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三十二卷 第十八章 通天教

  只是两个多小时后,张铁在幽州城东面一片居民区中的一条偏僻小巷的尽头,再一次看到了把他的钱偷走的那个年轻的小偷。◎頂點小說,

  在张铁到来的时候,虽然天空还有风雪,但这条小巷周围的百米之内,包括那墙上和房顶之上,都已经布满了穿着肃杀的黑色制服,带着弓弩和佩刀等武器,宛如黑无常一样的廷尉寺中密密麻麻的刑捕。

  “让站在房顶和墙上的那些人下来吧,大过年的,别吓着人!”走进小巷之前,张铁淡淡的身边的人吩咐道。

  听了张铁的话,他身边的人只是做了一个手势,那些站在房顶屋檐上的幽州城的刑捕们,就一个个消失得一干二净。

  跟在张铁身边挥手的是一个老人,眉宇之间严肃如铁,眉毛有些煞气,一脸的不苟言笑,这个老人,是幽州廷尉寺的廷尉承,相当于张铁的副手,张铁不在廷尉寺的时候,也就是这廷尉承在主持廷尉寺中的。

  幽州廷尉寺的廷尉丞说起来与张铁并不陌生,两个人在早在怀远郡的时候就已经认识,那一次,张铁成为骑士后第一次回张家老宅,恰巧遇到老爷子的大夫人大寿,因为王家千金的关系,张家的几个不肖子还在寿宴之中闹出一些龌龊之事,当时张铁招来给自己解围也顺带教训一下老宅中几个不肖子孙的,正是当时金海城的大司律张远山。

  大司律一职在怀远堂中掌握的就是家族的刑律司法,怀远堂让张远山来做廷尉寺的廷尉丞,对张铁来说。刚好相得益彰。

  比起张铁来说,张远山在刑律司法方面的老辣和经验。还有在怀远堂刑律阁中熬出来的那种冷肃干练的能力,正是对张铁最好的补充。

  长风伯爵很会安排人。当张铁不再幽州城的这些日子,张远山主持廷尉寺,一切都井井有条,整个幽州境内,在廷尉寺职责范围之内的事情,都没有出过半点乱子。

  也正是因为如此,对吞堂那用心险恶的弹劾,张铁才尤为愤怒。

  这小巷之中,堆放着居民区中的一些杂物。那些杂物,都是些鸡笼蜂窝煤堆和破箱子之类的东西,和其他地方一样,太夏再好,幽州城再大,这一座城市之中,也有穷人和富人,有的人的住所可以金碧辉煌,亭台楼阁。有的人一家人也就只能挤在普通居民区中几十平米的房子之中——这里,也就是后面这一种人聚集的地方。

  像幽州城这样的大城,不是哪里都有鲜花和阳光的,在那些没有鲜花和阳光较少的地方。同样有人在生存着。

  飘落的雪花覆盖在小巷之中的那些杂物上,堆高了差不多有一尺来厚的雪。

  小巷的地面上有些污浊,那是被无数人的脚步踩得融化的积雪。在那些尚未完全化开的积雪上,甚至还可以看到幽州刑捕们脚下穿着的豹头战靴靴底那清晰的纹路……

  那些留在雪地上的脚印。也在无声的诉说着,在张铁来到这里之前。到底有多少刑捕进入过这条小巷。

  就连附近那居民区中的居民们也没有想到这个不眨眼的地方,有一天会聚集着如此多的三司衙门如狼似虎的刑捕。无论在哪个大陆,能在这个职业上做得好得人,估计就很难找出几个可以让人看起来感觉可亲的人,那样的人,又怎么能够镇得住一干宵小奸邪,恶霸凶人。

  在这大雪天,幽州城中廷尉寺的刑捕们出现在这里,就像是黑色的秃鹰一样,总带着一些让普通人望而生畏的不祥气息,附近居民区中的人,这个时候,一家家都拉起了窗帘,有胆子大的,也枝只敢在窗帘后面去悄悄的往这边打量着。

  走到小巷的底部,转了一个弯,张铁就看到了早上才和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年轻人。

  那个人像一截被人丢弃的破树根一样,面部朝下,躺在一堆用粗麻袋装着的杂物旁边,身上已经积起了一层雪花,整个人已经没有了呼吸。

  周围鸦雀无声。

  张铁叹了一口气,在那个人的尸体面前蹲下,把那个人的尸体翻了过来。

  那是一张年轻而消瘦的脸,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在张铁把他翻过来的时候,那张脸上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血色,而与之相对应的,则是那个人身上穿着的衣服在心口位置有一滩殷红的血迹,因为天气太冷的缘故,那个人身上的血,甚至还没有流出多少来就已经被冻结住了,所以那个人身边的地上都没有多少血。

  那个人的眼睛还睁着,盯着阴沉的天空,脸上尤有一丝痛苦和惊讶的表情。

  张铁认真的看着这张脸,他也没想到这个早上才和自己见过一面的少年,到了这个时候,就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只是普通的偷窃之罪而已,就算抓住,在监狱里关上一年半年也就出来了,还有重新做人的机会,何至于此,张铁心中叹息。

  “此人叫陆小双,无家无业,数年前,东北都护府决定修建幽州城的时候,当时号称号称百万人马进幽州,他随着那些修建大军和想找机会的人一起到来,原本只是一个乞儿,在城内也做些帮人跑腿传话的小事情混口饭吃,两年前,幽州城内的一个地痞王五收留了他,教他扒窃的技能,这个陆小双也就跟着王五,在王五的手下靠扒窃为生,在两个小时前,有人看到王五和陆小双一起走入这巷道,最终只有王五一个人离开!”张远山在旁边介绍着下面反馈上来的情况,“那王五的尸体也在他的家中被发现,已经吞药自杀,除了陆小双以外,王五手下还有七八个受他指挥的小贼。那些小贼此刻已经全部被廷尉寺缉拿,此刻正在审讯!”

  张铁听着。不言不动,只是把手覆在了陆小双的面部。似乎想把陆小双的眼睛阖上。

  在旁边的人看来,张铁的动作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只是廷尉大人悲悯之情流露而已,所以,张铁的手在陆小双的脑袋上覆盖了几秒钟,一切都自然而然。

  没有人知道,张铁此刻脑子里“看到”“听到”的,已经是另外一番景象。

  张铁低着头,似乎在注视着陆小双。别人自然也看不到张铁眼中闪动着的异光。

  张远山说完,张铁的手指轻轻颤了一下,然后轻轻顺势抹下,在张铁的手离开陆小双面部的时候,陆小双已经闭起了眼睛。

  张铁站了起来,再次叹了一口气,似乎意兴阑珊,“找个地方,把他好好葬了吧。就用你们找回来的我丢失的那几个金币,买口上好的棺木,另外那几个小贼也不用审了,都是无依无靠的可怜人。叫人送到幽州城的义堂之中,让义堂好生照顾教导,王五的家产全部查抄充公。所得资材全部送到义堂,另外在我今年的俸禄中拿出十万金币。也送到幽州城的义堂,让义堂留心幽州城内城外无家可归的少年与乞儿。务必令其不要再受奸人所用,误入歧途!”

  听完张铁的话,张远山面色一正,拱手弯腰向张铁致意,“大人仁德!”

  可以说,因为张铁今天的一句话和拿出的那十万金币的捐赠,以后这幽州城中的无家可归的少年和乞儿,就都有了另外一条出路,十万金币不是小数目,就算这笔钱每年只存在银行之中,那利息,也够幽州义堂每年多收养教导上千孤儿乞儿。

  幽州城的义堂也是随着幽州刺史之争落下帷幕之后这两日才开始正式成立投入运作,自然一切都是从零开始,也有很多照顾不到的地方,在以前,幽州未升格建制之前,这刚刚建好的幽州城可没有什么义堂。

  张铁笑了笑,似乎已经把这件“小事”丢到了脑后,“好了,回去吧,随我到幽州城的其他地方走走,也看看这幽州城还有没有需要注意的地方,要过年了,让幽州城的百姓过一个太平年吧!”

  ……

  廷尉大人要离开这里,廷尉寺中的一个如狼似虎的刑捕和三司官员也自然跟着离开,张铁交代下去的那些话,也自然有人去执行。

  后面的一个多小时,张铁倒真的带着廷尉寺中的一干官员和刑捕冒着风雪在幽州城中转了一圈,虽然没有净街虎过街那种鸡飞狗跳的气势,但一干三司衙门的大人物走到哪里,还是让幽州城中一干等闲的百姓退避三舍,不敢轻易靠近。

  也就是在这几个小时之内,过年之前的幽州城经历了一场短暂而剧烈的“严打”,廷尉寺的大牢里,一下子也多出了一百多个偷鸡摸狗的城狐社鼠和平时名声不太好的地痞恶霸。那些人恐怕要在大牢里过年了,在普通人面前,这些人平日作威作福,而在三司铁衙的刑捕和官员面前,这些人简直比见了猫的老鼠还乖,那可半点都没有夸张。

  在幽州城转了一圈,张铁也就重新回到了廷尉寺中。

  等其他人离开,张远山凑了过来,脸色也多了一点严肃,“大人,今日之事有一点蹊跷!”

  张铁目光动了一下,不过人却笑了起来,轻描淡写的道,“确实有点蹊跷,我这边要找人,那边的人就出事了,看来这幽州城的三司衙门之中,有人在向外面露风啊,有这么几个人随时在向外面传着话,这廷尉寺中下面办事的一些人和三教九流的人都关系密切,但人员太杂了也不好,该清退的就清退了吧!”

  张远山看着张铁的面孔,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张铁已经摆了摆手,“此事就到此为止吧,要过年了,也别闹得让大家年都过不好!”

  听了张铁这句话,张远山才把自己肚子里的话重新咽了回去,然后躬身就要退出。作为一个历练世情之人,又是在廷尉寺这种森严的机关之中,他很明白自己作为张铁副手应该说些什么话。做些什么事。这事的确有蹊跷,但廷尉大人似乎不想在过年的时候把这件事弄得太大。再追究下去,那么。也就到此为止了。说到底,也就是只死了两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而已。

  “对了,过年这几天廷尉寺中可有值守之人?”看着张远山要退出,张铁似乎想起了什么,用随意的口吻问道。

  “过年的时候下官会在廷尉寺值守,其他三司之中的官员刑捕也轮班值休。”

  “那就好,怀远堂中进入廷尉寺的子弟执事这次过年就不要回去了,多在廷尉寺中锻炼一下,多多熟悉一下各自手上的事情业务。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我们怀远堂,不要让人看我们怀远堂的笑话,像廷尉寺这类重要机关,作为怀远堂的子弟,在这种时候,更是要做出一点样子来让人瞧瞧!”

  “是,我随后就安排!”张铁说得在理,张远山也就领命。

  张铁点了点头,有些自嘲得说道。“今日来廷尉寺再转了一圈,原本只想再次看看这廷尉寺的门口到底朝南朝北,也让那些没有见过我的人见见我这幽州廷尉长什么样,省得别人嚼舌头。没想到还发生这些糟心事情,算了,我也要回金乌城了……”

  张铁敢让怀远堂的家族子弟过年的时候留在廷尉寺锻炼。可没有一个人敢让张铁过年的时候也留在廷尉寺锻炼,这种话。估计张太玄都不敢跟张铁说出口。

  ……

  半个小时后,张铁重新坐上飞艇。离开幽州城,一干廷尉寺的官员都去给张铁送行。

  廷尉大人来这幽州城一次,稍微敲打了一下,既让廷尉寺中的一干官员一下子提起了精神,也让这幽州城在过年之前更清净了一些,毫无疑问的是,今年过年,整个幽州城中家里和家外丢失东西的案件肯定要大大减少了。

  看着张铁坐上飞艇离开,这幽州城中,有人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飞艇上,张铁看着脚下那重新变小的幽州城,眼中闪动着一丝冰冷的异光,嘴角也不知不觉紧紧的抿了起来。

  虽然下面的人说他的钱包和金币都找到了,还拿给他看过,那钱包是真的,钱包里的金币也是真的,数量样子也一样,但张铁却知道那些金币不是自己的金币,他标记了寻踪之触的金币,此刻还在幽州城之中的某一个地方。

  有那么长的时间,陆小双摸到钱包之后上缴,那些金币,早已经在其他人的手上转了两个来回。

  那些人的效率很高,而且组织非常的严密。

  陆小双跟着王五这些年,也模模糊糊的知道和看到了一些东西。

  特别是临死之前……

  在那最后的时刻,陆小双眼中看到的,是王五一下子突然狰狞起来的面孔,然后就是锥心的剧痛。

  陆的最后几句对话——

  “五天之后我们就要在幽州做大事,这种时候,千万不能出岔子了,那张穆神号称幽州之虎,又是新官上任,正想烧起一把火来,廷尉寺大牢之中手段众多,我们不得不防,后面就委屈你了,有什么未了的心愿这个时候就说出来吧!”

  “愿通天老祖君临天下,弟子来生愿做老祖坐前捧花童子……”这个声音喘着粗气,带着一种莫名的狂热气息。

  “好,我会告诉老祖,这是坛主赐下的碎脑丹,服下去没有痛苦就让你解脱……”

  “谢左护法,请左护法代王五转告坛主一声,他老人家初一的金盆洗手大典,王五就不能亲自到场给他老人家敬酒了……”

  “放心去吧……”

  只是短短几句话的功夫,陆小双的意识就带着一股不甘,陷入到了彻底的黑暗之中……

  张铁知道,碎脑丹是一种非常高级的毒药,比起普通的毒药来,服下碎脑丹不仅能快速的摧毁一个人的生机,还能摧毁一个人的大脑的组织结构,让一个人的大脑以最快的速度脑死亡,这是最快最干净的死法,就算死了,都不可能让人再从你的大脑之中得知什么消息。

  在威夷次大陆,使用碎脑丹的都是死士或者间谍之类的人,一被人抓到,那就用碎脑丹一了百了,而且服用碎脑丹自杀的表现,和使用“强力老鼠药”一样,除非做脑部解剖,否则很难让人分辨得出来那人究竟是服用什么东西自杀的。

  也因此,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张铁甚至都没有去探查王五的尸体,而把这件事大事化小……

  张铁没想到,这次幽州城之行,自己一个无心的小举动,居然一下子就让自己和通天教的人发生联系,一头撞进了通天教的阴谋之中。

  通天教所谓的大事,自然是作乱,绝不是其他。

  张铁都不知道这是自己的运气还是通天教倒霉……

  这个时候,这幽州城中,一定有人在时时刻刻紧张的关注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所以,张铁干脆先大大方方的离开,先让那些人松口气再说……

  不过这通天教对手下教徒的控制,能让王五这样的人在关键时刻都能视死如归,这也让张铁心中微微生出了一股寒意……

  ……

  5000字大章节奉上,今晚还有一更!(想知道《黑铁之堡》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zhongwenw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未完待续。。)u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