起,陆家众人的心则像被人一把揪住。

  同一时间,有数道攻击落在了张铁身上,但是都被张铁用盾牌神乎其神的挡了下来。

  张铁一手使盾,一手使剑,盾剑合一,盾中藏剑,剑是一心,盾是一心,那盾牌在他的手上,就像是宛如有生命的灵物一样,在其他人的感觉之中,甚至不需要张铁操心,那盾牌就会自动裆下所有的攻击,简直神鬼莫测。

  一个魔族骑士的脑袋再次飞起……

  333分,张家的积分再次一跳……

  还差八个,张铁对自己说道。

  就在那血战之中,地元界空间内一道黑光闪过,一个看起来与其他的魔族骑士并没有不同的魔族骑士出现在地元界的空间内……(未完待续)R655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