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三十二卷 第二十五章 大破通天教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黑铁之堡》更多支持!

  至少到今天为止,通天教令太夏所忌惮的,并不是这个邪教所表现出来的武力值,而是他蛊惑人心的能力和对太夏普通民众带来的伤害。

  去年十一月,在平定甘州通天教之乱事,通天教起事作乱的人中,等级最高的也不过是十三极的战将,但甘州的通天教之乱依然给甘州的普通百姓带来了巨大的伤害,也给整个太夏带来巨大的震动。

  纵观太夏最近数百年来,在那乡下偏僻之地,不缺那些在山沟里关起门来玩宗教的家伙,但那些人的邪教,说白了,也就是给廷尉寺添乐子的——那些搞邪教的,十多几十个人躲在个小地方,然后其中某个脑子被烧坏的家伙开始装神弄鬼,开始自称“xx大帝”“xx天君”“xx转世”“xx老祖”之类的,简直多不胜数,这样的案子,在各州廷尉寺的档案之中一找,随随便便都能找出十多个。

  而遇到这样的事情,只要听到消息,不要说需要刑捕出马了,地方上的亭长带着几个弓手就能把那些大帝、天君、老祖之类的家伙一锅给端了。地方上的官员们最喜欢这些家伙,因为收拾这些家伙既轻松容易不费力,报上去又功劳大,赏赐多,也因此,那个地方要是出了几个这种脑袋烧坏的人,那些亭长,甲长,县令之类的官吏,简直要欣喜若狂,就像中大奖一样。

  但通天教却不是这样,这个教在甘州起事作乱的时候,短短几天,就把甘州境内的十多个郊县弄成了一片焦土,普通百姓被挟持夹裹参与作乱,稍有不从,就是断头破家,那些郊县之内,所有太夏官员与公职人员,只要落在通天教的手中,都是全部满门诛杀,手段残忍之极。

  这伤亡百万的邪教作乱,这几百年来,太夏还是第一次发生,也因此,才震动天下,让太夏廷尉府都不得不亲自派出得力刑捕和高手赶赴甘州,处理后续事宜,并发文天下,通缉通天教余孽。

  在今天之前,恐怕连太夏的廷尉府都没有想到通天教的背后居然还有魔族参与其中,张铁也没想到。

  今天过后,张铁知道,通天教一定会再次震动天下。

  因为这已经不是简单的人族内乱,而有了更复杂的背景,性质已经截然不同。

  张铁更知道,自己这一次,恐怕真的又立了一个大功了。这是真正的大功,要不是自己,整个太夏,谁人能知道这通天教的背后,居然还有魔族参与。

  廷尉寺的一干属下这个时候看着张铁的眼神,也都多了一些热切,因为谁都知道,廷尉大人这一次是立了大功了,他们,自然也跟着沾光。

  虽然立了大功,不过张铁此刻却并没有得意忘形,反而心中隐隐的有一点隐忧,刚刚被他踩爆脑袋的“江老爷子”最后的嚎叫似乎还在张铁的耳边徘徊着。

  华族的末日?

  是这老王八最后时刻的危言耸听?还是魔族后面还有着针对太夏与华族的更厉害的手段?

  张铁在思索着。

  可惜,魔族的大脑结构与人族存在巨大的差异,自己的《摄魂禁断大术》中的秘法对魔族无效,要是能有效的话,自己倒想知道那个影魔还知道些什么?这个影魔,比阿比安大师还要高级,已经是战灵级别的影魔,快要接近骑士,这样的一个家伙,在人族之中潜伏了那么久,知道的东西一定很多。

  今天的收获是巨大的,但在这巨大收获的同时,张铁也感到了一种巨大的危机感,这种危机感,让刚刚来到太夏,在家人温馨的家庭生活中沉浸了几个月的张铁再次一下子惊醒过来。

  无论是魔族还是吞党,这内外的两股力量都非常的恐怖。

  要应对未来的局势,需要的,还是自己的实力,强悍的实力。

  要加油了!张铁暗暗对自己说道。

  就是这片刻的功夫,团团围困着江府的廷尉寺的精锐已经开始在江府之中一寸一寸的搜查起来,对此,张铁倒不用担心,因为这抄家搜查的本事,廷尉寺中,有的是专门的人才。

  张铁知道这江府地下还藏着一些东西,不过他却不想再说了,这种事,他作为上官,要是什么都包圆了,连给下面的人立功和发挥作用的机会都没有,其实也并不是一件好事。

  今天的来宾和江府的下人们这个时候都被廷尉寺的人一个个的隔离了起来。

  宾客之中有一点骚动,廷尉寺的刑捕们如狼似虎,出手如电,眨眼之间,就把那一千多宾客中几个来自高州,燕州,墨州,还有通州的人——卸下下巴与全身关节,五花大绑之下拖出了人群,拉到外面的车上就地审讯,这些人,都是左管家“记忆”之中今天借着金盆洗手这个仪式来到江府准备与江老王八接触的隐藏在东北督护府境内其他几个州的通天教的人。

  张铁站在金盆洗手的高台之上,看着那瞬间冷清下来的两百多桌还未开动的酒席,摇了摇头,这种时候,谁还有工夫坐在这里吃饭,所有那些酒席,也慢慢的冷下来。

  那个影魔的身体的每个碎片都被收集到了高台之上,就在张铁的旁边,张远山看着一个廷尉寺中两名经验丰富的老仵作,正一寸寸的检查着影魔的尸体。

  刚在这个影魔在与张远山和廷尉寺中的两名刑捕高手交手的时候,手上突然多出了两把长剑,那长剑,不是骑士使用的可以凭空从元素界中凝聚而成的白银密藏,而只是高阶的符文武器,在那种众目睽睽的情况下这个影魔可以变魔术一样的让自己的手上多出两把武器,那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影魔的身上携带着珍贵稀少的空间装备,在发现这个影魔的尸体上外面的几件饰品都只是一般的符文装备之后,张远山才叫来经验丰富的老仵作,开始细致检查起这影魔身体的内部来。

  空间装备只要贴着使用者的身体,无论是在体外还是体内,都不影响其使用效果。当然,除了少数人之外,估计也没有几个人会把空间装备藏在自己的身体之内。

  在一个仵作用手上的小刀把影魔左手的腕骨部位的皮肤和皮肤下层切开之后,一颗普通珍珠大的,带着奇异金属光泽的珠子显露了出来。

  那颗珠子还带着血,仵作用镊子把它取出,放到酒精里清洗一遍,擦拭干净之后,交给了张远山,张远山也不查看,而是直接把珠子恭敬的递给了张铁,“大人请看!”

  张铁用手接过那颗珠子,认真的放在手中看了看,只有在这种时候,那带着金属光泽的珠子上的奇异的一圈圈的符文才明显起来。

  随后,张铁的精神力就探入到那颗珠子的内部。

  因为这个时间还短,扼守着进入那颗珠子内部空间通道的一个精神力的烙印还未彻底消散,但此刻的张铁又怎么会把那么一点精神力烙印放在心上,他只是精神力一动,瞬间,他那恐怖的精神力就如同十级地震引发的惊天动地的海啸一样扑了过去,那个还未彻底消散的精神力烙印,就像沙滩上用沙子堆出来的一个堡垒一样,眨眼之间就什么都不剩下了。

  一个空间出现在张铁面前。

  这是一个长宽高各五米左右的空间,比魔帅的那个空间装备的容积要大上将近四倍以上。

  和魔帅的那个随身的空间装备一样,张铁在这个空间里,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堆金灿灿的环境和金币,接着就是一些武器,还有一些食物和淡水,其他瓶瓶罐罐之类的东西还有一点,再接着就是一堆镜子,没错,就是镜子,和阿比安大师的密室之中的摆放着的镜子一样的镜子,这似乎是影魔的怪癖,除了那些镜子,这个空间里,还有一些东西让张铁都有些毛骨悚然,看了都会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张铁只是一动,二十多具尸体**,但依然还保持完好的人族女尸就出现在了金盆洗手的高台上,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张铁让人用布把这些女尸盖上,叹了一口气,“去查查这个老王八所在之地的这些年的妇女失踪的案件,看看能不能对得上,对得上的和她们的家人联系一下,找不到的就妥善安葬,入土为安吧!”

  张铁叹了一口气,这所有的影魔,心中都有变态的一面,就像阿比安大师一样,这个老王八这些年说是丧偶独身,外面装深情,背地里,还不知道做了多少伤天害理人神共愤的事情。

  那些女尸很快就被廷尉寺的人抬走……

  “大人,我们在那边发现一点东西!”

  女尸刚刚被抬走,一个廷尉寺的官员就小跑着过来,请张铁去看看。

  ……

  在江府的地下室中,还隐藏着一个极其隐秘的地牢,张铁来到地牢之中的时候,刚刚进入,就听到一个声音杀猪一样的在地牢之中歇斯底里的大叫着。

  “混蛋,你这个老王八,快放开我,知道我是谁吗,老子出去要杀你quan家,要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做尿壶,要用烧红的铁棍爆烂你的菊花,还要把你们家的所有女人强j一万遍后卖到最低级的ji院倒贴钱给人干,干一次老子给100个金币,你这个老咋种,老乌龟,快放我出去……”

  循着声音走过去,张铁就看到在一间狭小的地牢之中,一个批头散发的胖子正在地牢之中发狂的大叫着。

  这个家伙在这里似乎吃了不少苦头,不过精力依然旺盛,他身上穿的衣服原本似乎不错,而这个时候,那些衣服已经变成布条,一条条的挂在他的身上,好像是被人用鞭子抽碎的,因为那布条下面,完全就是一片鞭痕……

  “这个人是谁?”

  “刚才这个人自称叫朱大彪,是燕州刺史的孙子,属下不敢擅做主张,所以让廷尉大人来亲自处理!”

  张铁点了点头,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如果这个人真是幽州刺史的孙子,那么自己把他救出来,这就是一个大人情,这样的人情,自然要自己亲自出面才显得慎重。

  燕州是太夏三十六上州之一,也是东北督护府内最繁华的所在,东北督护府的驻地,就在燕州境内,这燕州刺史的孙子,在太夏,也绝对可以算得上是豪门子弟了,只是这朱大彪怎么会在这里……等等……朱大彪……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自己好像听到过一次……对了……司农府的人说燕州刺史的孙子在幽州买了一块地,30多万平方公里……

  张铁一下子想了起来……

  张铁走了过去,正在大吼大叫的朱大彪也一下子看到了张铁和张铁身边的几个人,看到那几个人身上穿着的廷尉寺的官服,朱大彪一下子停了声音,瞪大了眼睛……

  “你是谁?”朱大彪问张铁。

  这朱大彪人挺胖,不过一双眼睛哪怕是睁着也就是一条缝,瞪大了的感觉也就像正常人睁着眼睛一样,看起来有些滑稽。

  “帮朱公子把门打开吧!”张铁没有回答,挥了挥手说道。

  “哼哼,是不是那个姓江的老王八派你来的,以为换几套廷尉寺的衣服就想骗老子上钩吗?”朱大彪冷笑,还抱起了膀子,“真当老子是白痴,这一招老子八岁的时候就玩腻了!这种时候,给老子来个美人计效果说不定还要更好。”

  “大胆,这是幽州廷尉张穆神张大人!”张远山一声冷斥。

  燕州刺史或许会让他敬畏一点,但燕州刺史的孙子,一个白身而已,说真的,还真没有在张远山面前嚣张的资格,不要说他,这太夏哪怕一个稍有骨气的九品县令,也无须对一个刺史的孙子客气什么,这也是太夏之所以是太夏的原因。豪门子弟虽然资本雄厚,但却没有在太夏官员面前嚣张的资格。

  咔的一声,朱大彪的牢门被打开。

  朱大彪的面色变了变,尝试着走出牢门,发现大家都看着他,没有一个人动手,他的目光落在张铁身上,“你真是……真是……那个……幽州之虎?”

  张铁笑了笑,“前两天我到司农府,听到朱公子在幽州买了3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刚刚通过银行缴完款,你怎么现在却在这里呢?”

  朱大彪愣愣的看着张铁,眼睛慢慢湿润了,突然之间,就冲到张铁面前,一把抱住张铁,就像落水之人抱住了一个救生圈,分别了几十年的人抱住自己的亲人一样,嚎啕大哭,涕泪齐下,“啊,我的妈呀,你们总算来了,要是你们再晚来两天,我不被那个老王八弄死也要被逼死了,我都快要撑不住了,我他妈的还没活够啊,我今年才二十七岁,还是处男,还不想死啊,上次在倚天阁被七个花魁围着,我都把持住了啊,没有破身,我可不想死在这里啊,春莲都和我约好了,可以等我到三十岁的时候再让我成为男人啊,呜呜呜呜……”

  朱公子的哭声之悲戚,真是令闻者伤心见着流泪,他一边大哭一边噼里啪啦的说一大堆,也不知道他在这里被人关了几日,受到了什么虐待,这情绪释放之下,让张铁都有些无语,张铁都没想到刚刚还铁骨铮铮在牢饭之中叫嚣大骂的一条好汉,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一个泪人儿……

  “咳……咳……”张铁咳嗽了两声,感觉要是再被这个朱大彪抱下去的话自己就要去换衣服了,张铁拍了拍朱公子的背部,压惊似的安慰了一下,顺势把朱公子的手拿开,“朱公子,你说的那个老王八已经伏法了,我看你还是上去让医生检查一下吧,你在牢中这几日,要是留下什么病根就不好了!”

  朱大彪一听,连忙止住了哭泣,在情绪发泄完之后,他看了看周围的人,擦了擦眼泪,似乎才一下子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他看了看张铁,有些心虚的说道,“这刚才……我说的那些……”

  “刚才你们都听到了什么?”张铁问旁边的几个人。

  “我们只听到朱公子在牢中铁骨铮铮大骂江老王八,其他的什么都没听到!”旁边的几个人互相看了看,一个人机灵的说道,其他则点了点头。

  张铁笑了笑,“朱公子身在囫囵仍能威武不屈,男儿本色不变,不愧是名门之后,令人敬佩!这世间,无情皆竖子,有泪亦英雄,些许事情,无须在意。”

  朱大彪感动了,眼睛再次有些发红起来,就在张铁担心着他再大哭一把的时候,朱大彪的一只肥厚的大手直接重重的在了张铁的肩上拍了两下,“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朱大彪的好兄弟!”

  ……

  刚刚走出地下室来到地面上,朱大彪的鼻子就动了动,在空气中嗅了嗅,开始大口的咽口水,“这是红烧鹿肉……这是蜜汁熊掌……**,还有……还有八宝山珍……”

  还不等张铁招呼他,朱大彪就像野牛一样的甩开腿飞快的朝着摆着宴席的地方冲了过去……

  张铁和张远山互相看了看,两个人心底都压着一句话,这燕州刺史的孙子是属狗的,鼻子这么灵,这里离又宴席的地方距离可隔着一百多米呢……

  张铁摇摇头……

  等张铁和张远山走到哪里的时候,就见朱大彪一只手抓着一只熊掌,一只手抓着一只烤鸡,嘴上在啃着手上的东西,整个人却像是在跳大神一样的站在金盆洗手的高台上,在猛踩那个影魔的尸体,踩得一片血肉模糊,一边吃着东西还一边含含糊糊的大骂,“我叫你抽……我叫你抽……”

  张远山这个时候低声的在张铁耳边禀告了一句。

  张铁微微一愣,“可以这样吗?”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缉捕击杀奸邪恶霸自然是不能,这些东西按律要抄家归公,随后怎么处理都有章法可循,可这江老王八既然是魔族,那么,按照《太夏律》中相关规定,大人击杀了魔族,这个魔族的一切东西都是大人的战利品,《太夏律》是上位法,这种时候就应该按上位法的规定处理,所以这江府的一切,还有这江老王八名下的一切,现在都是大人您的财产了!”张远山低声的解释道。

  张铁摸了摸手上的拿着的那个空间装备,微微思考了两秒钟,“那些东西,你拿个方案出来,就让今天参加这次行动的幽州廷尉寺下面的所有兄弟分了吧,就当我给大家发的红包,开门红!”

  张远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张铁恭敬一礼,“大人仁厚!”

  ……

  就这短短的功夫,在廷尉寺的手段之下,宾客之中被抓走拷问的那几个通天教的人都各自招了……

  “可以通知督护府和其他各州廷尉寺了,兵贵神速,千万别让那些人提前得到消息跑了……”张铁吩咐道……

  ……

  黑铁历900年1月1日,大年初一……

  一日之内,幽州廷尉张铁张穆神在幽州,调动幽州各郡各城90多万獬豸营战士与精锐刑捕一起行动,大破通天教,缉拿,格杀通天教潜伏隐藏在幽州的隐蔽教徒和骨干17000多人,摧毁其隐秘的据点巢穴37个……

  也就是在同一日,得到幽州廷尉寺传来的情报,东北督护府内各州廷尉寺高手于当日晚间紧急出动,于各州中抓捕缉拿潜伏在各地的通天教教徒,战果斐然,通天教在东北督护府各州力量,几乎被完全摧毁。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通天教几日之后将在幽州和东北督护府内起事作乱的阴谋也终于为人所知。

  在得知通天教居然想要在过年的时候在东北督护府各州作乱起事的消息之后,不知道多少人都捏了一把冷汗。

  在来太夏几个月之后,张铁的名字一下子就冲出幽州和东北督护府地界,幽州之虎的这个外号,第一次在幽州之外的地方传扬开来,名震天下……

  1月4日,督宰大人的飞舟再次莅临幽州城……

  ……

  两章合一,6000字大章奉上,祝大家周末越快!(我的小说《黑铁之堡》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r1152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