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域名访问    

帝霸 2639 第2639章该走了

  沐成杰成了血雾,一时之间,不论是吴有正还是许英建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一时之间被震慑在那里了,嘴巴张得大大的。 X

  至于林亦雪,也被吓得一大跳,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轻而易举就把人捏成血雾,这样的一幕也未免太恐怖了吧。

  看着血雾随风飘散而去,一时之间吴有正和许英建在心里面都不由发怵,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沐成杰死了,这让吴有正和许英建都不由脸色发白。沐成杰呀,这可是沐家的弟子,而且不是一般的弟子,还是沐剑真帝的徒孙,他在沐家的地位也不算低了。

  然而,作为沐家的弟子,作为一代真帝的徒孙,他却惨死在了明洛城这样的小地方,一旦让沐家知道,后果将会怎么样呢?

  死了一个沐家弟子,只怕沐家都会追究原由,而一代真帝的徒孙死了,那就没有这么简单了,一旦沐家追究下来,只怕是捅了大锅了,若是沐家震怒,只怕整个明洛城都要完了。

  在沐家这样的庞然大物之下,区区一个明洛城,那也犹如蚁蝼一样,如果沐家震怒,或者沐剑真帝大怒,只怕整个明洛城都会灰飞烟灭。

  一时之间,吴有正、许英建都被吓得脸色发白,这是把沐家这样的庞然大物都得罪了,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你,你,你,你杀了他,你真的杀了他”在这个时候,许英建说话都结结巴巴,说话一点都不利索了。

  在这一刻,许英建都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他只希望这只是一场梦,是一场噩梦,毕竟是他陪着沐成杰来这里的,现在沐成杰死了,他回去也无法向他的师父交待,也无法向沐家交待。

  “是呀。”李七夜风轻云淡,应了一句,无所谓。

  “你,你,你可知道,他是沐剑真帝的徒孙,沐家所器重的弟子。”许英建不由大叫了一声,十分的失态,随之又打了一个哆嗦,连后退好几步,后面的话都一下子放轻了。

  李七夜能只手把沐成杰捏成血雾,他也不见得比沐成杰强,李七夜也一样能一只手指把他捏成血雾。

  李七夜垂目端坐,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

  “公子,这,这,这只怕是大祸,听说沐家甚为护短,你杀了沐家弟子,只怕沐家不会罢休,只怕沐剑真帝也会为死去的徒孙报仇呀。”在这个时候吴有正也脸色发白。

  对于他来说,与真帝为敌,那是捅破天的事情,这种事情他一辈子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却真真切切地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了。

  “一尊真帝而已。”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有什么好值得多谈的,来了,斩之便是。”

  听到这话,吴有正和许英建一下子瞠目结舌,一尊真帝,在李七夜的口中却变得如此的不值得一提,一句“斩之便是”,是多么的风轻云淡,是多么的霸气十足。

  “你,你,你害惨了我们,害怕了整个明洛城。”好不容易,许英建回过神来,不由嘀咕了一声。

  “滚”李七夜眼皮都没有撩一下,冷淡地说道。

  一个“滚”字说出来,这顿时让许英建打了一个哆嗦,他都差点忘了眼前的李七夜也是一个十分强大的存在,他一不高兴,也一样能把他捏成血雾。

  许英建打了一个冷颤,二话不说,连滚带爬,转身就逃,连半个字硬气的话都不敢说。

  吴有正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这样的事情犹如一场梦一样,只怕他一生中都没有经历过如此紧张的时刻,毕竟,换作是平日里,像沐家弟子这样的存在到来,他都必须是恭敬,小心得罪了沐家。

  “去吧。”李七夜也未曾去看吴有正和林亦雪一眼,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离开明洛城吧,这里是是非之地,随时都有可能崩灭。”

  吴有正不由打了一个冷颤,他明白,李七夜这样的实力,完全没有骗他的必要,既然他说明洛城将要崩灭,那就绝对会崩灭。

  “多谢公子的再三相助,老朽道浅力薄,不能为公子效劳,公子大恩,老朽世代铭记于心。”吴有正大拜,恭恭敬敬地说道。

  李七夜依然坐在那里,闭目养神,坦然地受了吴有正的大礼。

  吴有正恭恭敬敬大拜之后,这才带着林亦雪离开了这片废墟,在离开的时候,林亦雪都忍不住多看李七夜几眼,张口欲言,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一开始,林亦雪还以为李七夜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修士而已,毕竟他看起来是十分的普通,一点都没有什么奇特之处。

  吴有正带着林亦雪离开了废墟,走出了废墟之后,他这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吩咐林亦雪,说道:“雪儿,回去告诉你父母和族人,收拾细软,动员愿意离开的百姓,跟我们一同离开明洛城。”

  “真的离开”听到师父的话,林亦雪不由呆了一下,停下了脚步。

  “是的。”此时吴有正神态凝重无比,说道:“越快越好,最迟三天之后,就必须撤出明洛城,我们疏石宗的所有弟子和家眷全部撤走,有愿意跟着离开的百姓,也一同带走。”

  “可,可,可是,明洛城是我们的家呀,我们世世代代都在这里长大,师父,我一生出就是在明洛城,难道,难道现在就抛弃明洛城吗?”一时之间,林亦雪也难于接受。

  “为师也是呀。”吴有正无奈地说道:“我们疏石宗哪个弟子不是自小在明洛城长大的?这也是大家的家呀,但,现在不得不离开。”

  “师父,难道,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林亦雪在心里面不由万分的不舍,毕竟这里是他们的家园,对于明洛城的一草一木,她是了如指掌,现在突然要背井离乡,这对于她来说是特别难受的事情。

  “没有他法。”吴有正摇了摇头,徐徐地说道:“灾难,必定会降临,到时候只怕明洛城也会像白兰城一样彻底消失,只剩下一个大坑。”

  林亦雪一时之间不由呆在了那里,突然之间,要背井离乡,离开自己最繁华、最安全、最牢固的家,这种感觉是特别的难受。

  “师父,那,那,那我们该去哪里呢?”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林亦雪这才回过神来,不由呆呆地说道。

  此时尽管林亦雪心里面有着万分的不舍,有着种种的伤感,但她还是不得不跟着宗门的师兄妹离去。

  “这”被自己的徒弟一问,吴有正也不由一下子茫然了,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把宗门迁往何处了。

  毕竟,在当今石韵道统,明洛城已经是最大的城池了,也是最繁华之地了。

  在这广袤的石韵道统中,除了已经消失的白兰城之外,还有几个城池,但是,它们的模规远远无法与明洛城相比,而且,有城池还是在特别偏远的地方。

  如果说,他们搬迁出石韵道统,先不说有没有哪个道统愿意接受他们,也不说他们在别的道统能不能生存下来,他们想离开石韵道统,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像他们这样浅薄的道行,想离开石韵道统,依靠自己的飞行是根本不可能的,那必行是需要通过跨越道统的门户。

  而当今他们整个石韵道统根本就没有这样的门户,就算某处遗留下有这样的门户了,凭他们的实力,也无法开启这样的门户。

  就算有其他的道统有门户可以打开通往他们石韵道统了,甚至愿意跟他们做这笔买卖了,但是,他们也无力支付得起这样的一笔天文数字的迁移费。

  就以他们疏石宗来说,如果他一个人要离开,他们整个宗门上上下下,或者能凑齐离开韵石道统的路费,但是,如果说拖家带口,他们根本就支付不起这样的路费。

  呆了一会儿,吴有正回过神来,他想到了一个地方,那是他以前采药探险时所找到的,那地方隐蔽安全,而且广阔,就是在深山之中,十分偏僻。

  “我知道一个地方,暂且就搬到那里去吧,等风波平静之后,再作打造,或许还有其他的出路都不一定。”最后吴有正只能这样对林亦雪说道,这话也是安慰自己。

  “好,我们就搬吧。”既然作出了决定,林亦雪也不再沉浸于伤感中,毕竟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看着自己的徒弟,虽然是徒弟,但他视如己出,如他的女儿一样。

  “雪儿,以后有机会,就离开吧,离开石韵道统,或者,我们宗门的家底,还能给你凑点路费。”吴有正徐徐地说道。

  “离开,为什么要离开石韵道统呀。”林亦雪说道。

  “石韵道统,完了。”吴有正无奈地叹息一声,说道:“留在石韵道统,也唯有等死。你天赋不错,离开之后改弦易辙,还是有机会出人头地。宗门如果真的要凑,只怕也就只能凑够一个人的路费了。”

  “我”林亦雪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rw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帝霸 567中文 www.xntk.net © 2019





1L