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三十四卷 第五十四章 神御主宰(两章合一)

  张铁一开口,神殿之中正在对峙的双方,甚至包括已经身受重伤的捧山真人,都一下子把目光转到了张铁的身上。

  先各退一步,把眼前的死结解开,谁都不用拼命,后面如果要拼命再说!

  张铁的这个解决办法,说实话,很有心意,对当前的情况,也能照顾到各方的利益。

  听到张铁的话,魔族男爵目光闪动了两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陆仲明则感激的看了张铁一眼,他的妻子林浣溪此刻正是魔族骑士手上的人质,一旦双方翻脸动手,他的妻子一定是第一个没命的,他们夫妻伉俪情深,他又怎么愿意见到他的妻子死在他的面前,也因此,对于张铁的提议,陆仲明是一百万个赞同。

  天禄堂的张安国则微微怔了一下,他也没想到看似粗豪的“崔离”,这个时候能提出这样的解决方案。

  捧山真人没有说话,对张铁的提议,他只感觉心中一暖,他知道他没有看错张铁。

  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捧山真人立场坚定,而且极有担当,更不会怕死,但如果能不死,也没有谁真的愿意去争着做烈士,捧山真人不怕死,但也不想这种时候死,这种时候死在一个魔族大地骑士的手上,对捧山真人来说,实在太郁闷《 了一点,捧山真人心有不甘,如果不是齐老怪的偷袭,无论如何,他也不至于败得这么憋屈。

  “你只是一个黑铁骑士,你说的话,能算数么。你别忘了,这里还有一个大地骑士没有开口呢?”魔族男爵开口回应道。

  就算是这种时候。魔族男爵一开口,也不忘挑拨一下张铁与张安国的关系。想要瓦解人族骑士内部的团结。

  张铁眼中精光一闪,魔族男爵话语之中的挑拨,既显示出这个人的心机,也还表明了他到了这个时候还有那么一丝不想就此离开的不甘。

  这一丝不甘,正是张铁想要的。

  逞于心者必亡于心,恃于力者必亡于力。

  “崔离的话就是我的话,这个时候,大家各退一步,也没必要就在这里拼个鱼死网破!”

  还不等张铁开口。天禄堂的太上长老就开了口,对于魔族骑士话语之中的挑拨和阴险用心,天禄堂的太上长老自然是洞若观火,一点也不给魔族骑士机会。

  魔族男爵眼珠转了转,“那好,我可以离开神庙,不过在离开神庙之前,这两个人必须还在我的手上,做我的挡箭牌。免得你们反悔,等出了神庙金字塔的大门,我自然会放了他们!”

  “恐怕等你走出神庙金字塔大门的那一刻,也是翻脸撕票的时候吧。你真的以为我们有这么傻么?”张铁冷笑。

  在当前这种情况下,要击杀捧山真人和林浣溪,魔族骑士甚至连零点一秒的时间都不需要。如果捧山真人和林浣溪真在魔族骑士手上,那么。张铁百分之百的可以肯定,在魔族骑士的一只脚跨出金字塔的大门之时。也就是捧山真人和林浣溪毙命的时候,以为魔族会讲信用,那是脑袋进水了。

  “你现在放了捧山真人和林浣溪,我们保证不动你,让你自由出去!”张安国沉声说道。

  “哈哈哈,你以为我真的会把自己的性命寄托在你们的守信之上!”魔族骑士冷笑,“如果这样,恐怕我手上的这两个人质一旦离开我的掌控,就是你们联手要我命的时候吧!”

  “你以为我们会像魔族一样吗?”

  “呵呵,华族的兵法上说,兵者,就是诡道,既然我们双方现在是敌对关系,你又凭什么让我完全相信你呢!”

  “你可以先把那个女人给放了!”

  “做梦,这个女人可不是普通的女人,她是一个骑士,你们以为我也会这么傻么!”魔族男爵冷笑。

  ……

  在是先放人还是先出去这一点上,双方再次僵持了起来,谁也不肯妥协,这种时候,哪一方妥协也就意味着哪一方彻底失去了主动权,因为双方根深蒂固的不信任,在这一点上,几乎没有任何的调和余地。

  天禄堂的太上长老和魔族男爵争辩了几句,双方谁也无法说服谁,让对方做出让步。

  在双方争论的时候,张铁故意皱着眉头,做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看到张安国和魔族骑士都不说话了,他才犹豫着说了一句,“有一个办法……我们可以交换人质,你先把捧山真人和林浣溪给放了,我们留下一个人来拿着水晶球和你一起在神殿之中,关起神殿的大门,双方都不出去,等三日之后,外面的人族骑士完全离开神庙金子塔后,你们再一起同时离开,这样就谁都不容易担心被对方算计,我手上的水晶球,刚好可以下达这种优先执行无法更改的死命令,让神殿的大门封闭三天后才能打开……”

  一听张铁的这个建议,张安国立刻眼睛一亮,“好,这个办法好,我拿着水晶球和你在神殿之中呆上三日,三日之后,我们再一起离开,反正你我都是大地骑士,谁也奈何不了谁!”

  魔族男爵也眼中幽光一闪,“既然是交换的人质,如果是你来,那还叫交换的人质吗,原本我们两个人我奈何不了你,你也奈何不了我,但是如果你有水晶球在手,等于控制了神庙的中枢,在这种情况下,你占尽地利,我全面落在了下风,怎么还是你的对手?如若你们想要交换人质,那么,也不用选择别人了,就让他带着水晶球和我在神庙之中留下来就可以!”

  魔族男爵手一指,直接指着张铁,有些图穷匕见的意味。

  “绝对不行!”张安国一口否决,开什么玩笑。把一个黑铁骑士和一个魔族骑士留在这里,那不是羊入虎口么。而且太冒险了。

  “那换一个人也行,但不能是大地骑士。但控制神庙中枢的水晶球要留下!”魔族男爵眼中幽绿的光华跳动了一下,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

  “就我留下吧!”张铁大义凛然的说道。

  “可是……”

  “短时间内,他奈何不了我!而且我有自保之力……”张铁指了指地上齐老怪的尸体,慷慨激昂的说道,“我先在水晶球内设置好优先执行的程序,这三日内,神庙外面入口的大门会一直开启,外面的气温也保持正常,如果实在不行。我就砸碎水晶球,我和他一起这里玩完。而且这个建议是我提出来的,就算有危险也是我自己承担,如果让其他人来的话,也不公平。”

  在张安国和陆仲明的眼中,张铁此刻的形象,瞬间高大光辉十倍。

  这样重情重义,在关键时刻自己冲到最危险的第一线而把生机和机会为同伴留下来的人,到哪里。都会受人敬重。

  这是君子之风,义之所至,虽然千万人吾往矣!

  捧山真人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的看了张铁一眼……

  这是双方都能勉强接受的方法——至少是表面看起来如此。

  魔族男爵很小心,特别是在完整这个人质交换的细节上,提出了一些要求。他让张安国和陆仲明在人质交换的时候必须离开藏兵之山的山顶,在山下升起自己的战气狼烟和大地骑士的战气龙卷。表明没有藏身在山顶附近,他还让张铁在水晶球输入的命令和指令之中。先让神殿大门关起一半,剩下的一半,在两个人质离开他手上一分钟后再关起。这样,一分钟以内,两个身受重伤的人质即使走出神庙大门依然还在他的视线之中,跑不出藏兵之山的山顶主峰,而张安国这个唯一的大地骑士在藏兵之山的下面,一分钟之内也赶不回来,在神殿大门彻底关起来之前,他手上的两个人质的性命,其实还是捏在他的手上。

  魔族男爵考虑得可谓滴水不漏,没有给人族骑士留下任何的可乘之机。

  “既然我能空手进入到这座神殿,我对这里的了解就一定比你多,你手上的那个水晶球对神殿大门的所有指令,我都可以从神殿大门花纹的变化上看出来,所以,为了避免闹出什么不愉快,这中间,你还是别跟我刷花样玩心眼,免得大家鱼死网破!”魔族男爵对张铁说道。

  ……

  已经决定了,张安国和陆仲明就离开了神殿。

  在离开之前,陆仲明恋恋不舍的看了林浣溪一眼,最后也咬咬牙,和张安国一起离开神殿,朝山下奔去。

  神殿外面的气温和空气流动这个时候已经被张铁控制得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所以,两个人的速度非常的快,只是五六分钟不到,在神庙内的张铁和魔族男爵就同时看到了藏兵之山下面冲起的战气龙卷和战气狼烟。

  看到战气龙卷和战气狼烟升起,魔族男爵转过头,对张铁说道,“到你了!”

  “我刚刚想到,如果神庙大门大开的这几日,你用遥感水晶招呼魔族的骑士来这里报复,或者埋伏在外面,他们岂不是有危险,所以,我已经表明了诚意,这个时候,也轮到你表示出一点诚意,把你身上带着的遥感水晶丢过来吧,你千万别说一个魔族的大地骑士进入到第一深渊身上连遥感水晶都不带!”张铁慢条斯理的说的说道。

  魔族男爵看了张铁一眼,二话不说,就把自己身上带着的遥感水晶拿出来,丢了过去。

  张铁接过那块遥感水晶,看了看,一下子就把遥感水晶捏得粉碎,“你左手食指上的那个戒指,如果我看得没错,似乎也是一个遥感通讯戒指,别藏着了,也扔过来吧!两块遥感水晶,我若猜得没错,一块联系魔族在第一深渊的力量,一块大概是和家族联系的吧!听说魔族之中,也是强大的家族和豪门主宰一切,你应该不是来源于小家族吧。”

  魔族男爵眼光一闪,他也没想到张铁的眼光这么犀利,他没说话。而是很刚脆的再把手上的那个遥感戒指脱下来,给张铁丢了过来。

  这种时候。区区两个遥感水晶联络装置,又算什么。

  张铁一捏。战气一震,那个戒指内的一小片遥感水晶再次粉碎。

  “对了,你们的魔族的大地骑士应该会有空间装备之类的东西吧……对……就你右手食指上的那个戒指……我怎么看怎么像一颗由纳珠改造成的空间戒指,你把那个戒指也拿过来吧,我替你保管三天!”

  魔族男爵脸上怒气一闪,“你别过分!”

  张铁叹了一口气,“你是大地骑士,我是黑铁骑士,你的手段肯定比我多。比我强,我们要在这里呆三天的时间啊,万一你的空间戒指里装着什么厉害的东西,这三天里,我都不知道要被你暗算多少回,你如果不把空间戒指拿来,我就总在担心你会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什么东西,我一担心,精神就容易紧张。这一精神紧张,就会反应过度,万一这三天里我突然之间反应过度,一下子把水晶球杂碎了。那岂不是要害得你给我陪葬,所以你先把戒指拿来,反正我就在这里。我和戒指再跑也跑不出你的眼皮底下,你可以看着我。戒指上有你的精神印记,我不会进去乱看。也保证不拿出戒指里的东西,三天后我又打不过你,我如果不还给你,你就在这里和我同归于尽,为了一个空间装备,我也犯不着,你说是不是!”

  张铁一通歪理,说得魔族男爵眼中神色变幻了一下,在稍微思考了几秒钟之后,魔族男爵果然就把手上戴着的一个空间戒指拿了下来,丢给张铁。

  接过戒指,张铁喜滋滋的把空间戒指戴到了自己的手上。

  张铁拿过戒指,心中却暗暗一惊,他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魔族骑士不是下定了让自己再也走不出这个神殿的决心,是绝不会如此大方的把空间戒指脱下来给自己的。这是在麻痹自己的戒心,防止自己孤注一掷做出什么事情来。

  “到你了……”魔族男爵沉声说道。

  “没问题,我老崔最讲信用了……”

  张铁的话音一落,神殿的大门就关起了一半,魔族男爵抓着捧山真人和林浣溪走到神殿的门前,认真看了半分钟神殿大门上那些流动的花纹,点了点头,才松开手,退后一步,让捧山真人和林浣溪互相搀扶着离开神殿。

  没有人在这个时候玩花样,无论是张铁还是魔族男爵,这个时候都似乎在等着神殿的大门重新关闭。

  不到一分钟,神殿大门关起,捧山真人和林浣溪彻底的消失在了两个人面前。

  这个神殿的大门若想再次开启,最少是三天以后了。

  魔族男爵转过身,看着张铁,张铁也看着他,在整整差不多两分钟的时间,谁都没有说话,就那么王八看绿豆一样的看着。

  在这种沉默的气氛中,神殿内的气氛陡然诡秘了起来。

  “咳……咳……”张铁咳嗽了两声,咳嗽的回音在空阔的神殿内回荡起来,“我们两个这三天就以神殿中线为界,你不要过来,我也不过去,你在前殿,我在后殿,你如果踏过神殿中线,那就是想对我不利,我也打不过你,只有摔碎水晶球,和你同归于尽了!”

  在神殿大门关闭的时候,张铁已经撤到了神殿的中间靠后的位置,他距离魔族男爵的距离,绝对超过了一百米。

  魔族男爵眼神之中的鬼火跳了跳,眯着眼睛盯了张铁一眼,点了点头,也不说话,自己走到门边的墙壁上,靠着墙壁,盘膝坐下,开始恢复体力。

  张铁站得远远的,看着魔族男爵,一只手在抚摸着手上的水晶球,同样也没有人知道张铁心中在想些什么。

  几分钟后,正在恢复着体力的魔族男爵突然感觉到神殿内的温度一下子降到了一个恐怖的超低状态下,几乎已经是水晶球能控制达到的最低气温,这个最低气温绝对在零下一百度以下,比刚才在山顶上还要冷,大殿内空气中的水分一下子就凝聚成冰,魔族男爵猝不及防,浑身一僵。全身一下子就结起了一层白白的冰霜。

  “你干什么?”魔族男爵勃然大怒,一下子站了起来。身上的护体战气同时释放出来,瞬间就把身上的那些冰霜震碎。

  “冷一点好。冷一点好……”张铁自己也释放出了护体战气,看起来还有些哆嗦,“气温冷一点,我大脑清醒,人精神,不容易睡着,也不会容易被人暗算!我都能坚持,你不会坚持不住吧!”

  看到张铁真的在用护体战气抵御着这超低的温度,魔族男爵也不再说话。而是重新坐下。

  在心里,魔族男爵不相信自己堂堂一个大地骑士,还熬不过一个黑铁骑士。

  好,等你的战气消耗得差不多得时候,也就是我收拾你的时候!

  魔族男爵暗自还有一丝高兴,骂了张铁一声,自寻死路。

  他不知道,张铁的战气几乎是无穷无尽,而且张铁因为放生沙鳞。身体对寒冷的适应能力,完全是他的几倍,在寒冷之中,张铁绝对要比他适应。

  ……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

  十个小时……

  十一个小时……

  半天时间过去了……

  魔族男爵咬着牙撑着……

  最后……

  张铁身上的护体战气摇摇欲坠了几次。但每次,又顽强的挺了过来,也正是张铁那摇摇欲坠的护体战气。让魔族男爵在每次想要爆发的时候忍不住又想耐心的多等了一会儿。

  一天过去了,张铁的护体战气越来越稀薄。但还在这样的低温中顽强支撑着,魔族男爵终于感觉到了一丝不对。

  这样环境之中的消耗。连他都有些受不了了,消耗极大,他面前的这个黑铁骑士,为什么还能支撑?

  张铁似乎也有些疲惫,眼睛半睁半闭的靠坐在大殿的远处。

  魔族男爵终于决定动手。

  魔族男爵人坐在这里,眼睛同样半睁半闭,不漏痕迹的悄悄盯着张铁,在这样的注视中,魔族男爵的身上,开始散发出一些无形无色的雾气,那些雾气稀薄到透明,几乎难以察觉,那层雾气贴着地面,靠着墙壁,就像在地面上蠕动爬行的虫子,慢慢的就朝着张铁身后飘逸蠕动了过去,几分钟的时间,就在张铁的身后慢慢凝聚成了一个人形的模样。

  雾气化成的人形无声无息的朝着张铁飘过来,在来到张铁身后几米的地方,魔族男爵的眼睛一睁,那团雾气,身形如电,就朝着张铁冲过去,目标,正是漂浮在张铁身边的那个水晶球。

  魔族男爵的眼睛睁到了最大,有那么一瞬间,他都以为要成功了,因为那个雾气幻化成的人形,离张铁身边的那个水晶球已经只有一步之遥,似乎一伸手就能够到。

  他再次翻盘的希望就在眼前,只要拿到水晶球,凭着他脑袋里的知识和对血祭神殿的认知,那些人族骑士,绝对还要成为他的祭品,一个都跑不掉。

  血祭神殿的秘密,不是一个刚刚把水晶球拿到手上不到一个小时的人就能完全了解的。即使是水晶球中优先执行的命令,也是可以改变的,这改变的秘密,就是两个字,血祭。

  人族,还是嫩了一点。

  得意的笑容几乎都要出现在魔族男爵的脸上。

  突然之间,在魔族男爵的眼中,有什么东西在他眼中闪了一下。

  远处那个雾气幻化成的那个人影,瞬间就支离破碎,彻底消失……

  这一切实在太快了,快到连大地骑士的眼睛都无法捕捉,魔族男爵甚至还不确定发生了什么,他的那个化身就已经彻底的消散了。

  因为张铁根本就没动。

  一直到那个雾气幻化的人影消失,张铁才懒洋洋的睁开了眼睛,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站了起来,对着魔族骑士笑了笑,“你也是难得,忍了一天才动手,刚好,我也恢复得差不多了,这里的温度还喜欢吗!”

  “去死……”既然已经决定动手,而且暴露,魔族男爵根本不再废话,整个人身形如电一样的弹射起来,朝着张铁冲去。

  张铁只是冷冷的看着魔族男爵,脸上还带着一丝笑容……

  魔族男爵的速度很快。力量很猛……

  但是,正是因为速度太快。力量太猛,魔族男爵瞬间遭到的打击也才越大……

  在高速的运动之中。空气中,似乎有几条无形的刀刃挡在了魔族男爵的前方,魔族男爵的身体,眨眼之间,就义无反顾的就冲进到了那一片无形的陷阱之中,在剧烈的摩擦之中,魔族男爵的护体战气被他自己的力量割碎,张铁还没有动手,魔族男爵的脖子上和身上。瞬间,就多了十多条细细的伤口,鲜血飙出……

  魔族男爵大骇,飞退,瞬间退回原地,就像见鬼一样的盯着张铁。

  怎么回事,空气之中怎么会有无形的刀刃阻挡住自己的去路。

  魔族男爵瞪大了眼睛,脸色惊魂未定,看着前面大殿之中的那片空无一物的虚空。如果不是身上血淋淋的伤口传来的疼痛,他几乎要以为刚刚那是自己的幻觉……

  如果没有护体战气,就凭借着刚刚他冲过去的速度和力量,那些密布在空气之中的无形的锋利。就能把他自己的身体瞬间切碎。

  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魔族男爵在后退的瞬间,一脚踢飞自己后退路上的齐老怪的无头身体。让齐老怪的身体穿过了那片无形而致命的空间。

  齐老怪的身体就像被钢丝割开的豆腐一样,在穿过那片空间的时候。突然之间就四分五裂。

  一股寒气从魔族男爵的心中升起,这是什么秘法。如此恐怖,怎么无声无息就能在空中布置这种杀人于无形的陷阱……

  魔族男爵瞪大了眼睛看着远处的张铁,他想说什么,但却已经说不出来,因为就在张铁的身边不远的地方,在最早张铁和他抢夺水晶球时投掷出去的深渊战枪那一截锋利的枪头,那一截已经掉在地上的枪头,已经无声无息的飘了起来,就那么漂浮在虚空之中,就像要等待发射的弩炮一样,调转了一下方向,一下子对准了他……

  自始至终,张铁都没动手,只是站在一旁,冷冷的看着他。

  电光石火之间,一个让魔族男爵浑身都战栗了一下的词语出现在魔族男爵的脑海之中,让魔族男爵震惊失声大叫而出,“神御主宰……”

  神御主宰,那是骑士之中的骑士,骑士之中的传说,哪怕身为魔族男爵,一直到今天,他都没有真正见到过一个神御主宰长什么样,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魔族男爵以为所谓的神御主宰,或许只是传说。

  但没想到,就再今天,他真正见到了一个神御主宰,而且是人族之中的神御主宰。

  这一瞬间,魔族男爵想的并不是自己怎么活命,甚至也忘了神庙内的那些人族骑士,他想的,是要把人族出现神御主宰的消息传递出去,一个成长起来的神御主宰,将是整个魔族和所有魔族骑士的灾难。这样的人,绝对要不惜一切代价将其击杀。

  同阶之中,神御主宰如神主主宰一切,几乎无法撼动。这是骑士之中最强大,最神秘可怕的职业。

  传说中,神御主宰的精神力,已经由虚化实,可以随意操控万物,进入到了一个鬼神莫测的境界,这种境界,已经是一种强大的精神领域的力量。

  刚才割伤自己的虚空之中的无形刀刃,就应该是神御主宰的精神力演化凝聚在空中的陷阱。

  魔族男爵想摸出自己的遥感水晶,但这个时候,他才突然想起,他身上携带的两个遥感水晶,早就被他面前的这个人拿走,当着他的面销毁了。

  难道……

  “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的遥感通讯装置先没收了吧,要是你把消息放出去,我恐怕只能又要去逃命了!”张铁笑了笑……

  魔族男爵注意到张铁的话中多了一个“又”字?为什么是“又”呢?这个问题估计他永远也找不到答案了……

  因为张铁的攻击已经到来。

  张铁站在远处,就像在抱着膀子看戏,但那根深渊战枪的枪头,却已经瞬间,跨过百米空间,来到了魔族男爵的眼皮底下,尖锐的枪头,戳进魔族男爵的护体战气,将魔族男爵的护体战气压缩,与魔族男爵的护体战气发生激烈的摩擦……

  魔族男爵大地骑士级别的护体战气抵挡住了张铁的第一击,没有被击穿,但因为这一击传来的强悍的力量,却也让魔族男爵如同被火车狠狠的撞了一下一样,整个人不由往后飞起。

  还不等魔族男爵落下,第二次攻击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随后,深渊战枪的攻击的频率越来越快,快到已经超出了魔族男爵的极限反应速度。战气被挤压摩擦发出的剧烈的爆响如一连串的鞭炮一样,在魔族男爵身上炸响。

  一个人身体的反应速度,怎么又可能有一个精神力强大到极点的人的念头快。

  那截深渊战枪的枪头,变成了一条围绕着魔族男爵撕咬吞噬的活物,不仅凶猛嗜血,而且速度快如闪电。

  战气龙卷和法相第一次出现在了魔族男爵的身上。

  魔族男爵的功法法相,是一尊吞云吐雾的奇异的怪兽,看起来凶狠而又诡异。

  魔族男爵也开始拼命了,这种时候,再不拼命就没有机会拼命了。

  手上光芒一闪,一把造型狰狞将近两米的长刀出现在了魔族男爵的手上,这是魔族男爵的白银秘藏。

  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魔族男爵发动了反击,在怒吼一声之后,一道凶猛的刀气冲击波,远隔百米,就朝着张铁扫去。

  魔族男爵的刀气攻击来到张铁面前的时候,张铁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面盾牌,那面盾牌,就悬浮在张铁身前几米的地方,如一块笑傲风浪的坚固礁石,将魔族男爵的攻击瞬间化解于无形,撞得粉碎。

  同样是白银秘藏。

  魔族男爵先是一惊,然后心中一下子就沉到了谷底。

  这一次的攻击,张铁稳如泰山,眼皮都没眨一下……

  ……

  奋战一日,8000字大章节送上。

  不知不觉已经凌晨,今天六一,老虎祝所有的朋友六一快乐,永远能有一颗不泯童真与纯洁的年轻心灵。(未完待续……)R1292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