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黑铁之堡 第三十四卷 第五十八章 你不能死

  在威夷次大陆,张铁亲眼看到过太多太多人族在魔族统治下的悲惨与绝望。⊥,

  在塞尔内斯战区雾月之森的地下山洞之中,他看到魔族和三眼会逼迫活人吃活人,在那黝黑阴森的地下洞穴之内,人族的尸骨堆积如山,恶臭冲天……

  在塞尔内斯北方几十个国家的无数城市,因为魔灾,无数的城市变成空城,死城,还有白骨遍地的坟场,每到夜晚,吃多了死人尸骸的野狗,野狼和老鼠一个个双眼放出血腥的绿光在城市和靠近城市的荒野之中游荡……

  哪怕在三眼会家族的统治区域,绝大多数人族的地位,也只是和牲畜相等,坟塔魔在吞噬大批大批的人族,魔族在吃大批大批的人族,无数男女老幼在一个个的城市中轮为最低贱的血奴,那所谓的血奴,就是被饲养的魔族的食物来源。

  在魔帅的手上,上亿的人族的生命也无足轻重,只要一个命令,傀儡残忍的傀儡蠕虫就能把上亿的人族杀死,变成行尸走肉。

  见识过这些,经历过这些,对张铁来说,任何一个魔族在他眼中都不配再享有半点的慈悲。

  既然魔族能把人族当做牲畜,那么,在他的眼中,他也可以把魔族当做牲畜,而且是最该死的那种牲畜。

  魔族男爵虽然是大地骑士,虽然实力强悍,但在张铁眼中,他也只是一头牲畜,一头强大的,有着獠牙利爪与血盆大口的牲畜。随时会吃人的牲畜。

  魔族男爵进入到神庙金字塔中,原本就是来吃人和杀人的。如果自己不及时出现,这里的每一个人族骑士。都是魔族男爵血祭的祭品。

  所以,张铁对魔族男爵绝不会客气,更没有半点怜悯,哪怕将最残忍的手段用在魔族男爵身上,他也没有半点的心里障碍和负担,对张铁来说,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魔族能怎么对付人族,人族也就能怎么对付魔族。

  用血腥残忍的手段抽掉魔族男爵手上的两条大筋,张铁当然不是在发泄自己的残暴。因为他还没有那么无聊,他对魔族的生理解剖课程也没有什么兴趣,他不介意对魔族使用残忍血腥的手段,但这些手段,也是有目的的,而不是纯粹为了好玩。

  魔族男爵该死,但不是现在几要死,这个人身上,还有着巨大的潜力没有榨取出来。特别是在这个血祭神殿之中,魔族男爵更是有可能有着难以想象的巨大价值。

  断了魔族男爵两条手上的大筋,张铁的双手,就像在做外科手术的医生的手一样。早已经沾上了一片血腥。

  当然,做手术的医生要戴消毒的橡胶手套,张铁可没有戴什么手套。

  魔族男爵已经停止了惨叫。昏死了过去。

  蹲在地上,张铁用血淋淋的手拍了拍魔族男爵的脸。发现魔族男爵没有反应,张铁用一只手摸着魔族男爵的脖子。直接把黑铁之堡里的全效药剂灌了几口在魔族的肚子里。

  张铁可真不想这个家伙现在死去。

  全效药剂很快就发挥了作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魔族男爵又幽幽的睁开了眼睛,双手上传来的非人的剧痛又让魔族男爵如坠地狱,大声惨叫了起来。

  “杀了我……杀了我……你快杀了我……”魔族男爵红着眼睛对着张铁叫了起来。

  这种时候魔族男爵知道自己落在了一个神御骑士的手上,在这个地方,再也没有任何生还的侥幸,所以只求一死,这个时候死,对魔族男爵来说,未必不是一种解脱。

  魔族男爵以为张铁是想单纯的折磨他。

  “呵……呵……我怎么舍得杀你呢?”蹲在魔族男爵面前的张铁玩着手上的噬金三棱匕,对魔族男爵露齿一笑,露出一口的白牙,而张铁此刻的那一口白牙,看在魔族男爵的眼中,也带着一股阴寒森冷的气息,“我还有话要问你呢,你说这个血祭神殿要怎么血祭?”

  “杀了我……杀了我……”魔族男爵只是大叫,根本不回答张铁的问题。

  张铁叹了一口气,“看来我给你的痛苦还不够,你这是没有和我交流的诚意啊,我这个人最讨厌把同样的问题问第二遍了,既然你不回答,那么,我只有让你加深一点痛苦了……”

  说着话的功夫,张铁已经站起身,走到魔族男爵的双脚边,拿起一条魔族男爵膝盖以下部位都被他砸断的腿,匕首一插,就从魔族男爵的膝盖后面插了进去,然后用匕首一挑,魔族男爵腿上一条粗黑的大筋就被从皮肉下挑了起来,张铁用手抓住这条大筋,踩着魔族男爵的小腹,只是使劲儿一提,魔族男爵的一只脚就不由自主的蜷缩了起来。

  魔族男爵的惨叫惊天动地,几乎要扯破喉咙,腿上的大筋更加强硬,宛如钢筋,也正是因为它的强硬,在遭受伤害的时候,也就更加的痛苦。

  “……就在那尊血祭之神的神像下面……有一个血祭熔炉……血祭之神的祭台上有一个开始血祭意识和血祭熔炉的凹槽法阵……你用你的血滴入到那个图案之中,就能与血祭之神建立联系……血祭熔炉就可以开启……将有生命的东西丢入到血祭熔炉之中……就可以进行血祭仪式……”

  魔族男爵觉得这个时候再咬牙死撑已经没有意义,他只求速死,如果张铁能把他丢到血祭熔炉之中,那还算给他一个痛快,他说的这些,也并不算太高深的秘密,只要肯花一点时间,在血祭神殿之中摸索研究一下,迟早要被人发现。

  “血祭有什么用?”

  “血祭是本着生命和能量交换法则进行的一项秘密仪式……它可以……可以让人恢复伤势……还能进化与强化技能……让人突破修炼瓶颈……”

  “大地骑士脉轮的创伤也能恢复吗,我听死掉的齐老怪说他好像就想在这里用血祭来恢复他的脉轮创伤?”张铁问这话的时候,眼神深邃无比……

  “能……”

  “嗯,不错,既然你有诚意,我就让你痛快点……”张铁说着,手上的噬金三棱匕一闪,闪电般的就再次把魔族腿上的大筋截断了一截。

  丢下这条腿,张铁刚脆利落的拿起魔族骑士的另外一条腿,用最快的速度同样将魔族骑士另外一条腿上的大筋截断。

  魔族骑士疼得在地上扭动翻滚起来,然后再次昏了过去。

  对有着强大生机的大地骑士来说,断裂碎裂的骨头很容易愈合,肌肉和表皮上的伤口更是不再话下,只有其身上被截去大筋,如果没有超强的高级恢复药剂和高明治疗的配合,则绝对难以再愈合和生长出来。

  在魔族男爵的护体战气被破的瞬间,张铁就敲断了魔族骑士的双手和双脚,但这还不够,只有让魔族骑士手脚上的筋彻底断掉,它的手脚也才彻底废掉,而之所以要废掉魔族男爵手脚的活动能力,则是张铁不想魔族男爵自杀。

  说来或许连魔族男爵都不信,但这的确是张铁最真实的想法。

  如果魔族男爵知道此刻的张铁脑袋里在想着什么,那么,他一定后悔在自己在几个小时前还能动手的时候没有自我了断。

  刺破气海同样是出于这个目的,是为了防止魔族男爵身体恢复一些能力后用战气自爆或者震断自己的心脉,只要气海上的伤口不痊愈,就像一个人无法把一个破着洞的气球吹大一样,魔族男爵就无法动用自己的战气。

  张铁不知道大地骑士能不能来一个咬舌自尽,但为了以防万一,魔族骑士的牙齿也被他打碎了,就算想咬也不可能了。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为了让魔族男爵不死,张铁可谓用心良苦。

  刚刚二十多个实话,对大地骑士的能力,张铁还是心有余悸,为了彻底控制住这个魔族的大地骑士,不至于中间出什么纰漏或让这个家伙再次找到翻盘的机会,张铁不得不使出最强硬的手段。

  魔族男爵再次昏迷,张铁彻底的将魔族男爵身上的装备给扒了个精光,把最后的隐患都给杜绝了。

  在魔族男爵的身上,值得注意的还有一把比噬金三棱匕稍微短一些的短匕,魔族男爵的脖子上,还有一条项链,这两件东西,虽然不是白银秘藏,但也同样并非凡品,似乎是青铜秘藏,具体有什么用还要找机会鉴定一下。

  把魔族男爵身上有可能隐藏着的东西扒拉光,看到魔族男爵的手上,脚上还有小腹上的伤口还在流血,张铁还拿出自己备用的金创药膏,小心的抹在魔族男爵手脚的伤口上,将魔族男爵身上伤口的血止住,随后又给昏迷过去的魔族男爵灌了一几大口全效药剂。

  这个时候的魔族男爵,已经彻底被张铁解除了武装和危害,更不能死了,不光不能死,还要活得精神一点才行。

  做完这些,张铁也不管魔族男爵,站起来就朝着神殿尽头的神像走了过去……(未完待续。。)u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黑铁之堡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