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三十三卷 第二十二章 世事如舟挂短篷

  姓崔的汉子在茶馆之中坐了一早上,一直到了下午,才拍了拍屁股,施施然走出茶馆……

  虽然不在正道楼,可正道楼里面各人的议论交流却半个字都没有逃出姓崔的汉子的耳朵。¢£¢£,

  这个姓崔的汉子,当然就是张铁。

  幻体神脉的再次爆发,让张铁彻底的变成了另外一个和他以前形象截然不同的人,此刻的张铁,就算站在那天晚上追击他的骑士面前,恐怕追击他的骑士也不可能再认出来这个人就是张铁张穆神。

  这个汉子的身份面貌,却不是张铁自己瞎编出来的,而是张铁当初在琼州外海的海岛上击杀了毒狼朱量之时,用摄魂禁断**之中的神魂读取秘法,从毒狼朱量的过往记忆之中“读取”出来的朱量的化身之一。

  那个毒狼朱量,实力在张铁眼中或许不值一提,但却精通变装易容之术,其人更是狡诈异常,在太夏雍州之地,有许多的化身和面貌,也正因为如此,毒狼朱量才在太夏的廷尉府的通缉榜上逍遥了这么多年,这一次,要不是毒狼朱量在出来采花作案的时候遇到了追踪之术冠绝一州的赏金刑捕李补天,哪怕再过些年,毒狼朱量都有可能还一直逍遥下去。

  这个崔姓汉子就是毒狼朱量在雍州用狡兔三窟之策用心经营的一个身份,在不作案或者想要逃避风头的时候,毒狼朱量就以张铁现在的这个身份用另外一个面目生活着,几十年来,从来没有一个人察觉。哪怕一直到毒狼朱量被张铁干掉的时候,他的这个身份也都没有暴露。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个身份已经永远不会暴露了。

  这个身份的原型叫崔离,家住雍州鹿野郡泽云城外盘龙山下的六营镇。是当地小有名气的一个人物。

  崔离在六营镇附近有名气,因为几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崔离在当地有上百倾家中留下的田地山林,也算当地的一个小地主,家境颇为富裕。第二个原因则是崔离乐善好施,偶尔捐点小钱为乡里乡外的修个路,修补一下学舍什么的,在乡邻之中口碑颇佳。第三个原因则是崔离嗜武如痴,每日在家中习武练拳。颇有武名,有次还出手制服了一个途经六营镇的大盗,是当地一干小青年的偶像人物。

  在毒狼朱量忍不住想要作案的时候,崔离就会以外出寻访名师高人拜师学艺的名义,离开盘龙山下的六营镇,常常数年或者数月不归,也不会惹人怀疑。

  崔离一直未婚,家中只有几个老实巴交的仆役,原来崔离的“父母”。也是毒狼朱量用药物控制的两个傀儡,当这一家人在六营镇落下脚来,有了合法身份之后,崔离的“父母”也就在短短几年内相继“去世”了。

  崔离的“父母”原本在搬到六营镇落脚之前也只是生活在与世隔绝的山村之中普通的小人物。两个人真有一个儿子叫崔离,有很长的一段时间,真正的崔离还和伪装成草药郎中进山采药的毒狼朱量是好朋友。让毒狼朱量帮他的父母看病,可惜那个崔离后来在被毒狼朱量摸清楚底子之后就被干掉了。毒狼朱量心思缜密,假冒崔离之名。更控制了崔离的父母,然后一家人搬到了六营镇,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几十年过去,毒狼朱量狡兔三窟的这个身份,就再也让人找不出半点破绽了。

  毒狼朱量上次以崔离的身份离开雍州鹿野郡,说要外出寻访名师,已经十多年了。

  张铁这次下山,想来想去,发现这个身份刚好适合自己,就算是击杀毒狼朱量的收获吧,也就顺理成章的变成了崔离。

  毒狼朱量的那点变装易容之术再加上一点缩骨功变成的崔离,和张铁用幻体神脉变成的崔离,简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可以说,张铁现在简直比崔离还崔离,在毒狼朱量死后,他就是真的崔离了。

  《无间鹏王经》转化为《烛龙经》之后,用幻体神脉化身崔离的张铁身上自然而然就带着修炼《烛龙经》的特征——那就是身体简直强壮如龙,《烛龙经》中的那几种秘传战技,这几日,也在魂劫之境中被张铁模拟得七七八八,那几种战技秘法真的是张铁接触到的最高的修炼战技,张铁是双管齐下,一边是用《无间鹏王经》模拟演化,一边则是踏踏实实的从基础开始修炼,这样的效果居然是出奇的好。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张铁才再次审视《无间鹏王经》作为大帝级秘籍的巨大价值,在大帝级秘籍居高临下的统御之下,大帝级以下的秘籍,只要有修炼秘籍和秘法,张铁都可以很快用《无间鹏王经》赋予他的能力将其转化出来,《无间鹏王经》转化《烛龙经》的过程,就是张铁在《无间鹏王经》赋予的某种特殊的混沌状态下,用《无间鹏王经》中的脉轮能量将身体的所有暗明点以《烛龙经》的秘传修炼步骤再快速模拟点燃一遍。这个过程,对张铁来说,只用了几个小时。在点燃之后,张铁的《无间鹏王经》的转化能力之中,除了以前的《五行地象经》之外,又多了一个《烛龙经》的模板,可以让张铁在两者之中用几秒的时间就快速完成转化。

  现在的《无间鹏王经》是张铁自己用无数次的死亡推演出来的,在真正的《无间鹏王经》中,除了点燃明点晋升骑士的秘传之外,是否还像《烛龙经》一样有与之相应的更高深更神奇更强大的秘法战技?张铁以前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得到《烛龙经》之后,学习了一遍《烛龙经》中的各种战技,却让张铁感觉真正的《无间鹏王经》中或许也有一套更厉害的秘法或者是战技之类的东东,但那个。就不是自己能推演的了。

  能以魂劫之境误打误撞的推演得到《无间鹏王经》这种大帝级经典进阶骑士的秘法修炼步骤,对张铁来说。已经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其他的。得不到就是天意了,不能什么都要要求完美,除了心中留下一个疑问之外,张铁已经很知足很满意了。

  ……

  以张铁现在的听力和觉知,在一心多用的情况下,正道楼里的议论讨论,全部被他收到了脑子里,在综合汇总以后,完整的勾勒出了许多他不知道的东西。也把那一夜在福海城发生的事情彻底还原了过来。

  那晚追击他的那个中年文士,是福海城城主的好友与城主家中几个儿子的座师,外号青箫山人,是瀛洲一个颇有名气的骑士,在福海城中已经生活了很多年。

  而那晚追击他的那个用剑的骑士,则是瀛洲澜沧派的掌门师弟,也是澜沧派中最年轻有为的长老,那天晚上刚好路过福海城,要出海到印月次大陆游历。看到福海城中秦五的骑士狼烟冲天而起,也才适逢其会,随着秦五追击自己。

  这两个人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秦五。

  秦家现在非常的震怒。因为秦五在事出的那天应该是和秦家的少爷在秦家的玉林城巡视,秦家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会改变行程,突然来到了福海城。结果双双送了命。

  秦五或许知道原因,但已经死了。这条线索也就断了。

  还有一条线索,是范籍正心脏的位置。张铁知道,想要嫁祸自己的人肯定知道这个范籍正的这个秘密,这才故意留下了这么一个活口,张铁原本以为可以从这上面找到一个突破口,但他听到的消息,却让他非常的失望——当年范籍正年轻时步入太夏仕途的时候,在身份和健康的检查的时候,检查的医生和相关人员已经发现了他的心脏在胸膛的右边,这个信息,是记录在太夏瀛洲官方的差分机信息系统之中的,知道的人很少,但如果有心人想要查的话,却并不困难,如果是有人在这个系统内获得的范籍正的这个身体信息的话,根本不会留下任何的查询记录。

  只要想想也就知道,布局想要至自己于死地的黑手,根本不可能在这么低级的问题上留下这样把柄。

  范籍正府上的异状是被邻居府上的护卫发现的,如果范家的邻居发现不了,张铁也敢肯定,对方一定还有后手让人在差不多的时间段内发现范府的事情。

  那个人奸杀了范家的小姐,但却并未在范家小姐的体内和身上留下任何的体液,自己也失去了对比的机会,如果那个人留下东西,在太夏,张铁就知道有方法可以检验那到底是不是自己留下的。这个破绽,对方同样也没有留下。

  瀛洲的车骑将军是在接到福海城主传来的信息和请求之后,暴怒之下出动。

  自己踏入陷阱的地点,距离瀛洲车骑将军的将军府的距离,还不到800公里,这点距离,对拥有浮空飞舟的车骑将军来说,可以保证一旦发现自己,就绝不会让自己逃脱。

  瀛洲车骑将军冯岳轮性烈如火,嫉恶如仇。

  秦五在冯岳轮到来的时候刚好死在自己的手上,让自己连最后投降和辩白的机会都失去了。

  这一切,都是精心策划好的,步步惊魂,环环相扣。

  来福海城一趟,张铁原本还想可以发现点什么,再确认一下,或者找到一点可以洗刷自己清白的可能,但最后的结果,在了解了这些细节自后,却再次证明了,要对付他的人和势力,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没有给他任何翻盘的机会,哪怕他还活着,这口黑锅,也背定了。

  让张铁心中更加冰冷的,则是通过这件事,让他知道了,幕后黑手在太夏扎根太深,势力太大,对太夏方方面面的信息和了解,已经非常的细致,如果那些人是魔族,这才是最恐怖的。

  不知道为什么,张铁的脑子里,又想起“江老爷子”在临死之前对他说的那些话。

  魔族和通天教的嫌疑越来越大。

  抓住机会的吞党这一次也和自己不死不休,吞党在太夏各地的道德社,几乎都成了吞党寻找自己的眼线和耳朵。

  以秦家为代表的瀛洲一干豪门想要报仇雪恨。

  维护太夏法制尊严的廷尉府也想要自己的脑袋,自己已经在太夏廷尉府的通缉榜上,一下子就占据了第98位的排名。

  从英雄到贼寇,来到太夏还不到一年,这种角色的快速逆转,终于让张铁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做人生如戏。

  太夏之大,自己的真面目一露出来,立刻就是八方围攻的局面,太夏的黑白两道人族魔族居然都想要自己的脑袋……

  妈的!

  这种境况,连张铁都忍不住想骂娘了。

  离开茶馆的张铁在福海城中一边走一边思考,这次来福海城,也让张铁彻底的死了想找到线索给自己洗刷清白的想法。

  挣扎无用!

  天大的黑锅已经扣下,他现在就是这口黑锅下面的一只虫子,除非自己拥有彻底砸烂这个黑锅的能力,否则的话,自己现在再怎么样,都是在这口锅的下面打转转。

  进阶圣阶,君子入魔之说则不攻自破!但圣阶……这是一个遥远的目标……

  就算不入圣阶,脉轮四转之后也可以得自在,就像自己的师傅赵元一样,无论太夏怎么通缉他,但他也不会掉一根毛,他的对头们反而时刻要担心着他来找麻烦,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一个光着脚的苍穹骑士,恐怕就算真的站在太夏廷尉府的大门口撒尿,廷尉府也只能视而不见。只要想想黑炎城外的那片湖面就知道了,苍穹骑士真的战斗起来,毁掉一座城市恐怕也不是什么难事。

  不知不觉,张铁就走出了福海城,来到福海城外的海边的一片悬崖面前站定。

  不管了,先回一趟家,见见老妈,让老妈不用再担心自己再说……

  思考片刻,张铁跳下悬崖,一头扎入到海中。

  ……

  “不好了,有人跳崖了……”看到这一幕,远处有人叫了起来。

  只是十多分钟后,福海城的海上刑捕的开着一艘蒸汽船就来到了张铁跳崖的海面,在这里搜救打捞两日无果,这事也就淡过去了,只是在张铁跳崖的地方立了一块劝诫别人莫要跳崖的石碑,石碑上书一诗——

  世事如舟挂短篷。或移西岸或移东。几回缺月还圆月。数阵南风又北风。

  岁久人无千日好。春深花有几时红。是非入耳君须忍。半作痴呆半作聋。

  九十春光一掷梭。花前酌酒唱高歌。枝上花开能几日。世上人生能几何。

  好花难种不长开。少年易过不重来。人生不向花前醉。花笑人生也是呆(未完待续。。)u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